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无欲无求
    ,!

    第六人悠悠走到无求的身边,看了一眼半跪于地的孙长空,轻笑一声道:

    “哥,和他们讲什么道理,开打就是了。”

    什么?哥?这两人居然是兄弟。

    孙长空看着眼见的俊秀兽人,还真别说,此人与那无求长得确实有几分想像。不同的是,他的头上顶着一袭烟色长发,长发一直伸展到腰际附近,与下身烟色的皮裤汇到一起,好像融为了一体。赤露的上身同样文有一幅图案,那是一朵盛开的烟色曼陀罗,极尽艳丽,如梦似幻,让人看上一眼就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他就是无求的亲生弟弟,无欲。

    无欲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毫无**。任世间再美好的事物也无法提起他的兴趣。就在这无尽的堕落当中,他在自己哥哥的身上找到了唯一的精神寄托,杀戮。为有一直沉浸在杀与被杀当中,才能令无欲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亦是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他便是为了清除世上数之不尽的废人烂人们而存在的。

    孙长空并不知道这两兄弟的事情,但在他看来,对方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们及时出现的话,现在的他已经沦为一滩碎肉,不,甚至连肉都被喂了野狗。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好好感谢一下二位的恩情。

    “多谢二位大哥出手相救,在下感激不尽。”

    对于孙长空的谢辞,不只是无欲,就连做哥哥的无求也不理睬,只是略带嫌弃地瞧了他一眼,继续看向对面三人。

    “今后如果有用得到小弟的地方,在下一定万死不辞!”孙长空凛然道。

    “你确定?”无欲轻笑道。

    “我确定。”孙长空依然坚定道。

    “那等一会他们都死干净了你陪他们同去吧!”

    这里所说的“去”,并不是指到某个地方下休息之类的,而是让孙长空也一起去“死”。而且还无欲的模样,似乎并没不是在玩笑。从刚才无求的身手来看,这个当弟弟的无欲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如果对方真的想取自己的性命,那是极有可能的。

    谁知,就在这时无求又说话了:

    “无欲,先把眼前这几个解决了吧!那个小子怎么处理不打紧。”

    说罢,无求就像平时走路那样缓慢向前走出一步。谁知,这在别人看似平常的一步,在孙长空以及其余三人看来竟如同一百年那般漫长。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居然不能动,一动也不能动。非但不能动,就连开口说话的能力也一同消失了。于是,三名兽人眼睁睁地看着一步步来到的跟前,却无力反击。而台上的观众更是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刚刚活跃的一群高手,突然之间怎么都就业成傻子呆子了呢?

    控制时间的流逝,即便是在如此之小的范围之内,那都是绝不可能的。别说像他们这样的凡人,就像是神仙降临一样也无济于事。那到底是什么力量支配了赛场上的时间,甚至他们一干人等的行动呢?

    孙长空相当好奇。

    不过,就在刚刚,他那双清澈的慧眼仍然捕捉到了在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没有看到的画面。

    无求在行动的同时,伸手在向自己的前方撒出一抷细微的粉末。

    那种粉末无色无味,要不是亲眼甚至还会无形。就是这种极其隐秘的粉尘落地的同时,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那三位兽人倒是没注意这些细节。他们现在脑海之中所想的只是如何能够快点挣脱这种死气沉沉的氛围。向来,这种气氛都是存在于对手周围的,没想到有朝一日这样的报应会落在自己的身上。

    无求上来便找上了那个最为高大的兽人。大家都把他称为巨牛者。

    不只是因为他长了像牛一样庞大的身躯,还因为他有一个堪比牛身的强健体魄。

    之前二人并没有交过手,所以无求一上来只是试探性地踢了对方一脚,就在对方的小腹上。这是他不腾空所能触及的最高位置。巨牛者的身体委实太过庞大,如果换作孙长空,恐怕只能跳打膝盖了。

    无求本以为自己这一招怎么也能令对方痛上心头,谁知对方竟是毫无反应,反倒是自己被那反震之力弹退一步,场面略显尴尬。

    “该死,这家伙的身体还真硬。看来,我得认真点了。”

    无求刚要扯下衣衫,却不曾想被一只突来的手掌拦住了。

    现场除了无求之外,还有另一个人不受这里诡异时间的影响,而可以自由行动在场内之中。那人当然是无欲。

    “大哥,还是看我的吧!”

