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一高两主
    ,!

    孙长空的心里在打鼓。在他的想象中,对方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动手了,可看这架势一时半会还打不起来。

    “怎么,你们的嗅觉这么灵敏,一路还能找到这?佩服,佩服!”孙长空抱拳道。

    包括高峻山在内的珍兽堂一众并为而动怒,只有距离孙长空最近的银雪狼轻拍了下他的

    肩膀,进而嗤笑道:

    “你最好看清眼下的局势,老实一点。我们堂主看上了你,可不代表你能为所欲为。”

    “什么?看上我?堂主!”

    孙长空难以置信自己听到的话说。他不禁再次看向那位身长不过五尺的侏儒,眼睛瞪得将要探出眼眶。

    对方的面色的确缓和了许多,臃肿的脸上竟露出一丝勉强的笑意。在一番酝酿之后他才终于开口说道:

    “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离开珍兽堂的。不过,看了刚才的比赛,我对你的实力相当满意。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珍兽堂,刚好我手下的十八烟煞令空缺一位,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你进入其中。”

    说到这,高峻山伸开双臂,示意后方的数名烟衣人,破为得意道:“他们的实力你都见识到了,能够加入十八烟煞令,那是你的福气。”

    “哦?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孙长空表面上相当欢喜,但实际内心却是另一番景象。先不说对方是如果找到这里的,为何对待自己的态度前后会有如此之大的变化,对方又为何只凭一场小小的比赛来断言自己的实力。这样的唐突做法令孙长空着实不解。

    就在这时,银雪狼开口了:

    “不用再想了,加入我们吧!这样以后你在无妄修罗道中也算有了靠山,总比你自己单枪匹马来得强吧!再说,加入到我们十八烟煞令后,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呼风唤雨举手之劳而已。”

    银寻狼的眸子很是神奇,好似有一团星云置于其中,旋转速度由心意而定。心情平静的时候,星云的运转就要缓慢一些;而在心绪波动较大的情况之下,那团星云就好像一只被疯狂抽击的陀螺一样,不仅仅剧烈自转,甚至还会散发出异样的光芒。

    现在的银雪狼便处在后一种状态之中。显然,这个家伙绝不是一个易与之人。如果不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不排除对方立刻动手的可能。

    孙长空看到这一幕,强颜欢笑道:

    “承蒙堂主错爱,我孙长空倍感荣幸。只是我已加入斗兽场,成为了斗兽者。如果要再与其它势力有所瓜葛的话,恐怕不太稳妥吧!不然,您自己去和场主他老人家说说。”

    孙长空本以为自己把斗兽场场主搬出来就可以震住对方了。谁知,非但那高峻山面露喜色,就连其余的烟煞令也开始大笑起来。

    “原本你不知道啊!”银雪狼高叫道。

    “知道什么?”孙长空反问道。

    “斗兽场的场主与我义父是一奶同胞的兄弟!一个小小的斗兽者,张口就能摆平的事儿而已!”

    原本,斗兽场场主名叫高远山,与高峻山都是当地名门旺族高家的血脉,是同父同母的亲生兄弟。高远山作为哥哥,对高峻山这个弟弟一直都是宠爱有加,要星星不给月亮。多年来,珍兽堂的许多妖兽都是高远山生擒而来;作为回报,每逢斗兽场有****大战、需要妖兽来造势的时候,珍兽堂便会将自己的珍藏无私奉献出来,结果无论生死,都将不再追究。这对于一个将妖兽看得比人命都要重要的组织来讲,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不过,高峻山确实这么做了。而且一做就是数以百年。

    听到这个震惊的内情之后,孙长空不禁轻呼一声,原本焦黄的面色立即变得铁青,手上的筋脉也因为用力过度而高高隆起。他不甘心,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难道,这就叫天意难为、命该如此吗?

    “好!那我……”

    就在孙长空即将表态加入珍兽堂的刹那,一道巨大的身影掠过看台,豁然降临,不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机会。此人甫一入场,便引得在场工作人员纷纷下跪膜拜,样子十分敬畏。

    “场主!”

    “场主~”

    “场主好!”

    “呦,场主来了!”

    不同的语气,不同的措词,但他们口中所说,无一例外全部都道出了来者的身份。场主,斗兽场的场主高远山。

    在场作为唯一一个可以与之平起平坐的人物,高峻山的神态同样很是恭敬,于是道:

    “大哥今天好雅兴,怎么会亲临斗兽场呢?”

