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尾巴的作用
    ,!

    孙长空的用尾巴挂在了三目蛟的上颚上面,而身体则巧妙地悬在半空之内,险险地躲开了葬身蛇腹的大难。

    现在的他就好像一只顽皮的猢狲,悠闲地倒挂在蛟口之下。任巨大的三目蛟如何挣踹,都难以摆脱对方的纠缠。

    而在地上的两名烟衣人,因为不曾习过飞天之法,所以只能待在地在干瞪眼。看着孙长空嚣张得意的嘴脸,他俩恨不得将之千刀万剐,以解心中恶气。

    “小子有本事下来,躲躲闪闪算什么本事。”拳锤力士激将道。

    “嗯,你们这么多人打我一个,我还跑难道还在这等死不成。”孙长空一边说着,一边借着尾巴剧烈摇晃着身体,好像在荡秋千一般。不一会,他便已经蓄起好大一股力,甩得三目蛟直转脑袋。

    “快去叫人,不然这家伙真要跑了。”

    高个烟衣人小声对拳锤力士叮嘱了几句,便挺身来到三目蛟前,口中念道:

    “得罪了!”

    说时迟那时快,高个烟衣人狼腿连蹬数步,眨眼间便来到蛇颈之处。可因为用力过猛,三目蛟的身上已经冒出数道血痕,疼得它原地打转;蛇尾更是胡乱地甩打起来,撞在院中的假山之上,将之立时轰成碎屑。

    三目蛟本是堂主的心爱之物,一般人别伤是伤,就算是碰一下,也要遭到剁手剁脚割舌剜眼的酷刑。可眼下事态紧急,如果不能将肇事者速度拿下,恐怕珍兽堂的损失将会更大。

    孙长空没想到对方的身手如此之快,甚至没有丝毫迟疑。莫非这家伙经常在这大蛇身上练习轻功不成?

    煞星逼近,孙长空心知这里已不能再待,便在自己升到最高处的时候突然松开尾巴,让身体向下自由坠去。下方就是水池,只要进了里面就能迅速恢复体内的伤势。可谁成想,就在他飞出血口的刹那,形如疾矢的高个烟衣人射来到了。

    那人果真是像射箭一样把自己从三目蛟的颈部弹到了孙长空的面前。只不过他的弓便是他的一对狼腿。

    这对狼腿大有来头,原本是极北寒地之中雪月银狼的后腿。雪月银狼本来也是堂主的宠物,多年之中跟随珍兽堂一众南征北战,征服了不少稀有妖兽。只是在一次狩猎之中,雪月银狼被传说中的噬血魔王所伤,性命不保。堂主为了纪念它,便将其一双后腿运用异术取了下来然后装在了高个人的身上。从那以后,他便有了一个新的名字,银雪狼。

    如果说雪月银狼的双腿令他如虎添翼的话,那么,头上的那只角便是老虎的獠牙。

    狠雪狼头上的独角大有来头,仍是啸望兽的一枚獠牙。如果不知道啸望兽的话,那一定知道望天吼的大名。这啸望兽便是望天吼的后裔。

    虽没有望天吼被神话描绘地那般神乎奇神,但啸望兽的实力依然堪称啸傲群雄。这也是珍兽堂有记载以来,捕捉过得最强大的一只妖兽。很可惜,捕猎以失败告终。不过,在围攻的过程当中,啸望兽的一只獠牙被意外打落。而这只断裂的牙齿后来经过工匠打磨最终被赋予了银雪狼。从那之后,银雪狼上到雷鸣山,修炼了整整三年时间,才将獠牙的力量化为己用。如今,他所施展的便是他的成名绝技,贯天角。

    孙长空不是天。更何况天都要被它穿个窟窿,他又能怎能幸免?

    得亏,孙长空早出去了一步,得亏贯天角贯得只是他的衣衫。不过,即使这样,孙长空仍然清晰感应到衣物之上传来的剧痛。试问,无灵无感的纺织之物怎么会有神识?就算真的有,又为何会传到孙长空的脑海之中?

    这里面的秘密全在那只独角之上。

    银雪狼在雷鸣山修炼的期间,无意与当地的雷电神力发生了一丝呼应。每当施展贯天角的时候,那枚啸望兽的獠牙之内便会产生出一股雷电之力。久而久之,这种小型的“天兆”越来越强,以至最后可以直接杀伤敌人,而无需触碰到对方的身体。

    孙长空便是着了它的道。

    呼吸间,孙长空只觉得自己的胸间好似挨了别人一闷棍,而且是那种死沉死沉的生铁实心棍。

    接着,他便看到自己混身上下都在冒烟,先是白烟再是烟烟。这可能是孙长空最为不堪的段回意。百年之后想起这日来,他还能闻到那股烧猪毛的味道。也是从那时起,他再也不吃烤肉了。

    “噗通!”

