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追兵
    ,!

    要将孙长空和那团烟色的物质一起拖上岸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柳如音不懂水性的前提之下,更是困难重重。

    她那原本健美有型的小腹此时已经撑得微微隆起,就在刚刚第四次下水的时候这个可怜的美人又吐了几大口湖水,其中还夹杂着未被完全消化的蚂蚁尸体。柳如音已不敢去看,只怕瞧子之后又要引起内脏的翻腾。

    “你个混蛋,不许你就这么死了。不然,我岂不是白吃了这么多苦。”

    柳如音看看被自己驮起的孙长空,鼻子一酸险些哭出声来。她当然不是那种软弱之人,只是她怕,她怕身上的人真就这么一睡不起了。

    一步,二步,三步,四步……

    每走五步之后,柳如音便要重新浮上水面大口呼吸之下,以解要命的窒息感。唯一的好消息是,在不断的喝水、吐水之间,她竟已经渐渐熟悉水性,每次在水上所待的时间也在一次次变长,五步变成了六步,六步变成了八步,最后她居然可以在缓慢潜游,虽然速度不快,但极省内息和力气。

    经过了艰苦不懈的努力之后,孙长空终于被看似瘦削的“小女子”柳如音拽上了岸边。

    回首望去湖心位置,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可以游动这么长的距离。这在他来到这里之前是怎么也不敢去想的。

    好在,她成功了,并未让自己留下遗憾。即便他已看到孙长空胸前的那道夸张的贯穿伤。这样的他,真能活命吗?

    柳如音不知道。她将这一切全都交给上天来决定。她已到达了自己的极限。

    身心俱疲的她歪倒在孙的身边,枕着对方的膝盖慢慢睡去。她希望自己睁眼的时候可以看见生龙活虎的样子。

    她真的累了。

    孙长空还有气息,但已是十分微弱,几乎到了不被感知的地步。他已经十分努力,谁知紧要关头还是抖不过那只老狐狸,着了那厮的道儿。

    “这次感觉怎么样?”沉睡的孙长空猛然被一道熟悉的声音所惊醒。他确信自己听过对方的声音,只是因为眼下头脑发晕想不起来是谁来了。

    “无二真经图的力量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自己天下无敌了?”那人继续挑逗道,丝毫不管如今他的状况。

    “什么无敌,我还不是被那活尸打了个半死,眼看就要活不成了吗?要说厉害,我看还是麒麟刀诀更强一些。最起码,百兽老生就是死在它手中的。”

    “哦?呵呵,这么说,没有百骨鬼林修复伤势,化朽成奇,你也能使出刀诀进而将活尸斩杀喽?”

    说话的人口气十分奇怪,一会像个年岁过百的得道高人,一会又似稚气流露的黄口小儿,让人琢磨不清。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对那人表现出半分不敬,只是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懒得回话罢了。

    “你想怎么说都成,可现在,我该怎样度过眼前的危机呢?刚刚,我好像感觉整个身体都仿佛撕裂了一般,连五脏六腑都要跑出来透透气。我是不是死了?”孙长空茫然四顾,想要对方的身影。可是他眼下的空间之中灰蒙蒙的一片,别说是人,就连个鬼影也瞧不着。莫非自己已经死了不成,所以才会看不见说话之人的相貌?

    “别找了,现在的你是不足以发现我的。话说,你还没有成为真正的死人……”

    “这么说,我还活着啦?”孙长空满心欢喜道。

    “也不能那么说,因为现在的你已经神魂散尽,只剩一口冤气憋在胸口,一时之间吐泄不出。等将这口灵气排空,你的死期也就真算到了。”

    那人说的轻描淡写,可在孙长空看来却是字字可以压死自己的致命招式。

    孙长空失魂落魄地坐倒在地,又眼无神地瞅着地面,瞧着自己身上每一个细节。他能清晰感觉到身体上的每一个部分。这样实实在在的自己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

    “你也不说完全没有救,至少在我看来,你还有办法起死回生。”

    “真的吗?”

    那人的安慰重新点燃了孙长空内心的希望之火。长这么大,他没有像眼下这样热切期盼某一样事物。或许,这就是生命的珍贵之处:只能前进,不能后退,一个人再怎么了不起也只能活一遭。就算你的灵魂侥幸投胎到下一户人家,那也是和你毫不相干的事情了。

    “当然,只不过,你需要付出一点代价而已。”那人淡淡道,听不出语气是悲是喜来。孙长空总有种掉入他人圈套的感觉,可他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只得继续听着。

    “什么代价,只要不是让去杀人放火,条件都好说。”

    “呵呵,口气这么大。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比死、比杀人放火更加可怕的事情吗?”

