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突围
    ,!

    男盗女煞的分裂,令孙长空见到了难得的希望。而高渐飞依然扮演着小白脸的角色,并且摆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这么多年来,我对你言听既从,不是因为怕你,而是因为爱你。我对你处处忍让,你真以为我怕你的柔指枪吗?”

    显然,此时的中年男子已经彻底发火了。一个男人在热恋当中可以热情似火;但一旦激情过后,也有可能变得冰冷无情。现在的他就是处于这个状态。

    “你以为那样对我,我就真的可以释怀了吗?我也是一个女人,可试问,自从跟了你之后,我可过了一天的安稳日子?我随你南征北战,东躲西藏,身上的伤痕比自己的岁数都多。这么多年,我埋怨过一句吗?”

    妇人说着,眼眶之中竟是湿润起来。中年男子意识到自己的不对,赶紧上前安慰。

    “别哭了老婆子,别让外人笑话。”

    “笑话,怎么了,我就哭!”

    高渐飞感觉形势不多,于是向孙长空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往后院一瞅,两人双双化作烟色风影,朝后面掠去。

    “不好,这两小子要行动,一起上。”

    夫妻同心,齐力断金。

    不等孙、高二人飞过大堂,身后的刀光枪劲已经呼啸而至。眼见二人形势危机,孙长空身后烟焰绽放,随手抓住一旁的高渐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入后院。

    孙长空脚没站稳,便听见过堂上的布帘“呲啦”一声碎作片状,散作飘絮。这刃风要是斫在身上,非得血肉横飞不可。

    好在后院的空间很大,二人这才施展得开。但同时,妇人的柔指枪也有了发威的创造力。所以,鹿死谁知,尤未可知。

    “我先顶会,你尽快恢复!”

    不等孙长空谢绝,高渐飞已经出剑迎上。

    看着空中数不尽的刀光罡气。孙长空不禁感慨,自己不久之前才刚折断的墨剑,今日居然成了自己的作战伙伴,缘分还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

    男盗女煞甫一现身,已是各自为战。妇人掷出枪头缠住面前的高渐飞。而中年男子则飞身挡在孙长空的面前,架刀即攻。

    “小白脸,你差点搅合了今天的好事儿,令我与家里的差点兵刃相残。本来我还想留你一命,只废你的修为。现在好了,我不用纠结了,让你活着就是放虎归山。小子,纳命来!”

    妇人眼中毒光闪烁,手中的龙筋柔指枪立时暴射而出,直取高的咽喉。

    再看中年男子,倒是没有那么着急,他看着孙长空手中的宝刀,面色竟是为之动容。

    “你这刀是这豪侠匪刀的?”

    “没错。”

    “我说看着怎这般眼熟。可他的佩刀你是怎么得来的?”

    “哼,我花钱从他手中买来的,不行吗?”

    “哦~原本那个老家伙真的归隐了,我还以为他只是说说罢了。”

    “老前辈他并没有归隐,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战斗。”

    说到这,孙长空心中隐隐作痛,想起当日被珍宝阁追杀时的情景,如今孙长空仍觉寒意。再

    联想到豪侠匪刀为救自己与三胖舍命断后,他的心中就更不是滋味了。

    “什么?你说他死了?真的?你没有骗我?”

    中年男子的反应有出人意料的激动,孙长空看着对方一会悲痛,一会欢喜,以为他是疯了。

    “你和前辈认识?”

    “认识?何止认识!我和他还有我的内人师出一门,相依相伴二十余载,可怜因为道不相同,所以最后分道扬镳。之后的几十年来我们也有见过,只是因为各自许久没有交谈,从前的情谊早已不在。可谁承想,我居然没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真是……”

    那男子前一秒还作悲痛之状,可下一瞬竟拔刀掠起,直劈孙的面门。

    好在,孙长空的手一直都在刀柄之上,所以对方才一起招,琳琅宝刀便已出鞘,且以逆流分波一式顺势迎上。

    逆流一式讲究气沉丹田,反手撩拨,以灵气逆行之力强行摧动武器,自下向上,杀伤敌人。孙长空身上本就见伤,虽已调息,但不知为何伤势恢复奇慢无比,直到刚刚才愈合了十之二三。再加之眼前的中年男子非一般棘手难挡。这一力拼之下,孙的口中又喷出一口血雾,令那男子的脸上血红一片。

    “当家的!”

    妇人一瞧自己的丈夫成了这般模样,分不清究竟是谁受伤,而眼下自己又面临急攻,只得全力抵抗,内忧外患之下,一时间心情焦燥,好似烈火灼心。

    “趁人不备出手,算什么好汉!”孙长空抹了把嘴上的血痕,举刀叫骂道。

    “哼,我没一刀宰了你,算你命大!你个黄毛小子,还妄想骗我说什么刀是买的。你可知道这琳琅宝刀可是他心的心爱之物,别说卖,就算要他命,他都不会把刀交出去的。一定是你,是你用了阴谋诡计,背后暗算了他,今天我就给他报仇!”

