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志儿
    ,!

    双嘴怪人死的时候,冰魄同时搠入了独眼巨人的脖颈当中。同一时间,不同地点,两股血泉一齐喷发,气氛“热闹”,着实扎眼。

    其实,这件事并不能怪双嘴怪人。在无妄修罗道待了百十来年,他还没见过有人用手当刀使唤,而且还是能将他的舌头轻易斩断、比之寻常武器还要锋利百倍的神兵利器,他更是想象不到。

    一失足成千古恨,兽人四兄弟以去其三,唯有半蛇人紧存于世。不过看他伤势,没有个把月是好不了的了。孙长空不想再那无情之人,看他可怜所幸饶他一命。今天造的杀孽是有点多了。

    还好,他救了一人。

    同样也是一位兽人。这个少年长得就要温顺许多,一对细长的耳朵着实令人注意。孙长空走上前去,将那看傻的少年从地上扶起来,又为他拍打下身上的灰尘,这才道:

    “喂,你没事吧!”

    那少年打量了下孙长空的模样,嘴角不禁撇得老高,两只眼睛“傲慢”地向左上方仰起四十五度,摆出一副“老子死活与你何干”的架势。

    眼见此人小小年纪,这般无理,孙长空拼死拼活斗了一通居然没有换来半声感谢,这让他那颗脆弱的小心脏少有地遭到重创。

    “你咋这么没礼貌,救命恩人和你说话,你就这态度啊?”

    那孩子也不顶嘴,只是在那白皙的脸蛋上生起一丝粉红。孙长空仍像之前那样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他倒要看看,这个小硬骨头能挺到什么时候。

    过了许久,那少年似是再也忍耐不住,抬起手指顶着俏挺的鼻子挤出副鬼脸,然后仓皇遁去。孙长空看着那道升起的尘土,无奈地摇摇头。

    这年头好人真难当啊!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孙长空本以为能在少年的带领之下找到个落脚的地方。谁知,哎,不说也罢。

    孙长空因为之前战斗消耗,原本饿瘪的肚子如今更是苦不堪言。看到路边的荒草,他甚至想抓两把过来欺骗下自己的脏腑,只是不知现在的兽人身躯能不能消遣的了这些杂物。

    咩~咩~咩~

    就在自己走投无足之际,几声兽鸣再次让他重拾活力。抬头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山丘下面有那么几只长相怪异的动物正在那里悠闲地吃草。孙长空喜出望外,几步便来到跟前。

    “哎?怎么不是羊?我明明听到了羊叫……”

    看着面前几只黄牛大小、却长着猪嘴獠牙的活物站在面前,孙长空心中也为难起来。

    不吃吧,自己就得饿肚子。吃了吧,就这长相,不知身上有没有毒。万一不幸中招,在这个荒郊野岭的破地方,死了都不一定有人发现。

    思前想后,孙长空一咬牙,一跺脚,手起刀落,没等那群牲畜反应过来,便已抢死宰了一只。

    “就算是死我也要做个饱死鬼。”

    长期独自一人的生活习惯,让孙长空养成了自言自语的毛病。有时,他能对着自己不停嘴地说上半天,也不觉得半点奇怪。

    这就是人类强大的适应能力吧!既然没有乐趣,那就干脆自己制造乐趣。

    “剥皮。”

    孙长空也不嫌弃,用那那杀完人的冰魄上去就削。不一会儿,一个鲜白的肉坨出现在他的面前。

    “升火。”

    火源这种东西对于孙长空这样的修行者来讲最方便了,捻捻手指,吐空灵气就能引燃一大片荒草。只是这附近没有木材,不能长时间地保存火种,只得不停续草。

    “支架。”

    这件事有些困难,因此这里就没有适合做烤架的木料。他的刀又是寒冰所制,什么火源遇上它都会马上熄灭。思前想后,孙长空又打起那些尸体的主意。他从那个独眼巨人的手臂上抽出一截尺骨,大小刚好能把肉坨穿过来。

    就这样,一场简陋到不能再简陋的血腥烧烤就这么开始了。

    不知是来自肉块,还是独眼巨人的骨头,一股奇妙的异香令孙长空如痴如醉。不等表面的肉层完全烤熟,他以用刀一片片割下,然后一股脑地丢入口中。

    “好吃!”

    孙长空大呼过瘾,身边虽没有任何烹饪用的高料,却仍能烤制出如此美味的食物,他不禁为自己的厨子天赋感到自豪。

    可就在他准备甩开腮帮、大块朵颐之际,一声厉斥呼啸而来:

    “贼人,快给我停下!”

    不等孙长空回头,只听几道疾鸣破空而出,直奔自己方位。

    吃了些烤肉,多少恢复了体力,此刻的孙长空异常机灵,一是单手一拍地面,就将自己和那整架的烤肉全都送入空中,飞似的躲开了对方的攻击。

    “原本真是你!”

