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自食恶果
    ,!

    孙长空很慌。

    因为他不知路将通向何方。

    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她。

    一个如花似玉,貌美无双的柳如音。

    好在,他感觉到了空气的流动,虽然微弱,但不代表没有希望。

    不知外号的大战怎么样了?是威竟危年轻力强,还是洛庄姜老辣长。

    孙长空并不太在意,只要二人死拼,就会两败俱伤。即便一方不幸战死,另一方也不会太好过。

    洛庄确实如此。

    他杀了威竟危,又先后吸收了二人(陈玉莲)的功力修为,本应该实力大增。可不知自己哪里出了乱子,一身的修为竟被不知不觉当中化去了一半,重要的一半。

    他不知道,威竟危因为加强吸收他人的功力,竟在暗中修炼了另一种可怕诡秘的功法——化功**。这种功法对自身无害,但如果留入到别人身体当中则会变成致命的毒素,飞快地抵消着自身的修为内力,直到完全“化无”为止。

    洛庄修为高深,比起隐忍多年、卧薪尝胆的威竟危还要强上数倍。所以在威竟危一身带着“化无”能力的修为流入到他体内的时候,并没有令其立刻成为废人。但突然而来的状况足以令这个叱咤江湖几十年的老油子胆颤不已。

    所以他又吸收了毒妇夜叉陈玉莲,一具刚死不久、仍散发着女人独有气息的尸体。

    可人在慌忙之间,做出的决定大多都是错误的。就比如眼前吸血炼功的事情。

    在他眼中,陈玉莲只是一个脾气稍差的邻家小妹,对他而言,根本不构成任何威胁。

    可事实上呢?陈玉莲这只闪烁着光彩、散发着芬芳的路边野花,竟还藏着不为人知的剧毒。

    这种毒有多厉害?没有人去比较过。人们只记得,常人只要挨上她一点便会身体溃烂,流血流脓。要是不小心被她亲上一下,就要被蚀骨焚心,肠穿肚破。而如果被他的血沾到,又碰巧让它进入到自己的血液循环当中,这种人还没有过,想必死状也不会太体面吧!

    所以这么多年来,五相马贼当中无人敢对他有非分之想。就连向来以好色著称的老三邱云鹤对她也没有任何想法。

    美人可以,毒药就算了。就算人再美,丢了命还能有福享受吗?

    孙长空也是这么想的。

    他是在自己生死攸关的时候才迟迟明悟到的。

    他本想通过这次事件让掌门方惜时对自己高看一眼。可如今,他竟和另一个女子在与死神决斗。那她呢?也许她正在睡懒觉也说不定。

    为了这样的女人,真的值得丢了性命吗?

    孙长空的脚越走越是沉重,一步灌了水泥,一步灌了铅水。如果再给他重新一次来过的机会,他可能就不会选择来这了。

    “你这么优秀,为什么要来这里送死?”孙长空一边前行一边问道。

    “嗯?你怎么想起为这个来了?”

    “那我先告诉你我的原因。你再说给我听你的苦衷,咱们彼此交换一下秘密,怎么样?”孙长空诚恳地说道。

    柳如音见对方如此严肃,而且眼下生死难料,谁知这秘密能不能流传到外面,于是将心一横,干脆道:“好!”

    于是孙长空便将自己与方惜时以及方柔的事情详细地讲述了一遍。而柳如音听后的反应,并没有孙长空料想的那般巨大,反而是相当平静,好像早已看倦了一样。

    “你呢?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有……”柳如音略显羞涩道。

    “那你能和我说说吗?”孙长空终于停下步子,回过头来,认真道。

    “我想出去走走,看看大好河山,瞧瞧风土人情。”

    “你随时都可以。”孙长空接道。

    “可我不想一个人。”柳如音继续支吾着,如同一个犯错的小学徒。

    “那你可以找同门的师姐妹一起。”

    “我和她们只有同门之义,并没有手足之情。”

    “你可有一奶同胞?”孙长空不禁问道。

    “没有。”

    “那哪来的手足之情。”孙长空不解道。

    “我想找一个他,一个可以和我朝夕相伴、为我遮风挡雨的人。”

    不知为何,从说起这事到现在,一直腼腆的柳如音竟胆大气直了起来。她的眼神在闪烁,十分有规则的闪烁。就仿佛心跳,听在孙的耳中,看在孙的眼里。

    “原来……”

    孙长空话音未落,对方的玉手猛然扣在了他的掌心之中。一时之间,所有的阴霾全都烟消云散,一切的埋怨全都得了慰藉。

    “我懂了。”孙长空轻声道。

    “那你呢?”

