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吉人天向 故人相助
    ,!

    孙长空只知道活着的邱云鹤、威竟危以及陈玉莲能为洛庄所用增强修为,却不知死去洛庄的血液是否还具备奇效。可当见着孟阔朝洛庄的咽喉探去的时候,他那颗原本已经疲倦的心脏竟是再次活跃起来。

    那是来自于死亡的威胁。

    “呵呵,不用感到疑惑。按照常理来讲,即便是修炼过王形意功的人一旦死去,死本所潜藏的力量也会随之消失。不过……”

    “不过什么?”孙长空轻笑道。

    “不过我不一样,我的家族曾有一种名为一指灵的奇功,可以让尸体保全的死者得到一瞬的生命。虽然只有一瞬,但足以够用。我所习得是五形意功中的速字诀,思维、行动都要比一般人快上数倍。几斗血而已,一瞬间我便能完全吸食干净。所以……”孟阔故意不说下去,而是等着对方接话。

    “所以你才是最后的赢家?”孙长空反问道。

    “对!”

    孟阔似是要应验自己刚才所说的大话一样,只见他右手食指豁然长起一股淡淡的蓝色,而后又将嘴唇放到对方的脖颈上。只等一指灵发动的同时,他再用力咬下去。这样就不会出现什么纰漏了。

    “该死,难道这次真的要让奸人得逞了吗?”孙长空不甘地看着孟阔,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见证这一切。

    “大哥,你的力量终于是我的了,强大的修为加上聪明的大脑,你可以安心去了,我会把五相马贼传下去的。”

    话音刚落,孟阔已张开大口,一下便叼在了血管最为密集的颈部。与此同时,他的一指灵也戳在洛庄的眉心之上,后者立即双眼瞪出,好像要将眼球撑出来似的。

    活庄活了,不只是他的眼睛,还有那一腔包含着高深修为的滚烫热血。牙齿刺入到皮肤下方,割断大量血管,血浆喷涌流入到孟阔的身体之中。一时间,他感觉到混身的骨骼都变粗了许多,进而发出“咯吱咯吱”的摩擦声。他的肌肉经脉也在飞速成长,原本的一根肌肉纤维如今已繃到三四根那般粗壮,而且势头仍未停止。

    感受着身内翻天覆地的剧烈变化,一想到待会儿自己将会迎来人生中的首次脱胎换骨,就连一向以稳健著称的孟阔都发生了得意的奸笑。

    但不知怎的,这个最后赢家的肆意狂笑戛然而止,血液喷射所发出的尖鸣同样减弱了许多,最后彻底消失,听不见了。

    而后,孟阔的脸色由红变紫,一身的血液竟在此时悉数绷紧,浮于表皮。他的一指灵这回也不再“灵”了,指上的光芒由于残烛被风“呼”地一吹,顿时熄灭了,犹如他的生命一般。

    “怎……怎么可能!”

    孟阔哆嗦着看向下方,愕然发现那双原本应该“死”去的眼睛,竟又再次充满了活力。而与此同时,自己的生命力则在飞速流逝,并且源源不绝地涌入到洛庄的体内。

    本来是他孟阔吸收对方,怎么忽然间就倒了个呢?

    渐渐地,孟阔的气息越来越弱,而洛庄则是愈发精神抖擞,就连身上的毒疮也开始逐步复原,空虚的丹田则被新鲜的灵气充斥,进而巩固基础,使之修为又一次得到精进。

    这次,终于轮到洛庄开怀大笑了。孟阔想逃跑,却发现自己的嘴唇已经被沾在对方的身上,任他如何撕扯都难逃掌握。他想开口求饶,却因为嘴巴被封一个字也讲不出来,只能跪在地上“呜呜”地尖叫,好像是看到了可怕的魔鬼一样。

    显然,洛庄就是他心中的魔鬼。

    这也是为何孟阔一直没有叛乱的缘故。

    洛庄实在太过强大,就算其余四个当家一起上,也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孟阔只能等待时机。

    谁知,这只狐狸实在狡猾,就连有朝一日被自己吸收的这种事情都能料到。所以,他在洛庄暗中修炼了一种极不起眼的功法——虽死尤犹生神功。一种可以让自己在死后的短时间内魂魄不散的鸡肋心法。所以表面上看洛庄已经死了,但实际上他的大脑还在活动,神志仍然清醒。

    在孟阔吸食自己鲜血的瞬间,他将体内的大量毒素迅速排出体外,进而过继到对方的经脉之中,因此才能使得毒疮得以修复。

    不过,这对洛庄的重生还远远不够。所以他体内运行的另一种神功又发挥了奇效,他山之石**,一种可以将自身所受伤害转嫁于别人体内的霸道功法。这种功法不但可以转移内伤,体表承受的外伤也能适用。只是,这种功法必须是在二者血脉相通的过程当中方能起效。而现在他俩恰好处在这种微妙的状态当中。

    一句话概括就是:天助我也。

    因为种种准备以及种种巧合,洛庄成功地将自己身上的致命伤转入到了孟阔的身体当中。而后者对之前发生的一切甚至还没有完全搞清。他只是觉得全身奇痒能忍,紧接着体内的灵气开始涣散、消泯,自天灵到两腿之间的中轴线上猛然生起一阵凉风,接着鲜血就莫名其妙地飞溅出来,洒了一地。让他最不解的是,原本红通通的血液什么时候成了紫烟色的了呢?

