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秘道
    ,!

    晚上,孙长空和柳如音各自吃了一些几乎不能称作食物的东西,便草草睡下。前者心宽得很,天大的事都耽误不了他照常休息。可作为女人,天性所致,使得柳如音并没有那样的气魄。

    来这已经第三天了,她已经三天没有睡觉了。之前的惨烈战斗以及多日的心力交瘁,在这一刻化为了一只病魔,浸入到她那单薄的身体之中。

    “咳~咳~咳”

    半夜,孙长空被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所惊醒。眼下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监牢,担心对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又从那个“狗洞”钻了回去。这次爬行的过程当中,他长空竟感到脚下相当绵软,双膝就好像跪在棉被上一样,一点也觉不出不舒服的反应。

    借着外面的月光,孙长空发现柳如音面色发红,伸手一摸额头滚烫吓人,应该是夜里中了风寒。

    “姐姐!喂,你没事吧!”孙长空使劲摇晃了两下,却发现对方只是轻声哼唧了两次,便没有回应了。

    “不好,再这么烧下去,非得把脑子搞坏不可。”

    孙长空刚要叫人,可想到自己是通过“狗窝”钻过来的,这要被看守发现不死也得脱层皮。可如果放任柳如音不管,估计这可怜人就要危险了。

    “该死,这下怎么办?难道真要看着她死在我面前?”

    孙长空看着那张脏兮兮的面庞,不禁心中一痛。让自己见死不救,他可真做不到。

    “不管了,救命要紧。”

    孙长空气沉丹田,刚欲放声呼救,谁知躺在身边的柳如音竟有了反应,并且拉着他的衣角虚弱道:

    “你脑子发烧烧坏了吧!你这么喊他们进来,发现这个通道,还不得把咱们狠狠修理一顿。我这病没好,先让人给打死了,你说,我得多冤。呵呵~”

    柳如音强装笑颜,故意幽默地说着。她死也就死了,可不能拉着别人给自己垫背。

    “可你的病……”

    “这点小病算得了什么,可能是这两天太劳累了,加上没休息好,所以才让病疾趁虚而入。我睡一觉就好。”

    “可你烧得这么厉害,能休息好吗?”

    “嘿嘿,那就得麻烦你了~”柳如音故作神秘地坏笑道。

    “你……你要干什么,虽说我是个爷们,但也没你想得那么轻浮。”

    说着,孙长空向上拉了拉自己的衣服,严肃道。

    “哈哈哈,看你那样儿!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孙长空的单纯天真逗得柳如音不禁开怀大笑起来。一时间,她把身上的病痛都给忘却了。

    毕竟,她已经好久没有这般开心喜悦。

    “那你想干嘛?”

    “陪在我身边……”柳如音轻声道。

    “那还不是一个道理。”孙长空一脸紧张,仍然正经道。

    “给我讲讲你的事情吧!飘渺云巅向来不与男人打交道。我也很好奇,你们平时是如果生活修行的。”

    直到这时,孙长空这才明白:原本人家只是想听自己聊聊天啊!事情才明了,他竟有些失落,说不上来的失望。

    “哦,原本是这个意思,你早说啊!我和你说啊,虽然苍北仙苑没有你们那人杰地灵,那般奇幻难测。可也是有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呢!夏天,我们在小溪里捉会飞的鱼,在森林里捕发光的萤火虫。秋天,我们去山洞找冬眠的熊瞎子。我有个朋友叫外号叫三胖,屁股上到现在还有一道被熊爪挠伤的痕迹呢!话说那次真的是凶险,要不是王道人及时发现我们,恐怕现在和你说话的就是鬼了……”

    说起“忆童年”,孙长空的精神头儿最大。他很是怀念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那时年少的他是真的“不知愁滋味”,更不用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那时仙苑的人数还没有现在这么多,他和张望远还是朋友。话说,这段时间一直没看见那厮,这小子又在捣鼓什么呢?

    “原来你们男人的童年这么有意思啊!”柳如音羡慕地说道。

    “那是当然,我所说的还不及我小时乐趣的万分之一。现在这个季节正好是上树捉知了的时候,我们用裏着面筋的木条……”

    孙长空说的正起劲的时候,却发现柳如音的竟在不知不觉之中睡着了,嘴中还打着轻鼾。看来这小丫头是真的累了。

    再三确定对方睡熟了之后,孙长空这才蹑手蹑脚地朝回爬去。心想,这下可以睡个安稳觉。谁知就在这时,身下猛然向下一沉,随即他的身体伴着沙石翻滚着急速向下坠落。这一落不要紧,他只觉得混身的骨头都要被跌断了。现在,只求快些着地,是生是死都没关系。

    “哎呦~”

    孙长空惊呼一声,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环视一周,眼前四下漆烟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别说找路出去,就算连脚下的情况也分辨不清。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又该如何脱身,一切的疑惑都是未知。

    就在他准备向前行进、探寻一番的时候,一枚重物从天而降,不偏不正恰好落在他的身上。想来这家伙也是从高空坠下,下降造成的力道着实强劲,当时就把孙长空砸在了地上,溅起大片扬尘。若不是他身强身壮,这一下就要了命了。

    慌乱当中,孙长空忙不则路,伸手欲要推开身上的重物。谁知这一摸他竟触到了一团柔软似棉、微微带着别温度的物体。孙长空还没反应过来,别听啪的一声,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无耻,流氓!”

