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五年如隔日
    ,!

    斗兽场里有这么一位兽人,从加入至今,身上所受的伤大大小小有数百次之多,且都是利器所致,浅的划破皮肉,露出筋骨;重的开膛破腹,肠子淌出身外。但令人不敢相信的是,经历了这些惨烈战役之后的他,仍旧活着,照样常胜不败,身体甚至一天比一天还要来得坚强,脸上的笑容也愈发自信,人们忘记了他的真名,只因为一柄寒冽如冰的兵器被人唤作“惊寒”。每逢他出刀之时,都会艳惊四作,寒气逼人,这便是“惊寒”的由来。

    五年过去,孙长空的面貌已经不如来时那般青涩。他变得沉稳,老练,事故,知道如何与圈内的人和谐共处。虽说台下他们是朋友,但只要站到赛场之上,他们便是兵戈相对的敌人。就在上个月前,孙长空才将自己在这最好的朋友“送走”。他的这位朋友已经算得上是斗兽场里的老油条,大半辈子的心血全都耗费在这这里。就在一次闲暇聚会的途中,他居然和孙长空说起想要退隐的念头。起初孙长空并没有在意,而就这不久之后“无死无休”的比赛之中,他惊愕发现对方竟立在了自己的对面。

    全场耗时三个时辰,最终孙长空以麒麟刀诀之中的“送君破”一式,将对方的胸膛开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血像瀑布一样向外溢出,却仍比不过这位朋友死前的笑意。

    那是一种令人震撼的释然。

    一个人居然可以将死当作世上最美妙的事情,这将是经历了怎样一生的可怜人才能拥有的顿悟?

    从那时起,孙长空也终于考虑起自己的人生了。

    他来这已经太长时间,如果不是因为对雌性兽人天生的抵触心理,也许他已经娶了一个结婚生子了。时间是一把最为无情的武器,他不仅可以让朱颜辞镜花辞树,亦能将一个胸怀壮志的大好青年退化成一只倦鸟老骥。

    然而老骥尚能志在千里,可现在的孙长空已经放弃了出界的想法。

    进入无间道难,破除封印更难。即便侥幸解除封印,之后的事情呢?孙长空一无所知,因为当年纳百川给他留下的丝巾只写了那么多,并没有交待走出无妄修罗道的方法。难道,对方从一开始只是为了戏弄自己?那他为什么要费尽如此心思来坑害自己?

    孙长空呸知纳百川的真实想法,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活着,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从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之中存活下来。

    最近这段时间,孙长空感觉身体的自愈能力越来越差,即便用刀划个小口,放到水中也要将近半个时辰才能修复,更别说那些伤及内脏的伤势。如果再这么下去,过不了多久他的不败记录就要被打破了。

    记录告破便预示着自己的灭亡。

    对于死亡来临的日子,孙长空是既害怕又期待。

    害怕死亡是人类的本能,而期待死亡又是他这个存在于异度空间当中的思乡人归乡的唯一办法。

    他想念每一个人界的人。

    无论是亲人,友人,甚至敌人。

    他思念人界的一切。

    那曾经被他爱过,恨过,忽视的所有所有,此时都遥不可及。

    不知有生之年,自己是否能见到从这走出去。

    这一天,高远山给了他希望。

    他居然告诉孙长空三天之后无间道宗主将会亲临斗兽场,瞧一瞧这个连胜五年的不败战神的风采。这对于孙来讲,简直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可为什么这一次对方会委身来此呢?

    因为三天之后斗兽场将会举行每二十年才会举办一次的“最强斗者”大赛。界时,来自于无妄修罗道各个地方的斗兽者都会齐聚于斗兽场,一同争夺那唯一的荣耀。最后的胜利者不仅可以获得前所未有的巨额封赏,还能有机会成为宗主的贴身护卫,成为这片大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至高存在,就算高远山、高峻山兄弟二人也要忌惮三分。只不过,能够入宗主法眼的人物实在太少,这么多年来,只有三名兽人有幸位列其中,最近六十年更是无一晋级,说起来可以算作是斗兽场的一大耻辱。这一回,高远山心里也没谱,只希望孙长空等人能为自己争口气了。

    这一次伯最强斗者大赛,规模非同小可,包括“无求无欲”,小德子,雷惊蛰等人都会参加。而一些多年以来未曾露面的高手更是潜伏在暗中,伺机而动,令人防不胜防。在孙长空看来,这无异于自杀。

