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落花有泪 杀招无情
    ,!

    孙长空的情况着实危急,现在他必须先把身上的伤势稳定下来才能考虑逃离的事情。

    首先他想到水。

    进入无妄修罗道之后,孙长空体内的无二真经图无故消失,这令他无法使用堪称“神技”的蚀骨不死身。不过,在他的体内,还有另一种与之相似的自愈能力,那是兴狼兽的热血喷洒在身体表面所致。孙长空虽不知此等异能应该怎么称呼,所以姑且唤它作“再舟”,取水可再舟之意。

    现在侏儒堂主的心思全在自己的身上,所以旁边的志儿安全了。这样一来,孙长空便无需顾及志儿的安危从而放手一搏。

    来时的路上,孙长空记得三目蛟所在的花池边上就有水源。虽然规模不大,但足以令他恢复伤势。

    电光火石之间,他已将体内还没耗尽的掌力余劲统统聚于右手之上,加之自身的精纯精气,照着对方挥手便是一记麒麟刀势。

    侏儒堂主固然实力超群,可仍未料到眼前的青年居然可以将自己的掌力眨眼之间转化为自身的力量,然而整合上灵气招式,奇袭反攻。这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玄妙手段,当真令他大吃一惊。。

    然而,他毕竟是这里的老大,珍兽堂的堂主。别看他身材短小,相貌卑微。可隐藏在他身内的可怕力量是绝对不能轻视的。

    刀气奔射,直逼胸间。侏儒堂主竟是面不改色,脚尖后撤半步,身体向后斜仰,以来躲避强招。

    如同所料,刀气确实擦着他的衣边飞驰而过。他本以为这招就算完了,谁知那道看似无奇的霞光之中居然内有乾坤。一时间,潺薄的刀气剧烈旋转,随之千道万道不可胜数的微小刀劲从中破体掠出,再攻侏儒。

    原本,孙长空刚刚在出招的同时,不仅使用了麒麟刀诀,而且还加入了从前习得的断浪刀法之中惊寒。

    惊寒是断浪刀法之中的刀势所在。刀势虽不能杀人,却能慑人。侏儒堂主栽倒下去的身形本就已经相当勉强,如今要对付如此重多、细碎如毛的刀势,更是难中之难。好在,他的掌极快,力不殆。一瞬间,他便将自己武装成一只坚不可摧的铁桶,任你有多少刀势,都难攻破守势。

    面此,孙长空并未显露出太大讶异。他本来就没想杀死堂主,他只是在为自己争取时间。

    关乎性命的宝贵时间。

    侏儒堂主后仰闪避的时候,孙长空已经起身撞破窗棂,离开了大殿。凭借兽人强大的身体力量,他只是轻轻一跃,便已飞出**丈外。这时,那些才出来不久仍守在大殿外侧的数名烟衣人还没回过神来。

    眼见机会难得,他又一次急运轻功,“腾腾腾”两三步的距离便已掠出对方的视野范围。直到此时,位于大殿之中的堂主这才急呼道“抓人”。

    烟衣人一众甫一听到呼声,便纷纷行动起来。有冲入大殿的,有掠上房顶四处观瞧。还有一个,凭借自己过人的嗅觉,寻着对方身上的气味便离开了。烟衣人分工明确,合作无间,遇乱不惊,胆大心细,实乃难得一见的优秀护卫。

    不过任他们反应再快,终不及孙长空的俊俏身法。三五十丈在距离,在他眼中只是咫尺而已。

    孙长空到了,可三目蛟仍在。它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好像他稍有动静,它便会立刻发动攻击一样。

    “你个飞不起来的丑地龙,难道想拦着老子不成?”孙长空呵斥道。

    三目蛟虽不能说话,但却能通人言。听完孙长空的叫嚣,这只巨大的森蚺倏尔盘起身来,刚好盘踞在水池上方。只要孙长空冒进,它便立即让他成为自己的腹中之物。

    见到这个阵势,孙长空不敢动了。在阳光的照射之下,三目蛟头顶的赤色血膧闪耀出异样的红光。光谱绵延数十丈,景象着实壮观。

    “快,他要闯出珍兽堂啦!”

    孙长空万万没有想到,那看似魔幻的猩红光谱,竟是三目蛟向众人发出的警示信号。经它这么一搞,全府上下都知道了他的方位。孙长空只恨自己心意不够坚决,不然早跃入水池,开始恢复伤势了。

    不过,现在也算不上太晚。最起码他与目标相隔不过一两丈的距离。只要时机把握好,不是没有可能获得水源。只是那三目蛟一只注视着他,令其没有“耍花招”的空当。

    “看来要赌一赌了!”

    孙长空心生一计,但面色不仅没有轻松,反而变得愈加凝重。他站在原地,他在等时机的到来。

    “别跑!”

