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玉莲的魅功
    ,!

    灰气入体,开始飞速破坏邱云鹤的奇经八脉以及五脏六腑,本来就已经十分虚弱的他,再也经不住这翻折腾,口中鲜血呼呼直冒不说,腿下的速度也开始急剧减缓,有上气没下力。原本便是相当单薄的身体,此时显得愈加羸弱,如同风中残烛一般,眼看就是活不成了。

    孙长空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所以他在自愈伤势的同时,以手为刀,转而向邱云鹤砍出一十八式麒麟刀诀的砍字刀法。这十八刀,看似平常无奇,实则奥妙无穷。每一式都没有回头之路,每一式都是要命杀招。

    电光火石之间,邱云鹤身形骤然停止,满面错愕的表情之中,还有一丝淡淡的笑意。

    “杀了我,还有其余的几个弟兄等着你。放心吧!咱们一定会在黄泉路上再见的。”

    说罢,邱云鹤缓缓扬起额头,好像是在欣赏眼前的最后景象,紧接着,空中血雾弥漫,竟是全都来自于他的一人之身。在临终的断言之后,这位三当家轰然坠地,终于是死了。

    确定对方真的没了气息,孙长空这才长舒口气。一时间,身上少说有十几处重伤未愈的地方仍在作祟。插在他身上的两只手臂虽说已经被全部纳入体内,但却迟迟不能将其化为自己的力量,使得身体不能与之合而为一。更加严重的是,因为过度使用才学会不久的蚀腐不死身,体内的骨骼开始大面积钙流失,使得这些本来坚固的身体“支架”变得酥脆易断,就算是轻咳两声也极有可能震裂胸骨。

    眼见孙长空凭一人之力成功挫败三当家,柳如音顾不上身上的旧患,赶紧跑上前来,观察对方的伤情。

    “放心吧!死不了!”孙长空嘻笑地安慰着,好像完全没有将身上的伤患放在眼里。

    “还说死不了,你看你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儿!”

    原来,孙长空从刚才使用不死身之后,身上仍有若干未能完全愈合的创口,加之神功运行当中产生的副面作用,导致现在他的皮肤表面如同烧过的伤疤一样,融合粘连,一眼看上去十分狰狞,让人有些不忍去看。

    “嘿嘿,那也只比成了真正的鬼强!”

    说着,孙长空一指地上凉透了的邱云鹤,得意洋洋道。

    “你啊你,就爱逞能。快走吧,要不然,其它马贼的头领也要赶到了。”

    的嘴还没来得及合上,柳如音却觉得身旁阴风阵阵,然后她不自主地向前迈出一步,身体另一面的青色花钢岩应声裂开,碎成不知多少块。

    “小心!”

    柳如音惊出一语,伸手推了孙长空一把。可因为出手匆忙,没能掌握好力道,这一下还是将对方的一根手臂当场拗断,痛得孙长空呲牙咧嘴。

    好在,柳如音及时出手,就在二人刚刚离开那里之后,一道快如闪电的金光飞掠而过,在那坚硬的石面之上划出大片火花,留下一道半寸来深的伤痕。

    “谁!”柳如音怒声道。

    “我,来替三当家索命的人!”

    听声音,来者居然是个女人。孙柳二人对五相马贼还是有所了解,尤其是后者,更是与他们有过几次交手。在她印象中,马贼当中能有这等伸手的女子只有一个毒妇夜叉——玉莲。

    这人心狠手辣,冷血无情,是大家公认的。甚至江湖之上有人传言说,宁拔虎须,不赏玉莲。这里的虎指的是吞天虎,而玉莲便是毒妇夜叉。和洛庄交手,你可以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而与玉莲对上,你甚至连死的机会都没有。她可以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什么样的功法修为能造就这样的可怕身手,答案在她手中的武器之上。

    平常时候,你是看不到玉莲使用武器的。只有当她下了杀心,毒蛇的獠牙才会真正显露它真正的实力。

    她有那么一套精致的“小玩意儿”,不用的时候就藏在衣袖里。杀敌的时候,但轻轻抖一下袖口,那些小家伙们便会听话地飞射出来,准确地击中敌人的要害。但这并不足以致死,可怕的还在后面。

    这些小玩意儿的表面,涂有一种名叫“蚀骨软筋”的毒药。这种药物,会穿过皮肉,直接作用在骨头脊髓之上,使其产生犹如万虫噬身的感觉,一会痛得不能自持,一会痒得又恨不得抓破心肺。总之,在那中招之人经历了千万般折磨之后,玉莲才会拿出一把五寸来长、弯月形状、手指粗细的精制匕首,在对方的脖子上轻轻一划,让血顺着颈上的大动脉缓缓淌下。随着血液流出,对方的痛苦症状将会逐渐减轻,一直到最后一滴血排净之后,这人才算完全死去。因为在死之前身上的痛苦完全消除,所以死者的脸上会流露出一比感激的神色,意思是对自己的仇人表达感激,让自己在生命的最后享受一瞬舒适。玉莲将这种杀人方法叫做笑面杀。她也很喜欢这种杀人方式。

    就在刚刚,她所施展的金光,便来自于那些小东西,一种被称为春蔻的暗器。眼见自己两招落空,她干脆也不再隐蔽,所幸跳了出来,现身在二人的面前。

    “我三哥就是死在你们手里的?”

