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传承
    ,!

    孙长空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柳如音独不清楚。但现在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眼下的人绝不是“孙长空”本人。

    因为他在笑,他在诡异的怪笑。他的脸分外狰狞,眉毛拧得和麻花一样。

    “你怎么了,你要干嘛?”柳如音颤抖道。

    “嘿嘿~”孙长空怪笑了声后,继续盯着对方,仍不说话。

    “你究竟是谁,你是从哪里得知的这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嘿嘿!”孙仍如之前一样,面容阴森。

    “你再闹下去,我可要不客气了!”

    说罢,柳如音提起玉掌。可能是因为封印松动的缘故,如今的她竟能带动体内的一丝灵气,虽然不多,但也能解燃眉之急。如果孙长空真要图谋不轨的话,她可就要下杀手了。

    看着柳如音一脸严肃木然的样子,孙长空终于忍耐不住,双腿一曲差点笑趴在地。

    “哈哈!”

    “你!”

    柳如音得知向来明智的自己居然也会被人调戏,一时间只觉得羞愧难当,恨不得把眼前这个杀千刀的活活咬死。

    “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说罢,柳如音撸起袖管怒气冲冲地走向前方。孙长空一看“大劫”当头,不得不连声求挠。就是这样,对方那尖锐的指甲还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了几道狭长的滑痕。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看你一路上闷闷不乐,就想逗逗你寻开心嘛!”

    “你是开心,我倒被吓了个半死。告诉你,下次再有这种情况,我先一掌把你的天灵盖轰碎了!”

    柳如音一本正经的样子令孙长空着实忌惮。他并不否认到时对方会那么做。他相信,这个外表看似柔弱内心无比坚强的女人绝对干得出来。

    “那你刚才说的都是胡说八道的了?”

    “那当然不是,人家在四周的石壁上写得清清楚楚,连自己如何如何受刑的全都注有详解。怎么,你要去看看吗?”

    柳如音看看那副已经风化枯朽的骸骨,不禁心声怜悯道:

    “这百兽老生叱咤人间这么多年,没想到死得这么悲凉。要不咱们把他找地埋了吧!这么看着也怪瘆得慌。”

    “我也正有此意,所以这不过来找你一起去搭把手嘛!”

    一拍即合,二人重返瀑布后的空地之处。孙长空先是用拳头在地上凿出来一个七八尺长、三尺来宽、半尺深浅的坑洞,然后又和柳如音配合着将那百兽老生的尸骨搬运到坑内,再用碎石土砾在上面封盖,这才算完成工作。

    二人伫立在坟前,沉默了许久,全都不说话。到后来,还是柳如音先开口道:

    “喂,你在想什么呢?”

    “呃,我在想咱俩不会和他一样,也死在这里吧!”

    “呸呸呸,说什么话不行,非得说这种晦气话。快快,吐口痰,就当自己没有说过。”

    “呦,你还挺迷信。那您这个乐观的虔诚者,又有怎样独到的见解呢?”

    “见解倒谈不上,顶多就是有一些感慨。人活一辈子,就算再如何如何风光又能怎么样,到最后不都得化为一抷黄土,被人淡忘、被历史洗刷吗?”

    “那你的意思是?”

    “呵呵,我的意思就是,活在当下,珍惜眼前,快意恩仇。”

    “哈哈,没想到你说来说去,竟又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不瞒你说,我就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一类人。”

    “是吗?”

    “那当然!”

    “那我听听你是怎么想的。”

    看到对方如此郑重地注视着自己,孙长空也换了换腔,之后才接着说道:

    “按时吃饭,多吃好饭,好饭多吃,劣酒莫喝。”

    “然后呢?”

    “没了啊!”孙长空摊开手轻俏地回道。

    “智障,不,你就是个脑袋有问题的饭桶。说了一通,结果都是吃饭。你当我傻啊!”

    孙长空看着对方气鼓鼓的模样,着实好笑,但怕对方再次发怒,他只得忍在心里。

    好久之后,柳如音瞥了眼孙长空,没好气地凶道:

    “你就没啥想说的了?”

    “呃,有吧!”

    “什么叫有吧,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别说那种模棱两可的话。”

    “那没了。”

    “呵呵。”

    “你笑什么?”

    “我在笑面前的呆子。”

    “哎~”

    孙长空彻底投降了。

    二人将百兽老生的尸首下葬之后,四下的视野竟是变得豁然开阔起来。三面石壁上刻有百兽老生的生平以及诸多奇闻轶事,应该是死者生前遗留下来供后人记载的文献。

    与此同时柳如音竟在这些文字找到了与飘渺云巅相关的叙述。而神兽白泽赫然出现其中。

    “我本以为白泽的传说是假的,没想到这种神话故事当中的圣物居然真的存在。而且,更是白泽的缘故,才令百兽老生领悟自己的成名绝技五形意功。”

    “照你这么说,百兽老生岂不成了你们门派唯一的男性弟子喽?”孙长空打趣地说道。

    “才不是哩,没经过掌门的允许谁敢让个男人拜入师门?”

