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勇斗猫又
    ,!

    自以为胜券在握的九刀兽人缓步朝蓝染猫又走去。后者已挣扎了片刻,此时气力消耗大半,正是弱势时期。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放下了戒心,一同围了上去,确认对方是否真的被降服。这个时候,一个长相颇为猥琐的小个兽人敞亮道:

    “要我说这蓝染猫又只不过是长相唬人,被大家夸大其词了而已,实际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可怕。什么死神,什么续尾的传说,我看都是……”

    那人的话突然全都堵在了咽喉之中,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他的双眼向外高高凸起,好像要将眼球伸出来一样。

    “快跑!”

    孙长空猛地惊出一语,众人瞬间四散逃离。暴退的同时,大家发现一条如同毒蛇般的猫尾霹雳乍现,竟那兽人的身体抽成若干碎块,一道淡淡的、具有死者相貌特征的幽光从中跃然而升,直入蓝染猫又的体内。

    “那就是灵魂吗?”

    超出自己的理解范围的事情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发生了,这也是孙长空从生到现在每一回见到灵魂的样子。他没有想到,一个人的灵魂居然可以如此轻飘,不带任何重量,更感应不到丝毫能量。可就是这样诡异的灵体,竟是融入到了蓝染猫又的体内。

    在他的观念之中,灵魂除了能够赋予人们生命与智慧之外,便别无它用了。然而在这里,就在现在,孙长空见识到了关于灵魂的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用途:食物。灵魂居然可以为蓝染猫又提供活动身体的能量!

    也就是在吞噬灵魂的刹那之后,蓝染猫又身上的蓝色火光瞬间增强了不知多少,竟直接将身上的雷光电锁焚烧和干干净净。受此影响,九刀兽人似乎遭到了反噬,紫烟色的唇角淌下一行热血。斗兽者一众又一次沉浸在惶恐的包围之中。

    如果不是刚才孙长空依靠过人的探察力让众人在第一时间闪开身来,恐怕现在的伤亡早已不堪设想。而在这一幕巨大的异弯之后,看台之上的观众终于发生了入场之后的第一次尖呼,好像是为大猫的成功首杀庆祝一般。

    在新鲜灵魂的滋养之下,蓝染猫又非但将身上的伤势全部修复,甚至边自身的实力都有所精进。使其身体产生这种异变的原因,全部都在它的噬魂特性之上。

    猫又以灵魂为食,且愈是邪恶人的灵魂,便愈会引起他的进食兴趣。而吞食了对方的灵魂之后,猫又可以在果腹的同时并且提升自身的“妖力”。而一旦体力不足的时候,这部分增益的力量便会随之消失,直到下一次进食之前。

    先前,高峻山便是将蓝染猫又饿了三天三夜才带到斗兽场的。这便是这位珍兽堂堂主的高明之处了。

    他先让众多斗兽者对蓝染猫又的实力做出错误判断,一旦对方掉以轻心贸然抓捕,便会被其真正的实力所伤,进而灵魂遭到吞噬,蓝染猫又的实力大幅增加,又会产生连锁反应,使得全部斗兽者丧命于此。不得不承认,高峻山的心肠果然歹毒,心计着实深沉,稍不留意便会落入他的圈套之中,死无全尸。

    暴走的蓝染猫又令众人手慌脚乱,疲于应对。才交手数个回合,又有一名壮实兽人惨死猫尾之下,灵魂被吃不说,尸体还被挫骨扬灰。大家看了悲愤交加,只碍于对方实力太过强大,不然就算拼出性命也要与之搏上一搏。

    “怎么样,我们的新秀有没有什么好计策,再这么下去我们这些人都要玩完。”

    孙长空抬眼一瞧,又是那个善使心机的小德子。不过这一回,对方的脸上没了之前那份从容,显然也是意识到了眼下的事态紧急。

    孙长空并不记恨对方在危急关头撇下自己的事情,反倒是一脸和善道:

    “小弟才来不久,对于战斗合作之类的事情也不精通。不知兄弟你有什么高见?”

    听到孙长空如此抬举自己,小德子甚是得意,于是道:

    “高见谈不上,只是根据我多年的经验,这样的形势必须有人勇于做出牺牲,甘愿当诱饵来引诱对方上当,这样其余人手才能有机会集中所有力量,对妖兽发动致命一击。只是……”

    “只是什么?”孙长空已猜到对方的心思,但仍装糊涂道。

    “只是眼下谁能胜任诱饵的职位,这是眼下的当务之急。”

    “你不知道吗?”孙长空故意道。

    “我心中虽有人选,但只怕那人不愿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小德子装痛苦道。

    这时孙长空已在蓝染猫又地连续爪攻之下一连翻了数十个跟头,直到另一个攻击目标进到视线当中的那时候,对方才终于转移攻击对象,并使孙长空得到暂时喘息的机会。

    “眼下形势危急,已不是自私自利的时候,如果真有人能胜任这种任务的话,我想他一定会义不容辞!”

