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谁死谁活
    ,!

    一时间,无数烟色的残剑碎片化为这天地之间最为强大的力量,轰然冲向“孙长空”。恐怖的破坏力令中年男子的双臂瞬间变作灰烬,而他自己则被凛冽的风刃卷飞出去,结实地拍在一旁的墙上。

    男盗一口鲜血喷出,而后晕死过去。

    虽然挣脱了中年男子的束缚,但强大的烟剑神力已经撞击在孙长空的身体之上,令得邪灵不得不举刀直面。

    呼吸之间,琳琅宝刀之上七枚颜色各异的瑰玉相继点亮。而每点亮一颗宝石,宝刀的威力便增强一倍。当七枚宝石全部燃起之际,琳琅的力量已经扩大了七倍之多。顷刻,天地崩裂,焚风肆虐。地缝之中,传出鬼哭狼嚎一般惨叫声,好似打通了连接阴曹地府的鬼路一般。

    “嘿嘿,想杀我没那么容易。吃我琳琅宝刀最强一式,幽冥焚魂斩!”

    “孙长空”嘶叫着跃入数丈高的天空当中,随他一同腾起的还有来自大地的无尽鬼功。多不胜数的鬼魂从地缝之中暴射而出,奔向闪耀着异样光芒的琳琅宝刀,并且融入其中。这哪里是刀法,简直就是一场剧烈的祭祀活动。

    随着鬼魂的牺牲数量递增,琳琅上的光辉愈加强烈,在这深更半夜的时候,天空之中竟如同挂了一轮烈日一般,着实抢眼。

    如今的高渐飞,虽然手上没了烟剑加持,但因此获得了一种更加可怕的力量,意剑。以身为剑,以心为诀,从而施展出超凡脱俗的剑式。眼见邪灵气势大盛,他自己不愿甘于其后,只见他脚尖轻点地面,身体便化作飞影流光射入天空之上。

    “哈哈,不知死活,接招!”

    “孙长空”兽瞳之中凶光闪过,随即那只由水构成的右臂挥臂而落。琳琅之中刀气,刀光,刀劲同时迸破掠出,以群魔乱舞之势,冲向向下飞上的高渐飞。

    “烟止,看你的了!”

    高渐飞吐出身内浊气,剑指直逼上方杀势绝技。恍惚间,他已将自己化为一柄锋利神剑,并以排山倒海的宏大气势迎上那一甘魑魅魍魉。

    “嗡~”

    不同于一般的强者较量,两种强大杀招撞在一起,并没有立即分出高下。而是你来我往,停在空中僵持起来。一方面由天地之间的浩然正气构成的杀伐剑势,另一方面则是借黄泉鬼力获得的阴世刀意,二者究竟谁能技高一筹,谜底仍未可知。

    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高渐飞的身体猛地萎靡了下来,之前身上留下的数道贯穿伤也在同时崩裂出血。只是眨眼的工夫,他的外貌竟像是老了好几十岁似的,印堂发烟,眼色无光,满头的花白头发,脊梁也弯下了许多。总之,现在的高渐飞就像一支残烛,晃晃悠悠,随时都有可能油尽枯灭。

    邪灵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被逼得如此狼狈,他本以为三两下就能把高渐飞轻松解决。打到这个份上,他那寄存在琳琅宝刀之中的冤气残念,亦是消耗了相当大的部分。再不一鼓作气拿下胜利,赢家是谁就说不定了。可就在它准备奋起一击歼灭对方的时候,一股莫名的悸动竟自内心之中传入四肢百骸。

    “好你个不长眼的倒霉鬼,居然还还魂还到老子的身体上来了。给你滚开!”

    就在高渐飞即将不支落败、邪灵准备沉舟一击的时候,孙长空的神魂居然毫无征兆地苏醒了。

    不仅仅是邪灵自己,还有处于下方的高渐飞也感受到了那股久违的气息。是他,是那个熟悉的孙长空。

    一旦失势,琳琅宝刀的威力陡然衰退。早已达到自己极限的高渐飞身上再无压力,于是又一次回落到地面上,剧烈地咳嗽起来。

    “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轰!”

    终于,烟止的通天神力与琳琅的幽冥焚魂双双消耗殆尽,打了个平手。而重新夺回身体控制权的孙长空,一手箍住欲要挣脱的琳琅宝刀,眼中满是惊讶的神色。

    “原来上次排名赛中就是你暗中控制了我,险些酿成惨剧啊!幸亏大爷意志坚定,没让那个老杂毛毁了我的道心。那个老家伙,杀我还不够,还说杀人诛心。看我一会儿腾出手来,怎么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罢,孙长空右臂之上又一次泛起淡淡的水光,一股来自无二真经图的精纯灵气顺势涌入到臂膀之内,使得内部血肉组织快速生长,不一会便成为了一条脱了皮的“莲藕”。

