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断剑断魂
    ,!

    无欲当知头上的奔雷非同小可,可赤手空拳的他实在不好与这样的天兆相抗衡。不然就算保住了性命,自己的一双手掌也要废掉。更何况昨日的伤势还有完全恢复,能不能接得下关春雷的强招还是一个未知数。所幸他探出双手从前方的地上将回旋镖用力拔出,两臂扛住一头一尾,将之横在头顶之上,在闪电到达的千分之秒之前,挡下了那一记声势浩大的攻击。

    “砰!”

    关春雷就是关春雷,举手投足之间的任意一击都能使出超乎想象的力量。虽有特殊材料制成的回旋镖作为缓冲,可余力仍透过双手传入到他的五脏六腹之中,整得混身气血翻腾,好似煮沸了一般。

    更令无欲没有料到的是,那只看似平淡无奇、甚至做工略显粗糙的回旋镖中居然还另有暗括。手指甫一触摸到边缘处,内侧便随之迸发出若干细小的铁蒺藜,立刻便将双手血洗一遍,掌心内侧血肉模糊,血流不止。

    不过,无欲并不为之自乱阵脚,反而是越战越稳,自守冰心。借着回旋镖发力的时候,他顺势将之向对面三人投掷过去,力道之大,就算带起的风势都足已飞沙起石。

    好端端的三人队伍,被那回旋镖这么一通搅合,阵形立即变得凌乱起来。一剑封侯为了躲避迎面而来的回旋镖连忙向一旁转身,险些将剑扎在欲罢还休的身上。而才刚使出惊雷一击的关春雷此刻完全暴露在回旋镖的攻击视野之内,气还没喘匀的他只好抽刀相抵,二者相撞,放射出耀眼的火光。

    趁着这个混乱的节骨眼,孙长空立即采取攻势,他的目标是如今手无寸铁的欲罢还休。众人还没来得及将视线移动他的身上,一道瘆魂寒意已袭入到对方的身体之中。随后,不禁是rou体,就连内心深处的灵魂都好似受了极大的震荡,以至于眼下的欲罢还休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孙长空并未拔刀,他只是借着手中的冰魄,再辅以惊寒刀势,在距离对方二丈来远的位置处,直接将对方的战意暂时凝滞。也就是说,现在的欲罢还休是不具备反抗能力的。

    在这种规格的比赛当中,别说是丧失战意,就算稍一分神,都有可能丢掉性命。更何况他所面对的孙长空,以及他的断浪刀法,形势又要险要十一二分。

    然而,这毕竟是团体赛,孙长空和小德子可以为无欲披荆斩棘,关春雷与一剑封侯又怎么不能将欲罢还休拖出险境呢?

    电光火石之间,一剑封侯手中的快剑疾闪,在连续三次精妙的跳跃之后已然来到孙长空的身前,当即便是一记贯胸穿刺。多亏他反应及时,在千钧一发之际向右稍微倾斜了一下,剑身沿着他的腋下险险掠过,但其上的剑气还是将他内侧的衣物划出了一道口子,露出其中淡青色的皮肤。

    孙长空本以为这下自己可以稍作休息,谁知那关春雷早已预见到这个绝佳的攻击空当,手中的刀刃被他随手搠向孙的心口,刀锋擦过天空,留下一道清晰的白芒。

    这便是老三,嘲风刀的厉害之处。一路绝尘,飞若流星。就连风都要被它嘲笑速度龟慢,可想而知这柄刀刃的身手能有多快。

    当发现对方拔刀的时候,孙长空已经看见刀刃劈在自己的胸间,再多一息就要被其一刀斫断了。兴许是求生的**激起了他的斗志,孙长空竟以一双兽爪空接嘲风利刃。一时间,场中空气被一抹血色染红半边,也不知是孙长空的热血洒落之后造成的,还是因为嘲风刀飞行速度太过剧烈摩擦所致。反正,场中的气氛异常诡秘,令得观看对决的众人不禁为之一震。

    好歹也是一柄神兵利器,嘲风刀丝毫没给孙长空机会,刀刃直接没入他的手掌之中,切出一道整齐的刀口。孙长空的身体被巨大的惯性压得几乎平展了身体,只有双脚仍在地上。眼看嘲风之刃即将把孙长空一刀两断,一道烟影突闪而过,将要未要握在刀刃之上的手掌,猛然绽放出数朵墨色曼陀罗,立即便将嘲风击飞出去,失魂落魄地掉在场中,丢掉了之前的光辉。

    这一幕让关春雷心痛不已,他恨不得将那祸端碎尸万段。现场能将嘲风一掌击毙的只有无欲,一个著称斗曾场第一战力的怪物。

    别看无欲的攻击效果相当粗暴,但方式却是极具诗情画意。就拿刚才的轰掌来说。他先是弄舞似的跃身来到孙的身前,而后右手自下向上朝嘲风刀锋撩拨。而当掌力爆发的刹那,可怜的刀身似是开起了成千上万的惊艳烟花,立即将场中的败势扭转回来。

    可不得不承认的是,孙长空负伤了,而且伤势不轻。不一会他所在石板上已经鲜红一片,然胸口以及手掌上的刀口仍未止血。这让无欲与小德子格外失落。

    如今的孙长空只能算作半个人,这样的他真能为自己一方争取得到胜利吗?

