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败
    ,!

    孙长空本已看到胜利的希望,因为妇人死了,只有中年男子仍在负隅顽抗。他们有两个人,对方就只有一个。他们血气刚才,精力充沛;而中年男子死气沉沉,面无表情,如同一具行尸。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他们这次都是赢定了。

    眼下,高渐飞又使出了绝招,一招连他也未曾见识的剑法。怎样的剑意会令皓月无光,夜幕动容?孙长空很是好奇,于是将眼睛瞪得和牛眼一样。

    “孙长空,这招本来是留着对付你的,今天形势非同一般,就先让你见识了!”

    高渐飞心神一动,高举手中墨色长剑,直指苍穹。刹那间,上空之中游龙吐气,电蛇奔腾。那遮蔽上天的无数烟雾顺势聚拢,汇成一道通天飓风,直入烟剑当中。

    看到眼前的这一惊人景象,孙长空痴痴地张着嘴巴,口水差点从口中淌下。

    “孙长空,快替我限制住他!”

    高渐飞一声怒吼,这才将沉浸在招意当中的孙长空唤醒过来。等他看向对侧,竟发现那名中年男子正在疾速运动,就连他那双善于观察动态事物的慧眼也几近失灵,只能看出依稀的残影。

    “如此快的身法,高渐飞根本无法瞄准。你啊你,运气还真是好啊!”

    孙长空一边自语着,一边甩了甩右边的手臂。这一会儿,他已经对这条崭新的臂膀初步熟络。他甚至能够看到,一条条复杂繁琐的经脉正在其中迅速搭建,只是中间骨骼的部分仍是空空荡荡,仍是没有什么动静。如此一来,手臂的承载能力还是十分有限,只要稍一用力,便会令其折断。

    不过对孙长空来讲,这就已经足够了。

    “高渐飞,你可瞅好,小心别伤了我!”

    孙长空打趣地笑了笑,随即身后烟羽乍现,携着风刀气浪掠向中年男子。

    一时间,空间之中被无数烟芒所占据。方员不足五丈的范围之中,立时被骇然杀意所拢罩。中年男子身手虽是灵敏,可却敌不过连续追击。他本想找一时机将高渐飞一举拿下。可因为孙的胡搅蛮缠,迟迟找不到下手的空当。

    “这小子身后的翅子有些诡异,先把他做了再说!”

    身随心动,这是身法达到一定境界才能拥有的可怕本领。然而,那中年男子居然随随便便就做到了。而且一下子就来到了孙长空的身后,正巧在他的视野死角之中。直到现在,他的掏心刀劲仍没处释放,眼下正好有了目标。

    “死!”

    中年男子如同宣告对方死刑一般,竟是在出手的同时喊了一声。受惊的孙长空连头都没回,立刻向自己的前方速进,只求能快些躲过杀招。可不知怎的,他的耳边倏尔传来一阵尖锐的龙吟,回头一望,竟是那男子操刀来犯。只见在他手中,那枚佩刀绕着中轴“呼呼”旋转,所过之处无不是风啸鹤唳。在刀劲的冲撞之下,孙长空感应到自己的烟羽双翼遽然涣散,不仅速度大大下降,就连灵活性也大不如从前。

    孙长空只得直面,独自面对那柄要命的杀戮之刃。眼下他的左手执刀,因为不是自己的惯用手,所以所能调动的力量着实有限,不到自己巅峰时期的七成。可那男子此击势在必得,刀上杀力甚至提上了十二分,这样以来就对孙长空大大不利了。

    孙长空也想过将他交给后面的高渐飞对付。只是此时高渐飞所施展的招式蓄力时间实属太长,如果一击不成让那男子躲了,那他岂不是害了自己和高两人。所以,他决定赤胆一试。

    “断浪刀法我只学了其中的七八式,而后面的几招因为难度太大,所以一直没有修炼。可眼下的形势,不是之前那些刀式可以媲美的。所以,我只能……”

    心中回想着断浪刀法的心法口诀,刹那间,孙长空的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碧蓝水光,接着他居然将手中的琳琅宝刀抛出身外,并且口中默念道:

    “破釜沉舟,飞流没(mo)浪!”

    呼吸之间,琳琅宝刀之上,凶光毕露,滔天杀气直上云霄,与那烟色飓风相得益彰。烟夜瞬时变作白日,刀身立刻变作猛兽一尊,直取男子要害,似要将其一口吞噬。

    面临两大强招当前,就连向来沉着冷静、老熟干练的男盗也变得惊慌起来。但他知道,如果自己此时撤招,自己必死无疑,所以就算心中没有十足把握,也有舍命搏杀一次。

    思量间,掏心之刀已经对上断浪之势,两者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左右拉扯。两股不俗刀气纠缠不休,然后又彼此排斥,退到周围空地当中,化为若干看不见的杀人利刃,割肉削木,摧枯拉朽般简单。站在原地的高渐飞因为要全力蓄劲,来不及躲让,被一股风刃在脸上留下了一道刺目的伤口,并且之后伴随了他的一生。

    “轰!”