    “你说的掌门你的师父飞仙子吗?”

    “当然不是,师父在门内虽然地位崇高,但还远远不及掌门。话说,我都有十多年没看见她老人家了……”

    “这么长时间,她是不是在哪里遭遇了不测?”

    “你这家伙,怎么专挑别人忌讳的话说。不过,你说的事情师父和几个师叔伯也考虑过。但掌门修为奇高,聪敏之极,乃世间罕见。按理说遇到危险的时候就算不能排除险情,但也应有逃命的机会。所以说,门里的长辈们对这个猜想大多都不认同。”

    可能因为连番的劳累导致的心血不足,柳如音眼前一烟差点晕倒在地,她赶紧扶住石壁,不让自己跌倒。

    “你没事吧?快坐下歇歇!”

    孙长空搀着对方的手,让其坐在旁边的石头上。谁知他刚收回手掌,却发现自己的掌心一团漆烟,好像中了毒似的。

    “你手上占了什么,怎么看着这么肮?”

    柳如音被对方突如其来的问题搞的有些莫名其妙。难道这小子又犯病了?可当她伸手看向自己手掌的时候,这才理解对方话里的意思。

    “这石壁有古怪!”

    在对方的提醒之下,孙长空看向对面的石壁,只见在柳如音碰过的地方,居然留下了一道浅浅印痕。痕迹之中,依稀可见一些笔走龙蛇的文字,写法相当奔放,一看不是个内心豪迈的侠义之士。

    “快!把这下面的烟灰都涂掉,看看里面有没有记载从这出去的方法。这上面也讲了,百兽老生是从外面悬崖峭壁中走进来的,他一定知道出口在哪。”

    柳如音所说极有道理,于是孙长空开始大干特干起来。以免误伤其中的文字记载,孙长空并没有用功法将它们一气吹散,而是用手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地用手擦除。可这样一来,进展的速度相当缓慢。坐在一边的柳如音待不住了,干脆也加入到擦灰的行列当中。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二人终于把各自的一面石壁清理干净,只见为首的几枚刚劲有力的大字着实醒目:麒麟刀诀,鸾凤成双功。

    前者是孙长空所见,而后者则是柳如音所得。虽然功法各不相同,可二人的表现都是一样的:讶异。

    “这也是百兽老生留下来的吗?”孙长空痴痴地问道。

    “废话,这里又有没有别人,当然出在他老人家之手。没想到,前辈仙逝之前,居然还想到了造福后人,真是令人钦佩。”

    既然冥冥之中已经被分配给了相应的功法,二人也没交换,所幸就各学各的了。

    孙长空正儿八经学的就只有“断浪”一种刀法,而至于琳琅宝刀当中邪灵的招式他只是被动地使用过,并未习得。而是眼前的麒麟刀诀一看就不是凡物,所以他还是相当满意的。

    柳如音平时并不习惯于使用武器,所以刀法剑诀一类的功法反而入不了她的法眼。而这鸾凤成双功如同是为其量身定做的一般,其中记录了包括掌、拳、爪、腿、身法五种要诀。这就好像防具一样,买了护甲还不够,有头盔、护肘、护膝一套协调工作,才能做到无懈可机。柳如音的修为在同辈当中本已算是侥侥者,有了鸾凤成双功之后的她,修为功力更是上了一个大台阶,实力直逼同门第一人笑靥惊鸿梦玉婷。

    短短半日之内孙、柳二人实力便有了长足的进步,孙前者的修为更是精进到转轮境当中,正式与方柔、沈万秋等一线弟子一样,晋入到“有为青年”的行列之中。

    “你学得怎么样了?”孙长空小声询问对方。

    “呵呵,知道你掌握得差不多了,不用穷显摆。我这鸾凤成双功可不比你的麒麟刀诀,其中分支太多,想要在短时间内全部融会贯通,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嘿,你的意思就是我的麒麟刀诀不如你的鸾凤成双呗?”

    “哼,我可没说,这是你自己承认的。”柳如音得意道。

    “你没看过刀诀就别乱说。这刀诀看似精炼,其中却隐含着万千变化。光是刀的使用方法就分了砍、劈、削、斩、破五种,而每种要领当中又分为六六三十六种分式。分式与分式之间相互搭配,能组成上万种的不同套路,要想将它们全部转变为自身的力量,没有个三五十载是不可能的。”

    就这样,二人喋喋不休地吵了有一盏的工夫,已是口干舌燥,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什么时候,斗嘴吵架竟然比修行练功还要费气力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之前消失在岩石下方的蚂蚁不知为何全都聚集在了第三面未被擦除的石壁之上。由无数蝼蚁组成的昆虫大军伏身于此,竟开始分泌大量体液,将石壁顷刻覆盖。孙与柳二人还没回过神来,便只觉得身后的石壁轰隆一声,随即破碎。一道由烟雾组成的幕布飘于空中,其上闪烁着:一朝身死埋哀骨,潜龙飞腾逆命现。

    不知为何,一种可怕的气息随即扑面而来,扰得孙长空不禁打了个寒颤。

    “要尸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