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杀生刀
    ,!

    孙长空与高渐飞,一个断臂落入井中生死不知;一个满身是伤几近昏迷。在男盗女煞看来,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就在这时,状况不遂“心愿”地发生了。

    而且一次就是两个状况。

    这两上状况几乎是同时发生的。先是眼前的,高渐飞,原本是红衣血袍、从上到下尽是伤口。可就在此时,这些伤口似乎是提前约定好的,竟在同一契机之下冒出漆烟的烟雾来。随即,血注止住,伤势愈合,景象着实诡异。

    另一处情况发生在进口旁,也就是孙长空刚刚坠落的位置。

    但见好端端的进水居然不知为甚地沸腾起来,水花一跃窜上好几丈高,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跑出来一样。不过,男盗女煞还没来得及思量,那东西就真的跳上来了。

    是孙长空,是断了臂、负了伤跌入的孙长空。可现在的他,怎么忽然就生龙活虎了呢?更令两人不解的是,他那右肩处的断口之上,竟然凝着一股水泉,伴随着孙的身体上下起伏。巧妙的是,水泉虽是无形之物,但在此时却幻化成一只臂膀的榜样,无论大小还是形状都和那条躺在地上的断肢一模一样。

    这两个难兄难弟就好像事先商量好了似的。

    发生变故,中年男子和妇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消灭“变故”。而高渐飞就是距他们最近的,也是最容易下手的。所以,他们要先拿这个混身是窟窿的小白脸开刀。

    两人许是多年合作养成的默契,男盗女煞也是在不约而同地攻向对方,一出手便已是碰上就死的杀招。

    中年男子用的是盗刀中的枭首一招。妇人用的是柔钢枪诀的翻天式。一个是直袭脖颈,一个抢攻下盘。攻击的位置不尽相同,但目的都是一个:致人于死地。

    上有快刀,下有劲枪。别说是现在这种负伤的状态,就是让高渐飞好胳膊好腿,也未必能逃过此劫。

    他仍未行动,并不是因为他怕了,而是因为他相信有人会助他一臂之力。

    而孙长空果真也是这么做的,并未令对方失望。

    眨眼一瞬,他已搠出宝刀,挥出重拳。刀是诛心刀,拳是灭魂拳。只不过,他的拳头是由柔水组成的,看起来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妇人就是想的。她所要对付的就是那枚仿佛水中皮球的玩意儿。作为一个女人,他本不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主儿。可眼下的情形令他情不自禁地小觑起来。

    她都没正眼瞧瞧那道拳劲,便已让自己的龙筋柔指枪刺入了那枚水拳当中。

    “砰!”。

    如妇人所料,那枚拳劲确实被轻易破掉,可因此产生的若干水滴,她就接不下了。

    好在,她仍不担心。大晚上的被水淋下又不会怎样,就全当洗了个冷水澡。可当他那张略显风韵的身体挨上那些可爱“小东西”的时候,一切都变得与她预想不一样了。

    她是先是感到全身一震麻痹,接着身上的几处大穴传来数道钻心的剧痛,痛得她忍不住谈弯下腰来。然而,之前的所有痛楚之她脸上的情况相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她那张曾经迷倒万千少男。令无数才俊拜倒的漂亮脸蛋,竟是变得血肉模糊,凹凸不平,看上去甚是狰狞。

    “啊!”

    惨啸,哀嚎,呼叫,哭闹,静谧的夜变得热闹起来。

    “婉儿!”

    中年男子亲眼见证了自己的伴侣从一个长相优越的妇女,变身成了一个面目可憎的“老妖婆”,他怎还能稳得住。他双臂用力架开飞来的琳琅,扭头就往自己的爱人旁奔去。

    可孙长空怎么会令他如此轻松如愿,刀未落地已然掉头再上,虽没有起手时那般犀利,但凭其锋利的刀刃,仍能进攻杀敌。

    “呲~”

    中年男子抱起地上的“婉儿”,刀刃也在这个时候搠进了他的后脊,为免刀尖扎到自己的爱人,他硬上提气顶上,将宝刀锁死在自己的体内,使其不能继续刺入。

    他的衣衫微微拢起。

    “我的脸,我的脸!”

    妇人一边挣扎着,一边摸弄自己的脸颊。可第次触及到创口的时候,她都忍不住将手重新收回来。等疼痛过去,妇人又想去够自己惨不忍睹的脸。就这样,反反复复,不肯死心。

    终于,那妇人好像想开了,猛地舒了口气,温柔地对自己的丈夫说道:

    “我还美吗?”

