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第三个提示
    ,!

    令孙长空大为震惊的是,年纪轻轻长像稚嫩的志儿,体内竟隐藏着如此磅礴的可怕煞气,而且无论数量还是浓度都要远远超过他的认知。一时间,孙长空不禁犯起嘀咕,难道这个孩子就是高远山口中提到的那个唯一出界人?

    似乎是意识到了自身异变,志儿赶紧收敛气势,这才令自己竖起的如针发丝恢复原状,只是眼中的腥红仍未消退,其间的血色娇艳欲滴,看起来极其吓人。

    “你……你怎么这么大反应!”孙长空惊讶道。

    “我……我也不知道。”

    志儿小心地将指尖上伸出的利爪收回体内,这才稍稍平复下来。

    孙长空十分清楚,志儿身上的秘密绝不能让别人知道,最起码是珍兽堂一众。尤其是高峻山,听斗兽场场主的意思,这个家伙因为寻找出界之人已经到了癫狂痴醉的地步,如果令他寻得志儿,还不知对方将会对他采取怎样的残酷措施。不过话又说回来,不管怎么看,志儿也不像是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或许一切只是自己多虑而已。

    但高峻山不一定会这么样,像他那么极端的人,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思前想后,孙长空决定让志儿先返回家中。

    “啊?让我回去,好不容易出去一趟,我想多在外面玩玩!”志儿看着窗外喧闹的集市,留恋地说道。

    “你出来也有几天了,再不回去你娘亲该担心你了。给~”

    说着,孙长空从包里淘出两块足有十来斤的金砖,交到志儿的手上说道:

    “这些钱你拿着,就算我对你的补偿了。放心,事情一办完,我立刻就去找你。这里实在太危险了,跟着我,你要吃亏的。”

    “可是……”志儿委屈道。

    “可是什么,是命重要还是玩重要!留着命,以后哪里不能去,没了命,你就只能长埋于地下了!”

    在孙长空软硬兼施的劝说之下,志儿终于接下两块黄金,眼中却已湿润。

    这些天来,志儿已经对孙长空产生了依赖感,也许是因为没有玩伴、情绪压抑多年的缘故,此时的他对孙长空格外不舍。他怕,这一别就成了永远。

    “说可答应我,一办完事情就回来找我。我给你杀只猪牛,好好招待一下你。”

    于是,在孙长空护送之下,志儿出了百兽城,最终消失在黄沙漫天的戈壁之中。

    看着眼前满目疮痍的景象,孙长空不禁怀念自己在人界的时光了。

    “好,解除封印,拿了天魔兽甲我就立即返回仙苑之中。不知他们都怎么样了?”

    就在三胖、方柔、王道人的面容回荡于脑海之中的时候,一个另他感到陌生却又熟悉的身影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柳如音~”

    缘分妙不可言,有心栽花花不开,这是有缘无分;无心插柳柳成阴,这是无缘有分。

    孙与柳二人相见本是缘起,但相处短短几日这内暗生情义这便成了有缘有分。然而孙长空不相信什么上天注定,他只知道,随心所欲,当爱就爱,该恨即恨的道理。

    “你们等着瞧吧,待我们重逢之际,我一定要让你们见到一个脱胎换骨的孙长空。”

    孙长空将手掏出纳百川的丝巾,寻找接下来的事情。

    之前两条信息孙长空已经读过,而最长的第三条,则记录着他这次进入无妄道的主要任务。不过,当孙长空看到封印所在地方的时候,他的心情几乎沉到了冰冷的池底之中。

    “无间道!封印居然在宗主所在无间道内!”

    一个高峻山已经令孙长空头疼不已了,现在又要让他去挑战这里实力最强的宗主,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孙长空后悔,他早就应该想到纳百川给自己的任务没有那么容易。不然,怎么会难住他呢?

    即便这样,丝巾之中仍将封印的确切位置标注了出来。

    无间道位于通天山上,是一座群塔式的古老城堡。城堡中心有一条蜿蜒盘旋、直入地下的超长楼梯,封印便在楼梯尽头的地面上。

    任务描绘得着实轻松,但在孙长空看来却是难于上青天。

    先别说这通天山究竟在哪,就算到了那里堂堂一界主宰,会让自己这么轻易进入吗?即便侥幸下偷入无间道,这么多年来封印一直完好无损,自己的这点实力能抵得过守卫者吗?

