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复赛开幕
    ,!

    孙长空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情却是格外沉重。他不知道回去之后应该怎么面对志儿,自己如何才能将他从煞气的阴霾之中的解脱出来。这是自打他出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无力回天的滋味。难道,事情的走向真的要朝他不愿看到的方向恶化吗?

    在回去的路上,孙长空不禁想起高场主之前才说过的话,“这个世道要变天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志儿的出现将会带来怎样的一场浩劫,他一点也不敢去想。

    来到斗兽场的时候,看台之上已经熙熙攘攘,人气爆棚。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要分发真金白银哩。

    就在这些人当中,孙长空一眼便辨别出志儿的位置。而志儿似是心有灵犀地朝他所在位置看了一眼,然后飞速奔来。

    “大哥,事情办得怎么样?没吃饭吧,来!我刚买的包子。”

    说着,志儿递过还冒着热气的食物,示意孙长空接着。可对方就那么站着,直愣愣地看着他,搞得气氛稍显尴尬。

    “你到底是谁?”

    孙长空冷冰冰的放言让志儿着实一惊,他以为对方因为没有休息好所以才会心情烦躁,于是漫不经心地说道:

    “哎,大哥,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快!接着!”

    孙长空仍未动,志儿这才意识到对方并没有开玩笑。他不禁冷冷笑了一声,而后道:

    “怎么?想找个理由哄我走了?好!如你所愿!”

    志儿正处在生理心理发育的黄金阶段,也就是俗话说的青春期。这个年纪的他性格极其叛逆,自尊心极容易受到创伤。平白无故挨了孙长空冷言冷语,他自是胗上挂不住。不过,他以为自己装出要走的样子,对方便会出手阻拦。谁知,孙长空跟块木头似的,待在原地动也不动。志儿最后瞧了他一眼,再也忍受不住,所幸扬长而去。

    当孙长空回过味来的时候,志儿已经不见了踪影,再想追出去的时候,已经失去机会。他也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会那般气愤。

    说实在的,他对志儿的身世并不十分在意。他所介怀的是,自己对志儿掏心掏肺,坦诚相待;可对方却对自己支支吾吾,藏着揶着,卷着一身的秘密也不让他知道,无论修为朋友还是亲人,这都是令孙长空不能接受的。可现在仔细想想,志儿也是个十四五的半大孩子,心性尚不成熟,对于一些事情的应对方式也不能像大人那样尽善尽美,忽视了自己的感受,也是情有可原的。倒是自己这个成年人和一个孩子较劲,反而显得心胸狭窄了一些。

    看看场中的气氛愈发高涨,想必是比赛即将开始。事不疑迟,他只得将志儿的事情先往旁边放放,先紧着要事来。于是孙长空连忙进入后台备战区,等候开赛信号。

    一入房间不要紧,孙长空发现两个老面孔,无欲和小德子。他有想糊涂。

    一般来讲,只有同为队友的一方才能共用一个休息室,不然可能会发生场下暗算对手的事件。可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在待在自己的房间,他也不清楚。

    “你可来了,我俩等了好一阵。正好,咱们坐下来研究一下待会的战术……”

    小德子伸手就要牵孙的手,却被后者快速闪开: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这回,换无欲开口说道:

    “你以为我愿意和你们两个废物在一起吗?天命难违,抽签决定了之后的复赛你我他三人要做为队友组成临时小组,对付待会将要出现的敌人,这下你明白了吗?”

    孙长空事先根本就没有去了解比赛规则,只知道自己一直赢下去就没错了。可出乎意料的是,好端端的个人赛怎么突然加入了一场团体战,这就叫他有些接下住了。好在,无欲和小德子都算得上是斗兽场里的一流高手,和对手打起来最起码不会扯自己的后腿,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可经过稍事思考之后,孙长空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话说之前进入复赛的不是只有十一个人吗?从我们队伍的配制来看,每个小组里面应该有三名队员才对。可这么算下来,不是有一个组要空缺一人了吗?”

    听了孙长空的疑问之后,无欲不禁轻笑一声,旋即道:

    “缺一人?那不是更好么,难道你想他们组成一队来干我们吗?”

    发现二人说话时的火药味十足,小德子立刻打圆场道:

    “说话别那么难听嘛。原来你不知道啊,就在昨天晚上场主又钦点了一名复赛选手,刚好凑够十二个,也就是整整四支队伍。”

    “哦?是吗?没想到高老头也会帮人作弊啊!”

    想到那第十二个人可以绕过初赛筛选,直接进入到复赛当中,他就有些不太自在。同样是爹生娘养的,为什么待遇相差这么大呢?