    不过,为了那万分之一的可能,他甘愿冒险。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孙长空不知道下次接近宗主会是什么时候。与其将希望寄托在未知的将来,不如抓住时机,放手一搏。

    参加最强斗者需要斗兽场的高层主动推选,而孙长空是在当天下午收到邀请的。

    邀请者是高远山。

    孙长空已经有好一阵子没见他了,这一回,高远山明显苍老了许多,不知是时候到了,还是因为公事繁忙所致。不过,他的和蔼仍在,让孙长空丝毫感不到拘束。事实上,这几年来二人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每次比赛凯旋之后,高远山总要为他摆上一桌,有时丰盛,有时简单,主要就是为了表达自己的一点心意。孙长空当然识相,毕竟人家是一场之主,能屈尊降贵与自己这样的市井小民同吃同喝,偶尔同住,就已经相当不赖了,自己还能奢望什么?什么也奢望不了。

    作为回报,孙长空总将自己在人界当中遇到的一些奇人轶事加以粉饰讲给高远山听。有时当真能让对方听得变颜变色,好像马上就要体会一番似的。可孙长空很会掌握尺度,每当故事说到呼之欲出的时候,他便转移话题,用点别的事情搪塞过去,故意扫高远山的兴致,令他意犹未尽。

    就这样,孙长空吊高远山胃口,一直吊了五年。

    一直到比赛前天的下午,孙长空首次请吃饭的时候,高远山才忍不住埋怨道:

    “你小子原来到底在哪混的,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莫非你真的来自于界外?”

    孙长空的筷子险些掉在地上,不安的手臂也差点撞倒桌上的酒杯,好一阵他才尴尬地笑笑道:“我要是外面的人怎么会把自己送到这个荒芜的世界当中。都说人界什么都好,就连姑娘都是香的,哎,有机会我真的要爽上一爽。”

    高远山看着孙长空,许久没有说话,脸上好不容易显现出的一丝光亮又一一回归于平静。他是多么希望从对方口中听到肯定的答案。虽说方式不同,但他和高峻山的想法一致,他也想从这个巨大的牢笼里脱出去。可是,连宗主都无法办到的事,一个初出茅庐的年青人能行吗?

    比赛如约而至,时间选在了少有的白天。

    向来,斗兽场的比赛都会在夜晚进行。这是因为到了晚上大家都从一天的工作当中脱身出来,没有旁事傍身,当然能够来斗兽场消遣一下。

    可今天不一样,最强斗者比赛的人气仍是众多比赛当中最高的一项,没有之一,即便是在本应工作的白天,也能保证看台上座无虚席。这要到了晚上,别说座位,恐怕连落脚的地方都找不到。

    孙长空是幸运的,作为参赛者,他无需和别人一同挤看台,只需在后台休息室中安静的环境中闭目养神就行。

    桌子上有两件东西,一柄刀,杀人刀,杀了足有三百五十六个兽人的嗜血魔刀,令无数人闻之丧胆的世间凶器。然而与这比起来,另一件物品显得更加重要。

    一只手腕粗细的竹筒。

    看过孙长空比赛的人全都好奇,竹筒里究竟装了什么灵丹妙药,玉露琼浆,再重的伤势只要一经其中的“神水”擦洗,便会在数秒之中恢复如初。为此,有人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去抢那只竹筒,但换来的只有丢掉性命。

    从那时起,就再也没人敢动那只竹筒了。

    然而了解前因经过的都知道那只不过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水而已,至于筒中神水的疗伤奇效,只是那群不明真相的群众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孙长空也尝试过去解释竹筒的秘密,可又有人会去相信他的一面之词。哪个傻子会将关乎自己身家性命的隐情透露给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呢?

    这个世道就是这样,你越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别人便越会高看你一眼。然你要是坦诚相待,全盘拖出,听者不单不会听信你的话,甚至还会觉得你存心欺负,客意隐瞒,三面两刀,虚情假意等等。

    所幸,孙长空不再浪费口舌,爱它妈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和他没有关系。他只需在乎,活着,和怎么活就行。

    斗兽场内的气氛空前的热烈,正如孙长空此时的心情,如坐针砧,心急如焚。不知什么时候,一只手掌已经悄然来到的他的身边,随即道:

    “好久不见。”

    孙长空扭头定神一瞧,差点没叫出声来:

    “是你,志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