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相知相熟
    ,!

    从刚才开始,孙长空便感到身上一股莫名的搔痒,只是因为自己在说话所以没有太过注意。如今安静下来,这种感觉竟是愈发强烈,他怀疑是马贼在自己动了手脚。

    然而,用力内视一番之后,孙长空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他伸手向腰间摸去,却惊讶发现了一些烟色的颗粒,拿到眼前一看,是些昆虫的尸骸。

    “是蚂蚁,这里居然有蚂蚁!”

    细细想想,这里气候这么潮湿,加之又有如此多的食腐老鼠,有些蚂蚁也是正常的。

    只是,这些看似平常的蚂蚁并不一般。要知道,孙长空是一个修行者,加之如今特殊的体质,别说是蚂蚁之类的蚊虫叮咬,就算是让寻常毒蛇咬上一口也绝没影响。不一会,孙长空已经挨不住了,所幸把上半身的衣服褪了下来,露出其中结实的肌肉。

    “你行不行啊?怕老鼠也就算了,你居然还怕蚂蚁,真是有你的。真不知道,方掌门派你出来做什么,让你在家养着多省心。”

    渐渐地,柳如音已经和孙长空熟识起来,所以说话行为没那么避讳,有什么说什么。

    “不是啊!这蚂蚁咬人可是叫个狠,我这身上已经起了好几个疙瘩了。要是能当面的话,我一定让你好好瞧瞧。”

    “既然你这么怕蚂蚁咬,那就先把蚂蚁窝封起来吧!不然,一会都出来了,把你啃成骨头都不够吃的。”

    虽然嘴上说的热闹,可柳如音已经开始关心起孙长空,这让后者心中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然而,这里空空如也,除了满地的老鼠和发霉的稻草之外,就再没其它东西了。想要完全堵住那么小的蚂蚁窝,还真有些困难。

    不一会,孙长空便已找到了病根——隐藏在草席之下的一处隆起的土丘之上。

    说是“土丘”,其实不过才巴掌大小。上面有个和针眼大小的窟窿,蚂蚁就是从那里钻出来的。

    蚂蚁窝就在墙根处,孙长空干脆找了枚石子,想要让其彻底堵死。只是,石子的个头太大,迟迟塞不进窟窿之中。

    “咔!”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孙长空居然把墙上的一块石砖硬生生地压断了。孙长空怕碎块掉下来砸着自己,所以把他一点点扣了下来。谁知,这么一来他竟然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看似坚实的石墙居然被蚂蚁活活蛀空了!

    蚂蚁吃木头他是知道,可是蛀石头这还是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见到,而且情况还是如此严重。要不是他及早发觉,过不了多少时日这堵墙就要整个倒下来了。

    虽说墙体已成摆设,可想要在不用道法且不惊扰到外面看守的情况下将两个监牢打通,仍是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于是,孙长空把好消息告诉给了柳如音,让其也加入到挖通道的行动当中,这样一来进程就能快上很多。

    就这样,两人闷头干了许久,才将其间已化作沙土的石头碎片运到外侧。听着的位置越来越近,孙长空的内心居然开始激动起来。

    “这个柳如音长得什么样子,有没有方柔漂亮?有没有我长得高挑?”

    孙长空的身材算不是高大威猛,可放到女人堆里还是算上等的。

    “啪~”

    在最后一块障碍物推倒之际,孙长空总算见识到了对方的真容。同样,柳如音也看到了这位被耗子吓得魂飞魄散,让蚂蚁咬得抱头鼠窜的娇气人儿了。

    “还不错!”

    “怎么这样?”

    第一句是柳如音说的。说实话,他对孙长空的尊容并没有抱太大幻想。她以为对方是个外表柔弱,长像斯文的书生呢!可没想到,这家伙长得还挺硬绑,光看那两块健壮的胸肌以及腹部下侧的人鱼线,她就已经猜到平日里对方是如何艰苦修行的了。

    第二句是孙长空内心里说的。因为眼前的人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柳如音不应该是个长相白静、温文尔雅,举止大方的美丽佳人吗?怎么摆在他面前的,却是个身着破衣烂衫,一脸烟灰、不时用手擦着汗水的农妇形象呢?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吗?还不赶紧出来!”

    柳如音没好气地训斥了一声,便又缩回到自己那边,让对方钻过来。

    “美女没看见,蛮妇倒是有一个。”

    孙长空嘟哝了声,这才艰难地朝对侧爬去。

    好不容易钻出通道,孙长空倚着墙壁大口喘着气。不得不说,被封了修为之后的自己,体力是大不如从前,就算稍稍动一下也好像跑了大半天似的,身体累得都快虚脱了。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恢复呼吸节奏。

    调息的过程中,孙长空发现柳如音的右手正在“咕咕”流着血,看伤口的样子应该是才弄破不久。他本不想顾及的,但考虑到人家是个女孩子,作为一个男人,这点绅士风度还应该有的。于是他开口关心道:

    “你手怎么了?”