    “哈哈,你啊你,还真是无知,你可知道这硬加进来的是什么人?”无欲突然讥嘲道。

    “什么人?难道是天王老子不成?”孙长空不甘示弱,立即回击道。

    “哼哼,他就是三十年前,上一届的最强斗者称号的拥有者,绯刀流虹。”

    “什么?绯刀流虹?这是人名?真他娘的不好记!”

    显然,孙长空并未将这上一届的擂主放在眼中,这把刚刚说话的无欲气得脸色锃青,要不是看在等会还有比赛的份儿上,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懂规矩的后生。

    “小祖宗啊,你小点声!”小德子摆出一个噤语的手势,之后才小声道:

    “那家伙出了名的冷血无情,就算是同胞兄弟都不放过。也是由于这个原因,斗兽场将他雪藏至今,迟迟不敢再次启用。真不知道高场主这次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竟要动用这种危险的角色。我只希望一会的比赛不要和他们第一轮碰上,最好能借别人之手把他们淘汰掉,那就再好不过了。”

    “嘿,你的如意算盘打得还挺灵。”孙长空揶揄道。

    “那当然!”小德子故意反语正听,欣然应声道。

    孙长空与小德子关系较近,与之相比起来,无欲就要显得略微多余了。不过他也不感到尴尬,只是单纯站在旁边,静静地听着两个活宝你来我往互相挑逗着彼此,偶尔也能被其中一两个笑点弄乐。

    时间飞快,草草拟定了作战计划,三人便先后来到场中,等待抽取接下来的比赛次序。

    果不其然,借着孙长空的手气,他们抽到了上签,也就是第一次比赛。而与他们对战的,刚是以九刀兽人关春雷为首,一剑封侯与其余一位名叫欲罢还休的新人组成的年轻队伍。

    甫一摆阵,看台之中便传来不绝于耳的欢呼之声,这让双方六人心神不禁为之激情亢奋起来。

    “呦,这不是春雷同志吗?看你今天气色不错,想必昨夜**过得极好啊!”

    被小德子这么无原无故地调戏一番,关春雷的脸上果真挂不住,身上九柄刀刃取随即富有节奏地颤抖起来。

    “你少来,我才不会像你那么龌龊。”

    一看关春雷就是标准的好男人,就连反讥别人的时候都显得那般苍白无力。小德子应喝着笑了笑,而后道: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最晚我亲眼看着你进的窑子,这还能有假?哈哈,没事,不要害羞。都是男人,我们懂的。”

    听完这句之后,孙长空也禁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关春雷耳根发烫,双腮通红,这种感觉比自己身中百箭还要难过。

    “别听这群下三滥胡说八道,我们上!”

    关春雷一声令下,一剑封侯与欲罢还休相望一眼,重重点了点头,两道人影竟是同时消失,然后同时出现在孙长空等人的面前,前者拔出快剑,后者发动自己的独门武器,回旋镖,一齐攻向看似最好欺负的小德子。而就在这时,关春雷的“雷”也到了。

    他的目标不是小德子,竟是无欲。而那柄剑似是受了什么惊吓似的,遽地扭头钻向无欲的胸口,如同一条凶狠的毒蛇。而在一连串的变数之后,那枚足有手臂长短的回旋镖居然也诡异得变幻轨迹,齐刷刷地掠向无欲,完全封锁了对方的逃生路径。

    原来,他们三人打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无欲,这个杀伤力堪称场内第一的强者。只有灭了他,孙长空小队这只凶猛的老虎,就好像被拔了牙齿,剁了虎爪一样,威胁大大减小。这是作为敌手最想看到的。

    但作为队友的孙长空和小德子能眼睁睁地看着无欲惨死在对手的合击之下吗?

    那当然不行。

    孙长空摇身一晃,身后蝎尾已经迎上毒蛇快剑,一条灵蛇,一条毒蛇,便这么交织了一起,互不相让,只斗得难解难分。

    就在这个时候,巨型回旋镖也“及时”赶到了。他的攻击方式很是粗暴,但相当奏效,那就是砍击头部——中枢神经所在地方。一旦大脑受损,管你是什么大手狠手,都得立马歇菜。

    然而,小德子不是死的,他能动,而且一出手便是一道浑厚的拳劲。拳影规模之大,刚好能赶上回旋镖的大小。只听“啪”的一声巨响,回旋镖如折翼飞燕一样,倏然跌落,插在无欲前方的地面之上。此时赛场之上突然变得明亮起来,众人将视线移向无欲的头顶上方,只见一道闪电霹雳轰然而降,直击对方天灵死穴。

    局势变得急迫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