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八仙过海各显神威
    ,!

    患水三千本是“断浪”的杀招所在,是以无数道数小剑气汇集成一股恐怖力量的强悍招式。凡是用了此招的兵刃无一例外,都会粉身碎骨,化为若干枚锋刃碎片,而那些细小的剑气便附着在上面。

    然而,现在的孙长空手中无刀,更无法握刀。他所拥有的,只有一双残废的手刀,还有狼藉一片的鲜血。可就是这些看似不起眼的事物,竟成了杀人利器,纷纷指向蓝染猫又。

    “这一招如果都不能奏效的话,恐怕在场的斗兽者都要遭殃。”

    一想到众人的安危全都系于自己一人之身。孙长空更觉得肩上的压力重若泰山,累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好在他还有一股信念支持,正是这份坚定不移的信念才令他身受如此重伤仍能屹立不倒的秘诀。这信念正是来自于人界亲人的牵绊。为了保有这份情愫,他只能坚强地活下去,无论要付出多少代价。所以,他举起了自己残破的双臂,在强烈灵气的摧动之下,其上的碎骨悉数破体飞出,漂浮在他的周围。

    而在灵气浓度到达巅峰的刹那,那些血滴、碎骨竟穿上了一抹水色的薄纱,使得现场的气氛变得如梦如幻,着实诡异。

    蓝染猫又见到这副景象,似是感应到了一丝危险的信号,当即变得分外狂躁,周身的蓝色火焰更是跳起老高,令得它的身躯看上去一下子扩大了数倍。单看这副伟岸的身影,就能给人一种巨大的无形压力,更别说与其正面肉搏。所以,许多斗兽者忍不住向后退去,只留下有限几个待在上面,这其中便有之前的九刀兽人以及小德子。

    “你怎么看这一击?”九刀兽人轻声道。

    小德子的脸色倒是十分平静,只是眼神当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敬畏,那是一种对顽强生命力的追捧与崇拜。只是他隐藏的很小心,生怕别人察觉出来。

    “这一招之后,咱们应该就可以动手了。”

    “那小子怎么办?让他葬生兽口?”手持重型火炮的兽人首次开口,听话的意思好像与小德子十分熟络。

    此人名叫雷惊蛰,乃是百兽城中雷家年轻一代的杰出代表,手中所握的火器更是上一任家主雷伏虎亲手打造的咆哮虎炮。曾经威震四方,捭阖纵横。在其仙逝之后,这柄绝强神兵自然而然地落到了雷惊蛰的手中。自此,无妄修罗道之中便多了一号惊蛰杀炮的人物,战绩赫赫,很快便被斗兽场重金聘用,成为其中一名平常却平凡的斗兽者。

    雷惊蛰对孙长空的第一印象并不好,甚至有些厌恶。可当看了孙与猫又的大战之后,他的观念竟发生了变化。他没想到,一个身体单薄的小型兽人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更没想到,在见识了蓝染猫又恐怖实力之后,对方仍能全力以趁,毫无怯色。难道,眼前的家伙不怕死吗?

    然而他不知道,孙长空正是因为怕死,所以才会努力不死。眼下的一击,已集聚了全身九成以上的灵气。一式得逞,蓝染猫又当场毙命。一式失利,自己死无全尸。但残酷的是,这样的尝试工没有第二次,一击之后高下立判。

    所以此时的孙长空十分谨慎,务求每一个动作皆是尽善尽美。于是乎,那些闪烁着如同天中繁星的破碎兵刃被瞬间拉伸至数丈之长,幻化为一根根耀眼的金针,豁然攻向蓝染猫又。

    要说只是一枚二枚的金针,蓝染猫又可以轻松应对。面临十根八根,也能脸不改色。可一旦这样看似不起眼的攻击被多次叠加到无数倍时,量变引起质变,最终凝成一份惊动天地的神迹能量,令得世间万物全都变得弱不禁风。

    患水三千一经激发,斗兽场中立时湿气逼人,蓝染猫又身上的火势锐减三分,其间光彩更变得暗淡失色。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蓝染猫又竟然在退,疯狂暴退。

    这恐怕是众人第一次看到妖兽蓝染表现出忌惮的样子。

    刹那间,场内被无数蓝焰所充斥,空间当中的气温立即了上升了好几大度,就连一向身体素质过硬的兽人们也开始吃不消了。

    “热死老子了,那只猫妖如果继续活跃下去,恐怕咱们都得玩完。”一名长着一条分成三叉尾巴的牛头兽人,挥舞着手中的九环大刀,污渍已经打湿他的鼻尖,滴在地上,形成一个个烟点。

