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一对二
    ,!

    面对战力倍增的三名兽人,孙长空不得不马力全开,掌中冰魄光芒大作,在这炎炎烈日之下反倒是平添了一丝冰意。

    “杀!”

    独眼巨人一声令下,双嘴怪与半蛇人一跃而上,立即展开夫缝配合。

    前者飞腾之际,腹部已是微微隆起,紧接着一股腥臭难闻的烟色液体破口而出,直袭孙长空的面门。

    孙长空早有准备,对方才一行动,他便已掠向相反的方位,从而躲避烟液的波溅。谁知,那双嘴怪人更是灵活,一边的“墨汁”还没来得及喷完,另一面闭合的大口已然开起,将那才刚落地的孙长空打了个措手不及。烟水沾身,孙长空只觉得天旋地转,头疼欲裂,不知是因为闻了其中的臭气所致,还是烟液之中本就含有令有头晕的药剂。

    反正,现在的孙长空战力大折。

    不过,即便这样,他仍没有放松警惕,手中的冰魄映着日头闪着耀眼的寒光,好像是在示威:谁敢上前一步就他砍成碎片。

    但这些兽人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更何况同伴惨死当场,如果不能将凶手就地处置,那今后哥几个还怎么在道儿上混。

    所以,他们这战势在必得,出手就没回头箭。这不,双嘴怪人的毒液才刚绊住孙长空的行动,半蛇人便已用那水缸粗细的蛇身死死缠住了对方的身体,进一步限制了孙长空的反扑之势。

    情急之下,孙长空因为眼睛被烟液侵入迷了眼,一时之间丧失了视觉。为了自保,他只得挥舞着冰魄对着身边一通乱砍,其中倒是有几下削在了半蛇人的身上。

    可不知这厮身上的蛇鳞用什么做的,杀人如同切菜一般简单的冰魄划在上面,只是留下几道白色的擦痕,别说是血,就连皮都没蹭破。

    与此同时,半蛇人的身体却是越裹越紧,几瞬之后就已经令孙呼吸困难,脸色发青。这么下去,不用对方再出手,他就要这么活活被憋死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之前的一波攻势还没瓦解,那为首的独眼展巨人已经挺身逼近。横在眉心处的独眼竟是布满血丝,血丝之中尽是凶煞之气。如果被他这么真面击中的话,别说活命,恐怕连全尸都剩不下。

    孙长空着急,简直就是十万火急。他想动用无二真经图的力量,却不曾想到体内的三幅直经图全都不翼而飞,而与之一同作用在身体之上的神效,也一同消失不见了。现在的他,既没有鹰隼的犀利身手,也没有魁虎的超凡力量,更别说白骨鬼林堪称绝顶的自愈能力。现在的他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走投无路,什么叫黔驴技穷了。

    人的最困难的时候,最先想到的是什么?是亲人,是生养他的家乡。

    孙长空对家乡的印象很是模糊,苍北仙苑就是他的家。他很是想念那里的亲人,同样怀念和三胖以及从师兄弟一起练功的日子。

    不知不觉当中,孙长空又想到了进入仙苑时候学习的第一套功法,也就是苍北仙苑的入门武学,苍生心法。

    苍生心法诣在帮助人们修身养性,祛除杂念,固本培元,提高基础。据说这套路心法练到佳境之时,可以温旧知新,朽木生花。

    面对眼前的情形,孙长空已无招可破,他的身内下意识地自行运转苍生心法,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他的鳞甲在吸引灵气。源源不断,狼吞虎咽地向内不停地积聚灵气。如今附着在他体表的鳞质,便是一条条细小的经脉。当鳞片当中的灵气达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量变就会引起质变。只是短短的一瞬之间,孙长空的身体便已“点燃”,如同一轮熠熠生辉的太阳。

    “啊!”

    随着半蛇人声嘶力竭地惨呼,孙长空险之又险地从他的蛇尾之中挣脱出来。而这在这个时候,独眼巨人姗姗来迟的铁头顶刚好撞在自己人的小腹之上。半蛇妖人口喷一口血雾,随即摔倒在地。

    “老三!”

    独眼巨人只恨自己行动太慢,不然凭自己的攻击力足可以将对方绝杀。可事实上是他空有一身蛮力,却都发泄在了一些无关紧张甚至自己人的身上。

    这已不是半蛇人第一次伤在他手中了。在上次劫杀某一处地霸的行动当中,他受的伤比这回还要厉害三四分,险些要了自己的命。

    “大哥,你怎么又把三哥撞倒了。”双嘴怪含糊地埋怨道。

    “你……你别管这些,安心把他们收拾了再说。”

    二人相视一眼,似是已经拟定了计划,只是一个眼神就能知晓对方心中的想法。而在这一交交流当中,独眼巨人与双嘴怪的神色显然都要轻松许多,一看就是胜券在握。

    作为对立面,孙长空仍然处在适应新能力的新鲜感当中。

    这一身兽鳞看似丑陋,臃肿得多,实则却隐含着强大的潜力。只是刚才简单的小试牛刀,他便已经感觉到充灵之后的兽鳞是何等的强悍。怪不得锋利的冰魄斩不开半蛇人的皮肤,想来是他将灵气灌入蛇鳞之后所致啊!

