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孙长空的招
    ,!

    眨眼一瞬,邱云鹤的手爪已经攻出数十招。而柳如音也不甘示弱,硬生生地接了数十招。可不知怎的,对方的手上竟好似长有獠牙利齿一般,所过之处无不是伤痕累累,血迹飙现,痛得她几乎晕厥过去。

    但好在,柳如音不是一般人,即便是在毫无招架的情况之下她仍是咬紧牙关,不叫一声。看到这,邱云鹤钦佩地点了点头,不得不为眼前的女中豪杰所触动。

    “你这又是何苦呢?认个输躺在那还能少受些皮肉之罪。不然,就算你能侥幸活命,恐怕下半辈子也要活在病榻之上了。”

    邱云鹤对女人很是珍惜,尤其是像柳如音的美人更是宠爱有加。看到柳如音混身是伤的模样他有些于心不忍。但大哥有命在先,务必将两人抓拿回牢,即便是尸体也在所不息。这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二人胆敢反抗,可以将之击杀后带回。好在柳如音的战力有限,不然为了确保完成任务,他只能动用痛下杀手了。

    “哼哼,你说的轻巧,我们要和你乖乖回去,岂不是又要受牢狱之灾。与其在那任人摆步,不如死在这里来得干脆。如此,我们还能为门派减轻一些顾虑。你不用多说了,有什么本事就都使出来吧!”

    柳如音柳眉微振,周身灵气立即躁动活跃起来。渐渐地,她的身形之后竟浮现出一道淡淡的鸟型图案。遍体金黄,双翅伸展,宛若要翱翔击空一样,甚是壮观。

    “哦?本来我以为你被封灵气之后力量会大大下降,没想到几天不见你居然又精进了不少。有这等修为,何不加入五相马贼与我们驰骋天下呢?”

    然而,看到柳如音稳如泰山的架势,邱云鹤已经知道对方的答复,于是叹声道:

    “那好吧!”

    邱云鹤缓缓伸出双臂,猛然间他的眼神之中暴露出一股可怕的光彩。紧接着,那两条手臂立时化为漫天光影,同时逼向正沉浸在神鸟光华之中的柳如音。

    “破!”

    话音方出,柳如音双眼当中金光四射,威严神武,犹如天神仙尊。那些光影刚碰上金光便开始纷纷瓦解,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

    邱云鹤本以为自己这一招“天下皆蛇”足可以制住对方。谁知,竟被柳如音轻松化解。一时间,他有些看不透眼前的女人。这还是当日那个带着师姐师妹前来寻死的小女子吗?

    “既然这样,那我只能认真了!”

    邱云鹤的气息顿时强盛了数以百倍,就连一旁的几个随从都被他吹得接连身后撤步。在看柳如音,虽然完全暴露在对方的攻势之下,但仍就屹立不倒,两只玉足就好像长入了地里一样。

    这一回,却是柳如音率先出手。而且甫一出招便是鸾凤成双功里的数门绝技。只见她左手握拳,右手劈掌,下段双腿疾射而出,踢得邱云鹤双臂发酥发麻,更惊得在场众人瞠目结舌。

    “这娘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那几个刚刚还不把柳如音放在眼里的马贼如今全都变了脸色,如果现在换作是自己对阵的话,恐怕早已不支倒地,哪能像这样云淡风轻地在旁观战。

    不过,比地面前的母老虎,他们更加看好自己这边的三当家,被人称作云鹤蛇形的邱云鹤。

    早在加入马贼团伙之前,邱云鹤便已名声在外,家传仙鹤神夺加上深厚的修为,使之成为当时年轻一代的王者。

    但好景不长,因为他年少气盛,仗势欺人,当地名门正派联合讨伐,不但查封了邱家,还把邱鹤追得背景离乡,如街老鼠一样。被逼无奈之下,仅有二十三岁的他便加入到了五相马贼的阵营当中。吞天虎洛庄慧眼识人,不仅让当年轻的邱云鹤成为了二人之下,众生之上的三当家,还将五形意功当中的炼蛇鬼爪传授于他,使之成为自己的强劲助力。

    因此这些来年,邱云鹤在众多弟兄们当中呼声相当之高,仅次于洛庄和老二。眼下这个危机关头,他们坚信自己一直依赖的头领绝不会让自己失望。

    说时迟那时快,柳如音的落凤腿攻势将近,刚欲接招在上。可就在这千分之一秒的空当之中,邱云鹤灵动的手掌已经锁住了她的腿踝,看似绵软无力的手指,落在肌肤之上却胜比千钧,掐捻的工夫,柳如音已感到踝骨之中上传来轻微的骨裂声,当真痛入心扉。

    柳如音自是知道对方的厉害,所以她早已做好了第二手准备。才刚落下的另一腿旋即飞踢对方脖颈命门,只要让她攻入一脚,对方立时就会暴死当场。一只腿换一条命,这样的买卖实在划算。所以她并没有迟疑。

