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头阵
    ,!

    兽人的生长发育要远远高于一般人类,五年前孩童大小的志儿,如今已经长得和孙长空一般高大壮实,原本瘦弱的身材已是被饱满的肌肉群所充斥,从上到下无不透露着难以掩藏的威严。唯有那张脸庞还是老样子,天真,烂漫,所有的心事全都写在上面,让人一眼便能读出他此时的心情。

    此时志儿的心情是喜悦的,因为相隔五年之久二人居然能够再次重聚,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缘分。命中注定,他们将会有这次照面,命中注定,二人间的羁绊还要继续进行下去。

    “孙大哥,你变得沧桑了许多。”

    “哈哈,是吗?我看你倒是精神了不少。”

    孙长空那久违的爽朗笑容遍布在后台的休息室中,不时便引来了他人的注意力,这不,那个小德子又好奇地赶来了。

    “呦?这是谁,你的儿子?还是你的兄弟?”

    孙长空打量了下志儿,神秘兮兮地说了一句:“等你打赢我了再告诉你!”

    小德子无奈地摊摊手,表示自己没有办法,只得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等待比赛开始。

    随后,二人坐了下来,将这些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大事奇事一一讲给对方听。孙长空的经历还算平常,毕竟五年的时光当中他大半都待在这斗兽场中,只有很小的一部分时间才有空出游。不过,无妄修罗界资源匮乏,自然景观着实有限,当真是没有什么玩耍的地方。而志儿就不同了。

    当初离开百兽城之后,志儿左思右想,笃定自己一生不能这般浑浑噩噩地度过,于是便请辞家中母亲,踏上了浪迹天涯的旅途。

    刚开始的时候,他也觉得独身一人的漂泊生活过于艰辛,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志儿竟逐渐适应了外面的生活。没钱就找个地打打零工赚些盘缠;等资金稍一充足便接着流浪。就这样,五年当中,志儿几乎走过了大半个无妄修罗界。其间,他也好几次差点命丧途中,可全都有惊无险地撑了过来。通过这段时间的磨砺,志儿已然练就了一身谋生的本事,更顺带着学习了些防身的本领,用以抵御外界的伤害。

    听完志儿的自述之后,孙长空不禁惭愧,一个半大的孩子都有如此勇气沉浮江湖,而自己却只敢委身在这片小天地当中,不求上进。若不是有最强斗者的比赛,还不如何年何月才能有机会接触到宗主他老人家莫非自己真的是年老胆子也变小了吗?

    孙长空对眼前这位旧识感到由衷地钦佩,但他同时又对志儿的安危产生了顾虑。

    他不记得那天下午旅店当中发生的事情,一个年纪轻轻的孩子,身体当中居然潜藏着无法估量的煞气。如果真让高峻山发现的话,志儿将会遭遇到怎样的对待?是关起来慢慢研究,还是所幸杀了提取身上的变异器官?孙长空不敢相信。

    好在,现在的志儿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了。最起码,他已经拥有了自保的能力。而孙长空,也不再是那个横冲直撞的愣头青了。他虽没有真正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但却有一群拥护他的忠实战友。

    在斗兽场中,战友要比亲人重要一百倍。面对死亡的时候,亲人或许会弃你而不顾;而战友却能够舍命助你一臂之力。

    小德子便是其中之一。

    他虽然有城府,但也是一个顾全大局的枭雄。为了目的,他可以与敌人结盟,向仇人卑躬屈膝。但同时,他也可以为了一己之利将友方置于危险之中。那次****大战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值得庆幸的是,这几年来孙长空已经摸清了对方的脾气,可以掌握好分寸,使之成为自己的助力却又不会伤害到自身。

    这便是孙长空的高明之处。同样,他靠着这个办法与斗兽场中的很多人都保持着很好的关系。就算无欲无求兄弟二人也不会贸然得罪他这个不死的怪物。因为他们招式中的秘密被孙长空所掌握,只要稍有冲突,对方便有可能将自己的弱点透露给他人。到时,恐怕整个斗兽场上下将会有七成的斗兽者不再害怕他们,甚至在某一场对决之中抹杀掉自己。这是二人万万不想看到的。

    所以,无欲无求只能隐忍。

    他们也想过除掉孙长空,可这几年来二人发现,孙长空的战斗力越来越强,身体上的一些特质也在进行着潜移默化的改变。

    就拿他的那根尾巴来讲,原先那根只据有基本功能的狮尾,在两年前的一场比赛当中发生了突变。在对手用利器斩断尾尖的同时,一只散发着腥红的蝎尾从中暴射而出,当场便要人那人的命,蝎尾刺穿对方的咽喉,并将大量致死的毒液注入身内,使其尸体呈现出一种粉红颜色。从那时起,孙长空便有了一个俏皮的外号,粉红蝎人。

