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天魔兽甲
    ,!

    方惜时一经出手便展现出的绝强实力,着实艳惊全众,技冠群雄。就连之前怒不可遏的飞仙子似也因为对方轻描淡写的一掌完全消了火气,脸上的红晕同样退了下去,恢复成以往冰清玉洁的素白颜色。

    “仙子心系天下,慈悲为怀,为何会对一个弟子下此重手。得饶人处且饶人啊!兴许,这孩子以后学能造福人间呢!”

    飞仙子看了看对方柔水般的清澈眼神,又瞧了眼地上吓得紧闭双眼的柳如音,心中愤懑不禁化作一口浊气,顺着他的口鼻缓缓淌出。

    “多谢方掌门出手相助,不然本门又在痛失一名优秀弟子了。”

    方惜时莞尔一笑,附和道:

    “仙子疼惜那些不幸殒命的弟子因而肝火旺盛,方某自是能够体谅。贵派事务繁忙,而苏门主长年云游,门中大小事情都要经由仙子你来处理,久而久之积劳成怨,偶尔发泄发泄也是件好事,仙子不必自责。方某多年间得到一部清心寡欲真经,能助人静气凝神,排愁解忧。现在我就将它送给仙子你,也算我派一点小小的敬意。”

    说着,方惜时从怀中掏出一个黄布包袱。打开方巾,只见里面躺着一本不过十来页的折子,折子封面上果真写着“清心寡欲”四字。众弟子看在眼中,不禁心中犯起嘀咕:好端端的心法不传给自己人,如今居然还要将之让于他人。这不是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还有,身为一派之长,不多带些应急的救命疗伤圣物,拿本破经来凑什么热闹。难道,仅仅就是为了成全一个飞仙子吗?

    方惜时的心思,任何人都猜不透,就算是他的亲生女儿方柔同亲也琢磨不清。不过,现在的她根本顾及不了那么许多。她只想再看孙长空一眼,无论生死,一眼就行。

    可眼下,哪怕是这最微不足道的要求恐怕都不能实现了。

    修整了片刻,两大门派的人员从群落山纷纷退下,在为首之人的带领之下踏上归程。

    可这些人当中,还有一人仍不肯离去,此人当然是方柔。

    眼看这走,即有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心中牵挂的他,这个可怜人越哭越是厉害,到最后已然是号啕大哭,悲鸣冲天。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女人走到她的跟前。

    她就是柳如音,一个孙长空出生入死,甚至私定终生的绝代佳人。

    在二人对视的一刹那间,她们已经明悟了一切。

    你是他青梅竹马的恋人。

    你是他生死相伴的情人。

    同是飘渺云巅的弟子,柳如音要比方柔年长两岁,但二者都是如花似玉、风华正茂的好年纪。也许这是她们生作一个女人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什么是嫉妒,什么是攀比。

    方柔自是不想让“情敌”见到自己脆弱的一面,因此她立刻止住了哭声,比刀切豆腐还要干脆利索。

    同样柳如音也不甘示弱,她比对方矮了寸许,所以她便挺胸昂首,身体如那天边的擎天柱一样,威风飒飒,盛气凌人。

    “我了解他,他绝不是那种命薄之人。我相信他一定还活在这个世上的某上角落。所以你就别再给他招晦气了。”

    柳如音簧舌如箭,非但语速疾快,而且句句直刺心窝,令人无力反驳。

    可方柔向来也不是吃素食的,对方高她一尺,她就偏要撵人一丈,不,是三丈。

    “呦,这位可是柳如音柳师姐,从前在门中没有什么来往,没想到今日能够在这得见,真是幸事。你与他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可我和长空从小玩到大,我比你更熟各他。他身上有几个痦子,有几处伤疤我都一清二楚。还有,师姐你年事已高,像长空这样的嫩果子吃了不怕倒牙吗?还是我们这种年轻人比较般配,最起码有诸多的共同语言。如果师姐你不想受到伤害的话,还是尽早放弃吧!孙长空只会和我好,只会,和我!”

    柳如音没想到自己简单的几句话居然会引来对方如此之多的冷嘲热讽,更没有想对方居然会提到肌肤之类那般亲昵的话题目,听得她是面红耳赤,羞愧难当。而这一切在方柔口中,竟如同吃饭喝水那般自然。同为江湖儿女,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其实她原先本想安慰几句方柔,可没想到话一出口,话中的意思立马就变了味道。女人最怕别人说自己年老,可方柔恰恰就抓住了这个致命的痛点使劲攻击。柳如音本不是一个爱动怒的人。但这回,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你!”

    大战一触即发,就在这个关键时候,飞仙子忽而来到,开口道:

    “如音你不跟着大部队走,还在这里磨蹭什么!”

