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计划
    ,!

    不一会儿,场上的开赛信号升入空中,包括孙长空在内的五名斗兽者一同拥上。

    不看不知道,原本此次参赛的斗兽者不止孙长空等人,其余五个后台休息室中同样有人出现,而且看架势丝毫不弱于他们。原来,这是一场以多打少的较量啊!有了这么多经验丰富的前辈作为靠山,他那颗不安的心终于恢复平静。

    “实在不行我躲在后面先瞧瞧,等摸清了那妖兽的套路再打它个措手不及!”

    就在孙长空心中的如意算盘打得叮当乱响的时候,众人脚下所站场地之中传来一阵巨大的齿轮转动声,圆形地面中心立即向下沉降,露出一个直径约莫十丈的漆烟深坑。坑中不时传来阵阵呼吸声,震人心脾,令包括孙长空在内的众人不寒而怵。

    “来了!”

    在小德子惊呼之中,一道蓝光破土而出,跃入半空当中。同一时间,看台周围升成数堵围栏,将斗兽场隔成内外两个区域。外区是看客所在的位置,而孙长空等人便在内区。

    斗兽场原本是开放式结构。但在围栏出现之时,场地顶端豁然出现一张灵气组成的无形屏障,刚好将那道蓝影挡在场内。伴随着一声凄惨的嘶鸣,妖兽巨大的身躯骤然降临。

    “这是……猫又!”

    孙长空不经意说出的名称,令在场众人着实一惊。尤其是小德子脸上的表情,最为强烈。

    “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也没见过,只是听说那猫又状如猫,却生有双尾。耳朵大而尖,是猫妖的一只。不过……”孙长空沉吟道。

    “不过什么?”

    “不过书中并未提过猫又的毛色,也没说它的体型有多么大。估计,这是猫又的变种吧?”孙长空的脸色稍稍严肃,只见这时候从众人之中猛地走出一道身影,身材羸弱,但却背负着九柄短刀的中年兽人。他的脸如同花一样,绽出灿烂的笑容,并且自信道:

    “这是一只出产于滨海森林当中的蓝染猫又,是猫又之中的王者,实力之强,世间罕见。”

    显然,此人对于妖兽的研究要远远强于孙长空,而且出口便能道出蓝染猫又的出生地,就算是熟背典籍的文人骚客也要自叹不如。

    听到蓝染猫又的名号,斗兽者一众喜忧参办。他们只是没见过它,并不是没听说过对方的大名。别看这家伙体型巨大,但身手敏捷,与一般猫妖无异。而在兼顾速度的同时,蓝染猫又的力量又着实可怕,挥手之间便能摧毁一座小型的山丘。

    然而,这些并不是他们忌惮的重点,主要的威胁都在那丙条细长如鞭的猫尾之上。

    传说,猫又乃死神的宠物。因为其贪玩的性格,以免自己的爱宠走丢,死神便用自己的神力为其续上一尾,使之区别于一般猫妖。

    所以,这条后天再造的猫尾便带上了死神邪力。据说,只有被那条猫尾抽中身体,那么中招者的灵魂便会被猫又完全吞噬。而像蓝染猫又这种变异形态,对于速度和攻击的掌控都要强于一般猫又。如果真的与之较量起来,斗兽者将会陷入绝境沼上。

    就在看台的一角,一道短小的身影,看台的角落处,津津有味地欣赏着场上的比赛。而也就是这个时候,另一个声音突然出现了:

    “你还真舍得下血本,居然连多年珍藏的蓝染猫又都搬出来了。你是死了心要抹杀一部分装斗兽者了。”

    说话人是斗兽场场主高远山,背负双手岿然不动的则是他的弟弟高峻山。此刻他的面孔正浸淫在一副诡笑之中,臃肿的脸蛋几乎要挤到一块。

    “这些年斗兽场的综合实力有所下降,我只不过是来清理下杂鱼而已,你不用心痛。”高峻山煞有介事道。

    “哦?照你这么说场上的人都是废物了?可我并没有让那小子来吧!”

    高远山将视线集中在场中孙长空身上,面色沉重道。

    “你说他呀,哈哈,既然是你得意的门人,又怎会惧怕一只小小的猫妖呢!大哥,你就放心吧!上天有好生之德,他会没事的。哈哈!”

    高峻山的笑声愈发刺耳,这令高峻山这个当哥哥的着实看不清眼前这个生死共济的亲生胞弟。自己曾经那个善良仁爱的弟弟究竟去了哪里,难道单单一门邪术妖法就能让一个人改肠换面、性格大变了吗?

    “弟弟啊,快点醒醒吧!这些年来为了走出这方天地,你已经走火入魔了啊!”高远山虽没说话,但心中却是万般挣扎。

    若干年前,他也曾像高峻山一样四处寻求出界之法,甚至不惜牺牲别人的性命来测试方法,可结果全都是徒劳。最近这段时间,他已渐渐想开,人在哪里不是活呢?更何况,在这封闭的空间之中,可以防止绝强之人入界侵略,在这里做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一脉之主不也挺好的吗?

