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五相马贼
    ,!

    随着马队临近,孙长空居然没有感受到丝毫不敢。可能,这就是所说的人死前的安静吧!

    “笃笃”马匹停了。

    “吱扭~”门被打开了。

    “哒哒哒~”饭馆大堂走来一伙人,脚步很轻,一听就知道是身怀本领的练家子,而且修为还不错。

    “二当家的,人在后院!”

    随从发现了孙长空的所在,立即扭头向自己的主子报告。而孙长空则是一脸淡然,直勾勾地盯着门口的位置:“来吧!快来吧!老子已经等不及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之中钻出了一个人。

    是钻,不是走。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会像老鼠一样钻出“洞”来呢?孙长空也不知道,直到他看清对方的全貌。

    那人长得是很精神,目似明盏,眉如弯刀。可就是这么个看上去一表人才的来者,居然身高不足四尺,活脱脱地像是******转世一样。怪不得长得像个老鼠,原本身材也像“老鼠”啊!

    那人瞥了一眼爬倒在地的中年男子,又看了看仰面躺在血泊当中的妇人,随即开口道:

    “就是你杀了他们二人?”

    孙长空故意摆出一副轻蔑的神态,上下打量了一番对方短小的身体,爱搭不理地说道:

    “是我又怎么样,你就是刚才那个狗腿子嘴里所说的二当家?没想到,你们这伙马贼名声挺大,个头倒是挺小的嘛!哈哈~”

    受了孙长空的一通污辱,那人也不怎么生气,只是尴尬地笑了笑,旋即道:

    “他老人家尊体娇贵,怎是我等凡夫俗子相比的。”

    “哦?这么说他还在外面侯着呢?”

    “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识相的话你跟我出去,有事好好说。不然,别怪我等对你不客气了。”

    此话一出,门口之内又“嗖嗖嗖”钻出数道身影,且个个身材精悍,与那说话的人一样,都是侏儒一类。

    孙长空长这么大还没一口气看到如此之多的“小人”,好奇心强的他不禁多看了他们几眼,这才继续道:

    “哎呀,哎呀,看来我今天运气不好,误捅了老鼠窝,罪过罪过,哈哈哈哈!”

    孙长空接连的嘲讽,终于令那带头之人那也忍他不住,那张原本和气有礼的面容,也在瞬间变得嗜血挣扎。只见他伸手一指对方,那十来人的小队便将孙长空围得水泄不通,状似要将他生吃活剥了一般。

    “上!”

    带头之人一声令下,那侏儒一众的手背之内立时蹦出钢爪两把,飞射般地冲向中心地带的孙长空。一时间,后院之中银光四溅,叫杀响天。而孙长空则是皓腕一挥,琳琅之内顿生虎啸龙吟。

    带头之人对于自己的部下,是相当信任的。他们曾经在大当家的指使之下,刺杀过名震一时的剑侠赛求败;击败过某派的至高掌门。眼下的无名之辈,他早已不放在眼中,若不是二当家心怀“仁慈”下令抓活人,他早就把那家伙挫骨扬灰了。

    可不知怎的,他的眼睛居然出现了问题。

    原本遍地寒光的空地之上,倏地飞掠过几道殷红。按理说,在他偷天运地十二贼鼠的合击之下,对方只能疲于应战,绝不会有还手的余地。可眼下的诡异红光又是来自于哪里呢?

    下一瞬,他终于了然了。

    一只臂膀飞甩到他的面前,上面还散发着蒸蒸热气,显然是刚从它主人身上掉下来的。而那手上标志性的钢爪,不正是来自于自个儿部下的吗?

    不等他发号命令、重整阵形,更多的红色血光“不期而至”,只是眨眼间便已浸满他的眼珠。断臂,残肢,厮杀声,哀嚎声,响成一片。不一会,众人纷纷被撂倒在地,只有其间一人,仍是屹立不倒。

    那是一个混身浴血、目绽腥红的“魔煞”。

    他说不清,一个遍体是伤,血流成溪的“怪物”,为何还能站在那里。人到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那“它”又是什么。

    不愿相信眼前景象的那人手中同样跳出两道光芒,不过不是银光,而是金光。是他独自享有的最高荣誉:金爪——由四当家亲自打造,三当家亲手为他布于手下的杀人利器。

    这副金爪的材质并不是黄金,但却是另一种稀有、珍贵的矿物:金刚。

    色如真金,硬如精钢,这就是金刚的特质。

    寻常铁器和金爪一个照面就要一截两断;加之修炼的独特心法“断器诀”,使之成为了无数神兵利器的克星。

    他十分有自信,凭借手中的金爪可以轻易割断对方的刀刃。

    当然一切都是他的猜想,他自己也没有把握。

    不过,他不敢贸然进攻,不代表孙长空也会安于待敌。他出手了,而且刚出一招便是断浪劈涛。

    那人笑了,他已经看穿对方的动作。他终于可以确信自己有实力接下这看似“唬人”的一式。

    于是,他架起双爪,准备防御。但同时,他也将爪尖向外微微突出,以求防御之后的第一时间便反击刺击对方的胸门。

    “来了!”