    “只要不违背我的良心,怎么样都无妨。”

    “好!”那人大呼一声,周围空间当中的烟雾立即化作一枚漩涡,将孙长空完全笼罩,使他顿觉呼吸不畅,神魂涣散,马上就要抗不住了。可就在这危难时刻,他竟看到了一只猩红的眼眸。那绝不是一个正常人类应有眼睛,那简直就是一枚慑人魂魄杀人于无形当中的可怕妖瞳。

    妖瞳位于漩涡的正中央,刚好不被周围的气流所影响。它就那么一直注视着孙长空的一举一动,好似一只正在猎食的猛兽,伺机发动致命的攻击。

    “那我就将百骨鬼林图中的至强招意传授于你,接好!”

    且看那只红色妖瞳之中豁然亮起耀眼的光芒。孙长空毫无防备,竟被其中一束赤红直击眉心,一股蚀骨腐肌的可怕能量趋势而入,一经入体便已窜入四肢百骸,这要是要命剧物的话,孙长空已经可以宣告自己的死亡了。

    然而,他并没有。他仍然活着。

    而且他感应到了一股前所为有的异端力量注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唤醒原本坏死的组织,滋养干涸的经脉。他清晰感觉到自己岌岌可危的生命力正在迅速回升,助长,达到巅峰,甚至超越以往任何时候的自己。他已不是他,他的修为已是今非昔比。他还是他,那个一腔热血,虽有一些自私但敢于在危难之间挺身而出的孙长空。

    “起来!”

    柳如音不知自己睡了多长时间,迷离间竟被几声怒斥以及若干下掌掴惊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只见几个马贼装扮的男子分列分侧,将她的去路全部堵死。

    “好你个小丫头片子,活腻了是吧,竟敢私自逃狱。看回去我给你脱层皮。”

    那带头之人脾气最是恶劣,出手亦是相当毒辣,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刚才柳如音受的几下耳光就是他给的。若不是怕打伤了对方回去之后不好交差,他真的要把这小妮子生吃活剥才能解恨。

    不等柳如音回过神来,那马贼已经跃上前来,一把攥住她的秀发,欲要把对方生生拖回狱内。

    长这么大,柳如音哪里吃过这种亏,就算之前沦为阶下囚时,那也是五个当家拥着进地牢的。一个小小的看护就有这般嚣张,向来眼中不容沙子的她不理所应当要好好教训一下他。

    一出手,他便便用出了飘渺云巅的飞云仙掌。

    “砰砰砰”,三道快如疾电的掌风暴射而出,瞬间便将那位不长眼的看护打得七也窜血、胸骨尽碎。好在柳如音手下留情,饶了对方一命。不然,现在的他已经是一滩肉泥了。

    一看自己的同伴吃了大亏,其余的马贼也不是怕之徒,前赴后继地冲向手无寸铁的柳如音。

    要知道,他们一个个拿的都是良匠打造的鬼哭鱼头刀,以迅猛快疾著称。别说是四五个这样的对手,就算只有一个,也是极难应付的。更何况,她的修为还没有完全恢复,而刚刚的飞云仙掌又耗费了好不容易提炼下来的灵气。如今面对这几个鬼一样的对手,就连向来他不怕地不拍的柳如音也不禁心生怯意。

    “你们几个打一人家一个,算什么本事,让我来!”

    柳如音听罢声音之后大喜过望,心想一定是孙长空醒了过来。谁知,就在她转头的时候,一股婉若灵蛇一样的双爪已经轰然袭至。

    退退退!

    她几乎没做任何思考,身体已在下意识的支配之下向后暴跌出数丈开外。但柳如音明明看到二人相距已经有段空当,可那如鬼似魅的难缠招式仍是尾随而来,并且越来越近。不等自己站稳脚跟,她只觉得下段猛然失势,整个身体随即向下坠去,正好跌在一旁的石头之上。一时间,鲜血四溅,打湿了那张白皙如玉的脸颊,迷离了那双杏眼含春的双眸。

    可是,流血是吓不住柳如音的。她再次站了起来,而且比之从前还要更加挺拔,更有精神。这连刚刚赶来的老三邱云鹤也没有猜到。看似柔弱的外表之下,居然还藏着这么一颗坚如磐石的战心吗?

    “哼哼,不愧是飘渺支巅的精英弟子,就凭这一点,你没给师门丢人。”

    “我的是否对错轮不到你来为评判。废话少说,接招!”

    言毕,柳如音身如长虹,身形三次明灭之后已然攻入邱云鹤的近身。

    但面对这等阵势,他仍是一副懒洋洋的架势,全然没将柳如音放在眼中。

    “手下败将也敢造次,我就用一只手和你玩玩!”

    冷笑之际,邱云鹤的一只无骨柔掌已然袭卷掠上柳如音的身上,以一个让对方完全没有想到的角度攻向她的死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