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刀刀之战
    ,!

    众人没有想到,小德子居然可以如此之快地结束比赛,前后耗时不过一柱香的时间。这令之后的数场比赛不自觉地加快了进程,长得不过一个时辰,短得甚至还用不了一盏茶的工夫。稍有看头的,是九刀兽人与斩龙一刀之间的对决。

    九刀兽人原名关春雷,早前是一个拉车抗活儿的苦力。偶然间得到了一套雷龙九刀,立即脱胎换骨,成了当地数一数二的高手,为当时的巨贾富商看家看家护院。主子的管家看他为人朴实憨厚,不想让他耽误了前程,便介绍他来到斗兽场一试身手。这一试不要紧,关春雷独特的战斗方式以及恐怖的战力艳惊四座,高远山当时便要与之签订长期的合作合同。

    可那时的关春雷不喜欢争强斗狠,欲要离去。高远山一向宅心仁厚,从不勉强他人,于是便给了他些盘缠,让他自行离去。

    然而,当他到家的时候,一个噩耗传来。原来引荐自己前去斗兽场的管家那自己的主子活活打死了。理由竟是他把关春雷支走,令其痛失一名得力护卫。那人一气之下,乱棍将之击毙,尸体丢下了山涧。

    关春雷虽不喜打杀,但本性嫉恶如仇,更何况管家因他罹难,自己难辞其咎。于是,他带着雷龙九刀趁夜闯入富商府上,杀了其实几名护卫,并将富商的头颅割下,悬于城门之上。自己则自投当地的理事厅,听从发落。

    当时适逢高远山外出游玩,来到了此地。听说了关春雷报恩复仇的事迹之后,赶紧找到了理事厅的厅长,好说歹说,花了黄金五千两将关春雷的小命换了回来。

    得知是高远山救了自己,关春雷感激不尽,自无长物的他,愿为斗兽场报效一生,任劳任怨。

    当下的关春雷已经不再是吴下阿蒙,身兼雷龙九刀的同时,还接受了高远山地细心栽培,招式以及综合实力都有质的飞跃。所以之前的****大战之中,他才能凭一己之力重创蓝染猫又,不得不说,这里面有高远山一大半功劳。

    而就是这样的关春雷,遇上了斩龙一刀甄烈之后,一切便都不一样了。

    甄烈手中的斩龙大刀,是他的师傅伏龙神将传授给他的唯一宝物。大刀长逾丈五,重大一百三十斤,一般人别说使用,就连抬刀都是相当费劲。可这样的大家伙在甄烈的手中,却是舞得游刃有余,就如同自己自体的一部分似的。

    不过,他这个人心胸狭窄,手段毒辣。伏龙神将本有三名亲传弟子,甄烈排行老二。师父临终之前将自己的三样宝物斩龙诀,斩龙大刀,真龙甲,分别传给自己的三名弟子。谁知老子家尸骨未寒,他便设计陷害自己的师兄弟,在酒菜之中下了令人闻风丧胆、巨毒之中的巨毒,一点红。二人当场死亡,他夺了斩龙诀与真龙甲,将尸体埋了起来。后担心两家亲人上门寻仇,所幸一不做二不休暗中将二位同门的亲友一起除去,酿成了轰动一时的灭门大案。

    时过境迁,当年的血海深仇已经随历史一同被淹没在大家的记忆之中。他改换在头名,以贾羽的身份重现出现在大众视线之中。

    然而,他还是太天真,任他如何改变相貌声音,以及名讳,但他手中的斩龙大刀还是那么令人印象深刻,斩龙诀更是让目击者瞬睛难忘。有好几次生死存亡的关头,都是真龙甲替他捡回了他所看重实则卑贱的性命。

    不久,他的真实身份传到了高远山的耳中。他本以为场主要杀了自己,还死者一个公道。但对方并没有这么做,反倒是不吝尊位,亲自替他出头,并以自己项上人头做担保,保证贾羽不再为恶作孽。

    毕竟是斗兽场的场主,高远山这点面子还是有的。贾羽活了下来,迎来了自己的重生。他在场主的建议之下,换回了自己“甄烈”的名字,从此一心向善,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生命。

    两个同是背着累累血债的人,一个因爱,一个因嫉,如今都已洗心革面,再世为人,并成为斗兽场中响当当的人物。只是不知今日,究竟是雷龙九刀龙游四海,雷刃翻天;还是斩龙大刀再步前尘,重屠恶龙呢?

    双方,双刀终于斗在一起了。

    关春雷依旧遵循着温水煮青蛙的套路,刚一上来的时候只出一刀,而且是排名第六的刀刃被称作霸下的刀刃。

    别看霸下刀不过一尺半长的身材,迎上那一百三十斤的斩龙大刀,竟是丝毫不落下风。几招拼打下来,甄烈非但没有得到一分好处,甚至还被对方逼退了几步,这简直就是大大的耻辱。

    不过在高远山看来,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不要小瞧了霸下刀的斤两,它可是雷龙九刀之中最重的一把,足有整整二百二十斤沉。这样的重量,足以抵得过其余八柄雷刃总和的数倍有余,简直是不可思议。

    同样的一套刀刃,重量为何会天差地别?