    不过,这一能力看似无懈可击,实则却有一致命的缺陷:不能持久。再锋利的兵器,一用就断,那还有什么用。

    孙长空的灵气在同辈之中算多得了,但即便这样他仍需要不停地通过吸收外界灵气留于体内,然后再将其注入兽鳞之中。这样一来,他便需要大量精力去顾暇兽鳞充灵的事情,不能转心应战。如果一个人不能全神贯注在战斗之上的话,那他的战力将会大大折损,甚至不及巅峰中的十之二三。试问,这样的丢了西瓜捡个芝麻的买卖真的合算吗?

    最起码在他看来是极不经济的。要选的话,他宁愿保持现在的形态。

    但是,苍生心法给予他的启迪并不止于此,应该说要远远大于兽鳞充灵,那便是兽人得天独厚的非人体质。

    和人界的人类不同,存在于无妄修罗道的兽人身材伟岸,力大无穷,皮粗肉厚,常人用斧剁都未必能伤其筋骨,更何况还有兽鳞充灵这样的能力。不过与之对应的,兽人身体的灵活性就要远逊色于人界修行者,头脑也不算太灵光。就像刚才的误伤,本可以完全避免,但半蛇人乃未能逃过此劫。如此想来,要想对付他们也不是太过困难。

    孙长空转念一想,计上心来,本来严肃的脸色之上竟是升起一分难得的欢喜。

    不等对方行动,孙长空已经抢先发起攻击。只见他一手持刀,一手并拢五指以手代刀,呈现双刀交织之势。独眼巨人对于孙长空的攻击套路已经渐渐熟悉,所以他自然而然地向前迈出一步,准备接下眼下的奋力一击。

    “唰~”

    刀锋掠过,同时在空中留下星星点点的银光。那是阳水照射在冰晶之上反射出的光芒。不过在独眼巨人看来,这光芒有些吸引眼球,以至于身在战斗状态下的他仍不忘看上一眼。

    可只是这一眼,他便已经丧失了反击的机会。孙长空的冰魄到了。而且一刀便斫向他的咽喉。

    对方这是要他脑袋啊!

    一个兽人什么都可以受伤害,就算心脏破了也能坚持个一天半日的。但脑袋掉了可就什么都完了。命没了还能续上来吗?当然不行。

    所以赶紧闪,以一种相当狼狈地身法向后倒落。因为一切来得太过突然,所以独眼巨人用力过猛,直接摔了下去。这便导致了,即使他能躲得了第一招,却仍挨不过紧接而来的第二刀。他没有像半蛇人那样的兽鳞,不能通过充灵来提升自身的防御。他只有一身蛮力,可在如今看来,那竟成了他的致命弱点。

    孙长空见一招不成,于是扭转手腕,让刀尖向下搠去。这一回,他的攻击点仍在脖颈,就在脖颈中血管最为密集的脉门上。只要这一刀能够正中靶心,对方绝活不过三息。因为用不了三息,独眼巨人身上的血就会流干。

    一个人血流干还能活吗?当然也不能。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性命攸关之际,双嘴怪人出手了。不,他出的是嘴,动的是舌,一条长达一丈一血红毒舌。

    说它是毒舌并不是因为它身染剧毒,而是因为它的攻击太快,出招太刁,时机太准,伤敌必死,所以才唤它作“毒舌”。不过,既然这条舌头的攻击特性与用毒比起来如此相似,说它是毒舌又有什么关系呢。

    而且,双嘴怪并不在乎那么多,不管是巧舌,还是毒舌,只要能杀得了人就是好舌。

    杀人好舌发招了,一击便直奔孙长空的右眼眼窝。一个正常的武者,谁会打人先打眼呢?不过,双嘴怪的想法与众不对。他偏爱朝这种人体的软肋攻击。什么腋下,跨中,后心,耳朵。只要是人平时疏于防范的,都是他攻击的首选。

    不过他攻击孙长空的眼睛还有一个原因。他要副孙长空收刀。

    只有对方收刀,独眼巨人才能活下来。一旦孙长空收刀挡了,他的另一根舌头便会接踵而上,绕过他的刀刃,再次攻击那只右眼。对方挡下先前的琢眼一招,必会掉以轻心。而自己第二次的舌功,绝对是舌到擒来。

    就在双嘴怪人心中算盘打得叮当乱响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对方的刀仍然继续向沉,丝毫没有收招的意思。

    难道孙长空不打算要命了吗?当然不是。他还有一只手,一只积聚着看不见却摸得着刀气的手掌。他自己知道这一掌非比寻常,可在双嘴怪人眼中不过是以卵击石而已。

    “该死,要你命!”

    双嘴怪人本就来不及营救自己的老大,这招声东击西只不过是他临时想起来的。既然战术没有奏效,他所幸也放开了胆子。

    “大哥,你安心去吧!路上有小四陪着,你不会寂寞的。”

    可思绪未完,他只觉得一道白光破空飞来,穿过自己的正面,洞穿了他的咽喉,“呲”地射出颈椎。

    “发……发生了什么?”

    双嘴怪人看着那只伸入自己口中的手掌,两只牛眼瞪得几乎要窜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