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琳琅满目
    ,!

    孙长空长这么大也见过如此气派的别墅庭院,更未与那比良鸟蒙面。可眼下,纳百川将要带他去的,将是他平生之中第一次遇到的“天地宝库”,堪称夺天地之造化,取神鬼之精华。

    一到武器库,便见正门上方规整书写着几枚大字:藏真兵府。门板以红漆喷涂,并嵌有九九八十一枚纯金打造的驱邪钉,以防里面的宝贝被些不干净的东西“搬走”。望着足有二丈来高的大门,孙长空不禁由衷赞叹,至此他才算领悟到自己是何等的渺小。

    单是一扇红漆大门就足以惊艳眼球,那里面所放置的珍品更是不在话下。跟随着纳百川的脚步,孙长空一路上东瞧西看,瞅得自己眼前直冒金星。才走入兵器库没多久,孙长空便见到好几件好宝贝,品相都不在琳琅宝刀之下。可当初纳百川又为何看上了那柄武器呢?

    “百川兄,我看你府上的珍品实在数不胜数,可为何还要去珍宝阁那种地方去淘换东西呢?还有琳琅,我想,你这里面威力比它强的恐怕不小于二十这个数吧?可你当时为何还……”

    不等孙长空说完,纳百川已然快言跟上:

    “我看上琳琅,并不是因为他的刀刃锋利不锋利,杀人时痛快不痛快。我所看重的是它背后隐藏的故事。一柄好的兵器,不只是在于他的战绩如何辉煌,而是在于它与它的主人曾经走过了哪些心路历程。”

    “那这些都能从刀中看得出吗?”孙长空不禁问道。

    “当然能,从武器身的每一处伤痕刮蹭当中,我便能大致判断出它之前经历了多少次战斗。来,你看!”

    说着,纳百川顺手从旁边的武器架上取下一柄苍老的木剑。木剑通体血红,其间竟隐约有淡淡的红线流动,好似人体的血脉一样。

    “这柄苍龙血魄镇魔剑是由千年金丝铁楠木取年轮最密部分整片切割、打磨而生,后以上古珍贵苍龙之血助其开锋,从那之后剑身之中便浸染了如同血管一样的纹路,是一把冲锋杀敌、驱魔镇邪的绝佳宝贝。”

    孙长空看着纳百川发光发亮的双眼,不禁为之一振。没想到,看似平凡的一把木剑,在他口中竟成了神乎其神、万中无一的精品宝物,不说别的,就单从对方的博闻广识这方面来讲,就足以令孙长空望尘莫及。

    “可是……”忽而,一脸自豪的纳百川语气急转直下,随后沉吟道。

    “可是什么?”

    “可是这剑生不逢时,遇人不殊,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落在当时人人得而诛之的杀生道人手上。恰在宝剑开锋的那天,正道人事找上门来,并以无上大慈大悲剑法将之轰杀当场,完美无暇的剑身之上同时也留下了一道永难消退的伤疤。”

    纳百川百露苦色,孙长空沿着对方所指的位置看向木剑剑身,只见在距离剑锷不足一寸的位置处竟有一处长达一指来长的刮痕。剑体剑气最为薄弱之处也正在这里。所以,命中注定这就不是一件完美的宝剑。因此,这么多年来苍龙血魄镇魔剑一直封存在藏真兵府之中,无人动用。

    孙长空看着这么一件缺憾宝物摆在面前,不禁心中绞痛,可以的话,他宁愿那道伤疤落在自己的脸上,也不要让它一身锋芒毁于一招。

    “这柄剑几经辗转,最终落到我的手里。得知了它的身世之后,我又给他取了个新名字,败北。因为它生平当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战斗便是以剑毁人亡告终,无论怎么讲都是以输弱收场。怎么样,这个名字很适合它吧!”

    “败北?不好不好!”孙长空摇头道。

    “怎么不好了?”纳百川不禁反问道。

    “你想啊,有人上战场的时候,哪个不希望别人给自己呐喊助威。如果一直叫败,叫输的,有再多底气也早给泄气泄没了。不好不好!”

    “既然不好,那长空兄有什么高见?”纳百川继续绕有兴致地问道。

    “高见算不上。虽说它是败了,可我却希望今后它能重拾信心,再创辉煌。那就叫重辉吧,就叫重辉剑。叫着顺口,也比败北好听多了。”

    “重辉,重辉,重拾光辉,好好,好名字。不过,我有一事不明,不知长空兄可否赐教?”

    “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嗯。你刚才说剑有重辉之时,那一个没落的种族能有再蹬巅峰之日吗?”