    随着落水声,孙长空跌入水池当中。水面之上并没有泛起气泡,想来是落水之前便已昏死过去。

    得意洋洋的银雪狼着陆之后,先是轻蔑地笑了笑,然后缓步朝水池走去。他不认为对方还有任何反抗的余力。而拳锤力士也放心地走开叫人去了。

    生活经验丰富的人一定知道,人在遭受强烈电击之后,如果用凉水去浇,八成会当场死亡。那是因为心脏在电击的作用之下将会变得格外脆弱,稍微有点来自环境的刺激,便会骤停,进而造成猝死。

    这时的孙长空就是这样。

    他的大脑还是清醒的,可心脏却已停止了跳动。

    心脏一旦罢工,身体里的一切生理活动都会相继停止,更不用说自愈这样的高级技能。总而言之,现在的孙长空处在假死的状态。

    “快,快,动起来!不然会死!”

    孙长空一边心中默念着,一边想要用手去捶击自己的心脏。可如今他的手臂重若千斤,别说他这副重伤之后的样子,就算是巅峰时期的他也未必能让它动上一分。就在他走投无路之际,水池之中忽而游来一只庞然大物。

    他没有想到狭小的水池当中居然还饲养着这般硕大的怪物。单是一只眼睛就足已赶上孙的身体大小。单论这副体型,恐怕已经完全不逊于当初遇到的兴浪兽了。

    不过,对方看到他的时候并没有展现出不友好的架势,甚至对他有些许忌惮,两只大眼一直不敢直视孙的方位。

    “你和兴浪兽大人是什么关系?”

    孙长空喜出望外,他不仅能听懂对方的话语,甚至它口中所说正是赐予他得天独厚“再船”神技的兴狼兽。听这意思,二者原先认识啊!

    “我是他的救命恩人,怎么,你也知道他?”

    “是么,我还以为你是他的子嗣呢……”那个大家伙显然有些失望。不过,又过了片刻,他又开口道:

    “你的身上怎么会有他的气味?”

    借着对方的问题,孙长空仔细闻了闻周围的味道,可除了那股呛鼻的烧焦气味便什么也嗅不见了。想来想去,对方所说的气味应该是原本自己所沾的兴浪兽血所散发的吧!

    “快!快帮帮我!我现在被人追杀,如果不让我现在马上恢复行动能力,不用他们动手,我就要被这水给生生淹死了。”

    那个家伙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道:

    “原本高堂主要抓的就是你啊!”

    “高堂主?你说那个矮子?”

    孙长空听完之后差点没笑出声来。这人也是好笑,自己明明长是那般短小,还非得学别人性什么“高”,这不是**裸地在打自己耳光吗?

    “你别瞧不起他,他可是这儿的头儿。我们这群妖兽,无论曾经何等高贵,一进这里都得听他差遣。再说,你不是也吃了他的亏吗?”

    对方早在照面的时候便已察觉到孙身上的掌击。不过他也是由衷地钦佩,就算遭受了如此之多的重伤之后这小子还没倒下,真是奇哉怪哉。

    “废话别多说了,快想办法让我的心脏先跳起来吧!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到达极限了!”

    孙长空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就连下巴舌头也都变得僵硬,如同包了层水泥一样。

    “这个好办,看招!”

    不等孙长空看清,只瞧一条长达十来米的巨型鱼尾砰然撞击在他的身体前侧。一时间,崩裂声,爆鸣声不绝于耳。他不禁在想,这一击过后自己还能存活吗?

    答案是肯定的。而且,他那颗沉寂了将有一分钟的心脏终于恢复了以往的旺盛活力,“噗通噗通”欢悦地跳动起来。

    一时间,无数池水源源不绝起涌入到孙的身体当中,融入各大患处,迅速治疗着伤势。好在,高堂主的掌力被他泄去了大半,不然现在就算有再船加持也无济于事。

    观察着眼前发生的巨变,孙长空不禁感叹:苍天有眼,待我不薄啊!

    也正因为此,之后的孙长空开始愈发爱惜起自己。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样宝贵的东西,怎么能说毁就毁呢?

    看着孙长空的眼色渐渐转好,那只水下妖兽终于说道:

    “我只能帮你到这了,毕竟这是高俊山的地方,我也无能为力。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那只巨大的妖兽猛然向下坠去,经由一个漆烟的洞口,消失无踪了。

    “怪不得能养得下这么大的家伙,原本这里还别有洞天啊!可惜我不是属鱼的,不然一定要进去好好游玩一番。”

    思绪至此,水池上端倏尔传来一阵嘈杂,想来是大部队来到了。

    “哼,有了之片水域,我看你们怎么死!”

    孙长空摩拳擦掌,已经做好随时开战的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