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隔岸观火
    ,!

    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丧失原本的斗志。

    孙长空并为乘胜追击,而是负手看着女兽人,等她自动认输。

    “你怎么不打了?”女兽人轻声道。

    “你我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没有必须痛下杀手。”孙长空莞尔道。

    女兽人上下打量了下孙长空,凄白如纸的脸颊之上竟是出现一股少有的殷红。她的手像大姑娘似的不住地扣索着,显出一副相当紧张的模样。

    “可我之前那般对你……你不恨我?”女兽人不甘地问道。

    孙长空想了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这才开口道:

    “恨倒是谈不上,不过我对你刚才的杀招很有兴趣。如果不是我歪打正着,恐怕现在赢的人就是你了。”

    “哦?你想学吗?”女兽人嬉笑道。

    “当然,这么好的功法,哪个不想学来耍耍。”

    孙长空的眼睛在放光,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期望,现在的他恨不得马上便将那部功法融会贯通,等出去之后在众师兄弟面前好好炫耀一下。即便,那样的事情不知要等多少年,毕竟,自己有没有机会出去还要另说呢。

    “我也想教你,可这功法诡得很,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听完女兽人的话,孙长空略感失望,不过他仍抱有希望。

    “你说不出也不要紧,当初你从哪里得来的这种武学,你告诉我,我亲自去学不就成了。”

    孙长空满心期望地看向对方,但女兽人的脸色依旧不太自然。

    “这功法是我偶然所得,看过之后便随手丢了,真是让抱歉,让你空欢喜一场。”

    “哎?哪里哪里,你能得到它,那是你的福分。我得不到,说明我的福分还不够,和你没有关系的。怎么,还要打下去吗?”

    孙长空扬了扬受伤的手臂,笑呵呵地问道。

    女兽人尴尬地咧咧嘴,这次没能顺利笑出来,脸上已被愧色所占满。

    “都这样子了,还打什么,我投降!”

    说着,女兽人转身走向台阶,直接放弃了比赛。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在斗兽场这么久,我怎么没见过你。”

    那个女兽人魅影急转,扭头说了一声“我姓高”,便再无下文了。

    “什么?姓高?姓高的多了去了,我咋区分。”孙长空心中嘀咕一顿,但对方已经回到后台休息室中,再想追问竟没了机会。

    孙长空取得了首胜,最开心不是他自己,而是一直在台下默默注视的志儿。他没有想到,几年不见,眼前的这位大哥哥,实力又有了质的飞跃,与当初那个初入斗兽场的毛头小子判若两人。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的改变也不小啊!

    此次参加最强斗者大赛的一共有二十四人,第一轮初赛结束之后,剩下的十二人进入复赛。这十二人分为四组,每组三人,并以团队的形势,以小组为单位两两对决。胜利的两支队伍各选了一名优秀斗兽者,而小组之中剩下的队员再进行角逐,诞生两名晋级者。经过复赛之后的四个人,进入到最终的决赛,抽签比试,依旧向之前的规则那样优胜劣汰,待最后比试之中出现的胜利者,便是本界大赛的最强斗者。

    现在的孙长空已经有些破不及待要看看自己的队友究竟有哪些。可眼前比赛才开始不久,想要知道确切的名单还需一段时间。闲来无事,孙长空走入看台的“地”字区域,装成一名普通的看客,欣赏着接下来的比赛。而托了他的福,志儿有幸同样进入到了这里。

    不同玄黄区域,天地区域当中有贩卖零食的商人,只是要比外面贵了许多,图得就是个便利。这些年来,除了一身的战斗经验,孙长空存下的只有钱,一个普通老百姓几辈子花不玩的财富。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可供消遣的地方,所以钱留着也浪费,不如及时行乐来得好。

    志儿虽然长得五大三粗,貌似成人,但内心当中其实还是个孩子。看到了这么多的美食,贪嘴的他差点流出口水。孙长空立即明白,不管三七二十一,点了满满一筐的食物,险些给人家拾光了摊子。

    “这……哥,咱俩吃得完吗?”志儿仍在不住地咽口水,嘴上说着吃不完,但心中早已有了打算。

    “放心吧!这点钱我还是付得起的,放心吃!”

