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饮血
    ,!

    孙长空的梦仍在做,可战斗亦未停止。

    他本可以助柳如音一臂之力,即便他已负伤不轻。但却并没有。

    年过二十,孙长空也有一颗做侠义之士的心。更何况他还是一个男人,这样的自己,怎么会趁人之危,以多欺少?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女人。一个如此更人动心的女人。

    所以孙长空选择观战,观看一场如同跳舞般的殊死之斗。

    柳如音的身手很是俊俏,而凤鸾成双功更是一门动作优美、起舞弄姿的功法绝学。两者搭配,使得此时的她真的犹如在那翩翩起舞似的,让人看得如痴如醉。

    玉莲就更不用说了,这小丫头自打娘胎里生下来,就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魅力。它不能让同性怎么样,却能有效作用在异性身上,使之神魂颠倒。一开始孙长空还以为是对方姿色过人所以才会对自己产生吸引力,可看久之后,他才逐渐瞧出问题的端倪。

    而更加要命的是,眼下的玉莲几乎是在半luo应战,举止之间难免会有春光乍现的情况发生,这就令有且只有一个男性看客的孙长空着实有些忍受不住了。

    按理说,像孙长空这样潜心修道之人,对于这些身外诱惑应该可以完全抵制。可不知玉莲用了什么妖法,即便孙长空反复告诫自己不要乱看,可自己那两只带勾似的眼睛就是止不住地往人家的身上瞥,而且一旦瞥上就收不回来,当真让他着实尴尬。

    玉莲本和柳如音打得不可开交,谁知猛然地一记少见重掌轰在对方的手上,将二者间的距离生生拉开,而后开口道:

    “嘿,你的相好看上我了。”

    柳如音原不想打理,可无意看见孙长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早就心生醋意的她,变得更是怒不可遏。趁对方喘息的工夫,她又攻出三十二式飞腾爪,照得空中火光四射,炫目逼人。

    玉莲的修为并不算高,充其量也就是个轮回境的入门学生而已。可她的招式多变,套路之诡,乃是五相马贼几人之中最难应对、最难琢磨的。

    柳的攻势虽说迅猛快疾,但却穿不破玉莲固若铁桶的防守。柳取肩,莲挫身。柳双爪袭乳,莲两臂摚空。柳飞腿踢腹,莲送膝消抵。柳如音云掌翻飞,玉莲霞纱绵绵。一时间,天上,地上,光影相击不断,炸鸣震耳。娇声,轻喘,声势分庭而立,此起彼伏。

    眼见这等百年难得一见的精彩对决,孙长空干脆坐下身来好好欣赏,也不再去管什么敌我对立什么的。这时,弟上其余几个马贼竟已相继清醒过来,刚要起身掺合,又被他一一击倒。

    转眼,二人已过了将近千招有余。柳如音心中突生异念,玉口之中惊出一语,当即落到孙长空的身边。

    “不好,咱们中了她的缓兵之计。其余马贼将要赶到,再不起,恐怕要出事!”

    原来,从刚才开始,柳如音就一直暗暗地加重出手的力道,可每次都被玉莲轻松化解。方才,她已使出两倍的落凤腿,仍是攻取不下对方的防御,甚至连撼动的意思都没有。于此,柳如音这才意识到玉莲的心思。同时,她也为对方高不可测的战力心生惊寒,混身战栗难止。

    “你们反应也太慢了些吧!本来只有我和三哥来监牢察看。发现你们不见后,稳妥起见,三哥让我留守,而他自己则下到这里追寻。谁知你们不但解开了身上的禁锢,而且修为大增,侥幸杀害了他。只可怜,我晚到了半步……”

    不知为何,对于老三邱云鹤的死,老五玉莲虽是脸露悲色,但表情深处却隐藏着一丝冷笑,好像是心中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不过,这些细节已经不重要了,眼前关键的事情是尽快脱离此处。不然,其余三位马贼首领到达,就算有烟羽相助,也要鹏鸟折翼了。

    “既然这样,就请你快快闪开吧!不然,以我二人之力,你性命堪忧。”

    孙长空起身,向前豁然迈出一步,周身气势杀意好似江河奔泄一般倾尽而出,立时将单枪匹马的玉莲锁定其中。只有对方稍有动作,便会随之受到全力攻击。

    “呵呵,就凭你们?虽说你的修为在我之上,可要在一时半刻内解决我还是太天真了。这娘们虽然底子不错,可一身修为还未完全解封,有力使不出,于我也无大碍。所以,你们还是乖乖地受死吧!”

