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我命由我,谁命由谁
    ,!

    洛庄出现的第一刻,孙长空就知道自己完了。因为就算自己和柳如音联手,也绝不是对手。更何况,现在的他赤手空拳,连把趁手的武器都没有。他有些怀念琳琅宝刀,怀念他俩并肩作战的时光。不过,这些事情都不重要,关键的是如何解决眼下的这只魔头。

    可以看出,此时的洛庄几近丧失神识,剧毒已经袭入他的脑海之中并造成了永久的损害,就算治好了多半也要疯癫。所以,这个消息还算不错。

    最起码比不疯要强。

    可由此带来的问题就是,这个家伙已经无所畏惧,甚至不知死为何物。曾经的洛庄或许会衡量利弊得失然后才决定是否下手,什么时候下手。可到了如今,这个魔鬼已经人畜不分,五感皆无,驱使他的唯一动力只有:杀戮,永无止境的杀孽。

    洛庄掠身逼近,直取柳如音胸间命门。孙长空惊呵一声,闪身挡在柳的眼前。同时,他双掌之中金光毕现,一对散发着可怕罡气的锋利手刀横空出世,直面随之而来的强大攻势。

    而丧失理智之后的洛庄,早已将功法套路忘得一干二净,现在他所能做的只是出于本能的攻击,撕咬,蹬踹,以及爪攻。

    五形意功旨在开开发人类体内原始的兽性力量,并使之成为自身最强大的助力。而现在的洛庄便是如此。虽说身体接连遭受重创,但无意之中也将其体内隐藏的野兽之力彻底挖掘而出,阴差阳错地提升了他的修为以及战力。

    所以,即便现在的洛庄修为折半,即便身中剧毒,可现在的他仍然是极度危险,甚至比之前胆的他还要来得可怕。简单的一招烟虎掏心,却是能撕风破浪,碎金穿石。柳如音的修为尚未恢复,哪里受得住这么强的一招。因此孙长空才会奋不顾身地迎上前去,替对方承受接下来的一切后果。

    爪至,孙长空双手忽闪数次,麒麟刀诀已经被他完全掌握,眼下有可能挡住对方的招式,唯有劈诀才能胜任。

    短短的几瞬当中,孙长空已经劈出了十刀,刀刀力贯千钧,刀刀神鬼惊寂。

    然而问题是,他的对手不是鬼,更不是神。

    洛庄是一只兽,是一只充满魔性的魔兽。孙长空的刀诀唬不住他,更伤不了他。他的身体好像云中鹤,出洞蛇,仅仅左避二下,右让三次,便将孙长空的攻击悉数躲过。更要命的是,他手中的招还在,势未尽。只要招势未尽,那招式便仍有杀伤力。

    而且绝不是一般的威力。

    孙长空本想用又臂格开对方,可谁承想,洛庄身上的力量奇大无比,比他看起来的样子还要大上三五倍,只多不少。所以甫一交手,孙长空便被一起而来的强大力道撞飞了出去。

    可洛庄仍未出手,就好像他根本用不着手一样。但他还是出手了,一击便刺入到了孙的胸膛之内。

    就像他之前杀老四威竟危时的情景一样。只是如今的他已经记不得了。

    孙长空赶紧退,他想尽快避过致命的一爪。但显然,洛庄的速度更快一些,他的爪攻已经没到腕部,只留条手臂在外面。孙长空想发动蚀腐不死身,却不曾想兽爪的威力大到无法想象。即便已经晋入第二级别的不死身仍是抵不住持续而来的破坏力所造成的巨大伤害。下一刻,胸间的豁口越来越大,最后几乎横跨整个上身,犹如一只贪婪的吸血蜈蚣,附着在他的身上。

    “孙长空!”

    亲眼目睹对方的全过程却不能提供任何帮助,更重要的是孙长空是因为保护他才会受伤的,柳如音想叫又不想让对方担心,想哭又怕自己太过懦弱。她只得上前,看一看那致命的一击。

    “别过来!”

    孙长空的话斩钉截铁,伸手的动作更是潇洒利索,好像根本没有受过伤一样。然而,他是背对着她的,柳如音并看不到孙长空的伤势究竟有多重。只是空气当中突增一股血腥味儿。而且,这股味道还带着余温,还夹杂着主体的活力。它们是那么不舍离开孙长空,可残酷的事实并不允许它们任性。

    “你……怎么样?”柳如音几乎要哭了出来,泪花攀在眼帘当中,只等主人一声令下便会蜂拥而出。

    “没事!”