    对此,孙长空反倒是不以为然。他只是沉浸在刚刚的刀式之中还未回过神来而已。如此之快的刀法,关春雷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可以的话,他一定要向对方讨教讨教。不过眼下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疗伤。

    “你先止血,我们先挡着!”

    小德子知道孙长空有一不传的“秘药”,无论身受多重的伤,只要在创口上洒上那么一捧,便能在转眼之中彻底治愈。别说这是吹牛,那可是他亲眼所见的。

    此时,孙长空缓缓将竹筒里的“药”倒在伤口之上,不多一会儿,外翻的皮肉便纷纷向内收拢、聚合,断肌再续,死骨重生,他那张惨白的面庞渐渐恢复了以往的生气,而且还出现了一股不怀好意的笑容。

    这抹笑令关春雷三人顿感不安。

    早前听说孙长空这小子身藏不死秘诀,却不曾想对方居然如此肆无忌惮将这天大的秘密带入场中,且毫不修辞地的当中使用。这简直就是**裸地挑战他们的贪欲。当然,他们不会想到,秘诀的关键并不在竹筒,而是在孙长空的自己身上。而小小的容器之中所放置的,只不过是一汪清水罢了。

    这个时候,欲罢还休已经重新拿回自己的武器,并且虚步前倾地摆出一个畸形的架势,那枚咽旋镖便顶在他的后背之上。

    他在伺机而动。只要对方三人稍有分神,他便会在第一时间发动最为致命的攻势。不过,这一回仍是他们先动。

    动的人是一剑封侯,他的快剑已名不副实。最起码,关春雷的嘲风刀已经在速度上超越他了。所以现在的他不能再自诩斗兽第一快,只能勉强称作第一快剑。

    不过第一快剑的威力还是不容小觑。因为他已在一瞬间发出七剑,七道剑光,七道剑影,七道截然不同的剑气。它们之中,有的变幻莫测,有的快如疾雨,有的势如破竹,有的甚至连绵不断。无论怎样,它们的敌人都休想只凭一招拦下所有的招意,自打这招七势剑花发明以来,便无人能够幸免。而如今,他与它们所面对的,乃是第一战力无欲。

    无欲与无求本是一对天衣无缝的兄弟,可不知为何今日出现的只有弟弟。一肩担负两人的荣耀,这对他来讲略微有些刻薄。不过,现在的他很是享受。无欲急于证明,没有自己的哥哥陪在身旁,他仍是斗兽场里当之无愧的战神。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如剑,越过那七道剑势直入对方的身体,在假想当中已经将其切成碎片。而他的手中并未闲着。无欲一手插着腰,一手在空中比划出一个圆形的区域。区域之内,烟争灵气蠢蠢欲动,好似一只贪婪的怪兽,准备吞食前来的猎物。

    终于七势剑花到了。一到便是七朵,且是同根而生的七色剑花。赤光如火,橙光如浆,黄光如金,绿光如碧,蓝光如波,紫光如胆,烟光如炭。七种颜色,七种材料,在这一刻调合出一股前所未有的能量,几乎囊括了天上地下的所有元素,势必要灭尽世间的一切。

    然而,无欲只用一招,一种元素,那便是火。这火并不是普通的柴火,而是来自九幽之下,只存在于地狱当中的九阴极火,就算是三昧真火与之照面,也会在几个回合当中被消耗殆尽。更何况,面前这些只不过是由一些基础元素组合而生的杂牌能量。

    无欲之前所绘制的圆圈居然从内部燃起烟色的火焰,而后火焰的范围越来越大,最终将整个圆形区域所充斥。接着,区域的范围从平面扩展到立体空间之中,形成道一人来粗的漆色光柱,将那众多剑势以及剑体本身一同吞并。

    一剑封侯间竭力想要稳住当前的局势,谁成想那柄快剑居然如此不堪,只坚持了不到半息的时间便砰然断裂。看着那道残缺的剑影,他似乎预见到了自己悲惨的结局。

    “我要死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