    “这……不知百川兄所说的是曾经的哪个名门旺族。”孙长空有种不祥的预感,可只是一瞬,之后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有什么不同吗?”纳百川问道。他的手摩挲着自己的指骨关节,显出一副十分紧张的模样。

    “大有不同!”孙长空犹如先生教育学生那样,厉声叫道。

    “这种族有好坏之分吧!有先进落后之别吧!这心存善念、以礼待人,对处和平共处,同求发展。对内团结友爱,祥和安宁,这样的种族能不兴盛吗?反之,一引起居心不轨,整天以打杀抢掠为生,以霸占他人房屋田地为主,对外存同诛异,嚣张跋扈;对内勾心斗角,如同散沙。试问让你带领之样的种族,能繁荣,能富强吗?”

    听完孙长空的一番高谈阔论,纳百川好大晌没出声,眼中尽是狰狞之色。要不是事先了解对方的为人,还以为对方是要杀人泄愤呢。

    “喂,百川兄。你怎么了?说话啊!”

    被孙长空拍打了几下之后,纳百川这才回过神来,勉强地笑笑道:

    “让你见笑了,咱们继续往前走!”

    纳百川好像生怕对方看出自己的异样,所以赶紧走到前面,不让孙长空看到自己难看的胗色。可这一切,又怎能逃得过对方那双犀利的眼睛呢?

    孙长空不说,不代表他不知道,他只觉得纳百川这人有古怪,暗地里不知在搞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因为自己现在寄人篱下,不好过问太多罢了。有机会的话,他一定要好好调查一番。

    又走了一段路程,这里的兵器不再向外面放的那般多少都能挑出些瑕疵。此处的兵器,大多都是历代大师的得意之作,随便拿出一件,都是曾经名家高人所用的贴身武器。有的已经锋芒尽失,有的还能依稀瞧出当年的风采。看着这些珍贵的神兵利器,孙长空不禁想到对方是从哪里搞到如此之多宝贝的呢?

    孙长空环顾一周,视线猛然在远处的一处高架上停留下来。

    那是一柄龙纹霸王枪。枪长一丈三,重达三百三十斤。枪身以混元神铁打造为成,枪头则是由淬火魔晶加以百炼金钢石融合所制,乃是一件标准的中远距离武器,三丈之内可取敌人性命,五丈之外亦可伤及目标。不过,与本身的材料相比起来,枪身上的龙纹则更是引人瞩目。

    那是一条入地龙。龙头朝下,呈降龙形态,龙爪飞舞,面相凶残,真乃大凶之物。一般人别说使唤它,就连摸一摸也要折寿三载。长期与之为伍,无一不是突遭横祸,身罹厄运,最后落个死无全尸。至今仍能在枪上寻得当年留下的血斑。这血不是缘于别人,正是来自于龙纹霸王枪的使用者。因为这件事,就连纳百川也不敢轻易移动它,生怕这件不祥之物给周围人带来灾难。

    “百川兄,我看那柄霸王枪十分不错,可为何要被供奉在那么高的位置处。平时就是想拿来耍上一耍恐怕也不方便啊!”

    “这……说来话长,我……哎!”

    不等纳百川将话说完,孙长空已跃身而上,伸手接过龙纹霸王枪。灵气由掌中透入到枪身当中,从而激发出多年以来封禁其中的锋芒金光。一时间,枪体之中嗡嗡直响,掩盖其上的灰尘被瞬间震散开来,连同其上的血污一同消失不见。握住长枪的一刻,孙长空的气势立即攀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以至于就连他的四肢,他的眼睛,都沾染上了一丝淡淡的锐气。

    “你!快放下!”纳百川破天荒地一改平日里温柔和善的态度,转而大声呵斥起来。他的手心之中已经积聚起一役相当可怕的掌力,只要势态继续下去,他便会强行出手。

    看着对方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变化,就连一向对朋友忍让谦和的孙长空也有点发起怒来,手中的武器亦是响起一阵尖鸣。

    那是一种野兽宣告领地的威风急啸。这股声音产生的次生力量,足以令一切魑魅魍魉全部退下。

    “听我话,放点放心那柄龙纹霸王枪。不然,你会死,死在这柄魔枪之下。”

    纳百川一本正经的样子,终于令孙长空认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更何况自己在别人的家中,理应听从人家的安排,甚至命令。这是一个做为客人的基本礼貌。

    孙长空心中是这么想的,可手上却一点也不诚实,仍是紧紧握着那件不祥之物。接着,他感觉到自己的瞳孔开始愈加发烫,整副眼球都仿佛要沸腾起来。

    “这是……”

    孙长空眼中赤光急现,手中的霸王枪更是势不可当,眼看就要揭起一声腥风血雨。

    “对不起了,孙长空……”

    就在这时,迟迟不肯动手的纳百川,两手不断结印,滔天灵气绕着他的双掌呈螺旋状立即飞奔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