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首战(二)
    ,!

    孙长空在礼仪小姐的带领之下,走到后台区作准备。而志儿紧随其后,一步不离地跟着他,生怕对方逃出自己的视线。

    “喂,你不紧张吗?叫你放弃你不听,现在连后头的余地都没了。”志儿埋怨道。

    对此,孙长空倒是相当乐观,就算心中有那么一丝忐忑也是因为战前的激动所致。

    “你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人的威风,看他们的样子也就一般般嘛。况且,我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放心,就算赢不了,命我还是能保得住的。”

    话音刚落,孙长空便见到外侧的赛场跃然升起一道红色的信号弹,比赛即将开始。

    “现在有请斗兽者入场。”

    在一片欢呼掌声之中,孙长空缓步踏上台阶,并朝赛场中心走去。志儿想去阻拦,却已来不及,如今的他只得在留在后台区暗自祈祷,希望不会发生什么太大的事故。

    在孙长空的双脚踏上赛场的刹那,斗兽场内的沸腾气氛达到了前所未有**。另有五名斗兽者分别从其它五个方位来到场上,看他们一个个面无表情,冷如寒冰,混身上下杀气飒飒,如同是从阿修罗道出来的凶煞恶鬼一般,令人心生寒意。忘记了,这里就是阿修罗道,无妄修罗道。

    好在他们还是活的,还是能够被杀死的。不然,孙长空真想象不到自己该如何面对这此面目可憎的人。

    六人之中,就属孙长空的体型最为弱小。其余几个,有的是高达二三丈的擎天巨人。有的则是重愈百钧的超级巨毋霸。再不继,也是一个顶孙长空两个粗的粗犷兽人,手里握着的一对镔铁锤,少说也有一个正常男子的体重。这么沉的家伙招呼在身上,想不死都难。

    一眼望去,也就这三个人长得比较扎眼,其余两个平淡无奇,看不出有什么套路,兴许和他一样,也是才入这里不久的新人。

    心中虽然这样想,可表面的孙长空丝毫不敢马虎大意。他忽然理解混战一类的比赛为什么如此受到欢迎了。

    因为六人混战的死亡率要远远大于一般比赛。

    平常时候,斗兽者虽然也会受伤,但大多不会因此丧命,除非二人之前结过梁子,不然出手的时候多少都会收敛一些。

    混战就不同了,报酬高,危险性更大。大家多半都是冲着最后的赢家去的,解决一个就少了个竞争者。所以只要前期聚集三两个人围攻一个,不时就能将其击毙。这样,自己损耗的气力就会大大减少,比赛的时长也会相应缩短。

    在一声轻脆的口哨之后,比赛终于开始了。

    与此同时孙长空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成为那个不幸者,也就是先被选定淘汰的人。

    一上来那三个兽人便向孙长空飞奔过去,且个个口出咤声,滔天气焰惊得场中看客无不为之一震。

    这种情况下,孙长空别无选择,他只能退。

    可刚上场不久,他的背后已是尽头,所以孙长空只得侧移。就在此时,那位最为高大的兽人依靠着超群的步长率先来到他的面前,上来便是一击破风重拳,直击孙的面门。

    高大兽人混身破绽百出,但孙长空却并不因此而恋战。反而依靠着灵巧的身手,他先是躲过那枚足有半人大小的拳头,然后借由自己身后的尾巴在地上轻轻一点,整个身体便在这分巧力之下贴着地面悠然掠过,几步便已将对方落在后面。高大兽人一击不成,气得粗气猛喘,好像要将心中的不忿一同吐出似的。

    本以为暂逃一动的孙长空,身形稍稍站稳,便觉得耳边传来一阵呼啸风唳。紧接着,他那长张兽人的脸颊竟好似给人抡了一巴掌,火辣辣地疼。凭着先天对危险的敏锐感知,孙长空的上半身立即向下坠去。不是弯,比那要快。不要跌,比那要急。他好似踩到了一个没放井盖的下水道,身体“嗖”地就张下去了。

    不等众人看清眼场中的局势,两枚镔铁锤一前一后相继轰至。“呲”“唰”发出两道截然不同的声音。

    第一只镔铁锤将临的时候,孙长空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完全伏下。也就是这短短的一瞬之间,锤头擦着孙长空上身的胸甲而过,划出一道刺眼的火星。至此,孙长空终于明悟,为什么工作人员要让自己穿盔甲上场了。若没有它抵御锤劲,恐怕现在他的脊椎已经叫人从体内剖出来了。

    这一次,孙长空的样子就要狼狈得多,为了不让身体摔倒,他只得用双手去支撑地面。如此一来,他便已四肢着地,与牲畜无异。

    看到这一幕,看台之上传来一阵嘘声。孙长空听在耳中,不禁心中大骂,有本事他们也来尝尝这被人围攻的滋味。

    虽说心中万般无奈,但此时的孙长空仍不能停。因为之前的那名高大兽人已经接踵而至,眼看就要追上他的脚步。于是,“趴”在地上的孙长空,所幸双腿一蹬,身体向前猛然窜出,犹如一支离弦之箭。不过,因为行动匆忙,孙长空并未来及调整角度,所以此时的他正在朝那巨毋****去。

