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首胜
    ,!

    巨牛者与巨毋霸二人相继倒下之后,由三位兽人组成的联盟军团彻底瓦解。无欲更是凭借其无与伦比强大实力,艳惊全场,使得观众之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然而仅存的持锤兽人并未丧失斗志,面对如此悬殊的双方实力,他竟仍然执着顽抗,继先前的两位弟兄之后,第三个摆脱了无求的时间束缚。手中的镔铁巨锤直奔无欲的后脑砸去,他的眼睛已经因为盛怒而充满血色,发丝随风飘动,凌乱无章。

    因为接连使出两记杀招,无欲的体力大幅衰减,原本灵动的身体此时竟又变得迟缓,难逃重锤一击。无求赶紧飞身上前,但只怪他行动太晚,仍无力阻挡下这一要命的杀招。可就在这时,另一道身影赶超到了他的前面。

    孙长空。

    一个看似瘦弱的坚韧兽人,竟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手钳住那人的手臂,双腿扎入地下,硬生生地接下那只镔铁锤以及持锤兽人。这一刻,孙长空感到自己的混身的筋骨都好似压弯了两三寸,各大关节处接连传来清脆的脱臼声音。

    “该死的家伙!”

    眼见自己的胞弟险些死在持锤兽人手中,无求奋起直逼,手中拿着之前被他拦前的另一只镔铁锤,纵身跃入半空之中,顺势向下砸去。

    要说那持锤兽人委实顽强,即使明知自己大势已去的情况之下,仍能全力应战。孙长空虽成功拦下了他的致命一击,却不想自己的身体竟被自己一只手臂带到空中,被他限制的镔铁锤豁然举起,要与那无求的锤轰来一次正面的较量。

    如此一来,便成了孙长空伏在持锤兽人的锤头之上,迎着无求的镔铁锤倒飞出去。如果真要同时挨下两只锤轰,别说是孙长空,就算是十个孙长空也不够死的。于是在这个关键时候,他选择了松手。

    孙长空一松手,整个身体便已向下栽去。他本想借此暂逃双锤袭身的劫难。可谁成想,那持锤兽人反应相当敏锐,抬腿一招踢在孙的胸膛之上,又将他送到无求的面前,更在镔铁锤的面前。

    这等架势,别说是兽甲充灵,就算是蚀腐不死身仍在情况之下,也要死路一条。孙长空心中大骇,以为自己大限将至,头上不禁升起大片汗珠。

    身在半空之中,无处借力躲避。眼见两锤即到,孙长空的面容显出一副狰狞的模样。危难之际,他的身体之中忽而生成一股莫名的清凉,直入后背的脊椎之上,一双肉翼当即破体而出。

    几乎使出了全身的所有力气,孙长空猛然抖动双翼,一股强大到无可比拟的巨风气流将其身体立时推出数丈开外,刚好在又锤相撞之间的万分之一秒前躲过了杀身大劫。

    “砰!”

    倚仗着自己的身材特点以及地形优势,持锤兽人成功将无求连同自己的另一枚镔铁锤击飞出去。在他在看来,受了自己如此结实的一击,别说是别人,就算是自己也要重伤不治。身材单薄的无求真的能够幸免?

    他本不愿意相信,但见到对方安然自若落地的架势以及所在位置处迸发开来的镭射纹,持锤兽人终于傻眼了。

    无求竟然可以将两锤产生的强横力道暂存体内,待自己着地之后再将其中的余力卸于大地之中。这等高深的功夫,简直超出了常人的认知。

    怪不得他可以一手接下撒手险。如果真有这等无解的神通,还有没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呢?

    就在持锤兽人发呆的同时,无欲再次恢复行动,又是按照之前的套路,伸手抓出一把不知明的粉末,涂抹在对方粗壮的手臂之上。然而这一次,持锤兽人的反应要比之前的巨牛者以及巨毋霸快上许多。不等对方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他已经丢下开裂的镔铁锤,一把捏住无欲的脖颈,要以自己无坚不摧的恐怖握力将对方的脑袋生生钳下来。

    烟色烟花尚未发动,无欲的小命却已掌握在持锤兽人的手中,而且随时都能令其身首异处,头颅搬家。这时,无欲的眼神之中竟是闪出一丝癫狂之色,好像接下来等待他的是一件极其美妙的好事一样。但就在这个时候,搅局的孙长空,带着他的手刀再次闪身飞来,摧枯拉朽地将那只钳住无欲脖子的手臂整条斫下。

    紫红色的鲜血肆意飙散,正如另一只手臂之上不断开起的烟色烟花一样。两边一紫一烟,遥相呼应,场面着实惨烈。

    持锤兽人两眼瞪得几乎要窜出眼眶,直到生命的最后,他仍不甘地看着孙长空。要不是这个小子从中作梗,那无欲的项上人头已经是自己的了吧?

