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珍兽堂
    ,!

    孙长空本就不是什么怕死之人。他所怕的只是一些气势。神威,凶狠,杀气,嗜狂。一开始的时候他之所以怕兴浪兽,那是因为气势;怕断魂是因为嗜狂。怕方惜时是因为神威,怕刚才的妖兽是因为凶狠。

    如今他所怕的是杀气。

    这股气由脊髓之中而生,已渗入到四肢百骸、五脏六腑之中,进而浮出表皮,形于色,表于行,谈吐之间都散发着这种特性。这就是孙长空从眼前这群人身上看到的全部。

    他绝不怀疑这帮人能在谈笑之间将自己剁成肉酱,也不会因为自己单单轻咳一声便遭到凌迟死刑而感到意外。他们三是为了杀戮而生,又怎会为杀人理由而终止自己的杀孽呢?

    好在,他们已经到了目的地。

    珍兽堂。

    一处绝境。

    亦是一方净土。

    说它是绝境,那是因为来这的外人多数都会死无全尸,甚至无而无尸。

    说他是净土,那是因为这里保留了世上许多濒临灭绝、甚至已经灭绝的珍奇物种。

    其实兽人本身便是一种独特的存在,只是因为他们大多数平庸无奇,所以不足以被纳入“收藏”的行列。

    在这里,兽要比人高贵得多。兽每天可以享受山珍海味,人则只能吃粗茶淡饭。兽犯下滔天罪行只会被轻责几句,人稍有疏忽便会沦为兽口的美餐。

    珍兽堂中,人本就是兽的食物。要想活下来,便要使自己足够强大,使那些妖兽害怕你,忌惮你。不然,总有一天你会死在兽口当中。

    所以这些烟衣人显然格外冷酷、无情,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因为只有这样,那些活动在珍兽堂内的妖兽才不敢造次。

    孙长空甫一踏入大门,便被迎面的一条三目蛟给盯上了。

    说是蛟,只不过是条年岁稍长个几百年、体型略大个几十倍的森蚺而已。但不知这个家伙经历了什么的奇遇,他的头顶之上居然还生着一只赤红的眼瞳,这就相当罕见了。

    据说,这只三目蛟拥有辨人看相的通天本事。一个人,究竟是能飞黄腾达,前途无限;还是碌碌无为、平凡一生,只要让三目蛟用它那只红瞳瞧上一瞧便能知晓。

    至于怎么得知三目蛟的心意,这要全看堂主的了。

    珍兽堂的等级制度很是迥异,堂主是最强的权力体现,但却不是最高的权力所在。堂主之上还有宗主。宗主才握有真正的话语权。

    可宗主并不坐镇珍兽堂,只有堂主会一直待在这里。平常小事他会自己看着办。一旦遇到关乎珍兽堂生死存亡的事情堂主才会去请示宗主,再由后者定夺。

    说白了,珍兽堂只是宗主庞大统治之下的一个分支而已。可宗主又身在何处呢?

    讲到这个宗主,还要提到无妄修罗道的另一个重要元素,道内第一大派无间道。

    无间道虽然只有二百三十六名门人,但无一不是掌握着无妄修罗道命脉的派系。大到战争,小到贸易,都由无间道内的门人所治理管辖。而无间道的宗主便是这数以百计行业沼上的统领。所以,宗主可以算得上是无妄修罗道的皇帝。

    不过,宗主并不喜欢别人这么称呼他。所以大家有还是以“宗主”代称。

    宗主每月初一、十五两天都会来到珍兽堂巡视。今天恰逢初一,宗主即将降临。

    这回,堂主所选的得意之物,乃是自己同一甘手下从噬魂烟水潭中抓来的稀罕妖兽,烟水狼獒。本想借此机会奉给宗主,以搏得对方的赞许。谁知,妖兽刚安顿不久,出人意料地挣脱锁链,伤人外逃。更令他不敢相信的是,向来骁勇凶悍的烟水儿狼獒居然让人当街宰死了。这让他原本的计划瞬间胎死腹中。

    眼看宗主将至,自己能去哪找只珍禽异兽给他老人家欣赏把玩?

    堂主下令,务必要将凶手活捉之后缉拿归案。

    孙长空便是那个凶手。

    他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捅了多大的篓子。

    天真的他还以为对方会赐给自己何等丰厚的奖赏。他不知道,接下来等着他的将是比死还要痛快一百倍的惩罚。

    整整一百倍。

    说来也奇怪,向来凶猛的三目蛟今天竟是变得格外温顺。若不是有烟衣人拦着,它还要凑上前来,好好察看一番。

    孙长空心中讶然,莫非对方已经被自己出色的外表吸引住了?