    不知怎么的,这时的无欲脸上竟是出现了一丝红晕,好像害羞的少女遇到了心仪的小伙子一样。只不过他说话的声音与他的面色一样不自然,不仅声音很小,而且少了之前的那种魄力,让人不得不忌惮的强大魄力。

    无欲的目标很是明确,胸口,一个无论人类还是兽人都视为要害死穴的身体禁区。他的高子要比无求高挑得多,所以可以抬手够到巨牛者的上身。只不过就在这时,面前那尊不动如钟的“雕像”竟是出人意料地动了。

    虽然幅度不大,但足以令无求无欲大惊失色。尤其是前者,他对自己的招式很是自信。中了自己秘招的人,绝不可能如此之快地从自己的掌控之中脱离出来,就算无欲也不行。但眼前的真相是,巨牛者不只是在动,而且越动越快,才刚抬起的拳头眨眼间便已来到无欲的跟前。

    无求心知,如果换作是现在的自己,在这般强劲的拳力之下恐怕已经难以幸免。但好在,巨牛者对着的是无欲,一个心中毫无牵挂的英俊兽人。

    “大哥,你的功力下降了啊!”

    无欲说话的同时,身体向旁边轻轻一闪,接着一只手掌轻描淡写地在巨牛者的手臂之上抚掠而过。接下来,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景象出现了。

    巨牛者的半边身子开出了烟色的“烟花”,烟花的形状正如无欲胸前的烟色曼陀罗一般。只不过,这些“烟花”来得快,去得更快。消散的瞬间,就连原本属于巨牛者的一部分身体也一同消失不见了。

    他的一只手臂连同其上的肩膀只剩下一副白骨。

    更加绝妙的是,巨牛者的身上并不溅落一滴血,就连血腥气也未曾弥漫。孙长空看到无欲眼惊为神迹的杀敌手法,一只下巴差点掉在地上,只差没有跪地拜伏。

    太过神奇,太过匪夷所思。巨牛者本以为自己拥有一较之力,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好不容易挣脱无求限制招式的时候,无欲一招便将自己轰致重伤死伤。中了这样的伤势,就算大罗神仙下凡也只能干瞪眼。

    巨牛者干脆瞪着眼死去。

    他死不瞑目。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败得如此之快,更不明白这两兄弟的招式玄机究竟在哪。

    孙长空做为一个旁观者,已经将刚才的战斗全部收于眼中。就在刚刚二者交手之时,他看到无欲的手中同样出现了一把奇怪的物质。但不同于无求,他手里的东西颗粒要大,数量要少,更重要的是,它们的颜色是烟的,像炭一样。但奇怪的是,摸过这样的东西之后,无欲的手掌仍然白皙浸乳,一点灰尘也看不出来。

    眼见自己的同伴残死当场,那体态最为臃肿的巨毋霸终于恢复行动。甫一动手,他那双厚如切糕的肉掌一同飞出,直逼无欲背后视觉死角之处。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无欲竟然静止不动了。

    无欲竟然也会中招!

    孙长空本以为无欲作为无求的弟弟能够幸免于难。但令他费解的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无欲居然丧失了行动能力,干站在那里等着巨毋霸杀招来到。他本以为夫求可以主动解除此招,但看他心急的样子,事情似乎并没有想象得那么简单。

    就在这个时候,僵硬的无欲竟做了一件与战斗毫无关系的事情。

    他深吸了一口气。

    人通常会在紧张的时候借助深呼吸来缓解自身的情绪。可像无欲无求这种身经百战的选手,早已对这种级别的比赛麻木,所以也就不会感到紧张。那他深呼吸的原因是什么呢?

    孙长空眼睁睁地看着无欲吸满气息之后,猛地将气摒住,紧接着奇迹又出现了。

    本已僵住的无欲竟恢复了行动能力。而且动得比在场的任何一人都要快,都要疾。

    在巨毋霸那道山丘般的身影之下,无欲的身体显得着实弱小。但不知怎的,就在那对肉掌轰前之时,他居然只凭一手之力,轻而易举地接下了看似不可能接下的一击杀招。

    稳住巨毋霸身体的同时,无欲顺势利用虎口在对方的双掌之上用力一抹,那双细白的手掌便立刻浸淫在烟色的花海之内。一波腿去,一波涌来,来来往往,经久不息。直到最后,巨毋霸的脸色已和他原本的手掌颜色相同的时候,他才身体一歪栽倒在地,紧随自己的弟兄,一同归西了。

    又死一个。

    孙长空紧紧盯着面前的烟发无欲,眼中尽是骇然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