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剑封侯
    ,!

    张厉兵将手中的斩龙大刀猛然搠在地面,两手上扬,摆出投降的架势。而关春雷则是一种赞许的眼光凝视着对方,随即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

    战局的突然逆转,令在场众人着实费解。原本志儿极其看好张厉兵以及他的斩龙大刀,胜利就在眼前,他又为何会放弃到手的鸭子呢?

    “哥,这两人唱得到底是哪出戏,打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停下了。”

    孙长空倒是场中少有不惊讶的,他盯着那柄最先落地的狴犴刀,旋即说道:

    “九刀兽人关春雷实力之强,实属罕见。刚刚他故意将刀刃弃于地上,目的便是布阵。”

    “布阵?布什么阵?”志儿不解道。

    “刀阵,你看!”

    孙长空说话之时,场中的关春雷恰好举刀念诀,说道“召回”,随之地上的七柄刀刃一跃而起,化为一条肆虐张狂的蜿蜒雷龙,停留于天空之上。

    甄烈呆呆地凝望着那条令人敬畏的神兽,眼神中立即流露出钦佩之情。

    “原来他可以这般强大,是我甄烈输了。”

    思绪刚完,七柄刀刃四散解体,分别飞入到各自刀鞘之上,归于平静。

    观众才算看清关春雷的实力,堪破胜负之关键。

    关春雷赢得当之无愧。

    至此,十一场比赛已经有十场完成对决,晋级的十人已经出现,眼下只需等待最后一场结束,今日的最强斗者初赛便能告一段落了。

    最后上场的两名斗兽者都是名气较小、但实力不能小觑的烟马。身着一席烟纱的是掏心爪李利。穿素衣白衫、手持一柄无剑锷的定剑的兽人,便是近期声名方起的新人,一剑封侯。

    这里的侯并不指喉咙,这个称号是场主高远山为之钦定的。原因是他看了对方一剑取胜的场面,惊声叫道“快剑神侯”之后,才想到替他另令“一剑封侯”的名号。

    高远山与快剑神侯本是老友,可在三十年前对方突然消失,之后杳无音讯,这才断了彼此的联系。没想到三十年后,他居然有机会再见快剑神侯的快剑,自然会情不自禁地叫出好友的名号。

    比赛结束之后,高远山将对方带到一旁,细问之后才发现,原来快剑神侯就是他的授业恩师。

    三十年前,快剑神侯身染怪疾,将不久于人世。他膝下无后,为了将自己的一脉延续下去,他找到了当时仍处于孩童时期的“一剑封侯”,并钭自己一生所学全部传授于他,之后便撒手人寰。

    一剑封侯出身富贵人家,只是近年来连遭霉运,才会家道中落,一蹶不振。虽学了一身本事,但仍没有谋生糊口的技能。无奈之下,他来到斗兽场一试,谁知他的一身本领立即便有了用武之地,战绩赫赫,一发可不收拾。

    李利的身世比较一般,这里就不再赘述。

    对决开开始。

    凭着兵器的优势,一剑封侯一上来便占据了主动。不等对方近身,他已接连攻出一十三记封穴剑,目标全是身上的大穴死穴。挨上了,轻则修为尽失,基础全无;重则血气四散,一命乌呼。

    不过李利也不是善与之人。之所以能入选最强斗者大赛,他的掏心爪有一大半的功劳。

    掏心爪并不是一味地抢攻对方心门,而是以对方心脏为中心,进行一系列精妙绝伦的爪攻突袭。往往都是受制者挡得了上面却顾不得下面。抓得东墙,却补不上西墙。你的招式刚将他的左手摚开,却又被其另一只手钻了空子。所以与李利交手的人,常常都会陷入手忙脚乱的尴尬境地之中。

    好在一剑封侯的剑极快,快到难以形容,难以置信。天下怎么会拥有如此迅猛的剑招,莫非他的手中有千柄万柄的长剑一齐发动吗?

    然而,剑只有一柄,但一剑封侯可以轻易将之分成数之不尽的剑影。而且,所有的剑影都具有杀伤力,刺在身上便是一个血洞。无论李利如何抢攻,都无法攻入他的近身三寸之内。

    渐渐地,李利气势下降,而一剑封侯的气力还很充盈。他发动了反击,出手便是一记光照信息八方、气掠天地的可怕招式。

    这也是当日高远山所见识到的那招令他拍手称赞的剑招,被视作快剑神侯的成名绝技,飞蝗剑雨。

    多如蝗虫一般的剑气剑劲,那将是怎样的一副场景?

