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马贼趣事
    ,!

    之前,孙长空也幻想过马贼的首领会如何如何强大;可他怎么也没料到人们口中所说的五相马贼指的居然是五个人。而且是修为如此高深的五个修行者。

    男盗的厉害他很清楚,能够一招取其命的,那修为至少要比男盗强上两个以上的级别。更何况,这五人相互配合,力量将会比单纯的倍数叠加还要可怕。试问,他自己何德何能,怎么才可以完成任务,剿灭马贼?

    看出了孙长空心的忌惮,高个男子得意道:

    “怎么样,是我们在这把你解决掉,还是和我们一同回大本营看看再说?你自己选吧!”

    敌众我寡,敌强我弱。孙长空虽有一腔热血,但也架不住现实残酷的压迫。他摇头苦笑了笑,随即把手中的琳琅插在地上,高声叫道:

    “那就麻烦几位当家的领路了。”

    孙长空刚要上前,谁知一道飞影乍现身,伸手一掌便将其打晕在地。

    “都成阶下囚了,态度还这么傲慢。亏你是个身出名门修行者。”

    出手的人是个女子,虽说是马贼一众,声音却是格外动听,如同溪水潺潺,让人听了难以忘却。

    贵为马贼的首领,这女人的长相倒是一点也不彪悍,甚至还有点小家碧玉的意思。他的脚小小的,成年男子的一只手掌就可以完全包裹过来。与人们所说的三寸金莲十分相近。可她并汪想喜欢别人叫自己的名讳,因为她的名字就叫玉——一个在乡村很常见的名字。不过她不喜欢,因为太土了,土到完全不符合他优雅脱俗的气质。

    “玉莲,你这次出手怎么这般快,是不是怕哥哥们把他杀了下酒。”高个男子一边坏笑着,边调戏着自己的“妹子”。

    “三哥,我说了多少次,在外人面前别叫我的真名。叫我菡儿,芙蓉,芙蕖,实在不行,叫我美人、妹子都成。”

    这时,玉莲已经气得憋红了脸,只差发怒动粗了。

    “老三,你别逗五妹,不然你那些小妾又要不保了。”

    那高个男子突然想起前不久的一件事情。五人一起去劫镖,半路却发现了位受伤的女子。老三怜香惜玉,想要带他一起走。老五,也就是玉莲怕这女人耽误事儿,带着不方便;又担心这人是镖局派来踩点的,留着又怕埋下隐患,所以主张杀了她。

    老三要带,老五要杀,其余三人听谁的都要得罪另一个。就这样,在僵局之中他们五人错过了最好的下手时机,只得悻悻而归。

    回去之后,玉莲越想越气,所以趁着自己三哥外出的时候,将那女子连同他的一干正房小妾全部杀了。老三回来,一看情况傻了眼。追问之下,对方竟给了她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答案:“女人耽误事儿,所以我帮你全杀了!”

    老三明知道对方是来泄愤的,但又不想因为这点芝麻绿豆的小事儿惹得自己妹子不高兴。毕竟,那些女子多半都是他强取豪夺而来。他们之间没有感情而言,有的只是**与需求罢了。

    想到这,老三又是一头冷汗。要不是老大及时提醒,恐怕他刚抢回来的几个夫人又要便了刀亡魂了。

    就这样,五相马贼带着自己的手下一众,以及失去意识的孙长空一同返回群落山。其余几人因为身材问题无法再驮负它物,所以运载人质的事情就落到了老五玉莲的身上。

    “哼,凭什么要我一个姑娘家和他这个野男子共用一骑?我不服。”

    玉莲越看身前的孙长空越不顺眼,要不是大局为重,她早就一踢把人踹下马了。

    “五妹,还因为大哥的命令生气呢?”

    “没有,我怎么敢。大哥做的决策绝对是对的,要不然我们怎么会风调雨顺这么多。只不过,我看二哥好像有心事似的,是不是该问一问啊!”

    那被称作大哥的人,回头看了看落在最后的老二,见他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不禁叹息道:“你二哥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别看平时是我发号师令,其实真正的智囊团,智多星是老二啊!不过也苦了他了,缜密的心思让他养成了多愁善感的习惯。没事,他就这样,一会就好!”

    大哥说的话,自然是最有权威的,玉莲对此深信不疑。可女人总是喜欢猜疑的,好奇心总是令他管不住自己的手脚嘴。所以他故意放慢速度,与“二哥”走在一同,然后嬉笑道:

    “二哥,你有心事吗?怎么看你愁云密布啊?”