    可邱云鹤就是邱云鹤,混迹数年、死里逃生的次数比他的女人还要多,阅历如此丰富的他怎会被这小小的伎俩所蒙混?他甚至没有动用另一只闲手,那只钳着对方脚踝的手掌只是微微一颤,便登时伸长了四五倍,足有常人手臂那般长短。

    就在这时,柳如音的奋力一踢刚好来到,与那同样恰好射来的手指完美地撞在一起,只听“噗”的一声,印云鹤的绵指洞穿了柳如音的小腿,随便挑断了其中的脚筋。

    “啊~”

    此时,柳如音再也挨它不住,凄惨地哀呼一声,随即跌撞在地,抱着自己受伤的小腿,左右翻滚起来。

    “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邱云鹤拭去指上的血腥,悠悠然地来到柳如音,伸手就朝对方的衣领抓去。费了这么大的气力,他总要好好享受一番。这是他对女人的一贯作风。

    “咣~”

    就在他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的时候,后方那个一直未有动静的“身体”竟然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巨大的旋风平地升地,四下里瞬间飞沙走石起来,别说睁眼,就连移动半步都是相当困难。

    “孙长空!”柳如音仰倒在地上,微弱道。

    可怕的风刃袭卷着天地间的灵气一同源源不断地涌入到孙长空的体内当中。而那副老兽老生在骸骨则在风力的推动之下同样钻入了孙长空的身体,化为滋补的精华,为胸口那道刺目的伤口添骨生肉,不时便修复了**成的样子。

    “那小子身上有鬼,不把他解决了咱们都得完!”

    这会,不等邱云鹤发号命令,那些在旁观战的马贼们倒先下手了。毕竟,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嘛!

    可令他们始料未及的是,当那些兵刃劈砍在对方身上的时候,竟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再多的力道到了那里都没了踪影,完全被吸引消耗。而等这些人再想收刀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晚了!

    因为刀已嵌入到孙长空的身内,且已长在里面,与之合而为一,再也分不开来。

    进不是,退也不是,几人只得弃刀。可是就在此时,刀柄之下传来的一股诡异的磁力竟让他们有心无力。体内的灵气源源不断地逆向流入孙的体内,使之气息在短短一息之间便已增长了数倍。站在远处观察情况的邱云鹤眼见情势已不在自己控制,不禁讶然大惊,飞身上前,左一抓,右一握,双腿分向两边,勾住其余两人肩膀,欲要以一人之上,同时救下四人的性命。

    可孙长空会让他如愿吗?

    他本可以不让邱云鹤得手,但却出人意料了收回了内息,撤下了吸力,任由对方几个倒飞出去。

    “砰”

    “啪”

    “哗”

    “咚”

    “哒”

    五个人,同一时间,分至五个方向,五个位置。有像柳如音一样仰倒在地的,有用力过猛撞在石壁上的;有脚下失足滑倒在岩石上的,有躲闪不及掠入湖中的;还有一个,虽是大吃一惊,却仍能保持以往优雅姿态点地伫足的。他是邱云鹤。

    人如其名,云中飞鹤,岂能因为这点动荡栽倒在地?当然不可能。

    可孙长空已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即便他的那双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

    “如音,是谁把你伤成了这样?”

    “就是这个家伙!”

    柳如音伸手一指前方的邱云鹤,愤愤地说道。

    “那你给我过来!”

    孙长空摇口一捞,一股莫名的外力随即作用在邱云鹤的身后,使之毫无招架之力地冲向自己的位置处。事发突然,邱云鹤虽未弄清眼下的状况,但他绝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怕死之人。

    于是乎,他以施展出自己的看家绝技,鹤唳九霄以及天梭蛇影。这两个招式,一是出自于邱家的仙鹤神夺,另一式则来自洛庄的炼蛇鬼爪,都是以迅猛快绝著称,取人性命,弹指之间。以往的战斗之中,吃了他这招蛇鹤双攻的人,还没有一人能够生还。他当然有自信可以认为,面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同样也不会例外。

    然而,事事仍有例外。一个六七岁的孩童杀了武功盖世的魔头,一个看似不起眼的蚁穴击溃了百里大堤。还有,在南面的一只蝴蝶轻轻扇动翅膀,却意外引起了北方的一场特大型风暴。这样的例子虽是不常见,但细数起来却是很多。

    邱云鹤,便是被这看似不常见、实帽却很多的意外之一打败了。

    他明明看见自己的双手已经刺入到了孙长空的身体要穴,却发现对方无动于衷,脸上残酷的冷笑仍然保持着。

    他的笑像刀,将邱云鹤的战意一刀刀剐净,并将之弃入无底深渊之中,令其万劫不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