    “不!是我的手里!”孙长空举起那只健康的手臂,笑眯眯地回道。

    “呵呵,没想到他驰骋半生,居然会栽在你这种无名之辈的手中。我本来挺欣赏你了,可杀了老三,大哥也不会放过你。死在他的巨擘之下,还不如在我的温柔乡里长眠。怎么样,对我这个杀身仇人还满意吗?”

    说着,玉莲竟然解开衣带,露出里面的薄纱单衣,其中曼妙绰约的身形隐隐若现,吹弹可破的肌肤更是让人神不守舍。这种人间难得一见的玩物,实属珍贵。想找一个漂亮女子容易,想找一个能与之同床共枕的佳人也不难办。稀罕就稀罕在这美女佳人非但有倾城华容,还能解万种风情,迎合一切人**望的需求,这就真的是难能可贵了。而眼下的玉莲,就是这么个人。

    “喂,孙长空,别看了!再看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孙长空听见柳如音的呵斥,这才稍稍收敛下自己的眼神,擦了擦马上要流下来的口水,一本正经道:

    “哼,妖孽!你以为这点伎俩就能让我束手就擒,放弃抵抗了吗?做梦!”

    “哦?是吗?如果我再脱一件呢?”

    玉莲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又去够身上所剩无几的衣衫。眼见这等羞煞脸皮的场面,柳如音怒火中烧,一记求凰拳径直打向正欲脱衣的玉莲身上,而且专朝那突出的双峰之上招呼。

    眼见自己的美人计被这不识风情的女人彻底破坏,玉莲当然也不会就此放手。只见她轻甩衣摆,其中星火闪烁,扑面飞来。

    柳如音衣袂急挥,顺势一卷,刚好将来到的暗器兜入其中。再看她那身姿飞燕返巢似的在原地旋转了一圈,罗袖一展,将那之中的物件一股脑地反射回对方的身上。

    玉莲能想到对方有本事接下这一招,但却万万没有料到她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转守为攻,而且射出器物所运用的力道比之自己来也不逊色,真乃宿命之敌。

    可就在那些暗器即将袭中玉莲身体的时候,那些小东西竟好像失灵了似的,无一例外坠落在距离她不到一尺的范围之内。她又将自己的衣摆在地上一晃,那些暗器便听话地消失不见了。

    “看样子,我的暗器对你不起作用啊!”

    “对我来讲,你的暗器和你的美色都是一样的,毫无杀伤力。我所见过的美人,比你强过不知多少倍。你所能引诱的对象,也就是像这个种没吃过见过的小孩子吧!”

    说着,柳如音恶狠狠地瞪了一下孙长空的方向,然后讥讽道。

    “嘿嘿,没想到你年纪不到,吹牛的功夫还不小。来来来,把你真正的本事拿出来,也好让我提提精神!”

    “你确定?”

    “当然!”

    看到玉莲依旧谈笑自若的模样,柳如音的笑意瞬间僵硬。聚集在她周身的气息正在疾速上升,风泿吹打着她的发丝,使之不断向上翻飞,飘扬。她的眼中再次出现了那道金色的光辉,与些同时,她的整个身体仿佛都化为了烈日娇阳,射得人眼睁不开来。

    “鸾凤成双功之鸾随风动。”

    话音未落,柳如音便已乘风破浪之势,逾越风阻,豁然降临在玉莲跟前。落凤掌,追凤腿一齐逼上,下打得对方连连后退,败象毕露。

    “该死!这小妮子居然还有这等身手,是我小看了。不过……”

    思绪至此,玉莲眼神陡然一变,急射出万道妖异的光芒,与柳如音之前所施展的鸾凤成双功对抗在一起,激起大片气浪。气浪上端锋利如刀,当即将二者的衣衫撕碎大半,只留少数衣物遮盖在关键部位,不至于出糗走光。

    “哈哈!没想到你的身材也不错嘛!”作为常年混迹江湖的玉莲来说,眼前的状况根本算不了什么。但柳如音显然没有经历过这等场面,不禁是悲怒交加,恨不得将这眼前的****碎尸万段。

    而对于一直旁观的孙长空来讲,这可能是他从打出生以来,活得最充实的一天。

    “我上辈子究竟积下了多少阴德,才能蒙受上天此等恩惠。就算是梦,也别让我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