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水中惊魂
    ,!

    且说,孙长空奋力一击,竟在无意之中启动了体内的无二真经图之猛虎下山图,精纯的紫色灵气如奔腾江河一般涌入到他的拳劲之中,随即在光秃秃的石壁上轰出了一个硕大的洞口。

    事不宜迟,孙长空缩身顺势钻了进去,而与此同时柳如音抱着钟乳石与他擦肩而过。

    说时迟那时快,他心知柳如音要是就这么掉下去,那十有**要死无全尸了。也就那么眨眼的工夫,他已经伸手探出,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而那枚钟乳石脱离了柳如音的双手继续向下落去,只听“砰”的一声,下落的石冠竟在沿途的侧墙上凿出了个巨大的口子,里面黢烟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你……你别放手啊!我的命可就在你一念之间了。”柳如音看看下面空落落的一片,哪里还有借力的地方。现在的她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孙长空的身上,让他把自己拽上去。

    孙长空嘴里刚要说点什么,谁知脚下的岩石不堪重负竟然从石壁上折了下来。这下可好,二人抱成一团,轱辘一声往下栽去。眼看自己的小脑袋瓜马上就要撞在石壁上,孙长空脚下猛地飞踢一脚,借力将自己与柳如音弹到相反的方向。

    可谁承想,孙长空脚下用力过大,不但没有步上正轨,反而将两人送入之前钟乳石撞出的那个窟窿当中。此刻,他们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是死是活,就看这一遭了。

    “扑通,扑通!”

    随着两道干净利落的落水声,孙长空与柳如音居然阴差阳错地掉入到了地下暗流之中。

    这股湍流着实迅猛,孙长空还好,柳如音不谙水性,被狠狠地灌了好几口水,整得她脑袋直犯迷糊。眼见自己的速度越来越快,而前方又凶险难测,万一进入到汇水处,就算是只鱼也要被活活拍死。柳如音心急,可她并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应对眼下的情况。就在她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那只温暖有力手掌终于再次钳住了她。

    这回,孙长空说什么也不能放手了。

    可眼前水流湍急,水中更是有不少漩涡肆机而动,一旦卷入其中必死无疑。他好水,所以对此心知肚明。所以,他拼命往岸上游动,即便自己又被无情的流水再次冲击回来。

    不单他要活,手里的柳如音也绝不能死。

    虽说形势十分严峻,但孙长空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在思考一种能让两人全都可以获救的方式。他回忆刚刚下水时的情景,又联想到自己用拳轰碎石壁时的样子。他猛然意识到,自己的无二真经图可以在修为封印的状态下正常发动。

    这简直是个救命的好消息。

    发动无二真经图就说明自己可以使用雄鹰展翅图,而雄鹰展翅之当中又有一招名为烟羽的功法。有了烟羽加持,还怕自己和柳如音离不开这条小溪吗?

    料定之后,孙长空所幸放弃了抵抗,随波逐流。而柳如音以为对方丧失斗志,自己也不禁陷入了绝望之中。

    “烟羽啊烟羽,求求你出现吧!”

    孙长空口念法诀,因为体内灵气被封印停滞不前,所以他只能假装平时摧动灵气那样,令其集中在自己的后脊之上,从而衍生出烟羽双翼。

    可他想的还是太过简单了。他以为自己可以通过这种自我欺骗的方式,调动起体内贮存在无二真经图里的稀有灵气。可事实上是,他的体内一片安静,别说是灵气,就连血流的速度都减慢了下来。这是人体气虚力短的前兆。过不了多久,他就要力竭而终了。

    “喂,你个大男人,能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候起到作用,不然你我都得泡死在这里了。”柳如音大声呼喊道。

    “我也没有办法,灵气被封,身上就是有再多力气也施展不出。你呢?你有没有逃脱升天的办法?”

    “我要是有的话会问你吗?完了完了,看来我柳如音今日要葬身于此了。不过也好,那些师姐妹们路上不会孤单了,我这就下去陪她们。”

    说完,柳如音苦笑着看了看孙长空,眼中竟是噙着眼花。

    “身为一个男人,怎么能让身旁的女人轻易落泪。如音你别哭,事情没完,咱们还有机会。”

    说罢,孙长空长啸三声,眼中瞬间充满血丝。

    “来,用你最强的杀招来打我。快!”

    柳如音孙长空一呵斥,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于是不解地问道:

    “为什么?”

    “我要通过外界刺激来激发体内的潜力。快点,没有时间了,如果能够侥幸活下来我一定将详细的情况告诉给你。”

    看着对方坚毅的眼神,柳如音这个看似稚嫩的男人并不是在开玩笑。反正横竖都是一死,不如放胆一试。

    “好!那你挺住了!”