    这全是因为看似一个整体的雷龙九刀,是经由九种完全不同的材料打造而成的极品兵器。而霸下刀,乃是由取自齐蒙火山中万炼精晶锤制而成,刀锋虽不是它的强项,但因此刀炬精晶特殊的形成过程造成其密度远大于一般金属,就算世间所能找到最重的金属黄金都要自叹不如。这样的霸下刀,自然是同级别的兵器之中份量之上最重的一把。能把体积那般高大的斩龙大刀生生逼退也不不足为奇了。

    甄烈心知这短刀有古怪,干脆不再正面迎击,转而采取游走打圈的方式,寻找对方的弱点,之后再其一击挫败。

    不得不承认,甄烈的膂力委实惊人,斩龙大刀在他手中竟比厨房的菜刀还要来得顺手,一会他将大刀藏于身后,移步周旋。一会他又把大刀横在胸前,以防对方突然行动。一来二往,竟先是手持霸下刀的关春雷吃不消了,脸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滴。

    最终,关春雷实在耗不起,所幸跺脚向前一冲,刀刃上撩,直取对方胸膛。

    甄烈立即用斩龙大刀与之相迎,只听“铛”的一声,霸下刀砍在斩龙大刀的刀柄之上,竟是擦出一道细微的凹痕。甄烈打眼一瞧,心痛不已。一时间臂上因此悲愤影响,竟是多了一股蛮力,硬是将关春雷抵出两三丈之远。

    到这还没远。

    暂时取得上风的甄烈连忙运刀,“噌噌噌”连劈三刀,只拼得刀刃之上火花四射,耀眼夺目。关春雷想打反手,却让对方逼得根本腾不出手来,虎口被连续的冲击之后开始聊聊伤痛,不知受伤了没有。

    也就是关败象初露之际,他又从身后掏出一刀,一柄蜿蜒曲折犹如雷空闪电的古怪刀刃,它叫狴犴,雷电便是它的原形。

    所以狴犴刀一出鞘,便引得空中天雷滚滚,阴云密布,好像随时都要下雨一样。

    与天上相比起来,场中的状况更是热闹。此时的甄烈已经被电蛇团团包围。只要对方一有行动,这些暴躁的家伙们便会一拥而上,让他尝尝“正义雷电”的厉害。不多时,甄烈身上已经焦烟一片,虽未伤及筋,但足以他斗志大颓。

    他知道,对方是有意捉弄自己,拖延时间。不然,紧凭着手里的两把刀刃,关春雷便足以让他投降。更何况,他的背后有七柄刀没有使用,如同叫它们一直上的话,不知局面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甄烈同样还有隐藏的实力没有展现。他本想观察一下对方实力之后再定断,可眼下看来关春雷并不想给自己那么多时间。再不反击,自己就要变成一只烤乳猪了。

    “叱!”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高吼,甄烈怒发冲冠,身上随即发动青色光芒,如同出水青龙一般,甚是醒目。

    刹那间,斩龙诀涌入到斩龙大刀之中,后者威力立即提升了不知多少倍,刀劲刀气都有大幅加强。不过,最令人吃惊的是斩龙刀的速度,简直可以用动若奔雷来形容。只是不知,这般快绝的刀,遇上关春雷的狴犴刀又将是孰强孰弱。

    事实证明,闪电的速度相同的。二者同时到达交汇地点,同时砍中对方的刀身。不同的是,关春雷手中的是两把刀,而甄烈只有一把刀。一把刀真得能挡得下两把刀的力道吗?

    当然!

    甄烈不只将霸下狴犴两刀全部抗下,还顺带着将对方丢飞出去。那一刻,关春雷只觉得五脏六腹如被人用大锤重击一记似的,躯干上的骨头都仿佛将要碎了,恨不得立即四分五裂。更要命的还在后面,甄烈居然追上倒飞出去的关春雷,手中斩龙大刀被他舞得流水行云,残影绵绵,令对手疲于应对。

    霸下还好,可狴犴重量相差悬殊,在接过第三记刀斩之后便顺之脱手飞出,掉在地上。

    关春雷赶紧出刀再挡,可结果还是一样,除了霸下幸存之外,第三,四,五,六,一直到第八把刀全部被斩龙大刀撞飞坠地,唯有最长的刀刃仍停在刀鞘之中,迟迟未动。

    “怎么?认输了?”借着攻击的空当,稳居优势的甄烈不禁笑道。

    “认输?呵呵!”

    关春雷回了对方一个夹杂着轻蔑的笑容之后,手中霸下猛然发力,一股来自于远古洪荒的摇气息从中奔流而出,立即将对方弹飞出去。甄烈刚要再上,却突然面露困难之色,眼中的挣扎是外人能够可以看得到的。

    “原来……是我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