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相残
    ,!

    男盗早就注意到高渐飞手中的古怪,只是因为身手一直被孙长空牵绊没有机会攻击,所以挨到这个时候。好在,他已经将孙的战心完全泯灭,已令其成为虽活犹死的行尸。

    “小伙子,快点把手放下吧!你的同伴已经丧失战斗能力,只剩你一个人,怎么和我打?”

    此时,高渐飞的手中烟剑,光芒已经达到了巅峰状态,连接天空的那道巨型的烟色飓风几乎消失殆尽,只有残存的风力仍在起着它微不足道的效力。

    “哼哼,给你当狗的感觉就这么好吗?你以为杀了我们就可以相安无事了?即便我们兄弟俩今日要折在这里,苍北仙苑也会派其他高手继续剿匪。到时,哈哈,我们又有在黄泉路上见了。”

    中年男子似乎是被高渐飞的嘲讽给刺激了,他突然想起了殒命不久的妻子,还有那张丑陋的脸颊。他又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要将眼下这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碎尸万段。

    “去死吧!”

    手起刀落,蕴含着中年男子会心一击的刀刃直劈高渐飞的面门。这是杀刀当时的“劈尸”,只要这一刀落下去,无论是谁,也会在瞬间被剁成两片,成了死尸。

    可事实上,高渐飞毕竟不是尸体,他也不会坐以待毙。之前他无法移动,那是因为自己需要全身心地的放松下来,从而接受天地之间的烟色灵气。而眼下,灵气已经积聚得差不多,他已无需继续保持任人宰割的架势。所以在对方出招的同时,他已向侧方快速闪去。

    可是,高渐飞还是少算了一件事。他只在意了那柄佩刀,却忽视了另一套兵器:龙筋柔指枪。

    没错,就是把孙长空的手臂自上到下洞穿的杀伤利器。此刻,那只犹如蛇首一般的枪头已经跃然来到高渐飞的跟头,并朝他的丹田穴飞射而去。

    丹田仍是修行者的根本,没有它,身体是无法储存灵气、炼化提升修为的,更别说战斗搏击了。如果真让柔指枪破了自己的丹田,那他就真的死定了。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高渐飞空出左手,近而变掌为爪,掠向柔指枪头。谁知,那个“小东西”别看个头不大,但气息十足,爪攻才一接近,指尖上端便立即出现数道缺口,有的深可见骨,着实惨烈。

    可眼下自己正处在生死攸关的时候,哪里会被这些小伤绊住求生的**。高渐飞一咬牙,就在罡气削下他中指的刹那,鹰爪已经扣在柔指枪的颈端,并将其死死制住。

    左手虽残,但好歹自己的性命暂时安全了。

    这是高渐飞接下那一记致命枪击之时的想法。然而,他突然觉得侧面刀鸣炸响,一股沁人心魂的寒意传入他的脑海当中。

    那是一种可以冰封世间万物的可怕力量,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在此时停滞了。

    “戮身!”

    “魔獒!”

    两种不同的声音,却在同一时间响起。两柄利器一前一右交织在同一点上,停留了须臾。就是这么点工夫,已经足够高渐飞逃命了。

    闪到一旁的他,看向那柄曾经击败过自己的琳琅宝刀,口中不禁喊道:

    “孙长空!”

    高渐飞从未像今时今日这般高兴激动,就算晋升到内门当中的时候,他也只是淡然一笑,然后恢复的平常的状态。

    可现在不同了,他不再是孤独一人,他的战友又一次地重回生机。加入自己右手上的烟剑,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将敌人一举击破。

    但孙长空并没有回应他。只见他一头烟发迎风飘扬,星目之中鲜红一片。他的嘴角上挑,脸上满是邪气;原先的一身浩然正气竟是荡然无存,只有一袭杀意与之相衫。

    这真的是孙长空吗?

    高渐飞在心里画下一个问号,然后又出现了个感叹号。他突然想起了那天,那天二人大战的情形。怪不得他觉得眼前的情景有些眼熟,原本这家伙又进入到了嗜血杀戮的可怕姿态。

    不等他道出实情,一道凌厉刀气破空飞了,直取他右侧臂膀。惊骇之间,高渐飞猝不及防,只得掠身朝左边方向扑去。只听耳边银针落地般“叮”的一声,一道足有六尺来长的刀劲罡气擦身飞过,后方石桌当即断成两截。

    更可怕的是,那股刀劲仍未停止,势如破军一般搠入砖墙当中,一人多高的青砖墙体轰然倒塌,尘土飞扬。

    但你以为到这一切就算完了吗?那真的是小看了“孙长空”这一记“魔獒”杀招。接连受阻的刀劲,仍然散发着余威,而且愈战愈勇,从出手到如今,已然斫断一十三样物件,有坚不可摧的石桌石凳,有轻如鸿毛的落叶残枝。无论你是大是小,是硬是软,全都是同样的命运:断。

    “砰!”