    “决不负卿!”

    “嗯!”柳如音的眼中顿时流淌出喜悦的泪水,但这泪水当中也不尽是喜悦,还夹杂着少许忧伤。

    “这样的好日子还能享受多久啊!”

    孙长空倒是不以为然。

    能和心爱且同样爱着自己的人相伴一起,即便只有一天时间又有什么可遗憾的呢?关键的是珍惜眼前的时光,充分享受上天带给自己的宝贵经历而已。至于将来会怎么样,他并不去想,也不愿去想。他并不是逃避,那只是一种大智若愚的智慧。

    “年轻人,你们去哪!”

    就在二人沉浸于片刻幸福当中的时候,一声尖啸穿过后方狭长的通道,直刺双耳。孙长空眼神冷凝,笑容亦是僵硬。

    “快走,那个洛庄追上来了。”

    其实早在之前刚入通道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今时的结果。他当然也希望威竟危赢,因为只有那样他与柳才有可能活下去。

    可他也知道一件事,洛庄的实力极其恐怖。几乎已经达到了天人境修行者的顶尖行列。这是什么概念?让洛庄与七八个刚晋入到天人境的修行者对战,他能以极小的代价,在较长的时间当中将几人全部击杀,不留任何一个活口。

    这是什么?

    这就是强大。

    孙长空诚然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他,可面对这样的对手,即便有无二真经图、不世奇遇的自己,依然只有死路一条。

    眼下,孙长空所踩的路也只有一条。是不是死路,他不知道。

    “你们出来吧!我不会杀你们灭口的。我还有拿你们和贵门派索要好处哩!”

    又一波声浪呼啸而来,孙长空忍不住冷哼了下,旋即道:

    “灭不灭口我不知道,我敢肯定的是你一定不会让我们好活。”

    其实,孙长空还是很不理解洛庄的行为的。

    按理说,对方如果真的要活捉自己,理应偷偷潜入,然后伺机再动。可眼下,对方这通叫嚣,无疑是给他们二人打了一针兴奋剂,令自己处在全身戒备当中。这样一来,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当中实施抓捕,且不知有没有险情暗中窥视,困难程度要高上数个层次。这样的做法,当真令孙长空着实摸不着头脑。

    “我们不出去,你进来吧!我受伤了,走不出去!”疑惑的孙长空所幸放开胆子,诈说道。

    谁知,听了孙长空的这番话之后,洞外竟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当中,许久都没有回应。孙长空喜上眉梢,握着柳如音玉手小声喜道:

    “这家伙肯定受伤了,而且伤势不轻,所以不敢贸然进洞。咱们有救了!”

    事情的真相和孙长空的猜测不谋而合,洛庄确实受伤了,而且是极重的内伤。

    仅凭单打独斗,威竟危以及陈玉莲绝不是他的对手。就因为他的一时得意忘形,所以才导致了之后的接连被创。现在的他,不单是修为大损,形同枯槁;就连身体状况也大不如前,毒素在其四肢百骸之中肆意流窜,若不是他及时护住心脉,恐怕早已性命不命。但即使这样,聚集在他胸口周围的毒素仍旧在他的身上蛀出一枚核桃大小的缺口,紫烟色的流水连同体内生命力一同向处不住地流失,流逝。洛庄感觉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他必须要尽快找人将毒素引到对方的体内。不然,一旦让其侵入脊髓,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通道之中,二人噤声不语,仔细倾听着外面的一举一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柳如凌晨终于忍耐不住,开口道:

    “他是不是死了啊?怎么这么长时间连个喘气声都听不见。要不咱们出去看看!”

    “别,那个家伙老奸巨猾,经验着实老道,如果真让他逮到咱们,肯定没个好死!要我说咱们先在这逗留个一天半日,耗到那个老贼熬不住为止,你我再另寻出路。”

    “可如果那个时候他们援兵赶到,咱们岂不是要被瓮中捉那个啥了吗?”柳如音思维灵敏,意识到言辞当中稍有不当便立即改正。不过,孙长空倒没有去管那些,只是被对方可爱的样子给逗笑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我看咱们不如继续向前行进,万一前方有出路,那不是白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嗯,那好!”

    说定之后,二人牵着手,接着向前行进。可就在这时,一旁的石壁之中竟是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怪响。这声音就好像,穿山甲在地下活动一样,听的让人心神难安。

    “糟糕!”

    孙长空话音刚落,只见洛庄穿出石壁,一副修罗凶煞相,豁然出现在二人的面前。看着面前这个混身溢着毒水的怪物,他们的血液都好似冷却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