    柳如音是愤怒,可她还没有丧失理智,所以她仍然忌惮自己的师父。

    “这才的事情就先记着,下回见面的时候,咱们再好好说道说道。”

    “嗯,好的!”方柔得意道。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你说你知道孙长空身上有几个痦子,这种事我不能确信。可他身上有多少伤疤,我知道你了解的数量肯定不是正确的。因为这次我俩遇险的时候,他又为我受了好几次伤,身上也多了不少伤口。等这些伤好了之后,究竟能有多少结成疤痕,我想就算是天上的神仙之不知道吧!不和你说了,你还得赶路,后会有期!嘿嘿嘿嘿~”

    看着对方扬长而去的姿态,方柔气得坐在地上直撒娇,蹬得四面尘土飞扬,又呛得自己苦不堪言。

    上回说道孙长空跟从纳百川进到藏真兵府,一睹其中万般珍宝。经过了约么半个时辰的工夫,二人终于来到了兵器库最里侧的房间门前。

    到了这里,四周阵列的物品已不再单单是武器,而是出现了许多与修行练功、战斗厮杀相关的各种道具。

    有令伤口迅速愈合的神丹妙药,血合散。有让功力修为瞬间提升数倍却要自己付出惨痛代价的异术邪方,神见灵。有穿上之后能日行万里的仙履神靴,步云足。还有,还有一件,一件孙长空都不禁心驰神往的宝贝,一件漆烟的胄甲。

    这件宝甲很是奇特,不只是因为它上面怪异的异兽浮雕、时刻变化,散发着浓郁神秘气息的未知图腾。最重要的是,这居然能够“吸光”。

    这种“吸光”的特性,使得不仅仅是胄甲表面是烟色的,就连同与之相距几寸的范围当中都变成了烟夜,一点亮光也没有。就好像,宝甲变成了烟洞,将所以的一切连同光线也一同收纳了进去。

    “百川兄,这件盔甲什么来头?怎么看起来如此玄妙。”

    看出孙长空的心思,纳百川跟中放射出一丝神采,这才道:

    “长空兄有所不知,这乃是我的得意宝贝之一,号称无所不挡,无所不克的防御圣物,天魔兽甲。”

    “哦?天魔是什么东西?好端端的铠甲怎么成了兽甲?”孙长空不禁疑惑问道。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件宝甲乃是魔界界兽天魔死后尸骸经历九九八十一年,于当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刻炼制而成。”

    “这……听着好玄乎。可这胄甲上的颜色是怎么回来?怎么看起来连周围的空间都被他染烟了似的。”孙长空继续道。

    “呵呵,这个别人不知道,我却略有耳闻。据说那天魔界兽非但刀枪不入,而且还能吞噬光辉,倒转日月。而这部分属性在它变为天魔兽甲之后被侥幸保留了下来,使其不但可以抵御真刀真枪的直接攻击,亦能守护主人,令其免受气功、罡劲的杀伤。”

    “真……真的吗?这……这也太神奇了!”

    纳百川的解释令孙长空如五雷轰亟这一般,着实震惊。可他同样不解,这般稀罕、就连神仙恐也得不到的绝品宝贝,怎么就落到纳百川的手里了呢?

    “怎么,长空兄对这件胄甲很是青睐吗?”纳百川打趣道。

    “如此宝物,换作是谁看到都会双眼发红的吧!呵呵,我也是人,当然不能例外。”

    “可如果现在我将它赠予你手,那又怎么样?”

    纳百川的表情很是怪异,微笑之中竟是携着一丝阴森。在孙长空看来,对方就像只恶魔一样,一点点将他引入到无底深渊当中。

    “不不不,这么贵重的东西我绝不能收。”孙长空连忙道。

    “哈哈,看你紧张的样子。我又不会让你白得这么件宝贝,你得为我做件事。只有事成之后,我才能将它给你。”

    说着,纳百川轻抚一旁的天魔兽甲。可没等手掌完全按压在甲面之上,宝甲周围便浮起了一连串的水波涟漪,待手掌离开之后才又恢复平静。

    “这宝贝实在是太神奇,我孙长空要定了!”

    孙长空心中几乎是在歇斯底里地咆哮,如果自己能够有幸穿上这么件夺天地之造化、吸日月之精华的铠甲,别说是沈万秋,就连火髯那个老家伙也休想轻易伤他半分。只是转念的工夫,他便已经下定了决心。

    “说吧,你想让我去做什么。只是不是什么伤天害理,谋财害命的勾当,我孙长空都趟定这湾浑水了。”

    看到孙长空如此坚定的眼神,纳百川如释重负地大笑三声道:

    “好!我纳百川果然没有看错人,你孙长空的野心果然大得很。那好,现在你就去无妄修罗道,替我解开那里的一处封印。”

    “封印,什么封印?”

    “这你不需要知道,你用说回答,干还是不干即可。”

    孙长空看着纳百川不动声色的脸庞,内心着实挣扎了一番。可当他瞥见那件如同带有魔力胄甲的时候,那颗左右摇摆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好,我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