    在观众看来,赛场这中立刻昏暗一片,地面之上出现无数细小、多如雨点的烟影,影子的形状正如蝗虫那样,灵活小巧,身手矫健。

    而在李利看来,他只觉得身体四周被成片的剑光剑影所包围,烟白相间,令他不知哪里是虚哪里是实。就这样,他被一连逼退四五十步,他的掏心爪虽是迅猛快绝,但比起飞蝗剑雨来还要逊色一些。李利甚至没有抵御的机会,他只能逃,一无所顾地向后逃窜。

    “一次,哪怕只有一次,只要让我抢到先机,我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李利期待着对方的失误出现。过了一会,飞蝗剑雨的招意渐渐颓败,又恰巧一剑封侯手中刚好懈怠,李利眼光毒辣,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赶紧进行反击,一记烟爪拨云当即将快剑荡开,另一只手穿出空当,径直撩向对方的胸口。

    一剑封侯反应极快,在剑身弹开的刹那,他已退步疾撤。

    可李利的胳膊似是能伸缩一般,身体仍在原处,可爪攻却是抢到身前,朝着他的心口奋力啄去。

    见此危情,一剑封侯上身向后拼命仰伏,刚好避过爪攻的发力点。然李利变招更快,虽不能直中对方命门,但仍凭着一记撩爪带下一剑封侯身上的一块布料,还有一片细长的皮肉。

    当即火辣辣的刺痛涌入脑海,一剑封侯不禁大叫一声,这才使得身上的伤势稍缓一些。

    但是,李利的攻势并未停下,反而越战越勇。

    一步错,步步错。一剑封侯本已失去先机,如今便身罹爪攻,心神随之大乱,再难恢复以往的冰心。对方攻,他只得挡。挡不住,便向后躲。躲不开,便只能逃。从占据绝对优势,到落入被动挨打的地步,前后不过几息之间的工夫,由此看出,场中局势变幻难料,转眼之间高下立判。

    一剑封侯要输了。

    他的快剑已经接了对方三百余招,剑刃之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细微缺口。剑身之上凌厉剑气几乎全部消耗殆尽,仅存的一点只能维持最基本的守势。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他的身体除了中了之前那记撩爪之外,又先后遭受了十三次重创。如今,他的身前已经血红一片,衣衫褴褛,惨白的面容这上还被身上的血水溅了几点,一眼看去委实狼狈。真不知道,这样的他还在苦苦坚持什么。

    “快认输吧!老子还要去温柔乡快活哩!”

    一剑封侯闭口不语,不知是因为疲于应对对方的招式无暇顾及,还是因为不屑应答,所以不说。不过,他的剑倒是给了李利一个清晰的答案。

    “绝不服输!”

    李利被他的固执逗得哈哈大笑,残酷的面容之上旋即出现一抹嗜血的疯狂。

    “那就去死吧!”

    一时间,李利掏心爪上的力道又强悍了三四分,只打得对方连连败退,剑上更是火光不断。胜利近在咫尺,在一声惊咤之后,他的手上立即包裹上一团烟色的气息,不顾对方的剑招和手臂,直截了当地、冲向心口之中。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李利似乎听到一道声音:

    “剑封万里!”

    什么叫剑封万里,他并不知道。他只看见,一剑封侯的脸上出现了得意的笑容。不知为何,他那只已经接触到对方身体,甚至已经抓破皮肤的烟爪竟是遽地止步不前了。接着一股欢快的溪流声传入其中。

    那是一道血色溪水,源头来自于李利。

    他的身体仍然强撑着,但脸上的死灰之色已经掩盖不住。到死,他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发动那致命一剑的。

    拳脚无眼,刀枪更无眼。一剑封侯的气色恢复了许多,他甚至有闲心去擦拭剑上的血痕。

    “爹,你刚才看清那一剑是怎么刺出的吗?”

    高淼淼看向高远山,好奇地问道。

    “淼淼,你错了。”高远山沉声道。

    “错?什么错了?”高淼淼不解道。

    “他并没有刺出手中的剑,他出的只是剑中的剑意而已。”

    “什么?剑意!你说一剑封侯只用剑意便将掏心爪李利解决了?”高淼淼惊然道。

    “别人或许不行,但那家伙的徒弟肯定可以。因为,当初我也着了它的道。”

    “那结果呢?”高淼淼继续追问道。

    “结果……呵呵~”高远山故意停顿了一声,而后道:

    “天机不可泄露也!”

    “爹,你!”高淼淼急得脸都涨红。

    初赛结束,观众按顺序依次离场。而就在孙长空转身往出口行去的时候,斗兽场中的道诡秘的身影,正以一双炽烈的瞳光注视着他的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