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尾随的异物
    ,!

    那个神秘人的举止十分诡异,孙长空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危机感。就在这时,志儿轻拍了下他的肩膀,询问道:

    “怎么了?”

    分神的工夫,孙长空再看向原来的位置,竟发现那人如同蒸发一样消失不见了。

    他甚至没有将眼睛移开,对方便当着他的面失踪了,莫非对方是幽灵不成?可光天化日之下,鬼魅之类敢现身吗?

    他不知道。

    就在这时,前排的高远山父女已来到跟前,前者随即开口说道:

    “明天好好加油,宗主他老人家兴许会亲临也说不定。”

    “什么?你说宗主会亲自前来?”

    高远山显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开口道:

    “那当然,每次举行最强斗者大赛他都会来审察一番,只不过来的时机不尽相同。有时他会在决赛之中出现,有时复赛期间也能见到他的身影。偶尔,我也能在初赛前夕发现他坐在玄黄区域。他老人家做事向来不落窠臼,不按常事出牌,想摸清他的秉性,恐怕比离开无妄修罗道容易不了多少。所以,你就好好准备吧!兴许在复赛时候,他就能看上你的本事,把你招了去。”

    “那如果看不上呢?”孙长空不禁问道。

    “看不上那就等同于你这次大赛的白白浪费了呗!参加比赛的大多人,都是为了成为他的贴身护卫。要知道,宗主修为之高深,乃道中绝无仅有,能受他指教点拨二三,足够让你少远几十年甚至上面年的弯路。”

    “哦?真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真的要好好表现了。”

    就在孙长空话音刚落之际,另一道清灵的声音旋即响起:

    “喂,你打赢了我,可不能随随便便输了啊!不然,别人还以为我高淼淼怎么怎么不堪呢。”

    孙长空看着对方桃花一样的笑脸,不禁莞尔一笑,立即道:“遵命!”

    当晚,孙长空领着志儿与高淼淼上街游玩,其间也被几个路人识破了身份,不过并未引起其它事端。三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好不热闹。

    “对了,哥,认识你这么长时间,还不知你来自哪里。看你的身手,不太像近处的。莫非你是极北之地的人?”

    志儿口中所说的极北之地,乃是靠近无妄修罗道边缘的一个国度。那里的子民与其它地方的稍显不同,武功套路也是南辕北辙,相差甚远。

    就拿身材来讲,极北之地的人身材短小,力量相对薄弱。而身手速度却要远强于一般兽人,而孙长空刚好就符合这些特征。

    孙长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尴尬地回应了几声,便用别的话题岔开了。

    天色不早,二人钭高淼淼送回斗兽场后,便打道回府。志儿在前面走着,孙长空在后面跟着。后者看着前者的背影,不禁感叹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晃这么多年过去,志儿都已张成大人,不知苍北仙苑的众位同门怎么样了。三胖是否还是那么臃肿,方柔还能保持当年的美貌吗?

    从前在外面的时候,他也没觉得那里有多么美好。可自打进了这个巨大的牢笼之后,他突然发现人间的世界竟是无比优越,比这无妄修罗道好了不知几百倍。一方面他为与自己一样处于这片天地的众多兽人感到无限悲哀;一方面他又不禁为之从前的虚度光阴而后悔不已。如果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他一定会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珍惜眼前享受的一切。

    可就在孙长空分神之际,他突然发现前方志儿的身影竟突然变得模糊飘渺起来。起初,他以为是自己今天过度劳累所导致的头晕目眩。谁知,当再次看向对方背影的时候孙长空才发现对方的身后竟跟着一些千奇百怪的残影。

    这些影子大小不一,有的张牙舞爪,有的嘴歪眼斜;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头颅不知所踪。总而言之,这是一群居无定所四处游荡的孤魂野鬼。

    志儿的身边为何会出现这么一大批灵异之物,孙长空不太清楚。但通过以前的煞气事件他可以大致推断出,二者之间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志儿!”

    “在呢,怎么了?”

    志儿转身之际,那些鬼魂立时消失不见,好像生怕对方发现自己的存在。可其中仍有两三个反应慢了,来不及躲藏,所幸钻入到过往的行人体中,遁去行迹。

    “哦……没什么,我想问问你饿了没,要不咱们去旁边的面馆吃点怎么样?”