    孙长空的回答很是简练,仿佛生怕多说一个字会耗费多一比的力量似的。他伸手扯下整件上衣,只留下其中千疮百孔的护身衣。

    多亏了它,要不是它在攻击到达的刹那吸收了其中将近三分之一的力道,恐怕现在的他已经死无全身了。

    虽说现在他的伤势也相当严重,应该说极不乐观。一枚人头大小的缺口。缺口之中漆烟一片,看不到任何构造;但也不留一滴血,只有刚刚受创瞬间从伤口当中蒸起的血气。孙长空就这么奇迹地活了下来,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

    多撑一秒是一秒,现在就看谁先倒地了。毕竟,洛庄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

    “柳如音,一会我一出手你就往通道的另一端跑,这家伙我来对付。”孙升空平静道。

    “不,我要在这和你一起并肩作战。”

    “别废话了,你留在这只会多死一个而已。乖,快离开这!回去找救兵,兴许还能赶得上。”

    孙长空仍不回头,柳如音看着对方那道瘦削的背影,终于泪奔,但未泣。她只是不想他担心。

    “你要活着等我回来!”

    “好!”

    二人的语气就好像小孩子拉勾约定时的样子,天真之中却夹带着坚定的信念。柳如音终于转身离去,只剩下孙与洛两个,面对着面,眼看着眼。

    “哈!”

    孙长空扬手飞斫一刀,洛庄不退反进,竟是到了他的面前。

    形势危急,孙长空却并不惊慌,反而是镇定自若,反身送脚,居然以腿为刀,施展破字刀诀,径直搠入洛庄的右眼之中。随着一声凄厉的嘶鸣,洛庄的一只眼球连带着其上一块肌肉一同飞射而出,洒在地上一片,说不上是什么东西。

    剧痛再次惹出了洛庄体内的兽性,只是这次发怒的不再是手,而是他的血盆大口。孙长空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哪个人能够将自己的嘴角咧到腮上的。那一刻,洛的脑袋都好像从中间裂成了两半,一口便钳住了他的孙的肩膀。

    孙长空在与男盗女煞的交手之中也有过痛失一臂的经历。但这次肢体“搬家”,比之上次要痛苦整整十倍。

    因为男盗的刀快,痛苦的时间也就相应缩短。而洛庄的獠牙就不同了。它们虽是力大无穷,但却并不锋利,这可能是和洛庄上了些年纪有关系。不管怎样,当钝牙遇上鲜肉的时候,只能依靠撕扯才能将之损毁。所以说,孙长空的胳膊不是被牙齿切下来的,而是被生生拽下来的。

    而这个过程就要慢上许多。孙长空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肩部先是脱臼,而后是其中的肌肉大面积地相继撕裂。当肌肉完全分离之后,便是血管的断裂。与此同时,外侧的皮肤顺势被扯出一个小口,接着创口越来越大,很快便围成了一周,“呲”地彻底断开。这个时候,唯一剩下的就是其中的手筋。孙长空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筋被一点点从断臂当中拉扯出来的。而失去了手筋的手臂则蜷缩成了一团,好像一只鸡爪一样,着实滑稽。

    于是乎,孙长空的右臂成了一束开叉的飘带。

    幸好,刚才无意之中的孙长空领悟以腿带刀的高深刀式。这样一来,虽然攻击的精准度会略有下降,但刀式的杀伤力会大大加强。胳膊再粗还能拧得过大腿吗?

    就在洛庄拿着断臂沾沾自喜的时候,孙长空的腿刀已经接连而至,且招招都是破敌制胜的妙法。洛庄躲闪不及,身上又被开出几个洞来。不过,他已感觉不到,所以并不在意。

    他在意的只有手中的食物,一只鲜活的手臂。

    他要吃,孙长空偏不要他如愿。刀腿轻挑,断臂已然腾空而起,朝石壁边上摔去。洛庄挺身去抢,孙长空以腿抵御,叫他一步也走不进来。

    眼看心爱的食物就要落地,不知洛庄哪根筋抽了一下,竟是不管不顾眼下的敌人,飞身扑去。

    孙长空眼见在好机会转瞬即逝,不禁猛然蓄力,血肉之躯的腿脚之上,竟是泛起一道只有兵器才可能拥有的锐气。紧接着,他将腿举过头顶,眼中狠色闪耀。

    “斩!”

    洛庄极其配合,在孙长空说出“斩”字的同时,他竟真的被斩了过去。

    与其说是被斩,还不如说他是主动挨斩。他是冲着刀腿飞去的。所以,腿上的刀气顺着他的额头,一路划到了脚底。说也奇怪,经受了孙长空纵贯首尾的一刀之后,洛庄竟不再去追断臂,只是傻傻地停在地上,低头不语。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都要与我为敌!我修为高深,我武功盖世,我谋略过人,我命由我……”

    不等说完,洛庄的口中射出一道血箭。接着,那被孙长空一刀斩过的伤口也在此时全部崩溃。好在,伤口之中只是流血,不是射血。

    孙长空终于转过身来,他胸前的伤口似是与洛庄有所呼应,竟也开始不住地淌血。血液沿着血洞一圈圈地向下溢出,最终汇聚到豁口的中心位置处,凝成血块。

    那枚血洞就好像一张怪笑的鬼脸一样,注视着洛庄,颤抖着,狂笑着,看得他混身发麻。

    这就是死亡的恐惧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