    终于,魔獒刀劲撞击在距离后院足有百十尺的一堵山墙之上,留下一条整齐的切痕,而后才算彻底消散。高渐飞用那只鲜血淋漓的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右侧,确认自己没有被击中这才松了口气。

    再说孙长空那边,孙的脸上居然挂着一抹诡异的微笑。而那只才刚凝实的右臂,竟是闪烁着瘆人的光彩,照亮了自己,同样也照见了男盗一脸的愕然。

    “这小子身上有古怪,不能……”

    思绪未完,他只觉得胸前一阵腥红撒过,接着他便感到混身的灵气连带生命力以及气力一同飞速流逝。因为视角的缘故,他是看不到胸前伤口全貌的。可这一幕却让高渐飞看了个真切。一条从右肩处直达左腹下端的狭长裂口出现在男盗的身上。裂口边缘并不是像一般利器伤那样整齐,而是呈弥漫状遍布在伤口的两侧。仔细看去,只见那些微小的裂口仍在向四周漫延,似是要将对方残忍粉碎一样。

    “这……这是轰龙一击,你是师兄!”

    中年男子几乎是带着绝望口气才将嘴里的话完全吐露,看着对方略带深意的笑容,他更加坚信自己的猜测。

    “嘿嘿,那个老家伙早就死了。”

    突然孙长空怪笑两声,手中琳琅宝刀异彩流光,淡淡的青色萦绕左右,好似一条没有实体的灵蛇,依附在宝刀之上。

    “那你是?”中年男子的呼吸已经十分微弱,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还不明白吗?我就是你眼前这把宝刀的刀灵,哈哈哈哈,这下你可以安心上路了吧!”

    “孙长空”拂刀欲给予男盗最后一击。谁知,一个异样的声音忽然响起:

    “你不是刀灵,你只不过是个依恋尘世的怨魂罢了!”

    “孙长空”身体一震,面露痛色,是被高渐飞的启明一语道破玄机,那竟不再杀男盗,而是转身准备攻向高渐飞。

    时机转瞬即逝,趁着“孙长空”分身的刹那,中年男子奋不顾身,猛然抱住对方的身子,并用双手挽住孙的两臂,使其无法发挥琳琅宝刀的威力。

    “快,杀了他,不然你我都得死!”

    中年男子万声呵斥,高渐飞一时间陷入纠结,一个是中了邪被恶灵附体的战友,一个是几近杀自己如今已到濒死时刻的敌人,高渐飞不知自己该如何决断,只能看着“孙长空”拖着男盗的身体,一点点朝自己逼来。

    “孙长空,你醒一醒,孙长空,你再不恢复正常,我可要下死手了!”

    说着,高渐飞缓缓抬起自己的右臂。如今,那柄烟剑已经不再接收空间当中的灵气,已然达到了饱和的状态,成为了世间绝强之剑。刺出这一剑,就算目标是方惜时也要让他三魂飞遁,七魄归天。所以杀人,对他现在来讲只是动动手指那么简单。

    他并不想让孙长空就这么死了,或许曾经的自己对他有诸多成见,甚至有些记恨对方。可经过了这么一声剧烈的大战,高渐飞竟对孙有了一丝好感。这种感觉很奇妙,既想和对方痛快较量一场,又想和他并肩作战。这种亦敌亦友的关系,正是让他迟迟下不了杀手的惟一原因。

    “孙长空,上次输给你,我很不甘心。所以从那时起,我一直都在刻苦修行,就是希望在不远的将来堂堂正正地打败你。”

    这个时候,“孙长空”已经来到距他不足三尺的位置处。如果不是双手被男盗所致的话,琳琅宝刀早已劈在高渐飞的身上。

    好在,一切并没有发生。

    “眼前的这个机会确实难得一遇,而我又不想趁人之危。孙长空,如果你能听见我的话,如果你同意我动手的话,那就稍稍点点头。”

    “哈哈哈,你在开什么玩笑。现在这具躯壳是本灵在用,他的灵魂早不知躲在哪个角落睡觉去了。你小子以为自己手里那把破铜烂铁能杀得了我?你杀的只不过是你的同伴罢了。哈哈哈哈……”

    就在“孙长空”得意狂笑之时,他的下巴竟是不由自主地上下动了一动,虽然幅度很是轻微,但足以令高渐飞所察觉。

    “好!不愧是我高渐飞所认定的对手,孙长空,一路走好!”

    说话之时,高渐飞手中的烟剑砰然破碎,一股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破空而出,并将“孙长空”和中年男子一同笼罩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