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三当家之死
    ,!

    邱云鹤如今已经方寸大乱,甚至于把自己一向的冷静沉着也抛到了脑后。更要命的是,对方的身体真的如同无底洞一样,正在源源不断地吸收着他体内的宝贵灵气。一旦灵气全部耗尽,就算是个小孩子也能轻易杀死他。所以,眼下他正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问题。

    是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部赌上,支持到援军的到来;还是趁早切断二者之前的联系,使得自己保存相对较多的灵气。

    前者自己能落个全人也可能是全尸。后者,则要斩下自己的双臂,换取暂时的安全。究竟该如何选择,邱云鹤也不知道。他只感觉,头脑发晕,后脊发汗。他现在唯一知道的是,如果自己再不做决断,死的肯定是自己。

    “呔!”

    喝口水的工夫,邱云鹤已下定了决心,只见他猛然纵身跃起,巨大的劲力竟是连孙长空也一同拽入了半空当中。在这里,孙长空借不上力,而他则可以自如的行动。就在对方还没想到他要做什么的时候,邱云鹤已经开始扭动自己的身体,使得那道修长的身形立时变成了一只畸形的麻花。

    随着时间的时行,那突然出现的畸形区域开始急剧收缩,最终只聚集在肩部往下一点点的位置处。

    这是肌肉骨骼已成高度螺旋状,表皮组织叠了一层又一叠,乍一看去就好像千层饼似的。

    这时,邱云鹤面部已经发江变紫,汗水如雨洒落。剧痛之下,他的动作居然还没有停下。孙长空到这才看出来:原本对方要将自己的双臂活活扭断啊!

    实际上,不仅仅是邱云鹤,就连孙长空自己也是相当不好受。别看外面的两只手臂拧成那个鬼模样,陷入他胸部两侧的手臂在旋转的同时早已在内部产生了强大的反作用力。这股力虽没有刀斩斧剁剑刺锤轰来的那般干脆,但却逐渐影响着他的五脏六腑,使之气血阻塞,混身发软。不过与对方比起来,他的状态可是要舒服多了。

    这简直就是一场耐力的较量。

    赢的那个可以全身而退,输得只能任人宰割。孙长空已经受够那种“我为鱼肉”的日子。这一回,他要改写自己的历史。

    “妈的,拼了!”

    眼看自己马上支撑不住,后悔当初小瞧了对手的邱云鹤已是不能多待,再有个三五七息,他就要气绝当场。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的一只腿居然弹踢击出,鞋头地方还闪烁着银色的光芒。

    “脚上有古怪!”

    孙长空定神一看,那鞋尖之中隐约有一枚三寸来长的兵刃,个头不大,但却是锋利异常,所过之处,空气被它割得发出一种凄惨的尖鸣,好像是真的被这器物伤了一样。

    这邱云鹤出手便是要命杀招,那柄刀刃直向自己的脑袋招乎。这要是一不注意,不说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就连自己的项上人头也要随时搬家。

    因为彼此之间互有牵制,导致孙长空想要及时脱身也是心不由已。那道笼罩着死气的寒光愈发耀眼,孙长空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啊!”

    紧要关头,孙长空毅然决然地张开大口,不早不晚,刚好咬住了刀身。瞬间,他只觉得口腔之中冷风直冒,上下两颚酥麻难当,想来是刚刚用力过猛导致。即便这样,刀尖还是在他的腮上刮出一道浅浅的口子,要不是他一向自认脸皮过厚,恐怕这回是要破相了。

    “找死!”

    自己刚从鬼门关捡回命来,孙长空怒不可遏,当即一脚踏在对方的面门之上。在扭力、拉力的双重作用之下,那两只可怜的胳膊总算应声扯断。

    “吭~”

    双侧鲜血飙飞,犹如血雨一般,倾洒在方圆一丈之内,就连柳如音也没有幸免,被淋了一身滚烫的鲜血。

    别说是亲自经历,就光看到这血淋淋的一幕也要忍不住叹惜一声。可邱云鹤却只是轻吭了下,连声音都是极小,不仔细听几乎不可辩认。随后,他竟是仰天大笑三声,声之广,音之大,震得整个溶洞都在战栗。孙长空见过狠角色,但却未曾见识过这般不要命的主儿。

    “断了两只手臂就这么高兴吗?”孙长空嘲讽道。

    听见对方的质疑,邱云鹤这才停下笑声,转而将下巴对着孙,好像用手指着他似的,随即说道:

    “你是个很好的对手,告诉我,你刚才施展的那等邪门功法叫什么名字。”邱云鹤的眼睛在发亮。

    “蚀腐不死身。”

    “原本如此,光听这名号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一个名门正派,居然会修炼这种旁门左道的功夫,你的师父是怎么教你的?”邱云鹤的血也在发亮。

    “他老人家并未约束我的功法流派,我们苍北仙苑讲究随遇而安。遇到什么就学什么,武功并没有是否对错,问题出在使用它的人身上。”

    孙长空说完这句话之后,明显感觉自己又长高了不少。不知是真的生理变化,还是心理作用导致的幻觉。

    “哈哈,年纪不大,懂的道理还是不少。我像你那么大的时候还在烟花柳巷之中徘徊。后生可畏啊!”

