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初踏修罗道
    ,!

    孙长空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他如同从噩梦之中复苏一样,吓得从地上跳了起来。他明明记得自己是掉入了火坑当中,可怎么就来到里,而且毫发无伤呢?

    可还有一件事令孙长空心慌不已。

    当见到水中见到自己样貌的时候,他愕然发现自己的竟然换了皮囊,一个全身生鳞,头顶双角,尾骨下方还长着条细长尾巴的怪物。

    孙长空傻了,他感觉自己被纳百川狠狠摆了一道。

    无依无靠,就是现在他的处境。眼下能和他暂时相依为命的,只有身后的冰魄。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人家。谁叫他自己贪心呢?要不是为了那件天魔兽甲,自己能冒死来这吗?

    事情既然如此,就算前方是刀山火海,他也只能叼着尾巴咬牙坚持。

    谁叫事情已经不能挽回了呢?

    好在,孙长空在怀中找到了一块丝巾。这是纳百川在将他丢入无妄修罗道之前塞在他身上的。当时没来得及观瞧,现在细细一看,原本上面记载着纳百川对自己的叮嘱和指示。

    首先,上面提到了“变身”的事情。

    原本,人间的任何人进入到无妄修罗道的时候,都会变作这里土著人类的魔兽形态。而一旦离开这里之后,这种变异就会消失不见。

    根据孙长空的判断,之所以会发生这种形态上的变化极有可能和此处迥异的天地灵气有关。

    自打进入这里之后,孙长空只要引动吸收这里的灵气,体内便会横生出一种莫名的凶戾与嗜血冲动。自上的异变也会随之加深。可只要停歇下来,这种感觉就会立即缓解。就算他这个初来乍到的新人都会患上这种异样,那此处的原著民呢?他们是不是更加凶残无道?

    对于本土的居民,纳百川只是简单地两三言带过。大概意思就是,无妄修罗道的人民性情飘忽不定,时好时坏。可能前一刻还是朋友,后一秒就已经把你切碎了溜入锅中。所以,以免节外生枝,还是不要和这里的人有所交流,最好是连话都不要说一句。

    烈日当头,孙长空热得头晕眼花。如今,他只想找个地方好好歇息一下,然后再做打算。

    可举目望去,方圆数里之内,除了被风吹得到处翻滚的卷柏之外,便再无其它活物。这种鬼都不愿待的地方,让他去哪找吃饭打尖的地方?

    多亏孙长空是个行动派,他没有留在原地等天上掉馅饼,而是选择前进,走一步算一步,兴许能碰见个好心人救济一下呢!

    走了大半天的光景,孙长空终于见到了几处潦倒的屋舍。不过这些房屋都相当简陋,四周用经过粗略修整过片状的石块垒成墙壁,又用不知从哪找来的几根实木(反正不是松木)搭在顶上作为房梁。然后又在上面盖了些叫不上名的粗壮树叶,这才勉强能够住人。但即使这样,想做到遮风挡雨也是十分艰难的。

    孙长空不认为这种艰苦的条件下还能见到有人出没。可他仍是见着人影从那破屋当中走了出来,而且一出来就是三五成群,个个都是面目可憎,青一色的魔鬼模样。

    有一只眼长在脑袋中间的;有两张大嘴左右条一张的;有扬着四只胳膊张牙舞爪的;还有一个,双腿完全退化,融成一股变为人首蛇身的。可他们之中还有一个与重不同的,别人都是站着,唯独他一人跪着。

    孙长空一看这架势,心中不禁轻叹一声:感情这恃强凌弱,以在欺小的事情在哪都发生啊!

    他是最喜欢打抱不平的了,即使因此惹下天大的祸,受了一身的伤,只要那被帮助的人能够安慰几句,他心上、身上的伤痛便会神奇地“痊愈”了。当然,伤是不会好得那么快的,他只是不会被这些皮肉之苦所牵绊而已。

    面前的几个兽人本就长得着实可气,这作风更是令人发指,孙长空想到没想已然闪身到了几人面前,冷冷说道:

    “住手,以多打少,算什么本事。”

    孙长空脑海之中虽想着这样的话,可不知怎的,话一出口,立即就变成了另一种自己听都没听过的语言。那几个兽人听过之后,纷纷大笑起来,嘴里随即吐露了几句。说来也奇怪,对方说话的同时,他的脑中及时反应出对应的含义,这样的事情孙长空可从来都没意料到。

    “这个家伙长得像是挺好吃的,他是我的。”

    “不不,这个软骨头是你的,这个长角的是我的。”

    “吃吃吃!”

