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龙纹霸王枪
    ,!

    孙长空已不能自制,正如同样暴纵的龙纹霸王枪,一触即发,危之又危。眼看二者即将完全失控,纳百川终于动了。

    这是孙长空第一次看对方出手,可还没得及看清对方的武器套路,他只觉得虎口处传来一阵酥麻,紧接着霸王枪挣脱飞出,贯天刺出,直接插在穹顶之上,没入三尺来深,周围的石板被枪中泄出的力道震的粉碎,紧靠着彼此的摩擦力才没坠落下来。

    纳百川这是何等高深的修为,看着对方翘起的手指,孙长空不禁讶然。

    “令我手掌失灵、长枪脱手钻入到那么深的穹顶之中的,就只是这简单的一指吗?这……这实在是太可怕了。甚至,他的修为不在方惜时之前。”

    孙长空大惊,特惊,前所未有的惊愕。他的脸上在不住地冒汗,不一会便打湿了衣襟。如果对方刚才想取自己的性命的话,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年纪轻轻,修为高深,这样的人怎么偏偏与自己交好,难道对方真的有什么不情之请需要自己帮助?

    看着孙长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模样,纳百川,轻咳了声,然后笑道:

    “长空兄不要见怪,这柄龙纹霸王枪凶戾非常,仍是怨念之物,着了它的道被其控制了心志很是常见,不要为此感到自责。”

    孙长空的心思本不在这,可经由对方这么一提醒,这才意识刚刚是自己鲁莽行事,不禁面露尴尬,惭愧道:

    “若不是百川兄在场,恐怕这次我要惹出不少乱子了。不过,刚才从刚才一招之中可以得见,百川兄你的修为高深莫测,恐怕在当今同辈之中独一无二啊!惘我还自命不凡,奇遇不断,但如今和你比起来,真可算是小巫见大巫啊!”

    孙长空的一番赞扬并不没有让纳百川感到高兴,脸上反而是阴云密布,好像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怎么了?”孙长空轻声道。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阵年往事罢了。我的实力虽能算得上是一流之类,可我身上肩负的重担又岂是你能想象得到的。”

    说到这,纳百川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但很快便融入了之后的笑容当中。

    对此,孙长空很是佩服。一个年纪不过二十三四的男人,居然已经能够喜怒不行于色,能将心中的真实想法掩饰伪装。这般老练就算自己再活二十年,恐怕也难以达到。

    不守,孙长空也并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一个戴着面具、不愿以真实容貌对人的演员。

    与之相比,孙长空更喜欢那种直来直往、快意恩仇的性格。他自己也是如此。当哭即哭,该笑就笑,这样做人不是挺好的吗?人们为什么总是喜欢藏着揶着,两面三刀、尔虞我诈地过活呢?

    然而,人各有志,别人的观念他不能左右。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将这种个性长久保留下去,直到永远。

    “哎?想那些扫兴的话做什么,你不是还要带我看宝贝吗?走,我还想继续长长见识。”

    “呵呵,也对,差点把来这的目标给忘了。走,里面还有更好的东西。”

    纳百川带步在前,孙长空看着对方的背景不禁摇了摇头,心中念道:

    “人有万贯家产、绝强实力又能怎样,该不如意的不还是那样吗?我也别憧憬那些上层社会的生活了,眼下的日子过得就挺好。”

    就在孙长空在纳百川府上养伤期间,苍北仙苑与飘渺云巅已经在对剿匪行动做着最后的扫尾工作。

    这场大战之中,两派各有损失,尤其是飘渺云巅,先前派去的几名弟子除柳如音外全军覆没。而苍北仙苑当中只有孙长空失踪了,高渐飞只是受了些轻伤。

    不过,苍北仙苑当中的悲沉气氛并不亚于前者。修为一派之长的方惜时更是脸色铁青,犹如霜打的茄子。

    “你还长空命来,你还长空命来!”

    仙苑当中,反应最为激动的当属方柔。

    她没有想到如此艰巨的任务,自己的爹居然只派了孙、高两人前去应对。这哪里是修行磨炼,这分明就是草菅人命。

    方惜时此时也在后悔,为什么当时自己会狠心让孙长空一人前去。之后,他虽派了高渐飞前去支援,但主要目的还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谁知,这个年轻人修为不高,铮铮铁骨倒是一身,非旦没有急流勇退,反而不知死活单挑群贼。等他到了溶洞通道之时,里面已经狼藉一片。顺着那道豁口,他在半里之外发现了洛庄的尸身。

    一具几乎算不上全尸的尸身。

    洛庄的尸体上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什么经脉血管更是被强悍的力道撕成碎片,丢在身体之中。双目丢失,颅骨外露,方惜时想象不到能将吞天虎洛庄伤成这样的,是怎样的恐怖高手。

    但最大的问题是,孙长空呢?

