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阴魂不散
    ,!

    清晨,旭日初升,志儿揉着朦胧睡眼从床上坐起,却惊讶发现孙长空已先他下地,站在窗扉边上向外观瞧。

    他不知道,孙长空为了自己一宿没睡。他杀了整整一夜的鬼魂。

    在短短的三个时辰当中,先后有一百三十多个野鬼来到这里,企图将志儿生吞活剥,但都被门神一般的孙长空全部绞杀。

    其间,他还遇到了一个生前修为颇为高深的灵魂体,二人从窗外一直打到街上,前后经历了一百余招,才让一记麒麟刀诀结束战斗。

    “大哥,你起得怎么这般早?”

    “哦?你醒了?”

    孙长空转身看看床上的志儿,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而在志儿看来,对方的模样着实憔悴,好像才刚大病初愈一样。

    “大哥,你昨天是不是没休息好?一会还要有比赛吧?赶紧上来再睡个回笼觉,不然身体吃不消的。”

    现在的志儿已经将孙长空当作自己的亲人看待,言语之中都是真挚的关切。反倒是孙长空不以为然,淡然道:

    “不了,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出去一下,一会儿就不回来了。如果你想去进斗兽场的话,我这有令牌,你可以随意出入地字区域。”说罢,孙长空从怀里丢出一块雕有兽首的铜制腰牌,仍在桌子上面,迅速地走出房间。

    “今天大哥好像有心事,样子怎么这么奇怪?”志儿挠挠头皮,无奈地摇摇头。

    孙长空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便直奔高远山的府上。此时,下人们也都和刚刚起床,正在院中收拾着,看到孙长空火急火燎地冲过门内,以为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好在他们早已彼此熟悉,不然孙长空要被当成刺客给绑起来了。

    “呦,孙少爷,今天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高府的下人将众多斗兽者都称作少爷,这是因为高远山上将他们都当成自己的新生儿女一样对待,即使犯了错也不会轻易惩罚,顶多就是口头上嗔怪几句而已。

    但不要小瞧了这帮佣人,他们大多是深藏不露的外家高手,一般的毛贼强盗根本接下住他们的三拳两脚。这也是为什么多年以来高府能够相安无事的原因。

    孙长空看着迎上来的下人,脸上立即换上一副温柔的笑容,恭敬道:

    “原来是王大哥,好久不见。我有要事需要面见高场主,不知他老人家是否在府上。”

    这个被唤作“王大哥”的佣人,是高府上资历最久的一名下人,自打少年时期便一直伴在高远山的左右,是高府的总管,高场主的发言人。一般要想见高远山的,都要经过他这一关。

    “哎,真不巧,他老人家刚出门,你现在去追的话兴许能赶得上。”

    王大哥和蔼可亲,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地位而看不起别人。孙长空对此人也是相当敬重,一有机会他便会带些好吃好喝的孝敬对方。

    辞别了王大哥之后,孙长空赶紧朝别一条岔路奔去,不一会便在一处山崖上见到了一道身影。不对,是两个。

    孙长空第一眼发现的是高远山,他那道伟岸的身影便是最为显著的特征。可余下的那人不知怎的,身体就好像漂浮在半空之中似的,两脚非但没有着地,甚至连下半边身子都模糊不清,好像随时都要消失似的。

    “场主!”

    孙长空隔空呼喊,将对方着实吓了一跳。再看之前那道诡异的身影竟化作一缕青烟,飘入九霄之上。

    “场主,这……”

    孙长空指着高远山前方空荡荡的地面,吱唔道。

    再看高远山轻叹一声,沧桑的眼神之中猛得闪起一丝光芒,而后释然道:

    “你都看见了?”

    “看是看见了,可那是什么东西?”

    “正如你所见,刚才消失的一缕魂魄,也就是你们常说的鬼。”

    “啊?原来你也……”

    昨晚发生的撞鬼事件已经令孙长空心惊不已,眼下就连高远山高场主也受此牵连。莫非,这之前有着什么更深层次的联系不成?

