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百兽老生
    ,!

    好不容易降落到岸边的二人,此刻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就算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也能轻松取走他们的性命。好在,这里并没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看你修为一般般,没想到还身兼这种腾空飞空的异术奇招。什么时候你也教我一下?”

    柳如音耗费的气力少,所以恢复得也快。孙长空一脸嫌弃地瞧了她一眼,随后说道:

    “嘿嘿,咱俩非亲非故,我为什么要将此等神技平白无故地传给你啊?”

    “哼,真小气!”

    柳如音轻哼一下,也不再搭理他,自顾自地朝前走去了。

    “哎,等等我!”

    就这样,柳如音在前面快步行走着,孙长空则在后方紧赶慢赶,虽不至于落下,但一时之间也接近不了彼此间的距离。如此一来,时间过得相当之快,不知不觉二人已经走了数里之远,前方的道路越来越窄,一开始能允许二人并排通过,到后段连一个人都很难顺利前行,只能弯腰拱着身子,缓慢向前行进。

    就在这时,眼神锐利的孙长空突然在不远处的地上发现了情况。

    “先别走了,你看!”

    如今的孙长空已经解开了无二真经图内的部分灵气,所以现在的他可以使用一些基本的功法异术,这取火造光的活儿自然也不在活下。

    说话的同时,孙长空伸手一指前方的空间,立即凭空出现了几道微弱的火光。只见在那些光亮的边缘,竟有一只细长的动物在缓慢前行。

    “那……那是什么?”柳如音有些害怕道。

    “猜是猜不出来的,上前看看吧!”说着,孙长空就要往前走,却被柳的一只手拉住了。

    “你就这么嫌命长吗?万一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别说你,连我都得搭进去。”

    “你们女人真是啰嗦。你想想还有什么情况会比咱们现在的境遇更差的吗?连这点困难都克服不了的话,我看你还是留在这里等死吧!”

    一边说着,孙长空竖起一只食指,往那只长相怪异的动物方向走去。

    “这是……”

    听孙长空的语气,那怪物并不是什么稀罕物。好奇心驱使之下,柳如音也大起胆子走上前来,顺着孙的视线看去。

    “这……哪来的这么多蚂蚁啊?”

    出乎二人的意料,乍一看来不知所谓的神秘怪物居然是无数蚂蚁组成的“蚊军”。看这规模数量,溶洞之中少数也有几兆的蚂蚁“士兵”。看它们的样子,应该和监牢里的那些同属一家。孙长空怎么也没想到,一只蚂蚁居然可以爬出这么老远。一时间,他不禁佩服起这些渺小的“蝼蚁”了。

    “这么些蚂蚁,他们每天吃什么啊?”柳如音不解地问道。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蚂蚁的胃口很好,能吃的不能吃能的,到他的肚子里都能消化。你忘了,那堵墙壁都让这群小畜生们给吃空了。不过,我在意的并不是这个?”孙长空满脸疑云道。

    “那你在意什么?”

    “你看,如此大规模的迁徙竟是井然有序,你不感觉这帮昆虫像是经过特殊训练过的吗?”

    “你别开玩笑了,我听说过有驯狮子老虎、狗熊海豚的,可没见哪个闲人拿个蚂蚁来操练的。你啊你,肯定是精神出问题了。”柳如音的表情着实夸张,好像她之前所说都是实话一样。

    “你还真别说,据我所知二十年前真有这么个人物,可以任意控制驯化任何一种生灵。只是,十年前的一次变故之后,这个人就彻底消失了,再也没出现过。”

    “哦?那他是谁?”

    孙长空故作神秘,就是不告诉柳那人的名号。看他那副得意的样子,她不得在对方的鼻子里差上一把高香。

    “行了,闲话不多说了,赶紧继续往下走,兴许还能碰见个什么不凡的机遇。”

    “真的吗?”

    “嗯,当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终于二人来到了一处地下湖泊跟前。

    这里顶高大约有一二十尺的样子,方圆应该在二十丈到二十五丈之间。而到了这里,那些蚂蚁足迹便消失不见了。

    二人又撤回了几步,这才发现蚁群竟是钻入到了一块岩石下方。看起来,这下面就是它们的老巢了。孙长空好奇地挖了几下,却惊讶发现此处的蚂蚁数量并不多,真正的巢穴应该在更远的深处。

    “喂,怎么办?难道咱们要原路返回吗?前面已经没有路了。”

    一眼望远,四下空空荡荡,看不出有什么奇珍异宝,更不用说逃生的通道了。可孙长空又不死心,他总觉得那些蚂蚁有古怪。

    就在孙长空疑惑之际,位于其体内的无二真经图遽然一闪,随即一个地标位置显现在他的大脑之中。

    “前方右侧,瀑布之后。”

    这个时候,孙长空已经懒得去好奇无二真经图的推算过程了。抬头望去,这里只有一湾湖水,哪里有什么瀑布麻麻布的。

    就在二人陷人僵局的刹那,远处猛然传来的一阵嘈杂声引起了他们的高度关注。这半天的工夫,他们所遭遇的意外实在数不胜数,连续的神经紧繃已经令这二人成了半个精神病患者。

    “快跑!”

