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困兽之斗
    ,!

    孙长空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之中的动作,竟是将体内隐藏的第三幅无二真经图唤醒激活,蒙蔽在图上的封印从内部一点点土崩瓦解,犹如万虫噬骨一样,焕然消逝。

    “百骨鬼林”

    看着脑海之中反应出的文字,孙长空有些摸不着头脑。前二幅无二真经图,无论是雄鹰展翅、还是猛虎下山,都是正气凛然,至阳至刚。怎么到了第三幅的时候味道一下就变了,变得阴森恐怖,教人心生寒意了呢?

    不等他弄明白图名的意义,那具被蚂蚁包裹的活尸遽然动了起来,而且一动便是不容小觑,那由无数蝼蚂组成的手掌向下一指,森然紫光不期而至,直逼他的印堂死穴。

    虽然开启了第三副无二真经图,但眼下孙长空的体内仍无半分灵气。别说御敌,就连游回岸上的力气都没有了。出于下意识的应激动作,他将手挡在眉心,想要借此减弱一下招式的力量。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那道紫光才一射入掌中,竟如游子回家一样,瞬间变成了自己的东西,与身体当中的经脉完美结合,化为了滋养的补品。这回,孙长空是真的想不通了,自己什么时候居然有了这等玄妙的神通?

    那具活尸见自己一击不成,反手又是“噗噗”急射两指。这一次,他并没有再动用紫色的灵气,而是将自己两根经由蚂蚁组成的手指激飞了出去。

    孙长空没有想到,对方的灵识居然如此高到了如此境界。只是一次交手当中,他便看清了自己的失手之处,转而选择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攻击方式。而且,这两根手指,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都要远胜于之前的招式。这令好不容易才见到一线生机的孙长空又不禁愁上了心头。

    要说处于全盛时期自己,孙长空还真未必怕了对方。他灵活,体魄强健,一身正气,身法敏捷,还怕他一个死人不成?可眼下,他疲倦,一身是伤,灵气全无,反应迟钝,这样的自己怎么和面前“鬼”一样的对手单打独斗?更何况,他的手中还有陷入昏迷的柳如音,只要稍不留神就成了人家的盘中美食,试问此时此刻此景,让他如何全心应战活尸百兽老生?

    孙长空心中纠结成麻,可脚下仍不能停着。好在刚刚那从那指力之中阴差阳错地提取了一些灵气,这才使他有了做“困兽之斗”的资本。

    他先是以绵力掌法拍击在柳如音的后背之上,将其重新送上岸边。同时,也又借着掌劲的反作用力将自己向相反的方向推开,以求闪开那飞来两指的杀招。千分之一秒后,那两根漆烟的手指擦着他的鼻梁骨飞射而出,“砰砰”两声一前一后钻入水平。孙长空以为这下自己总可以安心了吧?谁承想那俩根手指竟好像认定了自己,非他不攻,即便在撞击在水面之后,仍不肯就此放弃,而是掉头继续向他袭来。这下,孙长空身上的血都凉到嗓子眼了,自己这是要完啊!

    “噗~噗!”

    活尸见孙长空中招之后无力的低下头,以为他就这么死了。于是乎他的喉咙之中又发出几次嘶哑的叫声,这次降到水面之上,伸手去够孙的尸身。

    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尸体居然动了,而且一出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将其一把从空中拽到了水里。接着,孙长空和着血的嘴巴缓缓张开,“嘿嘿”地怪笑了两声,眼神之中忽闪着诡异的光芒,比他这个“真鬼”还要更加恐怖可怕。

    一个尸体怎么会平白无故地活动,而且还是如此迅猛快捷的身手。唯一的解释就是:孙长空未死。他不但没有死,而且还有意外收获。

    本来,他也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可当那两根手指扮携着杀气破体而入的时候,百骨鬼林图顿时光彩四射,不仅将自己照亮,还将其余两幅真经图一同唤醒。禁铟体内的灵气焕然冰释,被封印的修为也在此刻恢复如初。三幅真经图相互协作,相互补充,呼吸之间便已将孙长空重新带回了巅峰水平,而且修为大增。

    这一切的源头,仍是百骨鬼林图的神效。这在他成功吸收了那两根手指之后脑中便已经浮现而出:百骨鬼林,化腐成奇。

    原来,百骨鬼林的一大特性就是化腐朽为神奇。也就是说,他将百兽老生的尸体化为了自身的力量,进而冲破了封印禁锢,最终化险为夷。

    但即使如此,孙长空仍没有十足的把握拿下对方。所以,他选择伺机而动。只要对方来到自己跟前,他就把对方一同拖入水里。而如果对方转而攻击岸上的柳如音,他就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这样总比直面敌人胜算来得大一些。

