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罪之始末
    ,!

    巨大的力量不单将整个穹顶全部轰落,就连周围石壁也惨遭涉及。就在孙、柳二人走投无路之际,一条从未有过的通道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走!”

    二话不说,二人变为羚羊一般,灵活跳跃于诸多滚落的碎石之间。眼看通道入口近在眼前,孙长空背后烟羽横现,一把抓住身旁的柳如音“嗖”地没入到漆烟的石洞之中。

    待所有坠落物体安定之后,现场只剩下洛庄、威竟危、陈玉莲三人。

    不过,此时的陈玉莲已经算不上一个真正的人了。

    她本已身罹重伤。穹顶塌方之际,她又在距离洛庄最近的位置处。所以,只要洛庄击飞的石块,至少有四分之一都撞在了她的身上。

    起初,柳如音还能靠着身上的灵气将飞来的物体一一震碎。可到了后来,因为后劲不继,瘫倒在地的她根本没有避让之力。有的大块落石把她撞得飞出老远,小点的则像暗器箭簇一般射入她的体内,肆意破坏其中的经脉脏器。到了如今,她已是神魂涣散,气若游丝,眼看是活不成了。

    对于陈玉莲的悲惨遭遇,威竟危不以为然。毕竟,对方只是他的一枚棋子而已,棋子的安危会有在意吗?当然没有。

    而作为五相马贼的首领,五位当家的大哥,洛庄的脸上倒是出现了少见的悲色。

    他自然不是因为怜香惜玉才同情陈玉莲。他是可怜对方一身的宝贵修为。如今的陈玉莲已经变成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身上的修为早已散去大半,余下的一点也只是保住了关键的器官气门,使她不至于快过死去。

    “老四,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洛庄轻咳一下,沉声道。

    “哼哼,你命该如此,怪不得我。残害了那么多的无辜之人,还犯下了弑父的滔天大罪。这样的你,配在这世上继续活下去吗?你老了,跟不上现在的世道了。既然落了后,那你就得接受被淘汰的命运。”

    威竟危破天荒地一口气说了如此之多的话,且都是无情无义的狠话。这与其阳光正义的形象着实不符。洛庄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兄弟”,眼神当中尽是怒色。

    “可我对你的知遇之恩,你该怎么还报?”

    威竟危听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手中的一对金锤也顺势落在了地上,砸出两个深坑。

    “那我只能为你亲自送终了。”

    逢年过节,亲友之间总是免不了要互相馈赠礼品。有的送酒,有的送烟,有的送黄金白银,有的干脆直接送钱。可就是这五花八门的礼品当中,极少有人去送“终”。

    “终”就是完结,没了的意思。谁又会将这不祥之物送给自己的亲近之人呢?除非那人是疯子,傻子,亦或二人之间有深仇大恨。老四威竟危和自己的大哥洛庄便是这样。

    他本是一个寨子中的少寨主,每天过着男耕女织、衣食无忧的生活。可就在那一天,厄运降临到了这座人间天堂之上。

    一伙土匪蒙面持刀,闯入到寨子当中,抢杀一通,男的当声格杀,女的jianying之后亦逃不出惨死的命运。

    那时的威竟危还是个十五六岁的青少年,身材也比现在要短小很多。虽然靠着阿爹传授的一招半式成功击杀了一名土匪,可最终还是被随后赶来的一名同伙逼退了去。

    老寨主有一匹追日神驹,据说是当年仙人所赐。乘上它,即可迫风踏电,脚踩流云。可神驹只有一匹,人却有数以百计。在这紧张关头,寨主将生存的机会留给了自己的儿子,而自己则挥兵抵御,最后壮烈战死。

    劫后余生的威竟危一开始也是四处漂泊,居无定所。就在他几乎放弃报仇念头的时候,他遇到了生命当中的贵人——一间普通武馆的馆主。

    馆主看他身世可怜,于是便把他收入门下,教他武艺。而作为回报,威竟危则在武馆当中打杂,时间一长,与那众多的师兄弟相识相熟。他本以为自己的一生便要在这片汉子当中慢慢度过,谁知,命运又一次地捉弄了他,并将他最后一丝善念消磨殆尽。

    武馆平日收入微薄,只能靠接些送镖压运的活儿来维持正常生活。这一天,他们一行数十人,奉命护送一批金银珠宝。这批镖物数额巨大,以至于连馆主自己都不得不披挂上阵。可谁承想,大批盗贼早已对这些财物虎视眈眈。不知谁走漏的风声,护送所走的路线早被这些狼子野心的畜生完全掌握。大部队刚走入包围圈当中,明枪暗箭,炸物火器便一股脑地招呼了上。护送的大部队损失惨重,馆主更是在断后的过程当中痛失一臂,元气大伤。