    终于追兵赶到了。

    来者有两人,全部都是烟衣着装。

    一个长得孔武有力,面如焦炭,两臂粗如牛腿,下盘稳如山松。另一个身材修长,头上顶着一枚贯天独角,鬼爪,狼腿,跑动之间脚下竟是生起疾风,远远看去如同凭虚御风一般。

    “好!就是你们了!”

    面对赶来的追兵,孙长空不退反进,全然不顾身后的三目蛟,疯狂地向二人冲去。

    两名烟衣人有过无数次的战斗经验,可他们从没见过像对方这样不要命的打法。

    这个时候,他不应该找个地方躲藏起来吗?为何还要故意暴露自己的行踪?

    不等明白过其中的意义,孙长空已然掠到跟前。右手挥斩,左腿劈刀,才一照面便已使出两式杀招,分别向二人的小腹与面门攻去。

    被攻腹部的是那个身长的烟衣人。他没有想到对方敢妄想对他动手。他虽不是烟衣人中最厉害的,但绝对是最狠辣的。他可以将一个兽人一腿穿颅,也可以让它身中百十来招而身上不见伤痕。对方受的都是内伤,血都流到脏器之间。所以直到死亡的那一刻,那人已经成了一袋“血包”。

    孙长空的手距他最近,所以攻势来得也是最快。高个人十分恼怒,这分明就是小觑自己,小觑自己的实力。凡是小看他的,全都死在了他的鬼爪狼腿之下。他不认为眼见这个小子能够幸免遇难。

    他连看都没看对方的手刀,右侧鬼爪猛然发出一声尖鸣,仿佛真的是从阴曹之中脱上来的厉鬼一般,直刺对方的心口。

    斩到腹不一定死,戳破了心一定会死。

    而且用的是这等强劲的招式,破坏力更是难以想象。

    更何况修长之人的猿臂也要比孙长空长上那么三五寸,一寸长一寸强。不等手刀斫在他的腹间,他的鬼爪便已突破对方身体。

    然而孙长空对此并不在意。

    此刻他的注意力全在自己的右腿之上。那是一柄非刀、但萦绕着恐怖刀气的腿刀。

    孙长空的腿刀快准狠,任你有金钟罩铁布衫护体也休想完好无损。

    那个身体健壮的烟衣人同样不避。他没有护体神功,亦没有强悍的兽鳞依附。他能用的只有一双手臂,一双看似笨拙,实则巧如簧舌的扛天之手。

    眼见刀腿劈下,那名烟衣人只是双脚稍稍分开,膝部微弯,伸手轻轻一捉便已控制住孙的攻击。而另一只空出来的手臂立即蓄力,凝实的拳头犹如一枚纯金打造的短柄锤,直轰孙长空的头顶两角。

    他要让孙长空人角两亡。这是他的得意之作,拳锤。

    这位长相憨厚实则心狠手辣的烟衣人,最最喜爱的事情,便是将敌人的脑袋像砸西瓜一样捶得稀巴烂。有时一击不成,即使人死了他还要补上几招,直到对方真的死而无首方肯罢休。

    敢和他拳锤力士叫板,他一定要让那人追悔莫及。

    爪攻刺心,锤击殁首,双面的大凶之势落于眼前,孙长空却只做了一件事,兽鳞充灵。

    充满灵气的兽鳞散发着熠熠光浑,鳞片边缘更是透露出金线一样的光彩,使得乍一看去,孙长空的身上如同披了一件黄甲战甲,英勇神武,神气凛然。

    修长男子的鬼爪搠在他的身上,却是惊讶发现自己竟刺不进一分一毫,摩擦之间只是生成几点火花。而有灵气加持之后的双角更是威力不凡,非但没有在拳锤力士的攻击之下被齐刷折断,反而是将对方的拳头震得发酸酥麻。

    不过,孙长空的处境并不乐观。同时在两大高手的围攻之下,这种滋味委实辛酸。即便两次攻击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外伤,但期间产生的余震仍令本已受创的内腑气血翻腾。可就在这时,另一个更加棘手的敌人来到了。

    三目蛟摇头摆尾地不期而至。他的嘴巴之大,足可以将一整辆马车连车带马一同吞下。孙长空这种身材的“小家伙”,在他眼里又能算得了什么。

    所以才一逼近,三目蛟便已张开血盆大口,轰然扑向孙的位置。

    它要不吐骨头地整个吃下他。

    可孙长空早有准备,即便现在的形势已经岌岌可危,但他仍有余力顾及前来的血口。

    若是换作从前,他或许还没有这么快想出对策。可现在的自己已是今非夕比,最起码他的身体多了一根看似无用的尾巴。

    可尾巴真的没有用吗?

    一般动物的尾巴都有自己独特的奇效。猫的尾巴可以让自己在跳跃的时候保持平衡,松鼠的尾巴可以让单薄的自己可以安然度过寒冬。鱼儿的尾巴能够充当水里的船舵,保证自己游动方向。而狮虎的尾巴倒是显得更加直接,武器,尾巴便是他们横扫猎物敌人的强力武器。

    孙长空的尾巴到底有什么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