    辨别出声音的位置来自于正前方,孙长空捥起柳如音的手便往身后飞奔而去。可不等他们到达安全位置处,后者已经把他用力拉住。

    “别跑了,快看!”

    孙长空隔空遥望,只见湖泊的上方竟是升起一团白色的雾气。这副场景令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任他如何怒力,终究也是想不出来。

    “哗~”

    看着眼前豁然出现的巨型瀑布,孙长空恍然大悟,这不是就是之前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瀑布吗?

    虽说不是同一座,但二者的阵势相差并不大。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之前那座孙长空没有看清,眼下这个,他是瞧了个真切,看了好大晌才肯罢休。

    “原本真经图所指示的瀑布就是它啊!可瀑布之后除了石壁之外并无他物,甚至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这种地方,究竟隐藏了怎样的秘密。孙长空有些迫不及待了。

    “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我到那去看看,很快就回来。记着,别乱跑!”

    孙长空像大人教育孩子那样对柳如音一通叮嘱。如果不是声音不同,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妈来了呢!

    “行了,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二人相视一笑,孙长空随即化为一团烟色火焰,骤然冲向那座从天而降的瀑布。

    “砰!”

    巨大的撞击声伴随着无数矿石塌陷跌落,柳如音待在原地都看傻了,她以为对方是在寻短见。说白了,就是找死。

    然而,神奇的事情发现了。

    孙长空依然完好无损地悬在空中,而那座瀑布之后,一整块青色石壁竟是全部瓦解,一具不知放了多少年的尸骨赫然立于其中。

    “这也太邪乎了吧!鬼都不愿来的地儿,怎么会有人类的尸骸?难道,我们的行程已经被事先计划好了?不然,怎么就这般巧合呢?”

    孙长空在那待了约莫有半柱香的时间,这才从瀑布后面飞了出来,回到柳如音的身边。

    “那具骷髅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是说,你事先就已清楚这里的一切?”

    看着对方略显忌惮的眼神,孙长空无辜地耸了下肩,然后道:

    “我有那个本事还会和你再这周旋吗?只不过,我在途中无意间获得一些让你无法读懂的消息而已。”

    “那为什么你能读懂而我却不行?”柳如音仍就疑惑地问道。

    “这是秘密,不能说。”孙长空无奈道。

    “那好吧!早就猜到你会这么说。那你讲讲看,那具尸骨到底是谁的?”

    看到柳如音一副不弄清楚绝不罢休的态势,孙长空苦笑了下,这才将自己的得知的事情娓娓道来:

    “之前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有个人拥有操控驯化天下万物的本领吗?那个人叫百兽老生,曾经也是名震一方的霸主,只是后来的下声十分悲惨。”

    “哦?他怎么了?”

    “百兽老生虽然修为惊人,又善长奇门慑魂之术,但可怜的是他一生未嫁,膝下更是无儿无女,人到百岁高龄仍是孤身一人。”

    “这就叫惨了吗?”

    孙长空顿了顿,这才继续道:

    “百兽老生有一绿林当中的朋友,经由那人的介绍,他收养了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

    “哦?老来得子,这也算是人生当中的一大幸事啊!”

    “你懂什么,就是这个养子,给那百兽老生埋下了要命的隐患。”

    孙长空如同亲眼目睹了一般,嘴中深深吸了口气,这才接着道:

    “一开始那个养子十分乖巧,又懂事,很受百兽老生疼爱。可渐渐地,他却发现这个孩子心机很重,有时,就边自己这个活了百十多年的老狐狸都看不透这孩子的内心。因此,以免自己的养子心术不正,长大之后祸害苍生。所以他并没有将自己的功法衣钵传授给那孩子。”

    “这……”柳如音欲言又止,不知该说什么好。

    “养子一天天长大,百兽老生以为自己会这样安稳度过残生,谁知,就在他一百二十岁仙寿的那晚,他最爱惜的养子,居然对他伸出了魔手。”

    “啊?那孩子到底做了什么,快说啊!”

    “他在酒里下了令人丧失力气的软骨粉,而后对将他绑了起来,严刑逼供,希望能从对方的嘴里获知武功心法的所在之处。百兽老生早已大不如前,哪里受的了大刑伺候。几个回合之后,他便松了口,将自己多年来珍藏的功法全盘托出。百兽老生原以为如此一来事情就可以完结谢幕。谁知,那个孩子,被他当作亲生儿子对待的孩子,竟然废了他的一身修为,砍了他的双脚,挑了两手的手筋,最后还刺眼了那双老泪横流的招子。趁着夜色,那个孩子将百兽老生推下了万丈山崖,以求毁尸灭迹。谁知,天网恢恢,疏而不露。老人命大,在坠岸的过程中被边上的一棵山松挂了下去,老命这才得以保全。可因为双目失明以及双腿残废的缘故,他几乎进寸步难行。于是,他便进入到了悬崖下方的缝隙之中,并最终来到了地下世界,而后过往了悲惨的余生。”

    听着孙长空如此详细叙述着百兽老生的遭遇,柳如音差点以为眼前的人就是那老人转世之人呢!

    “这么说那具尸骸……”

    “嗯,他就是百兽老生的本尊,也是你口说所说的五相马贼吞天虎的师父!”

    柳如音以为自己听错了。

    原本,孙长空口中所说的那个卑鄙小人便是五相马贼的首领,吞天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