    志儿看看一脸淡然的孙长空,确定对方没有开玩笑,这才开始儿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坐在这里的大多都是斗兽场中有头有脸的人物,看到志儿这般难看的吃相,脸上不禁浮现出嫌弃鄙夷的神情。要不是孙长空在此,恐怕志儿早就被众人扔出这看台了。

    不时,赛场之上又出现了两道身影,其中一个还是他的旧识,无欲。

    不知怎的,向来形影不离的兄弟俩,今天破天荒地的分开了,无求因为某些原因并未参加最强斗者的争夺,而无欲,便成了最后的希望。

    不过,在孙长空看来,兄弟二人之中,无欲的实力更为强劲一些。无求的时间静止虽然几近无解,但自身的杀伤力委实有限,大多数情况下还需自己的弟弟无欲出手锁定胜局。然而,无欲也不是完全无敌,和近战对手还好,一旦遇上使用长兵器以及火器一类的远距离敌人,他的弱点便要显现出来了。所以很多时候,无求要先发动神技禁锢住的敌方的身体,这样才能给无欲创造输出的环境。如今,二人只剩其一,战力必然要大不如前。

    在看另场中的另一个人,孙长空的脑海之中似是想起了什么。

    修长的身材,宽阔的肩膀,冷峻仿如刀切一般的脸庞,还有他的武器,一只形同翼龙骸骨的硬稍弓。但最为令人称奇的并不是他那高约两丈的体形,亦不是那把形状怪异的骨弓,他的身上居然没有带箭!

    这就好像厨子忘记了菜刀,画家丢了彩笔一样,没有箭的弓还能叫做武器吗?

    在别人那算不上,但在他的手中就会不一样,因为他有一个绰号,弦空神箭。意思是即便弦上不搭箭也能使出神乎奇迹的强箭,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他叫飞虻,乃是斗兽场中用箭的第一高手,杀人于百步之外,所向披靡。

    如此看来,今日的无欲竟是碰见了自己的克星,因为他的招式只对近战形的斗敌人奏效。相隔数十步,根本无法发动他的“炸”技。他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严肃,不知无求此时身在何处,如果他看到这一幕的话,是不是也会为自己的同胞捏一把汗呢?

    从一开始的时候,飞虻便有意保持二者之间的距离。而无欲与之不停地周旋,希望能够抓住某个空当冲入对方的近身范围。然而,这时的飞虻已经进入到了战斗状态,只见他左手挽弓,右手拉弦,一柄稍弓让他扯得如同一只振翅飞燕,眼看就要从手中挣脱出去。他的右脚如腐,左脚如橛,身体更胜一棵山松,纹丝不动,好像雕像一样。

    别人不知道,他自己最是清楚。每天他要花三四个时辰来练习拉弓。几十年不间断的辛苦修行,已经令他在蓄力拉弓时做到雷打不动。他甚至可以像这样保持这样的姿势整整一天,也不会感觉到任何疲倦。现在的他,已经能够做到人弓合一了。

    飞虻一刻不松手,无欲便一刻不敢掉以轻心。

    对方的大名他早有耳闻,可他怎么也没料到,自己在最强斗者大赛之中的第一场比试便遇上了如此强劲的对手,而且还是自己的命中凶煞,这就实在说不过去了。现在他是多么希望无求就在身边,这样就算他是天王老子,他也敢与之较量一下。

    可对方是飞虻,号称例无虚发的弦空神箭,无欲真的不想与之为敌。可就在这时,对方右手的大、食二指松开了。

    灵气化为一枚无形气箭,自拉满的骨弓之上飞射而出,激起周围大片气浪。一时间,赛场之中风云变色,可怕的尖啸回荡在无欲的耳畔,使其判断力大大下降。

    不过,高手就是高手。无欲和一般斗兽者的区别也在这时变得清晰了。在这等极大的劣势之下,即便对方先发制人,他仍没有自乱阵脚。生死存亡之际,他甚至不忘以往洒脱的形象,快如闪电的手掌随即在空中轻轻一场,一抷细到不可察觉的粉末飘散在他身前的空间之中,形成一堵不可见的屏障。无形箭遇上隐形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轰~”

    “砰~”

    不知是简劲太足,还是爆炸太大,无欲的位置立即被无数烟雾所弥漫。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的身体竟然就这么消失了。

    当然,大家都知道,无欲并没有消失,只不过是借着刚刚冲击的势头隐去了身形而已。现在的他,定然还藏在那片尘埃当中。

    飞虻早已猜透对方的心思,这回他竟从容不迫地用食、中、无名三指拉起弓弦,清澈的眼眸之中随即闪现出一丝毒辣。

    “看我的破风一击!”

    话出口时,骨弓之中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一股超乎想象的巨型气箭脱手而出。

    大地也在此时得到了洗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