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百骨鬼林
    ,!

    孙长空的乌鸦嘴是众人皆知的,三胖深有体会。可如今柳如音同样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为他们脚下的地面正在剧烈晃动,好像随时都有什么东西跑出来一样。

    “喂,你说那百兽老生的骸骨会尸变?你在开玩笑吗?”柳如音大声吼道。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逗你玩吗?”孙长空一本正经地回道。

    “据我所知,民间确有尸变的传闻。可那都是下葬不长时间的湿尸,肌肉组织还未**变质,在再上冤气缠身以及外界因素的干扰,最终才导致了活尸的出现。可老兽老生的仙骸都已经化为百骨了,那还怎么诈尸?”

    孙长空一脸愁色,半天也不说话。

    柳如音所说的一点都没错,但孙长空对自己的预感更有自信,因为无数次危机之中他便是靠着自己过人的预知能力来躲过险情、化解劫难的。眼下,不只是预感,还有那一直寄存在他体内的无二真经图同样不断发射出危险的信号。他几乎可以确定,异端的来源便是那具尸骨。

    “快看!”

    柳如音惊讶指向百兽老生的埋骨之地,只见无数蚂蚁正以可怕的速度进入其中,坟头越鼓越高,眨眼间已经和孙长空等齐。

    “跑!”

    孙长空伸手拉了一把身旁的柳如音,谁知,就在这时,垄起的坟头轰然炸开,大量蚂蚁的尸体顺势喷射而出,溅了二人一身。蚂蚁分泌出的酸性溶剂沾得衣衫上下全都湿漉漉的,柳如音看了一眼差点没吐了。

    硝烟散尽,只见坟墓之中出现了一道烟影。说它烟,不是因为这里的光线不好,而是因为那人的身上真的乌烟似墨。更让他们接受不了的是,人影之上居然还有数之不尽地蚂蚁伏身于此,一眼看去当真是令人眼晕。长这么大,他们还没见过这般不堪入目的景象呢!

    “还可以这样啊?蚂蚁居然充当了经脉肌肉,给百兽老生同化所用了?”眼前发生奇观已经彻底颠覆了柳如音对生命的所有理解。重伤至极未尽不能痊愈,人死不一定不能复生。到现在他又知道了一条,化成白骨的也不是不能乍尸,蚂蚁虽小但也不是不能当成肉。

    “快,用你体内的灵气把那些蚂蚁都烧了,不然让百兽老生诈了尸,你们都得被这怪物吃了。”

    活尸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进食,不住地进食。眼下除了他们两个恐怕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引起对方的兴趣了吧?

    孙长空光顾得瞧热闹,差点把大事都忘了。好在百兽老生还没有完全活过来,只要“它”还未恢复生前的修为,孙长空就有把握将其扼杀在萌芽之中。

    呼吸之间,孙长空已经祭出体内所剩不多的魁虎灵气。灵气一遇空气立即化为熊熊烈火,他只轻轻将手一挥,火焰已经跃上百兽老生,随即蔓延到整个身体之上,蚂蚁成片片地从白骨之上脱落下来,火焰烧的蚂蚁发生“啪啪”直响,空间之中也被一股焦臭味完全充斥,熏到四下里什么也看不见。怕引火上身的二人赶紧跳人湖中,这才稍稍心安起来。

    “这下总该没事了吧?”柳如音悠悠道。

    “谁知道呢,看看再说!”

    孙长空话刚说完,只见火焰之中豁然跳起一道光影,直奔孙柳二人。慌忙之间,二人各击对方一掌,这才使得彼此避过光影的冲撞,险险地逃过一劫。

    柳如音挣扎着爬向岸边,谁知,那道火光竟不顾她的存在,直挺挺地飞向孙长空的方位。恍惚之间,他居然看到火焰之中不时闪烁出零星的紫色火光,看上去着实妖异。

    “孙长空,小心!”

    不用对方提醒,他早已看到火光逼近飞至。可刚刚焚尸的时候他已经将体内的灵气几乎耗尽,手边亦没有神兵利器相助,根本施展不出具有杀伤性的招式。

    愣住的孙长空还没从思绪之中苏醒过来,便觉得上空一阵热气袭来,一只泛着火焰的干枯手臂已经擒住他的衣领,携着他一起飞上身后的岸上。

    先不说身体上遭受的烈火焚身之难,单是看那副阴森恐怕的骷髅外表已经足够将孙长空吓个半死。三息之间,他已经使出三十五拳,六十四掌,外加五十四招杀魂劲腿,想要借些脱离对方的掌握。可他不曾想到一堆白骨,而且是被火焰燃烧了如此之久的白骨,居然这般坚固,非但没有逃脱百兽老生的束缚,而且还对方掌骨刺伤了脖颈,鲜血“呲呲”向外喷溅,碰到燃烧的尸骨之上燎起若干火蛇。

    “该死!”