    些话一出,柳如音清澈的眼眸之中竟是夹杂了一丝凶戾。也正是这时,孙长空才算真正看清被河水冲刷干净之后柳如音的真实容貌。

    梨花带雨,动若翩鸿,说的大概就是像柳如音这样的美人吧?

    不过,不等他回过神来,柳如音的一记钻心拳已经重重轰击在他的胸口之上。虽说拳劲之中并没有灵气摧动加持,可凭借多年的修炼以及孙长空毫无防范意识的前提下,这一拳还是对他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一口鲜血喷出,落入到泛滥的河水当中,将附近的水面染成腥红之色,可随即又被后来跟上的水流冲淡消泯了。

    “呵呵,就这么点力气吗?没想到闻名遐迩的飘渺云巅就这么点本事,这可真令我感到失望啊!”

    孙长空的激将法果然奏效,柳如音反手又是一掌轰出。这一回,就连周围的水流都受到掌风的影响向外飞溅,使得对方的胸膛暴露在自己的攻击之下。

    “咔嚓!”

    柳如音的还燕飞掌已炼到第五层,虽没有飞仙子那般隔空击物,隔山打牛的神效,但想打伤打残一个普通的修行者还是绰绰有余的。她这一掌,便已轻松震碎孙的两根肋骨。其中一根险些折入内部,刺伤内脏,那样一来就麻烦了。

    孙长空艰难地呼吸着,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柳如音下手却是狠辣,若不是有河水不断冲击着晕眩的头部,他早已昏死过去。慢慢地,孙长空的伤势竟开始神奇地愈合起来,就连气色也好了数倍。要不是亲眼所见,柳如音根本不敢相信同辈之中居然有人拥有如此怪异、堪称无敌的自愈神技。

    当然她不知道,孙长空的秘诀就在这几近将他们吞噬的无情流水当中。

    “不行啊如音,你还是手下留情了吧!凭你的修为,就算不使用灵气,应该也可以一击杀人的。要不,你现在就把我们当成那些杀害那同门师姐妹的马贼,如何?这样一来,你是不是更舍得下手了?”

    孙长空所说没错,别看柳如音一脸杀气腾腾的样子,实际上她暗中还保存了一些实力,没有使出十成十的功夫。可当听到“同门”二字的时候,她真的已经有些控制不住。倏尔,柳如音面露悲色,并非之前的凶象。可不知怎的,孙长空觉得现在这个状态下的柳如音要比刚才那个杀神模样的她还要可怕好几倍。他甚至还没看清对方出手的动作,便已感到自上多处骨骼已经折损断裂。而原本一直怕水的柳如音此刻也忘记了这件事情,水中畏首畏尾的样子也全然不见,如今的她如履平地,举手投足之间也灵便了许多,出手的杀伤力自然也不能相提并论。

    果然不出孙长空所料,在柳如音接二连三的轰杀之下,身体组织不断愈合恢复的同时,体内一直按兵不动的雄鹰展翅图终于发生了变化。一丝烟色的灵气从中透射而出,顺着他的四肢百骸涌入到丹田当中,然后为其所用。

    但可怜的是,雄鹰图中流露出的烟色灵气着实有限,别说施展烟羽不行,别算维持正常的经脉运转也是相当困难。好在,他看到了希望。

    有了希望,就有生的可能。

    孙长空虽然混身上下剧痛无比,但害怕动摇柳如音冰心的他还是选择咬紧牙门,默默忍受。可以的话,他想找个物体塞住自己的嘴巴。

    一通连招下来,柳如音对孙长空的抗击打能力着实钦佩。她从未想到过,一个人可以在承受如此多的攻势之后仍能不死,即使她现在调动不起一丝灵气。平日里,柳如音随意一掌便能开碑碎石,更不能说像孙长空这样的血肉之躯。她甚至有些怀疑,怀疑对方根本就不是人类,或许是什么深山老林中修炼多年的老妖怪也说不定。

    心中虽然这么说,可柳如音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变缓。逐渐地,她有些体力不支,眼前还有些昏花。他感到一名难以抵抗的虚脱,难道这就是她的极限了吗?

    当然不是。

    “孙长空,吃我这一招!”

    柳如音语出惊人,迫使孙长空不得不集中注意力来抵御接下来的一式杀招。他猛然感觉到周围的河水都在倒流,自己的呼吸也变成了“吸呼”。他的眼前有些模糊,并不是因为大脑神志不清,而是因为位立于柳如音身边的空间都在此刻变得扭曲错乱了。

    “砰!”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禁锢在雄鹰图上的枷锁轰然崩溃。无数烟气破体而出凝在背上幻化为墨色的翅膀,让孙长空与柳如音一齐带到半空当中。

    一眼望去,只见在距他们不倒十丈的地方有一处落崖,所以急流在那坠落,然后化作片片水雾,飘荡在河流上空。

    如果不是即时逃脱的话,恐怕他俩现在也加入到那些云雾之中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