    所以,孙长空的计划就这样开始了。他先装成一副重伤不治的模样,然后暗中调动周围的湖水,使其聚在身体周围,为其所用。然后,他又调动起体内的百骨鬼林图,提防着对方的远距离杀招。就这样,毫不知情的活尸就样落入到了他的“陷阱”当中。

    甫一接触到活尸的身体之后,他便自知决不能再脱下去。令百兽老生复活的功法极其邪门,不但用平时生活中不起眼的蝼蚁作为自己的筋骨肌肉、血管经脉;还能调动火焰使之成为自己的武器。更可怕的是,刚刚在空中僵持的时候,他还感觉到体内的灵气被对方吸收了过去,这等阴狠毒辣的招式,不仅为修行之人所不知,更是为无数高人所忌惮。这就像一个无赖似的,我的东西是我的,你的东西还是我的。拼到最后,输得肯定还是你。

    因此,活尸入水的同时,他就已经出了杀招,麒麟刀诀当中的狂乱斩法。顷刻之间,二人所处的水面之中便长起千万乃至万万枚浪花。

    它们果真长得像花,一个个身姿优美,含羞吐芳。可下一刻,它们已不是花,而是一柄柄致命的屠刀。刀刀迅猛快疾,势不可当。也许,它们真的是蛇蝎美人转世,前一秒还是梨花带雨,后一瞬却已是毁人肚肠。

    而如今,这朵巨型的刀浪之花居然真的合拢的了,而且是惊涛骇浪,慑动动魄。在一波接一波的刀光之中,百兽老生的尸身不断发出惨绝人寰的悲鸣。声浪那可怕的穿透力,竟是将岸上的柳如音惊醒了过来。

    方才,孙长空将她推到岸边的时候,还顺带为其输入了一道灵气。灵气的数量虽不算多,但也足够柳如音自行恢复的了。一边看着水中的战况,一边运行治愈患处,不一会之前的虚脱感便荡然无存了。

    这个时候,狂乱斩法的攻势已经过去了九波,这第十波,也是最后一波,乃是此招的最强一式,名为屠魂。言外之意,受了这一招的人,不仅连身体抗不住,就连三魂七魄也要被杀个干净。可眼下,四下的水面浪花已尽数消泯,那第十波刀气又要发从何而出呢?

    “看好了百兽老生,接我这最强一招!”

    孙长空话音刚落,却只觉得胸膛之中一片绞痛,他竟愕然发现活尸之中不知何时生出一条畸开的触手,刺入到他的体内。触手直贯心肺脾肝等重要脏器,当时血河崩溅,犹如决堤一般,汹涌溢出。

    说实话,孙长空自个长这么大也没一口气见过这么多的鲜血,而且还是在他自己的身体之中。他甚至不禁停下来想要观赏一番,看它今天能流多长时间。可他猛然发现岸上的人儿已经醒来,她在向他奔来。他有些不忍,他不想对方看见这副惨相。所以他动了,一动便是惊天动地,鬼哭人嚎。哭的是活尸,嚎的是自己。

    孙长空摒住最后一口气,随即掌中银光阵阵,威风萧萧。他看见活尸愈发狰狞且不知算不算得上叫脸的面孔。能打到这般地步已实属不易,临死之前还能拉一个垫背的,保一个活命的,已经相当不错了。

    “对不起了,方柔,我回不去了!”

    顿时间,湖水中央刀光汹涌,罡气肆虐。巨大的气流将才刚来到战场当中的柳如音当即吹飞,整个湖面更在此时犹如炸费一般,半池水都被掀上了岸边,蒸到了空中。

    当柳如音再此苏醒之际,已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当再次看向湖心处时,她已经傻了。

    没了,都没了,人没了,活尸也没了。溶洞又恢复了千万年间的那般清静。她想哭,却哭不出来;她想叫,又没人听见。

    兴许还有一线生机呢?

    抱着这个最后的残念,她第三次下水。她本不会水,接连的溺水已经让她学会了怎样“喝水”。

    她的胃口本就很好。一个简单的早饭,柳如音能轻松吃下三个成年男子的饭量。这还不够,他还要吃水果,飘渺云巅向来不缺这些大自然的产物。一筐水果,半个上午她就能彻底吃光。她的师父就曾说过,幸亏你没去其它门派,不然哪有人家敢要你。

    起先,她一直认为这是自己的唯一缺点。可如今,这倒成了她的最强优点。

    一入水,她已咕咚咕咚喝了三口喝湖水。不知怎的,这水着实不好喝,可能是那些蚂蚁给污染了吧!不过,她已无暇顾及这些细节。她要救人。

    可没潜行多远,柳如音便愣住了。只见不远处,孙长空与一团烟漆马虎的东西粘在一起,分不清彼此,分不清死活。

    “啊!”柳如音发自肺腑地痛哭起来,无情的湖水趁机又猛灌了几口这位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