    好不容易振作起来的孙长空又一次被残酷的现实打得体无完肤,这极品宝贝可真不是那么容易拿的啊!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现在的孙长空与斗兽场场主相识,而且自己给对方的印象还不错,甚至还记得了人家的常识。如果好好利用这一点优势的话,说不定有天他真能与宗主见面。

    “现在想什么都是多余的,既来之,则安之。纳百川相中我,就说明我有完成这个事情的能力。哎,只是我这副模样在出去的时候还能不能变回去啊!方柔和柳如音如果因为这个不理我了那该怎么办?”

    孙长空瞅了瞅自己的身体,不得不为自己这副兽人模样而汗颜。

    天烟之后,孙长空接到了斗兽场的通知,今晚将会有别开生面的比赛让自己前往参加。孙长空借着灯光看着那张烫金的请柬,不禁对那“别开生面”产生了兴趣。

    “这么说,今天的比赛将会与平常时候的有所不同。哎~算了,闲着也是闲着,干脆上那瞧瞧。”

    说走就走,孙长空稍做准备,还特意将头上的那只犄角擦得发亮,也好给别人个朝气蓬勃的好印象。

    刚来到斗兽场中,孙长空便发现这里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而且还时不时地窃窃私语,好像有什么天大的秘密藏在心中不说一样。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得的东西,便对它越有**。孙长空恨不得现在就捉一个出来,好好问上一问。可工作人员已经迎面赶来,示意他去后台休整准备。

    “悄悄话说多了,小心烂耳朵!”看着那群人可憎的嘴脸,孙长空忿忿地离开了。

    刚来到后台之内,孙长空便被眼前的气氛给完全惊呆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小小的房间之中,竟有三四名斗兽者在备战休息。有一个甚至还带了随从为自己服侍拆迁。还有一个单枪匹马来的,紧闭双眼,好像是在做恶梦似的,脸上显出少许痛苦之色。不过他身边的武器很是惊艳,乃是一尊足有一人来长的重型火炮。这种东西别说在无妄修罗道,就算是在地大物博、文明高度发达的人间也鲜有耳闻。毕竟,火炮的威力大半要靠其中的火药来维持。而作为消耗品,火药的生产与携带都是问题,更不能持久作战。一旦遇到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包括火炮在内的火器劣势便显露出来了。

    不过,火器也不是一无是处,同等修为之下,持有火器一方所能产生的破坏力要比未持有火器的要强上几倍,即便有神兵利器相助也无法与之相比。所以想体会一击毙命快感的,会对有着这样那样问题的火器情有独钟。

    没等孙长空过去打招呼,一道身影突然赶上前来,欣然道:

    “你就是上次那个和无欲无求一同击败混沌三怪的斗兽者吧!你好,小弟名叫王有德,你叫我小德子就行。”

    受宠若惊的孙长空连忙笑脸相迎回道:

    “我叫孙长空,上次混战全靠无欲无求两前辈帮忙才能侥幸胜出,我只是个新人而已,惭愧惭愧。”

    小德子不以为然,仍然坚持道:

    “哎,两位大哥能够主动放弃比赛让你拿下魁首说明你的身上必有过人之处,你就别谦虚了。”

    两个简单聊了几句之后,孙长空突然想到今天的主题,于是询问道:

    “我看请柬上说今天将会有别开生面的比赛。你来这的时间肯定比我长,不知你可清楚其中的门道?”

    “斗兽场虽然人气颇高,但花样也就那几项。你参加的六人混战算一个,****大战也算一个?”

    “什么?****大战?”孙长空惊然道。

    “对啊!你应该知道斗兽场场主和珍兽堂堂主的关系吧?找来只妖兽不过是说句话的事情而已。”

    “可我听说高堂主爱兽如命,万一让妖兽伤在场上,这可怎么收拾?”孙长空疑惑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能来这的妖兽无不是嗜血成性、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哪里会有那么容易受伤。再说,这咱妖兽活着也危害大众,万一杀了还能造福人间,两位主子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听你的意思,斗兽者和妖兽,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喽?”孙长空的喉咙有些发干,所以声音略微沙哑。

    “那当然!你以为大家是来看杀妖兽的吗?哈哈,这群冷血动物是为了看妖兽来杀咱们的!”

    听罢小德子的一番话,孙长空的脑袋如被马蹄狠狠踢了一脚似的,差点栽倒在地。

    “这群人也未免太过无情了些吧!”

    孙长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敬仰的斗兽者,在外人看来不过是斗鸡斗狗之类的牲畜一样,生命安危不受任何重视。什么时候人命便宜到一张门票的价值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