    又过了大约半年的时间,孙长空参与了第一场肉搏赛。顾名思义,肉搏赛的参加者禁止穿待护具,不能使用武器,只能一拳拳地击倒对方,或者被对方击倒。比赛持续了二个时辰,孙长空的身上多处受到重创,却不能使用水——这个最基本的生活用品恢复伤势。而对手,天生皮肉坚韧,一般的攻击根本造成不了伤害。更要命的是,这家伙还长关一双蟹钳,只要被它们锢住,除非你有乌龟王八壳护体,否则定会落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孙长空的身法虽比蟹钳兽人高明许多,但无奈体力大量消耗期间还是被对方钳住。就在自己命悬一线之际,孙长空的双手指尖突生出十根修长尖锐的利爪,瞬间便将锢在身上的蟹钳撕出一道巨大的口子。淡黄色的汁液从中流淌而出。孙长空并未痛下杀手,反而饶了对方一命。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大家再也不敢小觑这个体形在众多兽人当中稍显单薄的青年了。

    而无欲无求也意识到,凭借自己的实力想要轻松夺取对方的性命是不可能的了。

    曾经的他们还有机会,而现在已经是痴人说梦。

    与其与之为敌,不如化敌为友,这样自己不但不用担心对方泄密,还能为自己一方增加一股强大的战力,何乐而不为。

    所以,现在的孙长空与无欲无求两兄弟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哥们。(除了自己的身世之外)

    通过协调,无欲无求放弃了争夺最强斗者的名额,转而走上了看台,成为两个普通的观众,与许多看客一样准备欣赏即将开始的精彩比赛。

    欢乐的时间总是那样猝短,孙长空便要上场了。向志儿交待了几句之后,孙长空抄起自己的老战友冰魄,踏上那道不知走过多少遍的阶梯。

    “还是那句老话,我等你回来。”志儿朗声道。

    孙长空仍未回头,这是斗兽场里不成文的规矩。生怕自己一回头就再也没有上场的勇气。

    “嗯。”

    最强斗者比赛采用的是最为传统的晋级赛制,两两对决,胜者保留过入下一场,败者直接淘汰。孙长空刚好就是第一场比试的选手。

    孙长空甫一出场,便赢得了现场鼎沸一样的欢呼声。对此,他早就习以为常。只不过,他发现对手入场的时候看台上的气氛居然到达了另一个**,好像整个赛场随时都会炸开似的。顺着大家的目光看去,只见一道绰约倩影出现在赛场对面。

    一个女兽人,居然是一个少见的女性斗兽者。

    孙长空前前后后也经历了上千场比赛,可他保证这是自己首次与女人对决。而且还是在如此大型的比赛当中。

    先不考虑对方的实力如何,单是这份难得的悍勇便足以让他全力以赴。

    作为兽人,这位女斗者的姿色已经算是相当上乘的了。尤其是那妖艳的身材,更是令无数兽人为之折腰。透过铠甲的缝隙,孙长空隐约发现其中曼妙的肌肤,已经分明的肌肉线条,叫人春心不禁为之荡漾。好在,孙长空是一名人类,他对这些兽人并不感兴趣。而发现这一点的女兽人显然有些嗔怒,伸手指着孙长空的鼻子,尖声叫道:

    “你这厮是不是男人,我这样状貌的女子居然都引不起你的好感。莫非,你是二刈子不成?”

    女兽人想要激怒孙长空,使其露出破绽。可谁知,对方也不着急,仍旧慢慢悠悠地说道:

    “我是不是二刈子你无需知道,可我看你这撒婆的模样,却不怎么像个女人。你不会是成长的过程遇到了什么意外,无意之中变成了女人吧?”

    被孙长空这么一激将,女兽人竟被气得大笑起来,扬起来的脑袋差点背过去,只听他笑声一顿忽然道:

    “那姑奶奶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究竟是不是女人。”

    话语一出,女兽人伸手便要去解自己的衣衫。眼见这般yinhui的场面,孙长空偏过关注去不再去看。但出人意料的是,那女子居然从背后掏出一对精致拳刀,莲步急踏,眨眼便攻到孙长空的身前。手中兵刃,直搠胸口,势如闪电,叫人防不胜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