    说是脱了皮,那是因为新生的胳膊委实稚嫩,皮肤白皙如同汉白玉不说,就连皮下的无数血管经脉也能看个真切。

    被牢牢锁住的琳琅宝刀之中不时发出几声怪叫,其上的七颗宝石也在拼了命地来回跳闪,弄得刀身一会寒气逼人,一会灼热能当。不过,这些对于孙长空来讲,都犹如春风拂面一样,不痛不痒。

    “饶命,大侠饶命!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兴风作浪了。”

    至此,邪灵已经彻底投降了。没有寄主,只凭他自己一个,是无法操控琳琅宝刀的。而如今的孙长空经由这一次的事件之后,更是心如止水,其它妖魔鬼怪、孤魂野鬼再说操控其心志,简直比登天还难。

    “哼,上次不注意差点杀了刘道人。这回更是险些害了我那命苦的战友高渐飞。今天,说什么也不能留你了。你这个狗东西,认命吧!”

    “别别!我早已和琳琅宝刀融为一体,你要杀我,宝刀也会因此被毁的。有了我,我可以让你天下无敌,独步武林!”

    听着对方的竭力辩解,孙长空不禁笑出声来。邪灵怒火中烧,呵斥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傻得可怜!去死!”

    孙长空将琳琅向眼下一抛,嘴中不出声地说了一句“再见”,同时右臂之上灵气暴增,随即猛虎下山图豁然亮起,一股紫色的灵气包裹在他的手臂之上,使其表面沾染上了好似魁虎的纹路,神威一般,甚是庄严。

    在这等正气的侵蚀之下,隐匿于琳琅当中的邪灵趁机窜出,想要借此机会遁身逃之夭夭。可这一切却全在孙的意料之中。他那被柔指枪戳穿的左臂突然掠出,夺过琳琅宝刀,反手就是一斩。

    “永远不见。”

    这是邪灵听到的最后一道声音。

    “啊!”

    在一声凄厉的哀嚎之中,邪灵终于化作一阵轻烟,湮灭于此。而孙长空则恢复了以往的状态,平稳地落定在饭馆的后院之中。

    “你怎么样?”看着高渐飞一副半不活的模样,孙长空关切地问道。

    “呵呵,没死!就是元气消耗得大了些。”

    二人相顾一眼,随即同时放声大笑起来。不管怎么说,二人终于都活下来了。

    看了看略微显亮的天边,孙长空开口说道:

    “天快亮了,刚才那么大动静,肯定会把驻扎在周围的马贼给惊动了。你快去,我来断后。”

    “你断后?”高渐飞看了一眼孙长空的左臂,嗤笑道:

    “你先管好自己再说吧!那么重的伤势,弄不好整个膀子都要废了。还是你先走,我掩护吧!”

    话没说完,孙长空已经来到井边,提了一桶清凉的井水,然后从头到脚把自己淋了个遍。

    还没弄清情况的高渐飞,惊愕地发现孙长空那只受伤破为严重的手臂竟是开始自动愈合,起来,虽然速度不快,但肉眼仍可察觉到。

    “你……你小子什么时候会这种邪门歪道的功法了?要让方掌门知道了,非得把你修为废了不成。”

    这时,孙长空扯下衣摆的一条碎步,将其捆绑在自己的左肩头上,憨厚地笑了笑道:

    “嘿嘿,那也得他老人家逮得到我不是?如果这一次你我都能活着回去的话,咱们一定要好好喝上一顿。”

    “嗯,好!我请客!”

    “当然你请,你的家境比我好那么多!”

    不等高渐飞继续接下去,孙长空趁其不备,挥手打在对方的脖颈上,后者当时晕倒。孙长空看着他,嘴上依旧挂着苦笑:

    “我知道你要醒着肯定要留下来的,不过我不需要你陪葬。”

    孙长空一把将高渐飞拾了起来,抱着他往断墙后侧走去。果不其然,两匹上好的大宛马正在暗处休息着。他将其中的一匹牵出棚来,并将高渐飞反革搭在马背上。

    “马儿啊马儿,快快跑吧!跑到谁也抓不住你的地方,再也别回来!”

    孙长空用力一拍马的屁股,马匹便载着高渐飞“嗒嗒嗒”地走出饭馆,直到消失在他的视野当中。

    趁着追兵还没找上来,孙长空拉过一张长凳坐在上面,借着微弱的光审视着自己的琳琅宝刀。怪不得之前的数位刀主全都死于非命,原本是那个邪灵从中作祟。眼下好了,妖魔已除,宝刀又重新回到那个正气凛然的巅峰状态。

    “琳琅,跟着我把那些马贼统统消灭,好不好?”

    孙长空说完,发现琳琅宝刀上的宝石们竟是在同一时刻眨了眨眼睛,好像是在回应他的问题似的。

    “哈哈,好刀,真是好刀!来!让我们上吧!”

    孙长空瞅了瞅匍匐在院中、生死不知的中年男子。笃笃的马蹄声已然接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