    “哈哈,还是大哥你懂我,正好我的肚子有些空落落的,吃点东西垫垫也好。”

    就这样,二人来到路边的小摊上,叫了几碗面条,开始吃起来。

    孙长空自然不饿,他看着志儿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禁开口问道:

    “你的饭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我记得以前的你不这样啊。”

    志儿将耷拉在嘴外的面条塞入口中,这才吱唔道:

    “我也不记得了,反正我的饭量一直在增加,而且越来越吃不饱了。可能是我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吃得多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说完,志儿又低下头胡吃海塞起来。

    “嗯,也许是吧!那你最近有没有看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事物,比如人,或者……不是人的东西。”孙长空怕吓到对方,所以并没有将鬼魂的事情告之于他,只用一种相对缓和的方式旁敲侧击。

    “嗨,每天见那么多人,我哪里能分辨出哪些是寻常的,哪些是不寻常的。只是最近几天,我总感觉睡眠不太好,可能是和睡觉的地方有关系吧!不过今日和大哥你见面了,我也不用住宿问题了。”

    志儿咧嘴一笑,牙上沾着的菜叶着实扎眼。

    “那是自然,尽管吃,吃好咱们回旅馆。”

    这五年来,孙长空一直没有离开那间场主安排的旅店。一是因为这里的服务周到,下人们勤快,掌柜为人和善。二是因为孙长空是一个安土重迁的“顽固分子”。只要定了窝,就不想再挪了。

    这几年中唯一改变的就是他从原先的普通客房换到了贵客套房之中,里面有一个专门会客的大厅,里侧才是他平时休息的寝室。

    孙与志儿两人身材虽然高大,但床榻宽敞,足够他们并排躺下。后者的脑袋刚沾枕头便睡下了,这让原本准备彻夜长谈的孙长空略感失望。

    “你小子还是这么没心没肺,自己身上出了这么大的状况居然都没察觉,真是……”

    孙长空看着对方那张俊郎的脸庞,嘴角不时扬起一抹笑意。谁知就在这时,角落之中忽而传来一阵窸窣,抬眼一瞧,竟是一个孩童模样的魂魄。

    这个孩子身上只围着件红色的布兜,头上扎着的两个冲天鬏,圆润的脸蛋上还残留着些许忌惮。他赤着脚,指尖不知被哪里来的外力给生生脱去,血已结痂,看上去十分可怜。

    “你从哪里来的,来这又是寻谁?”孙长空轻声问道。

    那个鬼娃娃无辜地眨眨眼睛,如梦似醒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从哪来,我只记得娘亲让我在原地等着。可他一去就没再回来。我等了不知多久,就在我感觉自己撑不下去的时候,一道诱人的香气从空中飘了过来,我就寻着气味来到这的。”

    “哦?你说的香气可是来自于他的身上?”孙长空伸手一指床上的志儿,随即问道。

    那个鬼娃娃使劲嗅了嗅,略作思考后才终于点点头。

    “你知道自己已经不在人世了吗?”孙长空害怕“死”这个字眼太过刺耳,所以特意用“不在人世”代替,生怕对方接受不了。

    可对方显然要比他想象的坚强得多:

    “知道,从我娘把我埋在竹林的那天我就知道了。”

    “那你还……”孙长空欲言又止,担心打断对方的话。

    “可我还不想死,我还没有活够。”

    说着,鬼娃娃又吸了两口志儿周身的空气,脸上浮现出幸福的表情。而后,他的眼窝之中淌出两行血泪,皓白的牙齿转眼之间变得污秽不堪。还有那的双手,手指指尖的指甲瞬间伸手了三五倍,颜色发青,好像被重物砸过之后充血一样。

    最为可怕的还是他脸上的笑意。那是一股不知酝酿了多久的阴谋才能表现出的奸诈神态。显然,他对只吸两口香味还不够满足,他要生吞了眼前的志儿。

    “我看你身世可怜,好心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不然你会后悔的。”

    鬼娃娃傻笑了笑,目光呆滞道:

    “后悔?我后悔当初怎么没把娘亲留在竹林里面。这样我就不需要忍受无数的孤独日夜了。不过现在好了,等我吃了他,我也能活在朗朗乾坤之下,与常人一样生活。你是拦不住我的。”

    眼下的鬼娃娃已经失去理智,同时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有的已经愈合,有的仍在流血。但他对这些根本毫无在意,他眼中所关注的,只有床上的青年。

    “哎……好言劝不了该死的鬼,别怪我狠心了!”

    “苍啷啷”孙长空拔出冰魄宝刀,就在对方即将触碰到志儿身体的时候,精准地斫在鬼娃娃的魂魄之上,后者捂着刀口,后退数步,两只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指出那指稚嫩的手指,嘴角哆嗦了几下,身形随即化为一团清烟消失歼灭了。

    不等孙长空从刚刚的战斗之中缓过神来,他几道凌厉的目光已经透过窗子,射入到房间之中,尤其喜爱在志儿的身上停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