    “呵呵~”

    七嘴八舌的话言接连不断地涌入到孙长空的双耳之中。孙长空心念一想,你们几个别得意,一会叫你们好看。

    根据这个规律,孙长空所幸不再顾及别的,大声叫嚣道:

    “你们几个快点滚,不然等你们想走的时候就晚了。”

    此话一出,那几个兽人看出他不是在开玩笑,而后聚在一起,步声嘀咕了几句,这才转过身来。

    可令孙长空意想不到的是,这几个人极其不讲道理,也不管什么江湖规矩,拔腿便向他的方向飞奔而来。

    虽说事发突然,但绝逃不过孙长空的火眼金睛。瞬间,他已想到了数百种制伏他们的办法。首当其冲的是那个独眼怪人。孙长空干脆以肉掌御敌。趁这个机会,他正好试试现在这具兽人之躯到底有几斤几两。

    甫一接触,孙长空便知大事不妙。因为他听到了自己腕部骨骼挫动的声音。这种声响很是微弱,但对他来讲却是相当敏感。稍一大意,手臂便会当即拗断。来不及去考虑其中的缘由,孙长空已经凭四两拨千斤之式将那独眼怪人摚了开来,任其向身后的巨石撞去。

    一波刚平,一波再起。

    第二个来到的是那个四臂螳螂。不过,他更希望别人唤他作四臂魔郞。

    他有四只手臂,四只可以同时分做四件事情的巧手。他可以一边吃饭,一边杀人,顺便把人肉削下来,然后滚上面糊,下锅烹炸。他还可以一边喝酒,一边jianyin女性,一边磨刀,一边实施屠杀恶行。

    能够拥有这样的四只手臂,四臂魔郞很是满足。只是不知怎么的,最近一到闹天气的时候,自己的肩膀就会酸痛难忍,欲断欲裂。他找了当地颇有名望的郎中看过,可人家说这是心病,与身体无关。所以他又去找算命相面的去看。人家给他免费占了一卦,却并未告诉他卦象的含义,只是叫他多行善事。

    他本不是什么善类,为什么要行善事。他本就痛恨这个畸形的世道,为什么要去维持保护它?他要将之全部毁灭,然后建立起一个新的制度,让所有人民都能安居乐业。

    这只是他的一个妄想。

    眼下的这个长角蛇尾的少年便是阻碍他实现梦想的绊脚石。谁敢阻拦他,他便要将对方生吃活剥。

    他的四只手臂已经迫不及待,其中的关节甚至发出了欢悦的清脆声。目标近在眼前,他分分钟就能将对方撕成碎片。等等,怎么感觉哪里不对?他怎么感觉自己能够看到两个目标,还是说刚刚的一瞬间,自己变成了两个?

    接着,他便觉得头顶到小腹下方同时传来一阵清爽的凉清,比他平日里掰弄自己的手指还要来得痛快。再然后,他那高大的身躯便不由自主地向下栽去。落地的刹那,他分明看见了另一个他,一个只有半边身子的他。

    四臂魔郞死了,孙长空只用了一招,便将这个让别人看来棘手的对手劈成了两半。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无论是那两个还没来得及出手的兽人同伴,还是瘫倒在地瞠目结舌的兽人少年。这个时候,独目怪人也才刚刚撞石停下,回头的工夫,他已亲眼见到自己的兄弟惨死在对方的屠刀之下。

    不过,这些人的惊都不如孙长空自己来得剧烈。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平平淡淡的一招,竟能有此等威力。敌人并不弱,甚至算得上是稍强。可对方仍是逃不出自己快疾迅猛的一刀。一柄寒气刺骨的屠刀。

    原本兽人的力量要强过人类这么多,这是孙长空想到未曾敢想的。如果现在把炎髯老儿的脖子放在面前的话,自己是不是也能一刀斫断呢?

    冰魄很好地保持了伤口的原样,以至于一滴血也没有渗出。多余的血浆只是在伤口周围开成了一层蝉翼薄厚的冰壳。冰壳向外稍稍漫延,远远一看如同一朵绚丽盛开的冰晶。

    “老二!”

    “二哥!”

    “哥!”

    幸存的三人并未因为同伴的罹难而胆怯,身体之中隐藏多年的强大力量竟是被眼前的生离死别无意间唤醒,并在眨眼之间充满了整个身体。

    “咯咯,咯咯~”

    三名兽人的身体在复仇**的驱使之下,竟是开始迅速膨胀起来。原本就以十分粗壮的大腿如今已有刚才的腰身规模,而且仍在继续生长。而那只半人半蛇的妖物更是激愤难当,原本清秀的面庞之上居然生出大量蛇鳞,一块一块嵌在脸上,如同一张拙劣的拼图。

    总而言之,三人的实力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样的突变,直接令刚刚还一轻松相的孙长空改了面色。

    “不好办了。”

    握着冰魄的手不由地紧紧攥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