    柳如音的惊语一出,孙长空恍悟过来,原本掉下来的是她啊!那自己刚才摸到的是?他已经不敢继续想象。

    “大姐,你快从我身上下去,我的腰快被你压断了。”

    虽然一肚子冤气,但因为是自己理亏在先,柳如音也不好再闹下去,只得乖乖从对方身上跨下去。

    孙长空一边捂着腰椎,一边哀叫了两声,随即道:

    “看你长得瘦弱,没想到身上这么有分量。真是人不可貌相……”

    说着说着,孙长空不由想起刚刚误触对方玉体的情形。他同样也没料到,看似贫瘠的身材居然还有那般手感……才意淫了几秒,他赶紧收回思绪,心中不禁大骂自己龌龊下流。

    可这就是男人的好色本性啊!

    二人平复了心情之后,这才再次看向周围。经过这么段时间的适应,他们已经可以看到一些烟暗当中的景象。

    这里居然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溶洞!现在他们所在的是一处地势较缓的空间。四下都有或大或小的通道相连接。透过那些洞口,二人竟在其中看到时隐时现、五颜六色的光芒。这些光芒有强有弱,甚是奇妙,但里面的气氛也是十分诡异,犹如幽冥鬼府,让人忍不住心生寒意。

    “你说,这些洞口有没有和外界连接的可能性呢?”如今柳如音也不再在乎自己的身体,心情激动道。

    “这个不好说。最起码,我没有发现有风吹过。先看看再说吧,就算出不去,就当作地下观光了。这种景象,你平时想看也不见得能遇到。”

    “嘿,你还挺乐观。”柳如音嬉笑道。

    “那当然!”

    说着,孙长空将手伸向柳如音的身前,示意对方牵住自己。接下来的路可能会根相当崎岖,如果不能相互扶持,恐怕要摔得头破血流了。

    柳如音瞅着那只宽厚的手掌,一时之间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孙长空看了看对方为难的样子,索性主动拉起了对方的玉腕,转身就朝边走去。

    “你……”

    柳如音已经来不及挣脱,亦是无力挣脱。他不是不能,而是不想。对方牵住自己的刹那,她竟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好像,有这人在眼前,什么大灾大难都可以安然度过。

    嗯,柳如音对此深信不疑。

    她真想两人就这么一直牵着走下去。即使朱颜老去,青春不再。

    溶洞很是狭窄,仅以允许一人单独通过,这样一来,他们只得一前一后,孙长空在前走着,柳如音在后一步不落地跟着。

    开始时的溶洞趋势上水平方向的,到了后面,洞内的坡度越来越大,最后夸张到要手脚并用才能继续前行。以免柳如音半路力竭跌落,所以孙长空让她走在前面,这样就算对方失手滑下,自己也能在后面挡在一挡。他们走了已经将近半个时辰,行了少说也有半里来路。这要是不小心滑下去,恐怕小命难保啊!

    柳如音同样知道眼下的情形,一个细小的失误都可能令自己与伙伴双双丧命。所以,他尽量确保自己所攀的每一块石头都是坚固可靠的,脚下的每一步更是如同山松扎根一样结结实实。

    可天不遂人愿,越是害怕什么事情发生,老天便越会和你开这样的玩笑。

    眼看就要达到一处平台,柳如音猛然觉得大脑嗡的一声,随后整个身体都在向下跌落。她居然不幸攀到一块被严重侵蚀的钟乳石上。在重力的作用下,钟乳石应声折断,连同上面的柳如音一起向下猛降。

    如果单是一个人的话,孙长空还有一扛的可能。可柳如音的旁边还有块少说一二百斤的钟乳石,这就大大超出自己的凡人身躯所能承受的范围了。

    可眼下形势危急,他也来不及考虑太多,只见他一手扣住旁边的石壁,空出一手变掌为拳,接连砸向侧面的洞壁。

    他在赌。他赌这里不单单只有那块钟乳石受到了侵蚀。如果真的如他猜测的那样,那凭借自己这副蛮力,还是很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凿出一块藏身之地的。

    “砰砰砰!”

    三拳过后,石壁上果然出现了少量裂纹,但这远远不及孙长空的要求。可眼下时间实在有限,眼看柳如音和落石双双来至,一时心急的他,奋起一拳,却猛然感应到胸口升起一团热气,隐藏于无二真经图内的紫色灵气顺势暴射而出,直接将眼前的石壁轰出了个脸盆大小的窟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