    玉莲脸上的笑意愈加浓郁,看得令人心神难安。

    “同伴都死了,难得你不难过吗?还是说,这人的死,早在你的意料之中?”

    孙长空似是说中了玉莲的心思,后者的脸上突然显现出一分不自然的慌张表情,在意识到自己失态之后才稍稍恢复正常。

    “枯零凋亡,人之常情也。虽说他是我的异氏兄弟,可亲情之事不可强求,和他不合拍,我也没办法。我只希望他再生为人,别再做这杀人越货之事了。”

    “哦?身为马贼的你,也会厌恶自己的营生吗?呵呵,真是可笑!”

    听到玉莲的一番陈述,柳如音不禁冷嘲道。

    “当然,如果不是生活所迫,也许现在的我早已嫁给别人,相夫教子去了~”

    “那你为何又成了这副样子?”孙长空同情道。

    “这你不用管!反正走到今时今日,我陈玉莲一点也不后悔!”

    “原本你姓陈啊!”

    “呵呵,人家只是不想给祖宗抹烟才故意将姓氏隐掉,少见多怪。”柳如音对陈玉莲仍旧冷言冷语。孙长空不禁心中感叹:打死也不能得罪女人啊!

    “咱们走吧,不然等那些人赶上来就完了。”

    孙长空确定对方没有追击的意思,这才拉着柳如音迅速逃离,只留下陈玉莲独自面对这一地的尸身。

    过了才一会儿,陈玉莲缓步走向邱云鹤的尸体,并用两根玉指试了试他的颈脉,随后松了口气。

    “千等万等,你终于是死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罢,陈玉莲玉掌一挥,数枚金光破空掠出,直入其余几人的要害。原本,他们只是昏死过来,这下可是真的双脚一蹬,升天了。

    杀死自己同伙的事情本已实属怪异,可接下来陈玉莲的行为则更令人匪夷所思。

    她扒开邱的上衣,露出整条脖子。然后又掌中蓄力,而后按在颈上的经脉上方。只是轻轻一下,本已冷却凝固的血液竟在此时变得滚烫活跃起来,且范围越来越大,直到扩散到整具尸体之中。只是这一来,邱云鹤两侧的断臂又开始大量流起血来,不一会儿便沾湿了周围的地面。就在这时,陈玉莲朱唇轻启,随即小口啄在对方的血液之上,“咕咚咕咚”饮起血来,场面甚是恐怖。

    都说五相马贼的五个当家各有癖好,老三邱云鹤嗜色好淫,没想到排行老五的美人狐孙玉莲有此等偏怪诡秘的骇人爱好,当真叫人难以相信。

    可没等她畅饮完毕,漆烟的角落之中竟是又一次跳出两个人来。陈玉莲嘴仍呷在邱云鹤的颈上,可那双妖惑的眼瞳却已投向烟暗当中的人影,犀利的眼神当中充斥着野兽一般的凶狠,令人心生寒意。

    来者不是别人,当然是孙长空与柳如音。

    虽说这么做很是危险,但向来具有冒险精神的孙长空怂恿着柳如音躲起来暗中观察,看看这个马贼之中的惟一女子心中究竟打着什么算盘。

    可这一看不要紧,目睹陈吸食人血全过程的二人,吓得当时脸色煞白,柳如音更是惊得要叫出声来。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沦为禽兽一般了呢?

    愣了两三瞬后,陈玉莲咽下口中还未来得及吞下的鲜血,离开邱的身边,站起身来,兴致勃勃地说道:

    “你们都看见了?那真是太不巧了~”

    说完,陈玉莲还不忘擦擦嘴角上未被吸净的血痕,面露悲色地摇头道。

    “怎么?难道你还想杀我二人灭口不成?你有那个本事吗?”孙长空自信道。

    “刚才没有,现在……有了!”

    话出如**落,陈玉莲“飞”了出去。

    孙长空对陈的实力已经了解得**不离十,他可以确信凭借自己的修为已经一些特别的制胜手段,想要出其不意在短时间内将对方制服甚至击杀,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可才一交手,他便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陈玉莲的手脚已经像蛇一样死死缠住了他的身体,并且越挣越紧,最后几乎动弹不得,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依稀间,孙长空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不就是邱云鹤的蛇手一式吗?可陈玉莲是怎么学会的?

    孙长空回忆着刚才陈柳决战时候的情景,可他从没有发现对方会使这么一招啊!而且,看她对招式的理解已经掌握的程度来看,最少也得有三四十年的火候。可这陈玉莲顶多只有二十大几,怎么也没理由能将蛇手发挥到这般地步啊!

    恍惚间,孙长空心中长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这女人有古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