    “就是就是,咱们还是现在上吧!”说话之人手持一根一丈半长的索命金鞭,同样是急不可待道。

    然而,作为总指挥的小德子倒是镇定自若,仿佛眼前一切和他无关一样。只是,在孙长空发动患水三千的时候,他那双深邃的眼神竟出现了一丝涟漪,但随后又被漆烟的眸子所吞噬,令人难以察觉。

    “再等等,看这一击之后那只大猫会有什么反应……”

    说时迟那时快,蓝染猫又速度虽然惊人,但孙长空的患水三千更是像快得超乎想象。如漫天花雨的细小刀气如影随行地跟在对方身后,寸步不离;二者之间的距离在逐渐拉近,刀气愈发凌厉,眼看就要进中猫又鬼一样的魅影。

    一丈,

    九尺,

    七尺,

    四尺,

    一尺!

    就在患水三千的刀刀气即将击中身体的时候,蓝染猫又不甘地仰天长啸一声,随即整个躯壳瞬间膨胀起了数倍,紧接着尻上的两根猫尾出人意料地分离开来,然后是后腿,腹部,胸部,前爪,最后是猫首。而当猫首分裂的同时,蓝染猫又已经完成了分身之术,两只残缺的猫身突然长出各自缺失的一半,变为一双完完全全、体型稍显瘦小的单尾猫又。

    蓝染猫又居然会分身!

    不仅仅是孙长空和现场的斗兽人,也不只是亲眼所见的众多看客,就连斗兽场场主高远山同样面露惊色。而在这么多人中,唯有一人仍然气定神闲,当然就是妖兽的主人高峻山。

    一个身材畸形,内心更为畸形的畸形之人。

    或许他已算不得人,充其量只能算作一个披着兽人皮肤的猛兽。

    一个为达目的将别人性命视作草芥的禽兽。

    到目前为止,他想杀的人还没有一个能够幸免。他想要的东西更是连宗主都能会尽力满足。长期的优越待遇令他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格,他想要区区的一个兽人,当然不在话下。

    然而。孙长空当然并不会束手就擒。他的患水三千也一分为二,成为了两旧货患水一千五,且全都命中猫染猫又。两道一模一样的惨叫同时发出,因此产生的共鸣令得众人耳鸣难抑,头痛欲绝。从那声音当中,孙长空便大概能够知道对方究竟受了何等沉重的打击,他的脸上显出喜悦的表现。

    可蓝染猫又毕竟是妖兽当中的侥侥者,它的速度虽是可怕,但更为令人惊愕的更是他尤如永生的强悍生命力。即便患水三千将之后腿上的血肉毁去了大半,露出其中剔透的蓝色兽骨,但这却阻止不了两只单尾猫又的垂死反扑。一左一右,两只呈犄角之势向孙长空夹攻而来,务必在临死之下将其杀死。而如今的孙长空已是力尽气虚,毫无挣扎还手之力,只得待在那里等死。谁知,就在这时,一只巨大的拳影扑天盖地地轰在较近的一只猫又身上,后者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找得当时停在原地,眼鼻耳口立时淌出七条血泉,周身的蓝光再次大幅衰减。这时,不知从哪个刁钻的角度射出一道炫丽的“烟火”,直接炸在这只可怜的“大猫”身上,蓝色的妖兽立即被清一色的通红火光所笼罩,哀嚎嘶鸣不绝于耳。

    在说另一只“幸运”的猫又,虽未遭受拳影和火器的连击,但一连霹雳电影已然独迎头追上,如同灵蛇捕食一般将猫又的身躯团团箍住,令其直接摔倒在地。而猫又倒地的时候,雷光之刃也已达到,摧枯拉朽地搠入到猫身之中,溅起大片好似浪涛一般的电花。而伴随着每一柄雷刃的降临,“孱弱”的猫又便跟着绚烂的电光剧烈抽搐一阵,直到第五柄雷刃港泄愤之后,大猫混身上下已经烧焦,冒出滚滚烟烟。再看那只被烟花“拥抱”过的单尾猫又,样子也相差不多,只是在个别的位置处出现了几处开放性伤口而已,想必是那火器威力太剧将那强悍的妖兽之躯生生炸裂了。

    高远山笑了。

    高峻山怒了。

    看着那两具烧烟的妖兽,高峻山的脸上猛得闪过一丝狡黠。接下来,他的身体之中跑出一道光,一道泛着淡淡蓝色的光影。光速度之快,已经不能被肉眼捕捉。但高远山仍凭借自己过人的感知能力发现了它。他想出手阻止,然而一切都已太迟。蓝色光影已经跃入场内、、射入到其中一具兽躯之内。下一秒,死去的猫又犹如遭受了梦魇一样猛地惊醒,径直掠向孙长空,发动最后,最致命的一击。

    大地颤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