    终于两股刀式较量完毕,高下立判,果然,孙长空现学现卖的飞流并没有发挥全部力量,被男盗的掏心之刀搠在地上,插入地里。而那头凶猛野兽也随着招式落败郁郁而终,化为清水一片,散在四周。

    对于这个结果,孙长空心中早已猜到。所以,在一切还没有落定之前,他便已经抢攻飞上,右臂之中聚起通灵掌力,欲要与之进行近身肉搏。

    中年男子虽然拼刀赢了一招,但自己的佩刀也因为接连受创而威力大减。眼见对方提拳来袭,竟是来不及反应,被孙长空的一记暴步流星击中刀身,佩刀随即脱手,掉到一旁。

    “好!”

    计划得逞,孙长空不禁喜叫了一声。可没等他高兴完毕,一股迅猛刀势已然轰然降临,直取他左侧的健全手臂。

    “这厮要把自己削成****啊!”

    来不及思考刀劲的来源,孙长空旋自向侧方躲去。可不知为何,那道刀势竟好像早已预知了自己的动向一般,也朝相同的方向射去,而且更疾更快。孙长空一连三个完全不同的转向,居然被那“可恶”的刀劲完全封堵,瞬间,孙长空几乎绝望了。

    “噗嗤~”

    不出所料,孙长空还是中招了,而且一伤就是重伤。刀劲是从左肩上方穿入,从左掌掌心破出。中间的肱骨、尺骨以及桡骨悉数湮灭,碎骨顺着刃端一同露出体外。

    “啊!”

    呼叫的人不是孙长空,是高渐飞。他恨不得立刻将手中的剑式投射出去,将中年男子碎尸万断。可是他知道,他不能,不然孙长空的“牺牲”就白废了。

    出奇的是,孙长空并没有惨嚎。他已经忘记了呼救。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想出为什么直来直往的刀式会变得那般灵活,如出洞的灵蛇一般,让人琢磨不透。而这一疑问,在他看到自己左边伤口的时候,完全解决了。

    那不是一柄刀,而一枚柔指枪。

    他居然用枪使出了刀法的招式,男盗究竟是何等可怕的对手,居然可以为人所不能、使枪变戳刀。突然间,孙长空有些释然了,能死在这样的强者手里,自己也没有遗憾了。

    可他还有年迈的父母,如花似玉的恋人,恩重如山的师父,还有对他抱有成见的掌门。孙长空感到身上如同压上万钧巨石,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他的眼睛有些发花,脑海之中也是乱成一片。好在,他仍站着,能站着就说明自己还没有完全失败。

    “我还要完完整整地回去见他们,我不想死,不想死……”

    孙长空几乎是带着哭腔默默念道着,中年男子看他战意全失,一时之间不想再这么耗下去,于是手腕一抖,将柔指枪收了回去。因为回挫的力量实在太大,孙长空左臂当中的大部分骨头都被刚才那么一下给拽了出来,鲜血、碎肉、骨渣一下子撒了一地,狼藉一片。孙长空的身体摇晃了两下,险些没有摔倒。他的身体虽然还活着,可是通过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的神魂已经死了。

    他是被男盗的刀式给活活惊死的。

    孙长空的心扉已经完全关闭,他的灵魂躲在自己体内的一处小角落里,抱成一团,蜷缩着,一动不敢动。

    “孙长空,站起来!”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孙长空的耳内。

    “不起来,敌人太强大,起来也是死路一条。与其和那样的猛人交手,我宁愿就这么死掉,一了百了。”

    “你就不曾思念远在千里之处的爹娘吗?”

    孙长空心中一痛,颤抖着说道:

    “生下我这种没能耐的儿子,对于他们来讲,不要也罢。哼~”说完,孙长空不忘像儿时那样哼唧了一声。

    “那仙苑的王道人,你总不该辜负了人家的教诲之恩吧!你这样死了,岂不是让他多年的心血全部付之东流?”

    王道人对自己的大恩大德,长空是没齿难忘的。可他从小就容易惹是生非,因此给王道人带来了不少的麻烦。想想以后没了自己,他老人家还能省心得多,于是也就释然了。

    “你那刚才重聚不久的红颜知己,也不要了么?”

    听到这里,孙长空的眼中不禁流下两道血泪。他不是不想,而是根本不能。他出身平庸,碌碌无为。她天资聪慧,奇遇不断,又是名门之后,姿色上佳,实乃天人。自己强求这份因缘,实则是耽误了人家的大好青春。如果方柔因为自己放弃了似锦前程,那他宁愿自己死在这里。

    “方柔,是我对不起他,负了她,令他伤心难过。如果说愿望的话,我只希望在我死后他能少流几滴眼泪,多陪陪他爹。”

    说完,孙长空又把刚抬起的头埋入双膝之中。听到这,那声声音忽然哑口无言,再也没了音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