    他又在周围找了几遍,希望能寻得一些蛛丝马迹。

    可令他无奈的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别说是人,就是连块衣物也没见着。

    俗话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虽说在这等惨烈的战斗当中,孙长空生还的机会少之又少。可方柔决不会就此罢休。这样长此一往,自己的宝贝女儿岂不是要葬送了自己的前程。

    好在,他方惜时也是一名身经多事的“老猎人”。思量之间,他便已经想出了对策……

    当然,悲痛欲绝的不只是方柔,还有一人,来自于飘渺云巅,从群落山逃出来的唯一幸存者柳如音。

    当门中上下皆沉浸在痛失同伴的时候,柳如音同样也在哭泣。但她的泪不是为师姐师妹而流,而是为了那个死不见尸的“难友”而流。

    她对他的感情已经超出了友谊的范畴,自打对方将自己从危险之中救出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将自己许给了人家。

    非孙长空不跟,非孙长空不嫁。

    可现在别说是人,就连个尸首也寻不见。柳如音是在哭,可她哭得使不力气。她总觉得,没见到那最后的幕,就不能草草断言一个人的生死。更何况孙长空有神功护体,就算受了那重的伤势也能转眼间恢复完全。兴许,他已经逃出这里,只是一时间迷了路找不到他们了呢?

    柳如音就这么不断地安慰自己,一边附和着门人一同为伙伴哀悼,一边寻找着机会,脱离大部队去外边四处找找。

    这次,王道人和三胖也跟来了。

    他们是孙长空的仙苑当中少有的可以称得上“家人”的人。孙长空有难,他们自是要来,不管前方有何等凶险。

    可残酷的现实令他们差点昏死过来,尤其是三胖,更是坐在地上撒泼放肆起来。

    “不管不管,见不着孙长空就不能停止搜查。我兄弟福大命大,不会这么轻易死的。”

    碍于有掌门方惜时在场,王道人不能让三胖由着性子来。他又何尝不为自己这位命运多舛的爱徒感到痛心呢?可群落山地势复杂,山高水峭。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掉入地下溶洞之中,生死难测。以免更多的弟子遭受横祸,他只得按照掌门的意思,先行撤离。

    “师父,弟子想出去走走。”柳如音对着一个年轻的女子恭敬道。要不是看她穿衣打扮与寻常飘渺云巅之人不同,一般人还以为她是普通弟子呢。

    她就是飞仙子。一步飞仙。

    飞仙子虽不是飘渺云巅的门主,但修为实力绝不可小觑。据说他距离成仙只有一步之遥,只要迈出一步,她便能够跻身仙班之列,成为无上存在。

    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单单一步的距离,就能区别孰强孰弱,孰高孰低。成仙之路,超乎想象般艰辛难渡,想要跨出这最后一步,还不知要等上几年,几十年,上百年,甚至穷尽一生都难以达成。

    所以飞仙子还是人,不是仙。

    但这样的她仍是门主之下的第一人。无人敢造次半分。不同于孙长空对王道人那样随性,柳如音对于自己的师父十分尊敬,甚至带着那么一丝敬畏,就好像凡人对神明那般,永远只能躬身匍匐,不敢直面对视。

    现在柳如音的表情相当虔诚,如同平日中诵经念佛的僧人。

    起初飞仙子的心思还都放在料理门人后事的上面。可柳如音甫一开口,她那张冰砌的俊美面庞,竟是升起一道怒色,而且还闪着凶光,叫人见了着实胆颤。

    “如音,你的话是什么意思?这么快就想与我兑现承诺了?”飞仙子冷言冷语道。

    “弟子不敢,只是弟子还有些未完成的心愿需要尽早达成。希望……”

    “有件事我想问问你。”飞仙子严肃道。

    “师父请说。”

    “为何众弟子全无幸存,唯有你自己逃过一难,侥存性命。难道……是你半路当了逃兵不成?”

    “不敢,弟子万万不敢!”

    柳如音听出飞仙子的语气中怒意甚浓,不禁“噗通”一声跪倒下来,面露悲色道。

    “好,既然你不敢,那何你急于出走。不是心中有鬼是什么!”

    飞仙子越说越恨,恨到全身上下骨骼暴响,手上表筋高高隆起,好像要从里面跳出来一样。

    柳如音一看眼前的架势,心跳都好像放缓了许多。这个起手的姿势,不正是师父的成名绝技,孤恨掌吗?

    孤恨孤恨,孤自遗恨。也好也好,死在亲人的手中,总比让奸人得逞的好。柳如音一想到死后能在黄泉路上见到自己的心上人,之前脑海之中的阴霾一下子也消散了许多。

    死,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

    飞仙子惊啸一声,掌风凛冽,直袭柳如音的天灵死穴。飘渺云巅的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师长对柳如音痛下毒手,却是为时已晚,只得纷纷吓得闭上眼睛。可就在这时,一道“弦外音”射入场中,不早不晚刚好挡在飞仙子的孤恨掌之前。

    “仙子莫嗔怒,有事好好讲。”

    方惜时以平淡无奇的一掌直面飞仙子的孤恨掌,却是四平八稳,脸上风雨不动,好像之前的交手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