    他咬紧牙关,气沉丹田,双腿分开,如同两枚树桩一般扎入地下。然后,他两臂暗自蓄力,只求能挡下一击便可。一击之后,他便有机可趁,穿透那人的胸膛。

    “咔嚓!”

    琳琅来袭,孙长空嘴角一扬,笑意流露。劈涛连水流都能一刀两断,区区两把钢条,又能奈他何?

    金爪应声而断,那侏儒也在急速下沉。孙长空有些讶异,自己的力量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之大,居然可以把一个大活人逼入到地面之下。

    他当然没有那种本事,但那个侏儒却有。

    原本,他不但习得了断器诀,还意外获得了一本“遁地术”。书中详细描述了关于五形之一“土”的属性,已经如何将自身融入其中的方术办法。他的悟性算不上优秀,不能让身子融入每一种地质当中。好在,他的活动范围也不大。群落山周围的土质大致相同,让身体进入到一种土地当中的本领,他还是可以学得会的。

    如今,他所施展的便是遁地术。很快,他的头已经没入土中,只留下头顶的毛发露在外面。孙长空横刀砍出,无奈对方下沉速度太猛,只让他取了点毛发。

    “嘿嘿嘿,怎么样,你抓不住我了吧!”

    “呲~”

    孙长空脚下一吃痛,抬腿一看竟是个血洞。原本,那副金爪虽然已断,便断兵仍有杀伤力。而侏儒也在暗暗抱怨,自己向来看好的趁手武器,怎么就单单今天失灵了呢?如果不是金爪短了五寸,那现在对方的一条腿就已经废了。

    对方在暗,自己在明,孙长空心知情形不妙,赶紧跃上高处,从而躲避侏儒的攻击。

    可谁知,这时的侏儒战意正酣,吃了甜头的他,随着孙长空,也一同跃起。半空之中,数道金光飞闪而过,将其胸前的衣衫尽数撕碎。

    孙长空欲要出刀反击,可那侏儒身法灵活自如,无处借刀的他将是骤然下坠,“扑通”一声又藏入到地底之内。

    看着身前白晃晃的胸肌,孙长空一阵后怕。若不是自己早行一招,若不是自己身法稍快,自己可就要被开膛破肚了。

    踩在房椽之上,孙长空不禁犯起难来。对方不动,自己根本没有可能够得到他。可如果对方出手,自己又怕来不及出手还及。伤不了敌人不说,整不好还要将自己的小命丢了。这样的买卖实在亏本。

    就在他进退两难之际,晕倒在墙边上的男盗居然苏醒过来了。

    更加难得的是,他居然还向前方走动了两步。就是这看似普通的步伐,终于打破了眼下的僵局。

    侏儒再次出现了。而且甫一出现便出手攻向中年男子的心口。

    他们本是一波人马,这个关键的时候为什么会互相残杀?

    中年男子也是纳闷,自己好还容易死里逃生,为什么自己的伙伴要致自己于死地?

    最无奈的当属侏儒自己,男盗不是应该死了吗?这个时候怎么会站在这里?

    原本,遁入地下的他,是看不到地上情况的。他只能依靠听觉,从而判断敌方的位置。

    其中,当遁地术练至到炉火纯青地步的时候,修炼者是完全具备透视物体本领的。只是因为他急于求成,又因为形势紧急,才冒失地运用了遁地之术。眼看金爪马上就要刺入男盗的心脏,而自己又抽闪不及,侏儒的血都凉了。

    “啊!”

    危急之间,中年男子大喝一声,直震得大地抖动,心神俱乱。也就是这个时候,他伸手钳住侏儒的手腕,一把将其丢飞了出去。

    男盗因为是刚刚恢复意识,所以还没有看清眼前的形势。他这一掷不要紧,恰好将其仍到了孙长空的面前。

    孙长空喜上眉梢,没想到自己待着也能坐享其成,机会一闪即逝,他哪里会轻易让自己错过。只见他扬刀一斩,迅猛刀劲夺空迫出。

    “噗嗤~”

    鲜血撒了一地,那位可怜的侏儒这回真的“一刀两断”了。

    孙长空与男盗相望一笑,却发现对方的眼神中充满了惧色。

    “唰~”

    一道快若闪电的灵气从孙长空后方猛然窜出,分毫不差地击中男盗的身体,一颗鲜血的心脏砰然跳出,而他仍站在原地,不敢相信。

    “马……贼!”

    孙长空愕然回身,竟不知何时自己的身后居然伫立着五道身影。这五人就好像修罗化身一般,身体之上散发着浓浓的妖气。

    “让你久等了,准备受死吧!”

    这时,五人之中身材最为高挑的年轻男子悠悠地向前一步,孙长空立即陷落下去,重重跌在地上。

    “你们是谁!”孙长空不甘心地吼叫道。

    “我们?”

    这时其余四人也相继走了前来,那高个男子怪笑道:

    “我们就是五相马贼,你口中所说马贼的首领。”

    寒风吹过,孙长空感觉这是他经历的、最长的黎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