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谁说女子不如男
    ,!

    拔刀,反手,扎刺,三个动作一气呵成,不给对手丝毫反应的时间。

    然而五年来的历练也不是说出来的,孙长空双掌一架,使出一招拨云见日,将两柄拳刀撩向一旁,立即缓合了当前的局势,使自己的处境转危为安。

    可那女兽人行动委实利落,拳刀失利的同时,她又提起一脚,直蹬孙的下颔。

    而孙长空在出掌之际便已防着对方来此招式,下巴早已朝上迎起,轻松避过女兽人的冲天一腿。

    孙长空几乎可以断定自己已经挨过对方最为凶猛的一波攻势,谁知那女兽人竟借着出腿的余力将身子带入半空之中,当即一记“回马枪”踢,结实地踏在孙的胸口之上,发出一声闷响。等观众反应回来的时候,孙长空已经暴退了数步,齿间有一抹殷红浮现。

    “呀!”

    场下的志儿将这一切看在眼中,亲眼见到孙长空受此重击,当时急得从座位上跳起老高,恨不得自己上场。从刚才的声音判断,孙长空身上的伤势定然不会一般。

    女兽人也是这么想的。她对自己力量很有信心。别看她身材娇小,但体内每一寸肌肉的潜力早已被压榨干净。同样的一拳,他可以使出比自己体积大四五倍的男性兽人的力量,伤害力可想而知。虽说孙仍然站着,但在她看来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姑奶奶的**味道怎么样?”

    孙长空低丧着头,好像犯了错似的,迟迟不肯抬起。他的胸前剧烈起浮,呼吸极其混乱,叫人不禁担心。女兽人看此情况,不禁大喜过望,看来这场胜利自己势在必得了。

    人在春风得意的时候总是容易忘形,而这恰恰便是他的最大破绽所在。就在大家都以为女兽人胜券在握的时候,孙长空发动了攻击。

    从正面打出的一记平实如常的直拳。

    天下最强招式,并不是华丽绚烂的,而就应该像孙长空此时施展的拳法一样,简单,直接,毫无雕饰。不给敌人反击的机会,便已将之轰出数丈开外拳风久久未息,似是要将场中所有全部撕碎一般,令人无处躲闪。

    女兽人的大脑是空白的,他不能理解一个刚刚半死不活的人怎么能够发动如此可怕的拳劲。她虽未死,但却损失了一件护身法宝,一面置于胸前的护心银镜。这面镜子,曾经帮她抵挡过无数次致命的伤害,并令他反败为胜。可谁成想,今时今日居然会毁在一个同辈手中,这让她万万不能接受。

    随着银镜碎片一点点掉落出来,女兽人渐渐跑动起来,速度越来越快,到了后来已经逃出了肉眼的捕捉,消失在光天化日之中。

    消失只是呼吸间的事情,真正可怕的是她接下来的动作。孙长空以为自己眼花了,但他分明看到对方长着四只手臂,而且每一只手臂之上都持着一柄拳刀。四柄武器不分先后,同时搠向自己,且攻击方位各不相同,凭一双肉掌根本无法做到同时阻挡四种攻击。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四只手上还有家伙。孙长空意识到自己的形势不妙,于是赶紧向后撤退。可女兽人的身形显然要轻盈得多,而且是正向奔跑,速度当然要比自己背身后退来得要快。不时,四柄拳刀已经来到眼前。

    就在这时,孙长空竟然出人意料的扭过身来,将整个后背对着女兽人。在常人看来,战斗当中将后背暴露在敌人面前,那无异于自杀。可孙长空会这么做吗?

    换作别人,此时或许已经死在女兽人伯拳刀之下。然而,孙长空和大多数兽人不同,他有一根尾巴,一根比闪电要迅急,比刀剑还要锋利,比长鞭还要坚韧,比盾牌还要牢固的蝎尾。弹指之间,那条如同出洞灵蛇的嗜血之尾已经将四柄拳刀捆成一体,并且死死锁住。蝎尾与刀刃擦出星星火光,即便在大白天里也能看得清楚。

    也就在这个空当,孙长空瞥见女兽人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不知何时,对方的肩膀上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又长出一双手臂,怪不得能同时驾驭四柄拳刀。可话又说回来,手臂能长,兵刃能长吗?

    下一秒,孙长空就后悔了。

    他后悔自己不应该怜香惜玉,应该直接将对方的四只手臂缚住。

    女兽人的四只手臂又一次伸向身后衣衫之中。她在笑,笑得令人厌恶。此时的她就像故事当中的大坏蛋一样,阴谋得逞之时露出了残酷的面容。唯一的蝎尾已经抽不出空来,接下来他又该如何应对之后的攻势呢?