    老二虽是排行第二,但他的年纪却并不比老五玉莲大多少,甚至比老三、老四还小了那么四五岁。那是因为他们排行顺序并不是按照年纪大小、老弱尊卑,而是按照入时间的先后来排列的。老二从很早以前跟前大哥东征本西战资历比现存的大多数人都要老,加之对行军打仗,排兵布阵都有很深的研究,二当家的称号当之无愧。

    被玉莲这么一提醒,老二这才回过神来,勉强笑笑才道:

    “小妹当然知道你在想事情,那是什么事啊?看看我能不能给你排忧解难。”

    “呃……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刚才有些细节我有些疑惑罢了。”

    “啊?什么事情会让二哥为难,快说说看,我有点迫不及待想听了。”

    此时,老五忽闪着水一样清澈的大眼睛,跃跃欲试地问道:

    “我看刚才饭馆里的情形,好像经过世纪大战一样,可在场的只有男盗女煞和这小子三人。前面两人的武器我知道,这人用的是一把鬼头刀。可留在地上的诸多剑伤是怎么回事?”

    “这……好吧!小妹没注意,所以无法判断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到无所谓,关键是男盗女煞夫妻两人恶名昭著,习武之人无一不知这二口子的凶狠毒辣。这小子修为一般,反应也一般,但居然可以凭借一人之力,完克这对夫妻组合,而且令其一死一重伤,这怎么也讲不通吧?”

    被老二连续问了两次之后,就连向来不怎么动脑的老五也意识到了诡异的地方。

    “难道……”

    “没错,这次苍北仙苑派来剿匪的绝不止一人。”

    “对啊!那个姓方的老谋深算,怎么可能派这么个虾兵蟹将来送死。就算是,也不该排个实力这么弱的来,还不如牢里关着的女从厉害……”

    “但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小子为什么不和自己的同伴一起逃走,反而是站在那里让咱们抓。这实在是让我想不通啊!”

    “那他有什么必须要留下来的理由吗?”

    玉莲说着看向那个依旧睡着的“小伙”,不知为何,在初晨阳光的照射之下,眼前的男人着实有些俊美,就连偶尔的一两句臆语也是那么动迷人。看着看着,她竟有些陶醉。她没有想到,被称作毒妇夜叉的自己,居然会对一个男子动了凡心。

    “你说对,五妹,你说的太对了。快,来几个人和我一同返宁州城,这小子还有同党!”

    不一会,老二和几个弟兄便消失在了大路的尽头。

    “二哥又怎么了,怎么每次都着急火燎的。”

    “哥说这人还有同党,所以回去搜寻去了。”

    “嘿,有意思,自己同伙跑了,留他一个在那等死。这样的人也配称作正道中人吗?呸,还不如咱们这些亡命之徒讲意气。”

    老三话刚说完,人队伍之中居然透出一缕寒气,定眼一看,那是来自为首之中一直没不作声的老四。

    老四又被称为哑巴四。他不是不会说话,而是极少、几乎不说话。此人天性孤僻、沉默寡言,交流能力十分有限。平时,你能听他说的,无非就是“嗯”“啊”“哦”“这”“哎”等一系列语气助词,要听他讲一句完整的人话,比过年还要高兴。

    “三哥,四哥怎么还是这么阴气森森的,是不是你刚才说的话又惹到他了?”

    “别管他,他就那样儿!估计是还记恨着我弃他而去独自跑路的事……我也不想啊,对方一个天人境,两个轮回境后期高手,能保命就不错了,谁还知顾得及谁!我就不信,要是换作他,他会贸下陪我?”

    老三越说越是不服,恨不得马上上前找他理论,可终究还是被玉莲给拦下了。

    “可四哥是怎么跑出来的啊?”

    “这……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平日里也不怎么能看见他出手,所以也不了解他的修为高低。不过,如果能从那样的阵势中逃脱生天的话,那怎么也能和大哥打个四六开了。”

    “这么厉害?”玉莲惊讶道。

    “那当然,你看他的武器就知道了,没有个天人境修为做底子,能舞得起来那对金锤?”

    老五玉莲瞅了瞅那两个大如磨盘的金锤,又打量了下对方高大威猛、堪比烟塔的身材,不禁咽了口吐沫。

    这家伙要是砸在身上,岂不是要血肉横飞、尸骨无存了?

    “说来说去,就是小妹我修为最卑微了。看来,我等下功苦练了。”

    “哎,你天赋异禀,非我等能相媲美的加以时日,定会超越我们这群老骨头的。”

    被老三这么一通夸赞,玉莲不禁脸色绯红,羞涩道:

    “三哥,你这嘴真甜,那些嫂子们都是被你花言巧语骗来的吧!”

    老三瞅瞅自己的妹子,不禁放声大笑起来,一眼看去,其乐融融。谁也不敢相信,这伙竟是杀一人不眨眼、杀一万人亦不改色的五相马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