    腾空的空隙,孙长空瞥眼一看,来人正是之前的那个少年。如今的他竟背上一副简易的弓箭,做工相当粗糙。以孙长空多年打鸟射鹰的经验,就算是闭着眼他也能保证做得比这副好得好。

    看少年气势冲冲的样子,想来刚才那样牲畜是他家的啊!不过,就算是这样又有何妨呢?你的命都是我救的,送我一只又能怎样!

    此时的孙长空心性仍算不上成熟,他想当然地以为自己救了人家的性命,那对方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了。可他没有仔细考虑,自己这样的行为又与那些打家劫舍的强盗又有什么区别呢?

    “你!你!”

    少年快步上前,发现自家的牲畜已经残死在对方的屠刀之下,不禁悲从中来,眼中淌上两行稚泪。

    小孩的眼泪和成人不同。成人的泪是浑浊苦涩的。而小孩的泪水是清澈透明的。

    孙长空看着两串水晶般的热泪涌出,不禁心中一软,赶紧赔罪道:

    “你……你别哭啊!我以为这些都是野生没人要的呢!”

    “你骗人,谁家野生的还系着红绳。”

    孙长空回头一看那被自己放在一边的兽首,只见在獠牙根部果真栓着一条鲜亮的红色丝带。想来,一定是自己饿得丧失理智,没来得及细看的缘故吧!不过事已至此,说什么都为事已完。

    “是哥不好,你说多少钱,我赔!”

    “赔?你赔得起来吗?看你穷得兜里比我脸都干净,你搁什么赔?”

    少年的话语点醒了孙长空。他差点忘记自己现在身外无妄修罗道,别说自己身上没带钱,就算带了,人家也未必肯收。这恐怕这是孙长空首次因为钱财犯愁吧!

    “那这样,你先告诉我得赔多少钱,我再想办法去凑。你刚才也看到了,别的本事没有,打架斗狠我可在行。我就不信,你们这还没有我孙长空一展拳脚之地。”

    “有倒是有,不过我看你……”

    少年又一次打量了下孙长空的全身,然后脸上浮起一副吐下一整根苦瓜的表情。

    “你不行啊!”

    男从最怕别人说自己不行,孙长空自然也不会例外。经少年这么一激,他心中反而燃起了斗志。

    什么样的场面,还是大爷我搞不定的?

    “不是我吓唬你。就刚才你杀得那几个,放到那时恐怕都进不了门。”

    “哦?那我倒要听听看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斗兽场,听过吗?”少年不屑道。

    孙长空晃晃波浪鼓似的的带角脑袋,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道:

    “没听过。”

    “就知道你个乡巴佬没有听过。你是从边陲来的吧?告诉你,斗兽场云集方圆数千里地之中所有的精英战士,只要你有能耐,绝不用担心吃饭的问题。不过要是自己实力不济,哼哼,去了那多半是要自寻死路了。”

    孙长空被少年说的云里雾里,一时间好奇心作祟的他,更是想亲眼见识一下斗兽场的真正面目。

    “要不你带我去好了,得了钱,咱俩对半。你看怎样?”

    少年瞥了眼他,没好气道:

    “那要是得不到钱呢?”

    这孩子小小年纪就如此势利,这让孙长空着实有些不太痛快。要不是看在对方年龄尚小,今天一定要给他好好上上一课了。

    “没钱你家的牲畜就白死了。”孙长空探开手耍赖似的道。

    “啊?不行不行,你得赔我家的猪牛。”少年撒娇道。

    “什么?你管这畜生叫什么?猪牛?我怎么没听说过这种动物啊!”

    “我就喜欢这么叫,要你管!你个乡巴佬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少年故意气他道。

    “你!那你究竟带不带我去?”孙长空憋着怒气咬牙切齿道。

    “去,为什么不去。你先等着,我回去给我娘亲交待一声,一会就回来!”

    说完,那少年也不再将注意力放在牲畜被杀的事儿上,而是转身向后方的一座孤棚走去。

    孙长空看看手中还未完全烧熟的烤肉,不禁咽了咽口水,大声道:

    “你妈吃不吃啊?”

    “您自个留着享用吧!”少年背身摆手道。

    “爱吃不吃,我自己吃!”

    说着,孙长空又将肉放到火堆之上,捡了些柴火再次升起火来。等肉熟的期间,孙长空看向那枚猪相的头颅,只见獠牙上红色丝带歪歪扭扭写着两字:志儿。

    “那小子叫志儿吗?这字真难看。”

    孙长空淡然一笑,继续转动烤架,亦或称作独眼巨人的尺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