    柳如音一直都在神游太虚的状态,让孙长空这么一叫才刚回过神来,顺势看了眼手背上的伤势,若无其事地说道:

    “应该是刚才砸外面砖体的时候弄的吧!这点小伤,没事!”

    孙长空回头看了一下身后的墙体。原本,这边墙面的虫蛀情况比那边要好得多,所以外侧的石砖也就结实得很。凭着现在这种普通人的样子,孙长空想象不到对方是如何凿开外面墙体的。

    原本,这个看似彪悍的女人竟比他印象当中的还要强上数倍!

    这么一想,孙长空有些惭愧。自己身为堂堂男儿,居然比一个女孩子还要娇生惯养。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啪啪地打。

    “对了,你没有同伴吗?”柳如音好奇地问道。

    “被我打昏之后送出宁州城了。”孙长空淡淡道。

    “呵,没想到你还挺仗义,知道掩护队友先撤。”柳如音故意揶揄道。

    “你就别笑话我了。话说,你的……师姐妹是怎么……啊~”孙长空怕自己的话勾起柳如音的伤心事,所以故意吞吐道。

    不出所料,听了孙长空的话之后,柳如音的精气神果然大不如前,整个人一下子老了好几岁,甚至连头上的白头发都长出来了。

    “唉,天意弄人啊!我如果告诉你,我和你的情况一样,只是结局不一样。你信吗?”

    “啊?我没听明白,你能说的再详细一点吗?”

    “我说自己本来也想要掩护她们离开,自己留在这里等死。可他们逃走后没多久便被马贼追上,然后身遭厄运,惨死在他们的屠刀之下,而我这个原本要舍生取义的,却成了唯一的幸存者。我所说的话你信吗?”

    孙长空看着对方一本正经的样子,又瞧了下那双真挚、闪着光芒的眸子,然后才说道:

    “信,当然信!为什么不信!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好人长命,说的不就是你我这样的吗?”

    “说你傻你就傻,你以为咱们现在就安全了,可以安稳等着门派里的人拿着珍宝来赎我们?你就死了那条心吧!我看这群马贼没有那么简单。他们废了这么大的力气把咱们绑到他们的大本营来,就为了别物质好处?有这闲工夫,他们还不如多去几个地儿转悠转悠,兴许也能遇上什么绝世珍品。听说前些日子陈家拖顺天镖局运了件宝贝,半道让人给劫了。大家都猜是谁干的,我看啊,这事和五相马贼绝脱不了干系。”

    柳如音不经意的一句话,让孙长空的心又不禁提到了嗓子眼里。如果对方不说,他差点把劫镖的事情忘了。话说,自从上次自己偶然得到断魂然后又让兴浪兽夺走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日子。仙苑附近乃至天幕山、陈家都是风平浪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谁知道,这种事情居然连居住在飘渺支巅的柳如音都得获知,可以想象暗地里这群人究竟做了多少文章。

    看着孙长空一脸木讷的样子,柳如音嗤笑道:

    “你小子,不会连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吧!”

    “啊?什么事,不就是件镖物吗?还能要命不成?”

    “我真拿你没办法了!整天待在门里,你都快学傻了吧?劫镖的事情初始大陆上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听说陈家已经悬赏一百万黄金,谁能够找到劫镖者和失踪的镖物,这些赏金都是他的。”

    一百万,黄金!

    那是怎样的一个概念?堆起来像坟头那么大的一座金山!可以购买一千万颗灵气药,可以买一百件琳琅宝刀。这么致命的诱惑,试问天下能有几有能不为之所动。

    说实话,孙长空现在恨不得把自己绑了拿着断魂亲自送到陈家。不过,他也清楚,自己去了只有死路一条。因为真正的劫匪已经不在人世,空口无凭,任你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镖物的来历。

    所以,他还是老实地待在这里吧!

    “对了,你刚才说五相马贼,是不是指得就是五个为首的马贼啊?他们什么来路,怎么这般厉害。如果我眼神没错的话,那几个人中有两个已经晋级到天人境了。”

    天人境是什么概念,几乎可以在初始大陆横行霸道、为所欲为的可怕人物。苍北仙苑当中,包括方惜时在内,能达到天人境的修行者不超过一手之数。就算放眼整个初始大陆,也不会多于半百。整个大陆的人数大概在三亿到三点五亿之间。三亿当中的前五十人,权力之大,可以轻松倾覆一代王朝。

    “你说错了,外人都以为五相马贼指的是那几个当家的首领,实际上五相马贼指的是大当家,也就是吞天虎刘威。其余四个,虽和他兄弟相称,实际上都是他的手下跟班罢了。”

    柳如音一语惊人,这也让孙长空不得不重新评定一下这个马贼团伙。

    “连天人境的修行者都能甘于马后,这只吞天虎究竟有何等独到之处?我还真是好奇啊!”

    孙长空抬头望向窗外,夕阳西下,落狱的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