    “听这话的意思,最近你也碰到鬼了?”高远山不禁问道。

    “何止碰,昨晚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杀了多少只。”这只是孙长空心中所想的话,并没有开口说出来。毕竟,志儿身世成谜,万一将志儿招鬼的事情透露出去,又不知要引出多少事端。

    “是的,昨晚就见过。不过那鬼也没什么本领,让我几下就摆平了。”

    “嗯……”高远山沉吟一下,继续道:

    “看来这里要变天了……”高远山面色沉重,就好像身上背着十座大山一样,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只能从凭借自己魁梧的身躯,支撑着肩上担负的一切。

    “哦?场主何出此言?”孙长空不解道。

    “今天早上,斗兽场中传来消息,说看台上半夜闹鬼。我本不信,但见到刚才的那只灵体之后,我终于还是相信了。”

    “就是刚才那个鬼魂?”

    “嗯。”

    “那他在走之前有没有什么?”孙长空连忙问道,生怕那只早不来晚不来的“死鬼”将不该说的东西吐露出来。

    “我刚刚也询问过,可他说自己也是不由自主,冥冥之中感觉有什么人在呼唤着自己,引诱他前往斗兽场。可到了那里,他才发现那里空空如也,更找不到那股神秘力量的源头。哦,对了,你昨天是在哪里碰到鬼魂的?兴许咱们能从两件事情发生的地点之上找到它的位置也说不定。”

    “我啊,我就在回住处的路上发现的。不过那都不要紧,话说这人的魂魄不是应该隐形不可见的吗?怎么会这么随随便便被咱们凡人发觉,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也未免太奇怪了些吧!”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一般的鬼魂是不会被肉眼察觉的,不过那是因为他们的灵魂体能量太弱所致。而一旦这股能量达到一定数量之后,量变便会引起质变,最终幻化出实体,能被大家所发现。”

    听了高远山的话,孙长空就更迷糊了:

    “可好端端的,这些鬼魂的能量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地增加呢?难道,附近有能提升能量体的物质不成?”

    高远山略微思考了下,这才回答道:

    “据我所知,天下并没有什么物质能让鬼魂提高自身的能量,除了亡灵死前的怨念能让他们不停成长之外,恐怕就再无其它方法了。”

    “那怨念这种东西能递增吗?还是说会随着时间慢慢变濙。”

    “你这个问题,要看情况了。有的中途可能悔悟过来,有的可能就会一直执迷下去。不过……”

    “不过什么?”孙长空知道接下来的话将是此次交谈的关键,因此急忙问道。

    “不过有一样东西能刺激灵体的怨念经久不衰,甚至愈演愈烈。那就是天地之间的凶戾所在,煞气。”

    “煞气?”当孙长空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他不禁将从前在志儿身上发现的异象联系在了一起,结合种种怪事的发生,一时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而高远山的讲解仍在继续:

    “没错,就是煞气。对于那些怨念来讲,煞气便是它们的助燃剂,便是引爆它们的导火索。有了煞气,怨念便会持续不断地成长,最终形成一股难以匹敌的力量,使得无害的鬼魂便得致命。曾经便有许多这样的悲剧发生,就是因为某件古物上面携带着大量煞气,致使周围的灵体纷纷突变,从毫无神智的游魂转化为嗜血成狂的怨魂,残杀了无数兽人。”

    “那照您这么说,斗兽场里有携带着煞气的凶物存在?”因为已经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为了暂时保全志儿,他只得故意诱导道。

    “不!斗兽场绝对没有问题,这我可以保证。问题出在了进入斗兽场之中的人。”

    “是人带着煞物入场了?”

    高远山眯着狭长的眼眸,低声道:

    “要是那样就再好不过了。怕就怕,那人本身就是煞气的集合。”

    “场主,你就不要说笑了。人就是人,怎么会是什么煞气,这丙件事物相差也太大了些吧!”

    高远山看看一脸疑惑的孙长空,叹声道:

    “长空,你不理解很正常,那是因为你还没有见识到力量登峰造极时的样子。我可是亲眼见识过宗主他老人家用身灵气创造过实物的人。力量的尽头在哪,你我都不知道,世间一切都有它们存在的理由,同样也会衍化出无数种可能。我就亲眼见识过一只由煞气所化的妖兽。既然煞气能化妖兽,变成人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志儿是煞气化形的产物,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孙长空被高远山的话惊得在原地摇晃了数次,若不是对方及时上来年久搀扶,他早已跌倒在地。他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如同事情真如对方据说的那样,那对志儿来讲岂不是太过残酷了一些?

    但如果志儿真的是煞气所生,那他之前口中所提起的娘亲又是谁,她是否知晓一切的真相?

    看来,孙长空势必有回到五年前的初陨之地一探究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