    听完孙长空的这话语,小德子的脸上滑过一丝狡黠,仍然满脸阴沉道:

    “要想胜任诱饵一职,必须要拥有过人的机动性和越凡的身手速度。我们这群人里,恐怕只有你这个唯一长有双翼的人才能做的到吧!”

    语毕,小小德子的脸上竟是出现了以往从未有过的释然,好像是将一生的怨忿分都排解一样。

    孙长空微微一笑,心里想道:狐狸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好!既然有用得到我孙长空的地方,小弟一定尽力而为!”

    对于孙长空爽快回答,小德子有些不敢相信。好歹这也是性命关天的事情,其中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别说性命,就连全尸都留不下。短短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难道对方已经完全信任自己了?那自己岂不可以充分利用这一点让他为自己赴汤蹈火,使之成为垫脚石、替死鬼了?

    小德子高兴极了,他从没有像今日这样顺利地施行计划。既然有了这么忠心的拥护者,自己何不大显身手一番?

    “好,既然你有这样的觉悟,我也不再耽误下去。一会看我信号,只要我一跺脚,你就马上去上前抢攻他的双眼。眼睛乃大多妖兽的弱点,破了双目就算不死,实力也要锐减。所以为了免受重创,蓝染猫又一定会全力反击。这个时候,你就尽量拖延纠缠的过程,时间越长越好。这样我们其他人就有足够时机去合力一击。我的意思你都听懂了吗?”

    孙长空听罢装模作样地使劲点点头,转身看向蓝染猫又的方向:

    “如果有人敢害我,我定让他死不瞑目。”

    想到这,孙长空又一次加入众人的联合牵制之中,只等小德子发放信号。

    然而,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是难挨的。短短一柱香的时间,先后又有三名同僚不幸牺牲,好不容易才消耗的体力又让蓝染猫又生生补了回来。如此下去,此消彼长,斗兽者一方必败无疑。

    小德子似乎看出了孙长空等不及的心思,于是右脚用力跺了三跺。

    孙长空时机已到,于是挺身而上,两手刀光杀气四射,威风凛凛。身后双翅奋力一振,身形立即飞入到半空之中,直取对方眼瞳。趁着这个机会,小德子将众人叫到跟前,小声商量着什么事情,却偏偏不给孙长空听见。

    如果说这件事与自己无关,那听不见也无妨。可现在的孙长空明明就是当事人,而且还是唯诱饵。对于什么时候发动合攻,如何发动合攻。总攻发起之后自己该如何脱身等等一系列相关的问题他都一无所知,这不是**裸地出卖是什么。

    只可惜现在的孙长空被蓝染猫又行云流水的攻击完全绊住,根本就没有脱身的机会。小德子等人一刻不发动总攻,他便一刻命悬高崖。想来想去,他还是中了对方的阴谋诡计。

    “好家伙,这帮人是吃定我了。这么长时间也不见动静,分明就是想通过我来消耗妖兽的体力,然后在对方气势最弱的时候发起进攻,打他个措手不及。这个小德子,简直就是畜生败类。”

    孙长空昂首起身,双掌交于一处,情急之下,竟使出了断浪刀法之中的飞浪,破风追矢般地搠向蓝染猫又的面门。

    谁知,那只大猫反应着迅速,孙长空的双手刀刚到跟前,便被其重如高山的兽爪拍飞出去。刹那间,孙长空只觉得两条刀臂好似遭了石滚碾压,骨头连同外侧的血脉被悉数震碎。碎骨从中飙飞而出,血溅当场。但猫又也不好过,那飞浪一式乃是断浪之中唯一只靠刀气伤人的招式。如此一来,即便刀锋不能与目标直接接触,也能通过刀气伤敌于数丈之外。随着一声裂帛疾鸣,蓝染猫又的脸顿时多了一道一尺来长的伤口。至于伤口多深,听那怒吼的长短就能大概猜得到了。

    然而,就算孙长空受了如此重伤,小德子等人仍然无动于衷,木疙瘩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就在刚刚,小德子的提议也是,先让孙将自身的力气消耗干净之后,再到猫又准备进食之际发动奇袭,攻其不备。

    这样的方案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稍一想想就知道,出谋划策的人一定与那充当诱饵之人有着杀身之仇。不然,对方绝不会想出这等损人利己的馊主意。更令他们不解的是,为何孙长空会主动答应呢?

    看着地上分不清是血、是肉、还是骨头的碎屑,孙长空惨然一笑,似是看破红尘一般,显出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态。

    “事已至此,我已无法回头。这么久了,断浪的最后一式我没有练成。不知,今天这个契机,可否令我修为再上新高呢?来吧,患水三千。”

    孙长空周围的血渍如同羽毛一样,全都浮入空中,徘徊在他身边,伴其左右,誓要与之共存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