    这可能就是人年纪大了的表现吧!

    显然,高峻山并没到这个份儿上。

    被灵气屏障伤到皮毛的蓝染猫变得异常暴躁,一身蓝光闪得若是耀眼,抬头望去就好像一团熊熊燃烧的蓝色火焰一样,极其嚣张。

    面对这般情景,在场的众位斗兽者无一不是摩拳擦掌,磨刀霍霍,唯一例外的是孙长空。

    他不是不清楚对付这种级别的妖兽,别说是拳脚,就算是一般兵刃都伤不到它,非是神兵利器才能奏效。然而,他的琳琅宝刀早已遗落在群落山上,而冰魄寒刃又被高峻山缴了去。眼下已到战场,让他去哪再把趁手的家伙辅助自己?

    如此想来,孙长空只得按照先前的计划撤到众人之后,等有了出击的机会再动手也不迟。

    可那蓝染猫又存活了不知多少年岁,神智之高已无限接近于人类,因此狡猾异常。要不是这样,当初高峻山也不会损失两名大将才将之生擒回珍兽堂。

    只大略地瞧了一眼,这只巨大的猫妖便已看出斗兽者们的大概实力,且一上来便将攻击的目标锁定在了孙的身上。

    呼吸之间,只见那高达数丈的猫又身躯一跃而上,厚重的锋利猫爪直击孙长空的方向。众人一看这等架势,纷纷四散开来,只见孙一人留在原地。

    “妈的,团队合作之中一点团结的意识都没有!”

    见到众斗兽者如此无情,孙长空不禁轻责一声,顺势向后连跳数步。谁知,那蓝染猫又相当执着,一击落空之后,竟飞身再扑。这回,孙长空方圆三丈之内已被对方庞大的身躯所占据。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想逃出升天,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然而就在这个危急时刻,终于有人动了。

    动手的是那个身带九把短刀的青面兽人。

    孙长空本以为那个自称小德子的人会率先出手。然而他错了,刚才还与他勾肩搭背、谈笑风生的人,此刻竟站得老远,面带笑容地看着自己身陷绝境。什么时候世道变得这般冷漠无情了?说好的兄弟情谊,说好的生死与共呢?

    不等孙的思绪停下,九刀兽人已拉掷出一刀,不偏不倚刚好刺入蓝染猫又的后背。然而,那身长不过一尺斗的短刀,插在对方的身上,居然就像人的手指扎了一根刺一样,稍稍摇摆了下身体,便已挺过刺痛的劲头,又一次恢复到生龙活虎的状态。

    眼见这等场面,那个兽人并未显露惊色,反而是摆出一副泰然处之的样子,从容不迫地从背后拿下第二柄刀刃。

    这一次的武器比之击中蓝染猫又的那一柄要稍长一些,但对那家伙来讲仍是毫无威胁。可那兽人似乎偏不信邪,仍旧“倔强”地将刀刃发向猫又的位置。

    吃过一回亏的蓝染猫又这次变得格外机警,未等刀刃达到便已轻跃起,离开场中。而刀刃则在地上,插在其中的一场石板之中。就在孙长空以为此次攻势失败的时候,九刀兽人口中突然叫声“天雷召来”。瞬间,万里无云的夜空之中猛然降下一道霹雳,径直没入蓝染猫又的躯干之内。一时间,猫又身上的光芒强盛了数倍,由蓝变烟,更是散发出一股烧焦的气味。刚刚还摇头晃脑的大猫立即消了气焰。

    “嚎!”

    蓝染猫又的惨叫未停,九刀兽人已抢先丢出第三柄刀。

    此刀不同于前两者,刀身形如闪电,如果波浪,模样着实奇怪。但在刀尖之处,却是聚着一莫名非常的电光。电光的形态极不稳定,好像稍有动静便会释放一样。蓝染猫又虽是身中雷亟,但体力仍然十足,纵身一跳已轻松掠到赛场的另一侧,进而躲避可能会出现的天雷攻击。但再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怪刀又一次发威了。

    就在闪电刀刃落在场地当中的时候,数道凶悍如猛兽的可怕雷光拔地而起,直袭场地另一端的蓝染猫又。没等后者反应,过来,那几道人腰粗细的雷光已将其牵牵锁住,任其如何挣扎都于事无补。硕大的猫身便被生生捆在了赛场之上。

    “这也太厉害了些吧!我们都不没来得及动手,居然紧凭他一人之手,便探囊取物似的收了这妖兽。看来我还是太年轻啊!”

    就在孙长空大声感叹之际,看台角落处的高峻山却是一脸奸笑,好似是在预谋着一场巨大的计划一般。而一旁的斗兽场主场主却是一脸的担忧之色,竟是在为场中的斗兽者一众的安危发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