    最后,几十的队伍只剩下包括威竟危、馆主在内的不到十人。而且个个都是在身,威竟危因为膂力过人所以受伤稍微轻了一些。

    馆主年事已高,加上拼杀动心,已是英雄末路,命悬一线。弥留之际,他叫来威竟危,告诉了他一个天大的秘密。

    原来,馆主多年之中一直在为威竟危寻找灭族仇人,就在不久之前,他打听到一伙靠打杀劫舍生的贼人。为首之人是一个名叫洛庄的年轻之辈。而刚刚与盗贼交手之中,馆主无意间发现对方的阵营之中便有此人。

    事隔多年,前后两次几乎令他血洒当场的仇敌居然是同一人。威竟危只恨自己力不从心,不然一定要将那贼子生吃活剥、凌迟乱剁。

    最后,馆主还是奉劝威竟危要量力而行,不要为自己报仇,因为对手实在强大,绝不是他们这种平民百姓所能制伏得了的。

    可埋藏在威竟危心中的复仇念头已经生根发芽,他发下毒誓,不能血刃仇人决不罢休。

    馆主死后不久,武馆被迫关闭,威竟危带着馆主临终将的遗物——一本地图,踏上了复仇的道路。

    关于地图,这还要从武馆遣散的那天说起。

    武馆因为要偿还巨额的镖物赔偿,所以根本没有钱财分给门人。所以大家只能拿一些馆里的物品,拿到当铺之中换些钱财,方够路费。而威竟危却出人意料地,只从馆主的书房当中拿走一片羊皮卷轴。卷轴之中画一幅山水景色,可不知为何,那画中之物竟是栩栩如生。尤其是其间位于山上的一处洞穴当中,居然散发着阵阵雾气,如同仙境瑶池。画卷书着:巨力福洞。

    威竟危自知这处名为巨力福洞当中定有非凡奇物,所以便立刻踏上行程,走遍大江南北,群阅无数大好河山,只为寻找这处不知存不存在的传说之地。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历了七个年头,将近二千多的日夜之后,他终于在一座名为浣洗山之中找到了心驰之地。

    巨力福地乃是远古巨力仙飞升之前留下的一处洞府。其中有他毕生所学,以及自己的拿手武器撼天魔金锤。威竟危继承了先人衣钵之后,不禁留下了激动的泪水,并在巨力仙的金身面前叩了三个响头,这才离去。

    从那之后,江湖上又多了一个人,混天锤。

    一边威竟危凭借自己的一身武艺快速闯出名堂。另一边,他又放出口风,说自己要加入匪寇之列。不久之后,洛庄便带着自己的五相马贼前来招募。而威竟危则成功进入到仇人的身边,并习得了五形意功。

    不过,直到真正见到洛庄的时候,威竟危才知道对方的可怕之处。凭自己那点本事,根本不足够寻恨平冤。所以他继续隐忍。因为他年轻,他有的是时间来提升自己,无论是力量还是修为。威竟危相信,过不了三年五载,自己定能超越对方。

    果然,没过几年,他便成功晋入到了天人之境,一个高人与凡人之间的分水岭。从那以后,他在大家心目当中的声望愈来愈高,甚有盖过老大洛庄之势。而他又在无意之间发现洛庄亲手杀了自己的贴身护卫,并吸食对方的血液。威竟危这才意识到五形意功的隐藏属性。私下里,他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同样找了几个亲信实验,让他们学习自己手中的五形意功,然后按照洛庄的方法饮血练功,修为果然大幅精进。从那之后,每逢初一十五,他便找一些半大的孩童,让他们学习五形意功。这样一来,周期短,见效快,短短的一年当中,他的修为已经赶上常人数十年的辛勤积累,着实令人振奋。

    但是,威竟危并不满足,亦不狂傲。他知道,面对洛庄这种对手,绝不允许丝毫闪失。所以,他一定将自己的獠牙藏着,只等时机成熟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终于,这一天到来了。

    洛庄撇下自己的护卫,独自一人潜入溶洞,这就是他一生当中犯下的最大错误。威竟危深知那几个护卫的厉害,联合起来绝不弱于一个真正的天人境修行者。没了他们,那洛庄就相当于自断一臂。

    因此,威竟危出手了。他要在此时此地做个了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