    眼见孙长空被制,好不容易来到岸上的柳如音心中焦急万分,虽说修为还未恢复,但此刻她已经可以提炼极少的灵气为自己所用。心中口诀默念,一股绵力已然托起他的脚掌,使其获得了暂时的飞空异能。

    “妖孽,放下他!”

    那百兽老生似是听到了对方的叫嚣,随即回头瞧了一眼。而就在这时,柳如音排山倒海的攻势已经轰然来至。而且甫一出手便是刚刚获得的鸾凤成双功之中的追凤腿。照面的工夫,她已路易出一百二十八腿,招招比孙长空快上十倍,强上不止百倍。因为一手钳制着池长空,所以活尸只能腾出一只单手与之抗衡。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他还是一只残手,哪里招架的住对方如此暴雨梨花般的攻势。不一会儿,他的左臂掌骨便已崩裂损毁,只剩前臂骨苦苦支撑。

    孙长空惊愕的喘息还没来得及吐出,便只觉得混身上下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这种感觉不只是作用在他的身体之上,还危及到了他的灵识神志。

    “活尸在吸收我的灵气!”

    这是孙长空脑海之中第一想到的可能。因为就在刚刚身遭痛亟的瞬间,位于体内的两幅无二真经图同时也暗淡了下来,并失去了以往的光辉。要命的是,火焰活尸的气势却在急剧上升,比之刚刚出现的时候还要可怕几分。

    心知如此下去,不只是自己,就连柳如音也要遭难。孙长空狠下心来,用力一扯对方的掌骨,将是把自己右边的半块琵琶骨和大片筋肉一同撕裂下来。血如雨下,痛如心扉,他已不知该如何思考,身体便已猛然向下跌去,重重摔在岩石之上。

    “快解决它!”

    不知孙长空从哪来的气力,落地的同时他高喊一声,令柳如音放手一搏。而失去了孙长空这个能量来源,活尸的能力果然大不如前,身上的火光衰弱了许多不说,就连速度也减慢了不少。

    柳如音当然知道眼下机会难得,但因为之前的消耗,如今的她没有多少力气,能不能抗住这紧要关头,自己也不知道。

    “妈的,拼了!”

    二人命悬一条线上,柳如音心知自己倒下就意味着他们的死亡。所以她强撑一口气,忍不住像男人那样口出肮语,只求借此发掘出体内的最后一丝气力。

    果然,人类的潜力是无限强大的。柳如音的腿越发迅急,如电似虹,追星踏风,每一击都如有龙象神力附身一般,直踢得活尸身上火焰涣散,活力大不如前。到后来,他干脆耷拉下双手,任由柳如音攻击自己,毫无反抗余力。

    就在二人都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一股强大到无法形容的冲击倾泄在柳如音的后心之上,直撞得这可怜的美人儿神魂浮离,险些没当地阵亡。孙长空定睛一看,那个罪魁祸首并未因为得手而停下,而是进一步掠向活尸的位置,如同张鱼网一样,“呼啦”一下罩在对方的身上。一时间,火焰俱灭,焚烟袅袅。一道诡异的紫色光芒透过缝隙照射在溶洞之中,为孙长空又蒙上一层阴影。

    眼前虽说大敌当前,但救人更为要紧。抛忘掉身上的痛楚,孙长空靠着单臂的力量,强行流到小湖中央,想要从中将征途昏迷的柳如音捞出水中。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呆立在半空当中的活尸竟是发生几声怪异的嘶叫,好像是在庆贺自己的再世为人似的,语气甚至嚣张。

    同时,借由湖水修复着自身伤势的孙长空,抱着不醒人世的柳如音,艰难地沉浮在湖面之上,眼中全是愤恨之色。

    “怪不得当初你的义子要取你性命,像你这般歹毒、死后还要危害人间的败类,当时就该把你挫骨扬灰!”

    现在,孙长空只恨自己空有一身本事施展不了,心中愤懑只得化为平淡无奇的一拳之力,砸在身旁无辜的水面之上。

    拳力入水,水花四溅,不仅打湿了他的面容,还荡起层层涟渏。他的心本已躁动难安,但这一滴不起眼的湖水,却好似穿越一般掠过他的身体融入到的心境当中,“点燃”了一幅许久未被发觉的惊世之卷。

    “百骨鬼林也开启了吗?”

    喧杂的街市之上,一位老人戴着一顶破旧的斗笠,穿梭于人群之中,自由自在,不为自界所阻。正如那枚进入孙的水滴,看似平淡无奇,却是隐藏着盖世之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