    果然,女兽人又一次掏出了家伙,这回的武器分为两种,一对拳刺,一双短剑。如果说刚才的拳刀只是热身的话,那接下来的才是真正的较量。

    为什么这么说呢?

    之前的拳刀纵然攻击位置各不相同,但归根结底套路一致,可以做到以一敌四。可现在不同了,拳刺与短剑,两种截然不同的武器,无论攻击方式还是攻击距离全都不同,想要一招挡前全部,那是不可能的。而想暂时保住优势并处于不败之地,只有一个办法,快。快到让对方四手齐攻都无法打破防守的速度。可孙长空真的做得到吗?

    三个月前一定不行,三个月的今天,他可以姑且一试。

    几乎是在女兽人出招的刹那,孙长空的眼睛猛地一亮,他的目光连同其中眼瞳的颜色全都变成了另一副模样。

    两只和猫科动物相若的瞳孔,并加以翠绿色的虹膜作为衫底,虽然只是眨了一下眼睛,便全部的异变已然完成。接着,在孙长空的视线当中,女兽人的行动遽地迟缓了许多,周身也出现了若干的残影,这便是前不久他偶然领悟的技能,被他称作瞬瞳的神技。只要开启了瞬瞳,孙长空双眼对于外界动态变化的捕捉便会灵敏整整十倍。在这种状态之下,就连蚊蝇扇动翅膀的动作他都能一一看清。而像女兽人这样的攻击频率又能算什么呢?

    然而,光是能看见还不够。如果身体不能及时做出正确的反应,孙长空还是没有还手之力。于是,他的那双肉翼出现了。

    平常时候,肉翼平贴在后背之上,看不出任何痕迹。可一旦危险出现,它们便会立即发动,孙长空的身法也会大幅度提升。说也奇怪,这肉翼扇动的时候,他的手法也会得到了加强,虽没有身法增幅得那般显著,但足以扭转眼下的局势。

    短剑已到,孙长空在瞬瞳的辅助之下,“啪啪”两下精准地打在剑身之上,顺势将之击开。不等他品尝到其中的甜头,两枚拳刺紧随而至,抬手就往腹部钻去。

    女兽人出拳迅猛,不给孙长空任何机会,孙长空只得挥翅闪避,一连飞出数个身位,瞬间便就之抛到身后。

    借着这个机会,孙长空折身返回,不过不是从正面,而是从侧面发动攻击。他以手带动,举手便是一记劈涛刀式。女兽人以一双短剑相抵,另一双手掌则带动拳刺继续攻击孙长空的腹间软肋。

    她本以为两柄短剑足以应对孙的一只手刀。可她大大低估了对方的实力。谁说人类的血肉之躯就比不过钢铁之器物了?

    两柄短剑随着手刀斩落应声而断。截面,平滑,整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用神兵利器所毁。不过,此时的女兽人已经来不及去顾及那些细节。他的如意算盘被打破了,孙的手刀距离她更近,要死也是她先死。所以他不得不抽回一双拳刺,摆出一个擎天扛鼎的架势,抗下孙的劈涛刀式。

    这一接不要紧,女兽人只觉得混身上下的骨头都在此时发动了一声轻脆的挫响,个别地方甚至产生了少许龟裂。真不知这样可怕的力道作用在身体之上,将会造成怎样的破坏。她已慌,战斗之中最忌讳的便是慌乱,她却犯下了这样的错误。沉吟的工夫,他的一对拳刺也崩裂开来,分离的碎片不小心擦破他的手掌,淌下数道血痕。因为失去凭仗,女兽人的身体直接向前栽倒下去,眼看就要扑在地上。多亏她的另一对、原本握着短剑的手掌撑住身子,这才没有令脸先着地。

    而在拳刺“临死”之前的顽抗之下,孙长空的手刀也被破了功,身子向后弹米,才算勉强稳住。等他再先抢攻的时候,对方已经向后跃出半个场地的距离,得到了暂时安全。

    看着血肉模糊的双手,女兽人恨得咬牙切齿,她不怨孙不懂怜香惜玉,只恨自己技不如人,差点丧于手刀之下。

    “该死,多少年了,我已经没受过这么重的伤。看来,你是逼着我使出杀手锏啊~!”

    女兽人身体向后一倾,背上忽然突起一个诡异的凸点,再看他的脸色不知何时已经憋得通红一片,在一声长啸之中,那枚凸点破体而出,一只刀柄赫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受死吧!”

    兽人像是从口袋之中一样拔出藏在体内的兵刃,鲜血登时溅了一地。

    孙长空愕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