    直到现在,孙长空才算能够好好看上一眼来者。

    全然不同于高峻山短小的身材,高远山身形魁梧,虎背熊腰,皮肤之上血脉分明,就好像长在外面一样。额头上端长着三枚细小的尖角,虽没有银雪狼的独角看得那般英明神武,但却是不怒自威,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就在观察对方相貌之时,孙长空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高远山的背上居然也生着一双肉翼。而且从构造形态上看,与此时孙背负的肉翼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只是一大一小而已。

    来到无妄修罗道也有几日了,可除了自己与高远山之外,他还没见过哪个兽人拥有具备飞行能力的羽翼。莫非这里面还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就在孙长空思量之际,高远山看了一眼他,缓缓道:

    “峻弟,来这有什么事吗?”

    高远山底气十足,内劲浑厚,单是一句简单的问候,听在凡人的耳中都如同遭遇雷击一般,心神难宁。孙长空也是停顿了口气,这才调整好内息。

    “哦,没事,来这抓个人而已。”高峻山轻松说道。

    “是他?”

    高远山伸手一指不远处的孙长空,后者立觉有无数明枪暗箭锁定自己,稍有行动便有万兵穿心的可怕后果。这倒不是说现场真有人在狙击孙,只是因为场主气势委实太过强大,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已掌握全场局势,任谁也无法逃脱他的操控。他要你死你便要死,他要你活,哼哼,就算阎王老子来了也要度量度量。

    “正是他!”

    “那人就交给我处置吧!”高远山淡然道。

    “不劳大哥费心,小弟自己能摆平得了。”此时,高峻山虽已不再弯着身子,但语气仍旧十分缓和,听不出有什么感**彩。不过在孙长空看来,这两个兄弟好像要因为自己争起来啊!

    “打打,快打起来!你们全部打死才都好!这样老子我才有逃走的机会……”孙长空心声道。

    看自己的弟弟没有任何退让的意思,高远山长叹一口气道:

    “可他毕竟是我斗兽场的人……要杀要剐,也应该由我这个场主来定夺。”

    这一回高远山的话语之中已没了之前的那份慈爱,略显沙哑的嗓音当中竟是夹杂了一丝微弱的嗔怪。明了对方的心意,高峻山所幸也不再保有敬意,干脆道:

    “大哥,这人我要定了!”

    “难道只凭他身后的肉翼?”高远山反问道。

    “你唬不住我,那不是一双普通的物件。就在刚刚,他才在战斗之中生成的这双翅膀。兴许,他真的是除你之外的那个人。说实话,我很羡慕!”

    “所以你就要捉他回去,将肉翼取下安放在自己的身上?”说到这里,高远山已经向前走了三步,将高峻山以及烟煞令与孙长空阻隔开来。而银雪狼虽在侧面,却已被高远山的一双虎目死死盯住,任他有再大能耐也绝不敢贸然前进半分。

    高远山怪异地笑笑,昂首道:

    “你这是要阻止我?”

    “当然,毕竟这些来年因为这事,你残害了太多的人。今天,我务必要将这个诅咒打破,不管你是谁。”高远山坚定道。

    “好,好一个不管是谁,咱们走!”

    在众随从的拥护之下,高峻山转身离开。孙长空看向那群人,借着火把上的光亮他依稀辨别出其中竟有一道硕大的烟影。可是抬头望去,这些人中竟没有一个与之相符的体型。莫非,是自己看走了眼不成?

    不等孙长空出口道谢,谁知那高远山猛然抓住他的手腕,眼中立即爆射出一束绚烂的光芒。

    “是你吗?”

    “是谁?”孙长空不禁问道。

    “你是那个从界外来此拯救我们的预言之人吗?”

    “这……说你说的什么意思?”

    “废话不多说,我试便知!”

    孙长空还没来得及问要如何试探,便被其一把丢入到百丈高空之中。情急之下,背后双翼豁然腾起,坚固的翼骨,加入强有力的肌肉,在坚韧的翼膜之下,瞬间便已稳住身形。谁知就在这时,之前的凶煞高远山竟已迎头赶上。从余光之中得见,对方手中分明闪烁着恐怕的光团。

    那简直就是追魂令,判官笔,一经使用,立刻便会让自己命丧当场。

    好不容易才将自己从珍兽堂手中解救出来,怎么转眼就与自己兵刃相向了呢?

    孙长空搞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天要亡我,我就偏不认命,管你是什么场主,堂主,想要我命,凭实力来拿!

    电光火石之间,孙长空手中已升起凌厉刀气,一记断浪劈涛直落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