    这简直就是自投罗网,自寻死路。

    巨毋霸的实力固然强大,但最大的致命点就是他的行动过于缓慢,以至于他与孙的距离最短,但赶到的时间最迟。他本已错过了最佳的围剿时机,但谁成想,上天垂怜,让这煮熟的鸭子刚出虎穴,又入他这个狼窝。一个素有人肉碾压机之称的狼窝。

    射出的箭就像泼出的水一样,覆水难收,飞矢能收吗?

    孙长空也想挑战一下这件看似不可能实则正不现实的任务。

    他身体已经弹了出去,可一双手掌却仍在地上摩擦滑行。

    又是两道火光,不时孙长空手上的两枚护手已经消耗殆尽,血肉之躯碰在特制的地板之上,当即留下一双血痕。

    就算如此,他的身体仍在向前行驶。更要命的是,巨毋霸已经迎面赶到,一双肥到几乎五指齐长的巴掌一左一右向孙长空分拍而来,远远看去就好像十年未见的旧友重聚一起时的场景一样,从孙的背后看去,巨毋霸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因为他的目的马上就要达到了。而这招的名称取得也是相当贴切,久别重逢。

    不仅仅是两人此时的架势,就连那两只手掌也好像许久没有见过一样,恨不得立刻、马上就合到一起。而到了那个时候,孙长空就真的完了。

    重掌之下,孙长空心念一转,身体立即在半空之中掉转了一百八十度,从之前的头朝前,变作如今的腿朝前。这样一来,不仅仅将自己的要害暂时隐蔽,就连自己飞行的角度也发生了突变。

    见自己双掌接不住对方,巨毋霸立时扬起双臂,在刚来到头顶前方的时候刚好登合时双掌,与那飞来的一双劲腿对在一起。

    钹掌翻天!

    巨毋霸气息十足,声音浑厚,震得孙长空差点口吐鲜血。不过,更为厉害的是那双由手掌变作的“铙钹”。连天都能翻覆的掌力,又岂会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兽人孙长空?

    呼吸之间,孙长空只觉得双腿之下突出一股万斤鬼力,将之整个身体瞬间揭飞出去。其中未被完全卸去的劲力涌入到上方的股骨之中,接着两条大腿被这股不可抵挡的蛮力拗成一个向下弯曲的夸张形状,若不是有护腿束缚,恐怕已经当场折断。

    即便如此,孙长空仍被对方的重招伤得不轻,两腿更是哆嗦起来,不由得打颤。眼下的他已经暂时失去了站立的能力,其余两人正的火速赶来,掌锤兽人急中生智,险出奇招,抡圆的镔铁锤脱手而出,一记“撒手险”再轰孙长空的后心。

    连闪三闪,连战三战,孙长空已无力迎敌。面对那式飞来的要命杀招,他想动为时已晚。接下来,他只能安心倾听脊椎和肋骨的破碎声。

    一切都太迟了。

    志儿看傻在台下,他已忘记呼救。

    但唯有一人来的迟到好处,他是场中一直默默不动的第五人。

    此人有着一头浓密的银发,一双湛蓝的眼瞳,裸露的上肢和小腿之上绘着淡淡的图案,依稀间孙长空辨别出那是一种藤状的植物。因此触笔太过抽象,所以不能看出是什么物种。而就是这种看似平淡无奇的身体,竟是直面接下了那记毁天灭地的锤攻。孙长空根本没有看清眼前发生的事情,他只觉得对方的身体突然一弯,接着那只凶悍的镔铁锤便恢复成了以往安静时的模样,被他一手撑起。

    “无求,有个坏事的混球,好端端的围攻就要让你这么给破坏了。”持锤兽人愤愤道。

    “你们每次都这么来,然后三人包揽前三名,这未免也太无趣了些吧!”

    听罢无求的回答,这回换那高大兽人说道:

    “我们弟兄三人向来与你井水不犯河水,为何今天偏要结这个梁子。为了个新人,不值吧?”

    “就是就是,毕竟我们在一起同时都这么多年了,犯不着因为这个黄毛小子伤了和气。要不,你往旁边靠靠,等我们三个先做了这小子再谈别的,怎么样?”

    巨毋霸长得虽然唬人,但讲起话来却夹着一股莫名的阴气,谈吐破为令人厌恶。孙长空看他一身赘身的模样,不禁腹中翻腾。

    “要我说,咱们今天就分个高低吧!这么多年的合作,我也有些腻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都未说话的第六人终于开口了。而恰恰是这句话,使得除去孙长空的其余四人一同变了脸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