    然而生命没有如果,老天更不会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就算有,自己真的能够称心如意吗?

    看着地上左一个右一个的尸体,孙长空心生寒意。如果没有那多的如果,现在是不是也躺在这里了呢?

    眼下只剩无欲无求与孙长空存于场中,那接下来就该是他们三人之间的较量了。可无欲无求二人并不动手,只是死死盯着孙长空,过了好久无欲才说道:

    “你刚才救了我?”

    孙长空双手一摊,淡然道:

    “就像之前你们救我一样,举手之劳而已。”话虽如此,可直到现在孙长空的双掌还是酥麻的。他只是不想让对方以为自己只是单纯地为报救命之恩才那么做的。

    “那你是如何挣脱开时间束缚的?”这回,换无求说话了。

    “是你弟弟无欲教给我的。”

    “什么?怎么我不知道!”无求惊讶地看了看无欲,只要对方只是简单地怂了下肩,同样表示不知所言。

    “我看他在行动之前都需要摒住一口气,再联想到刚才你撒的那把透明粉末,于是我推断出是那粉末被吸入到体内之后,进而引起的神经幻觉。这并不是什么通天的神技,只不过是一囊幻术罢了。所以,我也学着憋了口气,阻止自己继续吸入粉末颗粒。果然,我的身体就能动了。”

    看着孙长空轻而易举地道清自己秘术的玄机,无求不禁攥起拳头,杀意随之大盛。再看另一边的无欲倒要轻松许多,好像并不因此而感到嗔怒。

    “还有无欲的手法,我大概也看清楚了。他的手上也没奇怪的粉末,而且是种一接触到皮肤之上便会立即引爆的微型炸弹。”

    无欲同样凛然。

    孙长空不知死活地将二者的秘密一并道出,这是逼着他们杀他灭口,以防自己走露风声。但奇怪的是,无欲无求并未行动,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竟是同时出现一样的苦笑。

    “哎,算了算了,秘密早晚都有见光的一天。你救了我,今天就先饶个你吧!”

    说着,无欲背负双手,朝自己入场时的通道悠然走去。

    “哥,走吧!”无欲强调道。

    无欲看看自己的弟弟,又瞅瞅对面的孙长空,一只手指缓缓指向他道:

    “下次,不会这么好运了。”

    孙长空看着二人消失的背影,终于大舒口气,就在这时,志儿从后台之上奔到场上,抱着对方的腰际欢喜道:

    “赢了,赢了,咱们赢了!”

    “六人混战,一九九零零九二八号获胜!”

    直到现在,孙长空这才明了,敢情这六人混战可以像无欲无求那样自动弃权啊!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今天二人会大发慈悲放自己一条生路呢?难道,里面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等孙长空回过神来,主持者已经将一大袋少说得有两三万的黄金递到他的手中。因为连续消耗,所以现在的孙长空着实虚弱,差点被手上的黄金压弯腰。不过,对于他来讲,这场混战的最大收获并不是这些身外钱财,而是身后突生的一对肉翼,以及场上宝贵的实战经验。至此,他终于知道了无妄修罗道的强大之处,水平之高,要远在人界之上。得亏这是一个密闭的世界,不然让这里的兽人涌入到人间之中,那人类岂不是要彻底征服?一时间,他为当初那个将无妄修罗道封于人界之外的通天神人感到由衷敬佩。

    就在孙长空准备收钱退场之时,一道身影从那前方看台之上一跃而下,刚好挡在二人的面前。孙长空抬头一瞧,原本愉悦的心情立即雪封万里,沉重得不能再沉重。

    “是你!”

    孙长空看着那只令他至今记忆深刻的贯天独角,一颗悸动的心已然跳上喉咙,他好像又一次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哎,别紧张!我不是来捉你的。你瞧!”

    说着,银雪狼伸手指向看台的最前方,只见那个侏儒堂主高峻山正在那里虎视眈眈地看着孙长空,脸上却是显露出一股迥然不同的笑意。

    他的笑很是温暖,犹如春风拂面,令人心神欢畅。只不过,现在的孙长空并无心思高兴,他所想的只有如何才能尽快离开此处。

    “请吧!”银雪狼微笑道。

    “志儿,你先走,我回头去找你。”

    志儿满脸的不舍,低声道:

    “你怎么找我?”

    “放心,我自有办法。”

    “可是……”

    “别可是了,连这等六人混战我都挨过了,还能被这阵势唬住不成。去吧!”

    说着,孙长空将手里的黄金一纹未动,全都交给到志儿的手里。接着,他便随着银雪狼一同去见高堂主了。

    “短短半天时间身上的伤势居然已经恢复了,小子,你挺有能耐的嘛!”

    高峻山摩挲着那双短小的手掌,眼中似有火焰在剧烈跳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