    “美!和二十年前一样美!”中年男子不假思索道。

    “嘿嘿,你还是老样子,连撒谎都不会~”

    妇人的声音戛然而止,高渐飞的剑都已经逼到了妇人的咽喉,可还是被抢选一步。

    被女人的丈夫,中年男子。

    “为什么你要这样?”高渐飞不解地问道。

    “哈哈……哈哈,不这样,难道让她活着看到自己这番鬼样吗?她最爱美,自然忍不了这副尊容。所以,我替她做了选择。”

    说话间,后方站立的孙长空发现,那名男子居然一下子老了好几十岁,一个中年人立即变成了个行将就木的老者。

    唯一不变的是他那一身的修为。

    暴增的却是一脸的杀气,和空洞的双眼。

    男盗女煞如今只剩下了男人,他理所应当地继承了那部分煞气。凶煞,煞星。

    孙长空与高渐飞赶紧向后速退,但仍比不过杀意扩散的势头。只是一个分神的工夫,二人已经无路可退,全身死穴全被中年男子一人锁定。

    “你那招叫什么名字?”

    孙长空瞅了一眼旁边的高渐飞,然后低声道:

    “这不过是我临时想出来对付你们的计策,要说杀伤那妇人的劲力,那是来自于本门至高武学:通灵三掌。”

    高渐飞心中一震,有些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据他所知,这通灵三掌是方惜时十分珍惜的一部武学秘籍,自打他当上掌门位置以来,学过一套路掌法的人不超过十个。而且,学了通灵三掌的人除了在世的几个,其它全部死于非命。所以,这部秘籍一直被视作不祥之物,被封禁在苍北仙苑的书库之中,除了方惜时找开之后无人启过。就算是传授些门武学,也是方惜时口耳相授。作为学习者,根本见不到原本的踪影。

    如此重要的震派武学怎会轻易传给孙长空这种刚入内门的“闲杂人等”呢?所以他认为,事情一定有蹊跷。

    但高渐飞并没有当场质问孙关于通灵三掌的事。一切都等得安全逃出这再说吧!

    “年轻人,你们很厉害,如果不是上面有令的话,也许我会饶你们一命!但现在,你们不但被点名追杀,而且还间接害了我的内人。今天这血海深仇,咱们是结定了!为了以后夜长梦多,咱们今日就做个了断。”

    男子的佩刀寒气迫人,刀光沉浮,犹如夜里的江面一样,相安无事。可谁又想到,就是这样平静的水面之下,又有多少亡魂惨死其上呢?

    “这家伙要拼命,一会你注意,一有机会就出手,不然,你我都得玩完。”

    孙长空简单地嘱咐了两句,豁然将高挡在身高,理直气壮地叫嚣道:

    “怨有头,债有主,别动他,有什么冲我来!”

    “冲你?你的血够流吗?”

    男子一边说着话,一边竟已来到孙长空的面前。不同于之前他所见到的种种刀法,这已不再是什么盗刀,而是一柄嗜魂饮血的杀人刀。

    琳琅宝刀还在对方的身上嵌着,而男子已经抢攻逼上。无奈之下,孙长空之得有血肉双手,硬接对方乖张奔放的刀式。

    “掏心!”

    杀刀的第一招便是直戳人类的要害之一,心脏。一时间,孙长空只觉得胸前徒出凉意,就算现在给他盖上棉被,也是冰冷刺骨,令人不禁战栗。

    好在,孙长空的注意力并没有分散,所以在刀到达的第一刻,他便已经向后退去,而且一退就是二十步,要不是身体已被逼到墙角,他还能再退个三五十步。

    可这里是战场,一味躲避只会令自己身陷绝境。因此,孙长空也开始了攻势,而且一出手就是断浪当中最为霸道、最有气势的一招:劈涛。

    孙长空已是断臂之身,本应经不起这番折腾。但在掉入水中之后,他感觉意识到了自己身体的迥异。他的伤口居然可以在水中自行修复,而且是以为肉眼可见的急快速度。水流在他断臂的位置处又凝结起一只胳膊的轮廓,除了强度不高之外,功能与自己之前的手臂无二。而他几乎可以确信,致使自己有此等变化的原因,就是那位“兴浪兽”。

    原先,孙长空还对其夺走自己的镖物耿耿于怀,可眼下,他竟是由衷地感激起来。要不是有这等堪称“奇迹”的神技防身,恐怕现在自己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有了这等神奇机遇的孙长空,自然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他不但要为了自己,还要证明给方惜时看,自己并不是一无是处,自己有能力保护方柔。

    高渐飞眼神略疲倦,但剑上光彩倒是强盛的很。眼见中年男子作困兽之斗,他横剑于前,心中默念心法口诀。一时间,阴云密布,烟幕遮天,高渐飞的招意竟然引动了天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