    这回,邱云鹤不再发光,却又在发热。身体连同周围的空气、空间都在急速升温,热到视线都发生了扭曲偏折,两侧的断臂创口早已在这种高温之下凝固干瘪,暂时止住了血。

    “你说这么多,就只是想夸奖我一下吗?”孙长空很不友好地问道。

    “那到没有。只是,我对你比较感兴趣,所以想在你死之前多了解一下你这个人。”

    “哈哈,大叔,你是不是神志不清了?咱俩的状态你看谁像更像要死的呢?”

    面对孙长空的质问,邱云鹤也不过多争论,只是苦笑着摇着头,不说话。

    直到这时,那股高得离谱的热量才终于传递到孙长空的皮肤之上,被他感知。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激烈交战之后产生的余热。可时间越久,他就越感到不安。当他将不安转变成对危险预知的时候,邱云鹤已经破空抵达他的面前。

    同一瞬间,孙箜居然可以感觉到身上完全不同的三十六处地方,传来一模一样、令他感受到死亡威胁的恐怖伤害。对方身手之快,甚至超越了蚀腐不死身的反应时间。不等他的身体修复,邱云鹤的下一轮攻击已然到达。而且,一波胜于一波,一波快于一波。到最后,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五官因为巨大的惯性而扭曲错位,身体上接连传来骨头爆裂的声响。

    “实话告诉你,我最擅长的武器并不是双臂,而是我身下的一对劲腿。我的这个秘密,就连大哥都不知道。今日,你能见识到巅峰战力的我,可以安心上路了!”

    说话的时间,邱云鹤又攻出了十轮共三百六十记腿攻,而且是腿腿到肉,招招要命的绝强之式。孙长空的意识已经涣散,想不到才刚修复不久的身体再次变成了破烂不堪的样子。他在喘息的间隙居然还惨笑了下,也算为自己不幸遭遇做出的惋惜之态。

    “这么快就不灵了?你也太给无二真经图丢面子了吧?”

    孙长空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潜意识当中,那道熟悉却又令人厌恶的声音再次响起。

    为何自己每次重伤濒死的时候对方总会恰好出现?难道这人就是传说中的阴差烟白无常?还是说他本是一个扫把星,出现在哪就会把不幸带到那里?

    对于这个问题,孙长空已经不想再考虑了。他现在十分疲倦,累得连脚都抬不起来。

    “你就知道看我笑话,不是我学艺不精,是对手实在强得不像话。”

    “是吗?我看这人也就是个转轮境的修行者嘛,换作以前,我挥挥就能清理一大批。”

    “就你?别闹了。有本事你先从这出去再说。认识你也有段时间了,每次都见你躲在这烟咕隆咚的破地儿,什么时候你也出去见见阳光,怎么样?”

    “哈哈,你啊你,果真是傻得可爱。你以为你现在看见的,就是真正的我了吗?你先别嘲笑我,眼下的事情你想怎么办?好端端的蚀腐不死身让你用得这么不堪,我还真想撒手不管了呢!”

    “别啊!我死了,你找谁给你解闷啊!前辈,你再指点我一下!刚刚我也了出来,自己连神功百分之一的威力都没施展

    出来。有了您的帮助,我相信打败这个马贼绝不再话下。”

    “哦?一向狂傲不羁的孙长空怎么不见了?怕死了?不对啊!原来你遇到类似情况的时候也不这样啊?”

    “这……这不是情况不一样嘛!”

    “原本如此!嘿嘿嘿嘿!”

    就在那人怪笑的过程之中,迷雾之中登时射出两道暗红色的霞光,倾注在孙长空一左一右两边的臂膀之上。一时间,昏暗的意识空间当中光芒四射,处于其中的孙长空更是如虎添翼,非但将之前留下的伤势全部治愈,还令他内的灵气之中又多了一股异样的变化。

    “原本如此!”

    孙长空猛然睁眼,电光火石之间,邱云鹤的第十八波攻势已经来到。

    如今,邱云鹤已是面如死灰,气喘嘘嘘,再不是那般从容不迫,谈笑自若的模样。

    他的生命力在飞速流逝,正如面前的孙长空。他只是搞不明白,明明已经受了自己那么多次攻击,对方为何仍旧这般坚挺。

    邱云鹤已经见识过了孙长空的厉害,所以他不想留下隐患。他已想好,就在接下来的第十八波攻势当中将所有的力量全部使出,从而击溃对手。

    可当他才抬腿准备进攻的时候,孙长空居然醒了。并且,一手便扼住了自己腿部的命脉。现在只要对方轻轻一用力,他的这条腿可就再也动不了了。

    “接下来,该我了!看招,化容为朽!”

    说话之间,邱云鹤已见到自对方掌中生出一团灰气,顺着自己的右腿经脉,飞速涌入到自己的身体当中,势不可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