    不由孙长空辩解,中年男子挥刀再上。这回,他的刀路居然大为不同,兴许是见识了孙的厉害不敢小觑,一出手便使出了自己的成名绝技,盗刀。

    盗刀一共为十三式,每一式都只有自己专门对付的位置,比如搠目,就刺敌人双眼;斫足,就砍他两脚。不过,之前的十二式虽说犀利,但不致死。真正让人感到绝望的,是第十三式枭首,取目标项上头颅,如吃饭喝茶那么简单。而自打他出道到现在,被他“枭头”的人,一共有六十八位。而且,这六十八位,有的是一代名家,有的是江湖豪侠,还有几个像他们这样靠杀人放火出名的匪贼,总之,这些被他取了命的,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但也无一例外,全都作了他的刀下亡魂,成了他前进的垫脚石。

    他一出招,便是盗刀十三式的分手。

    他当然不是要和自己的夫人分手,他是要让孙长空和他的右臂分手。才刚交上手,他就已打定了主意。对方没有继承豪侠匪的衣钵也就罢了,如果真让他得了自己师兄的真传,甚至亲传修为,那形势对他就大大不利了。他在这片大地上已经混迹太久,因为拖泥带水害死自己的也不乏少数。他自不会做那种蠢人,所以他要尽快解决了眼前的“他”,在“他”还没摸清自己的套路。

    在孙长空看来,男子的攻击目标是自己的胸口,并没有看出刀路的方向是自己执刀的手臂。这正是盗刀的巧妙之处,亦是他的要害之地。没了惯用手,他还靠什么击败对方,杀出这里。可时间不等他思考,男子也不会让他多虑。就在他的刀即将撞上琳琅宝刀的时候,刀气已经掠过后者的刀身,径直没入到孙的右肩当中。

    “噗~”

    那是一种怎么的感觉?就好像刚落熟的黄瓜被才开锋不久的菜刀斩了下似的,孙长空甚至没来得及挣扎,刀气便已刺破他的皮肉,剁入骨髓当中,然后又从另一面对穿出来,射入后方的墙上,留下一道淡淡的、月牙形状的血迹。

    “不好!要死!抗不住了!手臂废了!还能活吗?对手太强!高渐飞怎么了?”

    一瞬间,孙长空的脑海当中如走马观花一般闪过若干惊叹与疑问,可中年男子对他的攻势扔在继续。他如不战,只有死路一条。但如果硬是要战,仍是死路一条。他死倒是无大碍,毕竟自己之前已经做好了觉悟。可身边还有一个无辜者——高渐飞,如果自己死了,那他同样难逃此劫。既然已经不是只关系到他一人的鸮,那自己就有责任想办法解开眼下的将死之局。

    手臂虽断,但却没有完全分离。也就这么万分之一瞬的刹那,孙长空已经抱定决心,一定要帮高渐飞离开这里,即便自己遇难在此。

    眼见琳琅即将坠地,孙长空左手赶紧接上,就在同时,他的右臂开始脱落。孙长空猛然撤步,虚晃一下,中年男子的力气全都集中在自己的前臂之上,所以重心靠前。被对方这么一闪,险些摔在地上。

    她在他也是单手握刀,所以他还有一手去扶地面。

    然而,就在男子前倾的工夫,孙长空的右臂已经落到了他的腰间位置。他本想再等一等,让自己稍微缓一缓。可他又怕对方身手太快,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又怕肩上的伤太厉害,把自己疼晕过去。

    所以,他出招了。可他手未动,刀也未动,动的只有他的跨骨,还有他的右腿。只见他大腿疾摆,小腿放松,脚尖在到达最低点的时候迅速繃紧,精准地踢击在自己的断臂之上,并将它送向距离自己不足两尺的中年男子。

    出脚的一刻,他几乎听到了自己避骨碎裂的声音,也听到了男子的讶异惊呼。

    “碰!”

    “哗!”

    男子应声倒地,孙长空跃身入井。一时间,血气弥漫,腥味扑鼻。高渐飞摇晃了两下,不支倒地,却靠着烟剑的支撑半跪在地上。他的身上少说有十来处贯穿伤,最重的一处在距离心口向上不到一寸的位置,虽未伤及心脏,却戳破了一条输血的大血管,大量的血液从中不断涌出,不一会便已流满了他的衣衫。

    好在,他和孙长空一样,也穿了一件烟色的劲装,好在,他本就喜欢烟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