    孟阔聪明一世,却没想到因为糊涂一时丧了性命。他看着洛庄以往那道高大伟岸的身影再次长起,与之相比,自己则输得一败涂地,连翻身的可能都没了。

    “老二,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洛庄起身的时候已经用手将孟阔拎了起来。他之前的模样就是孟阔如今的现场。看着这个曾经与自己并肩作战、把酒言欢的同志,同事,兄弟,洛庄仰天长啸,随即将之丢飞出去。

    “下辈子别再让我见到你!”

    此话看似轻巧,听到孟阔的心中却是重如千斤。紧接着,他看到对方摇空一掌轰在自己的身上。而自己的身体也听话地四分五裂开来,完全瓦解。

    洛庄虽杀死了孟阔,但孟阔却一点也不埋怨对方。他反而感激洛庄,感激对方尽快将自己救出苦海,使自己少受了许多皮肉之苦。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孟阔笑了,一如从前与弟兄与玩笑嬉戏时的乐天样子。

    这回可以痛痛快快玩玩了吧!

    了结了最后一名同伴之后,洛庄再次出现在孙长空的上空。居高临下,颐指气使,全然不把蝼蚁似的孙长空放在眼中。

    而此刻的孙长空除了等死还能做什么呢?他甚至没有自戕的能力。即使有,他也不会用。经历了大大小小这么多的磨难,哪一次没有性命之忧?而自己不还是挺过来了吗?尘未落定,棺没钉钉,不到最后,他绝不放弃。

    “哼,你命还真是大,这样都不死。要不是老天不长眼,要不就是老天嫌你死得太便宜,所以又让你活了叫别人杀。”

    “呵呵,你还挺乐观的,死到临头还这么风趣。我都有些不忍杀你了。”洛庄假惺惺地道。

    “是吗?那我真希望你说的是真心实话。”孙长空苦笑着回道。

    “骂人,看来你也怕死啊!”洛庄惊喜道。

    “那当然,天下之大,恐怕还找不出真正不怕死的人呢!”

    “那你看我像吗?”洛庄忽而认真道。

    “你?你要不怕死会给自己设计这么多死里求生的手段吗?你不但怕死,而且怕到要死!”孙长空咬牙切齿道。

    “呵呵,被你这么个晚辈一通数落,我还真有点接受不了呢!好了,对话完毕,去死吧!”

    一般来讲,说这话的人大多都要早于自己的敌人先行去阎王那里报道。

    洛庄也见过类似的桥段,只是没曾想过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也许是他过于相信自己的实力、不认为有人能做到那一步,也许那只是因为他的天性胆小不敢相信而已。

    老人们都说,好人死后上天堂,坏人死后下地狱。洛庄自然是属于后一类人。可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自己会飞上天去,而且飞得比谁都好,比谁都高。

    “我这是要上天了吗?”

    孙长空痴痴地看着不不远处惊现的窟窿,下巴张得着实夸张。毕竟,他长这么大也没见过一个人可以飞出那么老高,而且毫无招架之力。而与此同时,站在他面前的人,更是令他着实吃了一惊。

    “是你?”

    方惜时来到地下溶洞的时候,通道之中已经空空如也,除了未被完全吸收的陈玉莲还有散落一地的碎石瓦砾。

    当然,最能引起他注意的,还要数头顶上方的那个圆形的洞口。

    洞口边缘粗糙,显然是刚刚才形成的。可它的形状着实规则,又像是一击之后造成的缺口。如果真有人修为能够达到这种地步,那他的本尊又将会有多么可怕呢?

    孙长空再次醒来的时候,惊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装扮豪华的大床之上。大床两边有四位长相端正、蜂腰肥臀的美人相伴伺候。只是不知怎的,就在那富容华貌之间竟有一丝妖异暗自流动,叫人心神难安。

    “醒了吗?”

    孙长空看向来人,昏厥之前的场景历历在目。

    “是你?纳百川!”

    跟从着模糊的记忆,孙长空又想起了当日在珍宝阁与琳琅宝刀初次见面时的情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