    与他比较起来,志儿显得就要紧张多了。尤其看到那只盘绕在中心假山之上,竖起堪比高楼大厦的妖蚺,向来胆小的他几乎吓晕过来,好在有人搀扶。

    “我要回家……呜~”

    志儿鼻头一酸竟是当众大哭起来。就在这时,匿身于四周的飞禽猛兽竟是遽地同时现身。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长角的,长鳞的,大得比三止蛟还要壮实,小得则只有蝼蚁那般卑微。不过,此时它们所做的事情全部一样,看着这个正在哭泣的孩童。

    看到这副场景,志儿所索头向后一仰昏死过来。这不怪他,换作这是谁,见到这种场面都得骇破胆。孙长空倒是无所谓。在他看来,人心要比天心最凶猛的野兽还要可怕一万倍。

    穿过层层关卡,又迈过一道又一道的门槛,孙长空和昏迷的志儿终于来到正殿,一个绘着无数兽形图腾、雕梁画栋、装饰极其奢侈的气派楼阁。

    殿中阵列着若干珍兽的铜像,有叫的上名的,也有叫不上名的。只是,他们都不只是主角,殿中金椅之上端坐着的,才是这里的主宰。

    一个身长不足的四尺的侏儒。

    孙长空看到这满眼的极尽奢华,再瞧瞧中间那个“小孩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这种滑稽的景象,恐怕只有在这才种见到吧!

    “住口!”

    “放肆!”

    “大胆!”

    周围的烟衣人个个剑拔弩张,恨不得瞬间将其杀死千次万次。可即便这样,殿中之人仍是不动声色,罔若未闻一般。当事者都没说什么,他们这群事外人还有什么可纠结的呢?更何况人家是老大,自己只不过是对方手中的下人罢了,哪里有他们说话的权利。所以,烟衣人们并未动。

    “报告堂主,人已带到。”为首的烟衣人恭敬道。

    “嗯,知道了。”说完,那个侏儒轻轻挥手,示意闲人先行退下。烟衣人走的时候,居然还把二人身上的锁链一周彻去,这倒是令孙长空大感意外。

    “怎么?就不跑了?”孙长空不禁问道。

    “跑?给你十个胆子你也不敢离开这里半步。就算这里一个人没有,单是外面的群兽合攻,你们都会死得渣也不剩。呵呵,自祈多福吧!”

    带头之人抱着那捆足有人腰粗细的锁链,竟是淡定自若,脸上丝毫没有吃力的意思。孙长空心中大骇:一个跑腿的都有如此能耐,这殿上的侏儒岂不是要上天了?

    “就是你俩把烟水狼獒杀死的?”

    “是我,和他没关系。”

    在这关键时候,孙长空自是知道不能连累身旁的志儿。所以他豁然向前迈出一步,勇于将责任全部抗下。

    “呵呵,年轻人,你挺讲义气的嘛。”堂主不禁笑道。

    “这不是讲不讲义气的问题,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孙长空大义凛然道。

    “好一个讲实话实说,可你杀了我的宝贝,你要怎么赔偿我?”

    “赔偿?我还没让你赔我呢!那么大个家伙在街上横冲直撞,差点把我当成打牙祭的零食,我出手杀它只不过是出于自我保护的下意识而已。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错。”

    孙长空自以为自己说得振振有词,足可以令对方心悦诚服。可他不知道的是,珍兽堂中,向来以兽为大,就算人死也不能让妖兽们受了委屈。更何况,这还是一只准备献给宗主的稀罕之物,其中意义与价值,更是非比寻常。孙长空只认为自己的性命重要,却没想到死在手里的畜生要比他金贵多得多。

    “我看你小子毫无悔过之意,本来我还想让你赔些钱这件事情也就算了。现在瞧你这副穷酸相,估计也没什么家底。既然要什么没什么,留你也无用,去死吧!”

    话如利箭,“嗖嗖”射向孙长空身上的各大要穴。好在孙长空也不怕他,脚尖轻点,便已离开地面,跃入空中。

    然而,没等他瞧清眼前的阵势,那个侏儒堂主已然抵至跟前,短如锅铲的手掌凝实蓄力,扬手便是一击,排山倒海般的力量随即倾泄在孙的胸间之上。瞬间,一股分筋错骨的剧痛涌上心头,大口鲜血伴着他那后坠的身形一齐洒出。

    才刚交手两招,自己便吃了如此大亏。孙长空好不容易站稳身子,喉咙一甜,又是一口淤血喷出。

    “大事不妙!”

    孙长空怎么也没有想到,看似平淡无常的一掌之中,居然还隐藏着如此恐怖的威力。

    原本,那掌力打在他的身上,并不是一次将劲力泄尽,而是分次分量地破坏着孙的内脏。只是这一会,孙长空便已发现体内至少有三处内伤是在余力作用下造成的了。如果不能钭剩下的力道散出身外,不用对方再出手,他便已经暴体而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